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酷审刺客
    “锦月姑姑,你去问佟老板要一个小炉子,这茶都凉了,一向香气都没有了。”

    林梦雅突然转过头跟锦月说道,锦月利手利脚的置办好了。林梦雅才转过头,继续看着唐王氏。

    “家中,可还有什么人?”端起面前的茶,品了一口,林梦雅神色如常。

    “回主家的话,奴婢家里,还有一个不中用的儿子。”唐王氏还有些拘谨,态度却越发的恭敬了起来。

    “哦?可娶了媳妇?”锦月不解的看着林梦雅,王妃怎么今天唠起了家常?

    “回主家的话,奴婢家穷,所以到现在还没娶上媳妇。”

    林梦雅的眸子一转,不再落到唐王氏的身上。

    “好了,你先下去吧。”低头看着茶杯里的水,林梦雅好像是完全不打算开口了。

    唐王氏又磕了头,牙婆正好要出去叫下一位。转身,却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了茶杯落地的声音。

    “咣当”一声,屋子的门被侍卫关上,不知道从哪里迅速冒出来十几位的侍卫,手持明晃晃的刀剑,瞬间围了起来。

    “都不要动!”冷喝一声,院子里的女人们,哪一个见过这样的阵仗,连哭闹都忘记了,都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控制了整个院子里的情况后,林魁一闪身就进了屋子。

    本来宽敞的屋子里,此刻,却涌出了七八位身着劲装的带刀侍卫,林梦雅被人群护在身后,毫发无损。

    那个叫唐王氏的婆子,却趴在了地上,生死未卜。

    “来人,把他的下巴卸了,再用滚水浇,把人给我弄醒!”林梦雅推开了侍卫的保护,冷冷的看着那个晕倒在地的人。

    邓管家阴沉了脸,好大大胆的毛贼,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想要行刺王妃,简直不知死活。

    刚刚就在唐王氏磕完了头后,在所有人都没防备的情况下,他突然暴起发难。

    手中不知何时握了一把利刃,眼看就要刺入王妃的胸口。

    可王妃却好像是早有准备,在那一瞬间晃开,堪堪的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早就埋伏好的侍卫们,也在瞬间飞出,打了那刺客一个措手不及。照着心窝就踹了下去,那人,也昏了过去。

    邓管家立刻照办,拿了跟绳子,将人五花大绑了起来。那早就热在小炉子上的滚水,也在瞬间,浇到了刺客的后背。

    只听一声极度痛苦的痛呼声后,唐王氏立刻睁开了双眼,五官在瞬间扭曲,可下巴,却流出了口水,根本不能合拢。

    “醒了?我猜你不是什么唐王氏吧?”林梦雅轻盈的从座位上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在承受痛苦的刺客。

    “你也根本不是什么女人,只是一个扮成了女人的刺客,可对?”林梦雅走到了刺客的身边,拿出手绢,把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

    刚刚这人进来的时候,她的脑海里,竟然自动蹦出了几位剧毒的药物名称。

    普通的人家,别说是用了,就算是买都买不起。

    唯一的可能,就是家伙,是来杀自己的人!

    多亏了毒药雷达,不然的话,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把匕首,哪怕我要是被刺破了一点皮,也得一命呜呼吧?还多谢你的看重。所以,我要给你非常特别的礼遇。邓管家,去衙门招呼一声,我要借他们的刑房用用。”

    阳光下,林梦雅的表情,格外的阴冷。

    那是邓管家跟林魁,都觉得后脊背发凉,这个王妃,到底要做什么?

    “夫人饶命啊!小人也不知道,这个该杀千刀的是个刺客,请夫人饶命!”早就吓破了胆的牙婆,生怕这位夫人怪罪到自己的身上。

    都怪她贪心,收了这唐王氏的三钱银子,可谁知道,却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

    “我不会怪你的,不过,你要如实的跟说,外面那些人,还有没有这家伙的同党了?”林梦雅的冷眸一转,牙婆立刻不住的叩头,

    “没有了!再没有了!只是,那群人里,还有一个丫头子,小人曾经看到她们说过话,小人多嘴问了一句,结果她们二人一口咬定不认识,小人也就没多心。”

    牙婆自然说的是实话,还不等林梦雅吩咐,邓管家立刻出去,拿下了那个小丫头。

    “主子,这人也是男扮女装的,已经拿下了!”

