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引蛇出洞
    “可你要记得,以后,最先要保护的是自己,不可以再这么犯傻了,你知道么?”

    还好,王府里有治烫伤的良药,小玉的伤口,也看起来不再那么的可怖。

    只是,这伤却会一直留在林梦雅的心头。

    “姐姐,你可以在这里陪我么?”伏在林梦雅的膝头,小玉的声音低不可闻。

    可是,那略带祈求的声音,却让林梦雅,生不出半分拒绝的意愿。

    “好,姐姐在这里守着你,睡吧。”

    似是因为得到了林梦雅的保证,小玉终于支撑不住了眼皮的力量,再次陷入了昏睡中。

    林梦雅靠在床边,盯着小玉的睡脸出神。

    这件事,龙天昱一定知道了。可到现在,她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不过,她心里却清楚,龙天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种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挑战自己的威严。

    她只是一个深闺中的女流之辈,没有可供自己驱使的力量,所谓的报仇,也仅仅只是个梦。

    所以,她要驱虎吞狼,只有借助昱王的力量,她才能把那些害她的人,全部都送入地狱!

    “街上的那些暴民,你要怎么处置?”一道略带质询的声音响起,微笑,在林梦雅的嘴角划开,终于,来了。

    “我只是一个女人家,怎么处置,王爷说了算。”轻轻巧巧的把问题抛给了龙天昱,林梦雅却好像是事不关己,完全一副,你说了算的样子。

    没有回答林梦雅的问题,龙天昱修长挺拔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

    屋子很暗,只有桌上豆大的烛光,堪堪的能看清里面的状况。

    林梦雅,靠在床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那躺在床上的少年,却总是耐不住痛楚,浅浅的痛呼着。

    垂下眸子,为什么,他会觉得里面的姐弟俩,都可怜的紧?

    “明天,会有八名侍卫,护送你去牙行。”他要看看,林梦雅是不是真的有值得他庇护的资格。

    “是,多谢王爷。”林梦雅是聪明人,这是龙天昱引蛇出洞的计划,而她则是诱惑敌人的诱饵。

    “若是你能活着回来,本王,便保你平安。”不能当他的王妃,却能当他的棋子,也好。

    “是。”如果她有了利用的价值,那她,才有保命的底牌。骄傲如龙天昱,定然会一诺千金!

    脚步声渐行渐远,林梦雅的目光,扫向了门口。

    龙天昱的身影,已经完全的消失了。目光露出了一丝的冷凝,明天,也许会危机重重,也许,会一无所获。可她,别无选择。

    安顿好了小玉,林梦雅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白芷被白天的意外吓坏了,看到小姐回来后,立刻扑到了林梦雅的怀中。

    “小姐,奴婢怕死了,呜呜——”在白芷的心里,丑恶,还未曾完全的占据。

    哪怕是在林府中,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白芷也从未放在心上。可是,若是论起恶毒,上官晴母女,比今天他们遇到的人,还要阴毒百倍。

    “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没有柔声的安慰,甚至,林梦雅的声音,带着让白芷心颤的冷淡。

    “你要记住今天,从我把你带到王府开始,你就不再是过去的白芷了。你可以不那么心狠手辣,不懂的心机谋划,却不能再害怕。”

    白芷一双泪眼,看向自家小姐,为什么,小姐看起来会这么的陌生?

    “小姐,奴婢不懂你说的意思,今天,难道不是意外么?”即使再笨,白芷,也听明白了小姐的意思。

    “是,今天是有人蓄意的。我们不害别人,可别人却来害我们。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人挖出来,然后,让他们再也不能害我们,你懂么?”

    林梦雅,从未存过害人的心思。

    可阴谋阳谋,却从她进门的那一刻起,就全部都砸到了她的人生中。

    到底是谁觉得,她是如此的软弱可欺;还是以为,她是任由别人拿捏的弱者?

    那就来看看,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昱王府,一切如旧。小玉受伤的事情,林梦雅跟龙天昱都没有大肆的张扬。

    就连马车被毁的这种事情,都没几个人知道,仿佛,昨天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一大早,林梦雅梳洗好了,又带着锦月姑姑跟邓管家出了门。

    跟昨天不同,今天她们乘坐的,是属于王府的马车。身边的侍从,也比昨天多了不少。好像,真的是被昨天的事情,吓破了胆子。

    马车内,林梦雅无心看书,反而视线,落在了外面的人来人往的长街上。

    锦月正给她沏了一杯新茶,放在了马车的小案。

    “姑姑不怕么?”原本,她只想带邓管家跟侍卫出门,可在门口,却被锦月姑姑拦下了,没想到,她竟然会主动的要求跟着自己。

    “奴婢当然怕了。”锦月姑姑把手中的铜壶,放在了一边,目光温柔却坚定的看着林梦雅。“可若是王妃不带任何的侍女在身边,反而会招人非议。”

    那一双透彻的双眸,怕是早就看穿了自己,跟龙天昱的计划了吧?

