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谁在害人?
    木炭已经在一瞬间,烫到了皮肤里面,如果生拉硬拽,会给小玉带来第二次撕心裂肺的疼。

    锦月姑姑急中生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桶冷水,兜头浇下。那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火炭,终于冒着白烟从小玉的身上落下。

    “小玉,小玉,你醒醒!一定要撑住!”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抱着小玉,他的后背肯定已经被焦炭烫的皮开肉绽了,如果,不好好处理,可能会保不住小命!

    剧烈的疼痛,已经让小玉晕厥了过去。

    抱着怀中的小家伙,有那么一瞬间,林梦雅甚至以为,自己会失去他。

    不!不会的!

    她拥有最为先进的医疗知识,小玉的命,她一定要救回来!

    “我们现在去找一家药铺,小玉的伤口需要处理。白芷,锦月姑姑,你们俩个人,一定要再警醒一点!”

    一连串的意外,林梦雅已经可以肯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心头的怒火滔天,敢伤害她身边的人,她,绝不原谅!

    抱着怀中的林中玉,林梦雅急吼吼的,冲进了一家药铺的大门。

    “嗳,你们这是——”药铺掌柜的看着这四个人,刚想阻拦,却被林梦雅一把推开。

    眼前的四个人,虽然有些小小的狼狈。特别是刚刚推开他的这一位,钗环散乱,可面容姣好,只是冷冷的瞥了自己一眼,却让他无端端的,感觉到一股子冷意,在脊背出流窜。

    “店家,麻烦你给我准备一把剪刀;锦月姑姑,我要足够长干净的纱布;白芷,你去把找一张干净平整的床,快点!”

    所有人,都在林梦雅的安排下,快速的做好了自己的事情。

    把小玉放在了床上,剪开了小家伙的衣服,那原本就瘦骨嶙峋的脊背,此刻,因为火炭的灼烫,而皮开肉绽。

    那蜿蜒的伤痕,已经露出了黑红色的血肉。林梦雅心疼的咬住了唇,不,她不能乱!

    “店家,我要明**、生石膏、地榆炭、鸡子白、猪油、冰片。再把穿心莲煮了水,我要给小玉消毒!”

    学医五年,林梦雅记得第一次上实验课的时候,导师说过的话。

    遇到任何事情,作为医生,要先镇定下来,才能挽救病人的生命。

    所有人,都只能看着她有条不紊的,给小玉擦洗伤口,然后敷上药膏。

    “主子!主子你们没事吧!”刚刚告一段落,邓管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药铺的门口,

    他才刚刚出去,就听到马车出了事情,可想要转身回来,却发现王府的马车,已经成了碎片。

    只是,他被夹在了人群中,半分不能上前,所以才耽误了许久。

    想赶去牙行,却在门口,看到了急成一团的白芷,这才知道,王妃在这个小药铺里。

    “我没事,可小玉受伤了,我现在急需把他带回王府,半点都不能耽误!”

    小小的店铺里,林梦雅站在小玉的床前,一双眸子,却早就被寒冰所覆盖了。

    邓管家早就有准备,不一会儿的功夫,带着王府徽记的马车,就停在了药铺的门口。

    街面上,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即使是还有围观的人,却也不敢阻拦王府的马车。一路通行畅通,半分耽误的也没有的,就回到了王府。

    小玉一回府,就被王府里的御医接了过去。幸好自己急救及时,是用药也算是准确,才没有让小玉的伤口,继续的恶化。

    林梦雅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却没有点燃任何的光亮。

    到底是谁?能在街上这么迫不及待的出手,最后,还用热炭来谋害自己。

    手中,握着的是白天她偷偷拿到手里的炭块。

    这炭——好像不是寻常的东西。

    “来人,把府里管着冬天煤炭的杂役给我叫过来!”门外,婆子立刻领命去了。

    半盏茶的功夫,那穿着青灰色短打的杂役,就跪在了秦岚元的正屋内。

    “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看看,我这块炭,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屋子里的灯火辉明,可杂役,在看到王妃那张貌若天仙的脸蛋后,却觉得浑身冰冷。

    林梦雅的眼神中透着杀意,那个人,若是被她揪出来,她必定十倍百倍的偿还!