    “都给我扔到府衙的刑房里,其他人,全都给我签了王府的死契。再每人给二钱银子,当做是安抚。”签了死契,那她们就都是王府的下人了。

    所有的生杀大权,全部都握在王府主子的手里。想要出去多嘴多舌的话,除非是不想活了。

    当然,这些人都是提前说好可以签死契的人,没想到,因为这件事反而时因祸得福了,能去王府里当差,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是,主子。”着锦月跟邓管家领回那些丫头婆子,林梦雅跟着一众侍卫们,悄悄的溜到了府尹的刑房里。

    提前打好了招呼,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牢房里阴森潮湿,可林梦雅的脸上,丝毫没有惧色。

    废话,以前在医学院的时候,为了练胆子,他们轮流去学院的尸体库过夜。

    从刚开始的瑟瑟发抖,到后来三五成群经常值班室通宵玩牌,还有什么地方,是学医的学生不敢去的?

    一路走来,林魁不由得钦佩王妃的胆色。怪不得,能让王爷另眼相看,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

    刑房内,充斥着一股腐烂的味道,那里面,夹杂着丝丝的血腥味。

    房间不大,却摆了几十种刑具,俩个刺客被绑在了一起,愤恨的看着林梦雅,似是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你们以为,我是要对你们刑讯逼供么?”林梦雅缓步,走到了俩个人的面前。

    他们嘴里的毒药,都被侍卫们拿走了,因此下巴也接了上去。那个装成婆子的,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此刻,因为悲伤的伤,而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嘴角勾起,林梦雅绽放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只是为了杀你们。说吧,你们,谁想先死?”

    坐在椅子上,林梦雅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俩个人,如同,在看俩只待宰的羔羊。

    “你,”林梦雅指了指中年男人,“还是你呢?”又指了指少年郎,脸上露出了极为为难的表情。

    “算了,我也懒得费脑筋了,就从你先开始吧。”林梦雅指向了中年男子,立刻有人,把他拖了出去。

    刑房里,瞬间只剩下了少年郎一个人,转着眼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心,很快就会轮到你了,说说吧,你想要什么死法?”林梦雅笑容可掬,声音轻快,根本不像是在杀人,反而就像是在问对方吃饭睡觉那么平常的事情。

    “哦,对了,我忘了你不能说话了。”少年的嘴巴,被破布堵上了,涨红了脸,却说不出任何话,也不能咬舌自尽。

    忽然,烤房的外面,飘进来一阵奇特的香味。

    焦糊中,还伴着肉类被烤熟后的香味,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闻到了吧,这就是你那个同伴的死法。”林梦雅站起身来,饶有兴致的,在少年的面前讲解。

    “我让人找了一块钉板,下面铺上火红的炭,然后让你的同伴,在上面滚来滚去的。若是钉板烧红了,我就叫人,给他泼上一桶冷水。四五个时辰后,你的同伴全身都被烧糊了,然后才能死去。我管这种死法,叫涅槃重生,听起来,是不是很过瘾啊!”

    刑房再阴森,都不及林梦雅语气的一半。

    明明,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死法,听她娓娓道来,倒更像是一种平常的玩乐。

    少年人那里见过这样的女人,更没听过如此骇人听闻的死法,一双眼睛,畏惧的看着面前的绝色佳人,如同,洪水猛兽。

    “如果是你的话——”林梦雅想了想,好像是苦苦寻觅一个合适的死法。

    “要不要,也试试啊?不过,这第一次,我把热炭换成冰块,这样的话,你一天一夜都不会死的,还是这个好玩,你说是不是呀?”

    最美丽天真的少女,可口中吐出的话,让那些从尸骨堆里爬出来的男人们,都觉得有些恐惧。

    少年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空气中,那焦糊的味道,似乎更加浓重了。甚至少年的耳边,还能听到那回荡在空气中,属于中年那人凄厉的喊叫。

    不!他不要那么痛苦的死法,这女人,这女人是恶魔!

    “来人,把他给我带过去行刑,我要亲自看着。”林梦雅突然来了兴致,俩个侍卫立刻把少年人提了起来。

    少年人的恐惧上升到了顶点,立刻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地上,流出了可疑的水迹。

    “你要说什么,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说,交代下遗言吧。”林梦雅命人除了他嘴里的破布,少年人立刻扯着嗓子喊道。

    “求夫人饶我一命,我,我立刻告诉您幕后黑手是谁。”

    可林梦雅却丝毫不敢兴趣,转头看了看少年道:“知道有什么好的,反正你们也杀不了我,我还巴不得,天天有人送上来让我杀呢。带走!”

    “不不不!夫人,求您饶了我吧,我可以给您当内应。您不是喜欢杀人么?我可以让他们,全部都自投罗网,送上来给您杀!”

    少年人不住的哀求着林梦雅,浑身颤抖着等待着林梦雅的裁决。

    转身,却在少年人的视线外,勾起了一抹冷笑。

    鱼儿,上钩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