    林梦雅笑了笑,原来,这府中的任何人一个,都不简单得紧。

    “姑姑多加小心就是。”话,点到为止。今天的情况,就连林梦雅自己,都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主子,前面就到了牙行了。”在外面,邓管家跟所有的侍卫们,林梦雅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所有人,都称呼她为主子。

    牙行的旁边,就紧挨着府尹衙门。

    因为是大都唯一的一家牙行,倒也是有几分气派。三进三出的一个大院子,来来往往的,都是各处的客商。

    车夫搬了一张下马登,八个侍卫,把马车保护得严严实实的。

    锦月先从马车里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衣着华美的林梦雅,就走入了牙行。

    “不知道有贵客盈门,有失远迎,望请见谅。”刚进门,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就迎上来拱手行礼。

    “老板,我家主子,不喜欢吵闹。”邓管家挡在了牙行老板的面前,那老板是何等聪明之人,再看那一群人,隐隐的保护住了中间的人物,恐怕,身份不凡。

    “小人明白,贵客这边请。”引着一行人,绕过了前面的大厅,进了内院。

    比起前面的人来人往,内院显得冷清得多。只是,不管是房间还是摆设,却比前院,精致十倍不止。

    “不知道,这位老板,如何称呼。”轻柔的嗓音,年轻得让牙行的老板有些意外。

    再看那被下人们层层保护的,竟然只是个十几岁的美貌少女。心头,更是泛起了惊疑,到底,是谁家的小姐,派头这样十足。

    “鄙姓佟,不知贵客到访,是有什么生意,要照顾小人?”吩咐下人上了上好的碧螺春,佟老板的态度,越发的恭敬了。

    外面的马车可是属于昱王府的,那他眼前的,岂不就是——

    顿时,额头冒出了冷汗,那昱王,可是谁都惹不得的。这位贵客,自己,必须要小心伺候。

    “我家的院子里,需要几个得力的丫头婆子,你若是有合适的人选,不如领过来让我相看相看,可好?”

    林梦雅浅笑淡然,路上,未曾发现过一点点的异常,难道,那些人真的怕打草惊蛇,所以暂时按兵不动了么?

    “没问题,小人这就着牙婆去准备,贵客稍等。”

    一听有大买卖,佟老板立刻喜笑颜开,屁颠屁颠的去准备了。

    林梦雅吩咐所有的侍卫,都站在外面,没有她的命令不许随便进来。屋子里,只剩下了她、锦月跟邓管家。

    不多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牙婆,就领了十几个丫环婆子过来。

    “给贵客请安,这些,都是京城最好的丫环婆子了。贵客放心,这些人,家世清白,手脚都麻利,最适合在贵府当差了。”

    能当牙婆的,也都是人尖子。

    着眼一瞧,就能猜出客人的身份跟需求。所以,也正好对症下药。

    林梦雅粗略略的看了一眼,虽然一个个低眉顺眼的,可精明之辈却不少。

    “主家说了,要你们一个个的进去。没叫到名字的,先在外面候着。”锦月站在门口,神色严肃的看着这些个人。

    所有人,立刻都点头称是。

    “主子,可以开始了。”锦月关上了房间的大门,只有牙婆进进出出的叫人。

    “周婆子,快进来,到你了!”连着相看了不少的人,林梦雅都是点点头,或者是摇摇头,其他的,都是由锦月跟邓管家盘问,考量。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只喝着茶就好。

    这些人都不错,又那么三四个,*好了倒是能成为自己的助力。眉头一挑,落在了这个刚进来的婆子身上。

    尽管低眉顺眼的跪在地上,可她的心头一跳,却觉得怪怪的。

    “你,是哪里人?”林梦雅突然开口,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惊讶的看了看那跪在地上的婆子。

    衣着普通,身材略微臃肿,一张脸松弛了肉,却保持着刻板的表情。

    倒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婆子,没半点特殊。

    “回主家的话,奴婢是城外唐家沟的唐王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