    “回王妃的话,这炭像是越州所产的银香炭。”

    “哦?你来说说,到底有有何不同?”挑起了眉头,她,果然是猜对了。

    成日跟煤炭打交道,所以杂役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越州所产的银香炭,是一种叫做百香的木料烧制的。跟普通的炭不同,百香木木质极硬,又耗火,所以烧制出来的炭块,也就比普通的木炭硬一些,而且,在燃烧后,还会产生一种静息凝神的淡淡香味。但是,它比普通的香料燃烧的时间久,又不熏人。所以,很多大家小姐们,都喜欢用它来替代熏香。只是,这银香炭价格又实在是不便宜。整个大都能用得起的,除了皇宫,就不过是五六家而已。”

    杂役的话,却让林梦雅百思不得其解。

    按说,这么名贵的炭。一般都是内宅小姐用是,可自己,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有谁,会这样的嫉恨自己呢?

    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她?

    可又不对劲,当时,在大街上,只有她这一辆马车。

    那家伙心高气傲,断然是不屑于跟贱民为伍的。可这炭,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嗯,我知道了,于妈妈,赏。”

    把这小小的炭块,包到了手帕内,林梦雅知道,此事,急不得。

    那人害了自己一次不成,就会害自己第二次。

    看来,想要擒住这个幕后黑手,只有一个方法了。烛光下,林梦雅的眸子,却闪着别样的光芒。

    相隔不远的书房内,龙天昱一身玄色的练功服,虽然简单,却丝毫无损他的气势。

    狭长的眸子,微微的挑起,里面,只有深不可测的幽深。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想法。

    “街上闹事的人,可查清了么?”下午,夜就回禀了街上的事情。

    如果,不是林中玉舍身救了林梦雅的话,恐怕,受这种皮肉之苦的,就是那个丫头了。

    “还没有,此时颇为蹊跷,属下无能,还请王爷责罚!”邓管家跪在地上,心甘情愿的领罚。

    “起来吧,此事也不能怪你。不过,你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么?”虽然,林梦雅这个王妃,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摆设。

    而且,她的死活,他根本就无需关心。

    但是,竟然公然在大街上动手,就是在挑战他龙天昱。

    跟自己挑衅的人,从来,都没什么好结果。

    邓管家凝神想了想,只能无奈的回答道:“当时,街上的百姓很多,我也是在王妃出事了以后才赶到的,线索太多太乱,属下一时也不能确定。”

    龙天昱点了点头,邓管家是可以信得过的人,连他都这样说了,看来,想要陷害林梦雅的人,现在,怕是还躲在暗处,伺机行动。

    “王妃的身边要加派人手,但是要暗中保护。还有,如果看到了任何有嫌疑的人,都可以拿下问责。这种事情,本王不会允许发生第二次,你懂么?”

    王府的马车,竟然被人当街砍碎,最后,连王妃都变得如斯狼狈,看来,这大都的府尹,果真是当够了!

    可林梦雅今天出门十分的低调,那那些人,又是怎么知道林梦雅的行踪的?

    难道,是自己的府里,还有他没发觉到的细作?

    想到这里,眉头不由得皱紧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的王府,恐怕,就不再安全了。

    一丝阴霾,从龙天昱的脸上划过。如果府中真的有细作,这一次,他一定要把那人揪出来,然后悄无声息的除掉。

    这计划,还需要那个女人的配合。

    闪身,离开了书房,希望,这女人没那么笨!

    青岚院的东跨院里,林梦雅正端着要一碗温热的鸡汤,给趴在床上的林中玉喂了下去。

    入夜后,林中玉就发起了高烧。

    虽然知道,这是发炎后的正常反应,可她的心,却还是悬着。

    “姐姐...我好疼...”从昏睡中,幽幽的型转过来,林中玉眨了眨眼睛,眸子里,却没有半分的神采。

    多乖巧的小家伙,林梦雅突然觉得鼻头酸酸的,却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傻瓜,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些热炭呢?你知不知道,要是有一块偏了,落在你的脸上,那你可就要成丑八怪了!”

    捏了捏小家户的小脸蛋,心头,却感动莫名。

    努力的抬起头,可随着身体的动作,扯动了后背上的伤口。但是林中玉,依旧坚持着,用自己最真诚的眼神,看向了林梦雅。

    “我的命,是姐姐救回来的。如果没有姐姐,就没有小玉。小玉拼死,也要保护姐姐。”稚嫩的声音虽然青涩,可语气,却带着决然的不容置疑。

    摸了摸这小家伙的头,林梦雅觉得心里暖暖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