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比武招亲
    净月心思细腻,平常虽然沉默寡言,但每句话,都能一针见血。

    崇山王三个字,就像是开关一样,瞬间冻结了德妃脸上的表情,一丝恐惧,从她的眸子里滑出。

    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天下相似之事何其之多,再说,她一个小丫头,如何得知这机密的事情,怕是你多心了。”

    “娘娘,可这丫头的继母,却是皇后娘娘那边的人,若是皇后的话,不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啊!”

    皇后!

    德妃的心里‘咯噔’一沉,如果,真的被皇后察觉了,那定然是不好。

    “不会!”

    “娘娘,万事还是要小心为妙。”净月的话,让德妃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脸色有些苍白,慌张渐渐从那张美艳的脸蛋上褪去。也许,这些都是净月跟自己随意的猜测。

    “还是先看看吧,雅儿这孩子灵透,本宫也喜欢,容本宫再想想。”

    心情大好的林梦雅,完全不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故事,而在德妃娘娘的心头,埋下了一枚种子。

    王府买奴仆,说起来也只是内宅的事情。

    着人支会了王爷一声,那边倒也没什么反对的意思。用过了早饭后,除了白芷跟林中玉外,林梦雅也只是带着邓管家跟锦月姑姑,出了门。

    古代的牙行,其实就是现在中介。

    通过插针引线的促进买卖双方的生意成功,然后,再从中间抽取一部分的利益。

    而牙婆,就是负责给大户人家买卖奴仆,妻妾牵线搭桥的。

    跟民间的人贩子不同,能做成王府生意的牙婆,都是入了衙门的商籍,甚少会有拐卖妇女的现象出现。

    大户人家的打赏高,要求也就高,模样周正,手脚伶俐倒是其次,主要是出身清白。

    想要进王府做活计,首先要拿来自己的官籍,被牙婆核实后,再经过选拔,分出三六九等,方才过了第一关。

    一半大户人家,都是管事的来相看,有相中的,再核实一遍官籍,谈拢了价格,签了契约,才能进府。

    只是,像是林梦雅这种,主子亲自来买奴仆的,倒是少见。

    所以,林梦雅去的,就是大都最大的牙行。

    因不喜张扬,林梦雅只坐了一辆乌篷小车。女眷跟林中玉都坐在车上,邓管家跟马夫坐在外面。

    只带了俩个侍卫出来,都是做普通的家丁打扮,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跟普通的人家,没什么俩样。

    “邓大管家,还有多久到牙行?”白芷最先按捺不住了性子,撩起了门帘,露出一颗小脑袋,羡慕的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

    昨晚,小姐赏了她十两银子,她正想买点东西解解馋呢。

    “快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这长街上人这么多。你再跟主子说,最多还有一刻钟就到了牙行了。”邓管家的眼睛里,却带着一抹凝重。

    平常,这条大都的主道,都是通行无阻的,怎么今日会——

    应该是巧合吧,毕竟王妃出门,也是临时决定的,当下,吩咐了车夫要稳一点,安安全全的把王妃带到牙行。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热闹?”闷在车里看书的林梦雅,却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眉头微皱,要是知道今天大街上人这么多,她宁可在青岚院里躲清静。

    “回主子的话,今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武夫,在前面摆了擂台。说是要给自家女儿比武招亲,因今天是最后一日了,所以人多了些,主子别急,牙行就在前面了。”

    比武招亲?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书,以前只在电视剧里,才看到过这种场景。

    说起来,就算是古代的相亲吧,不过是以武会友而已。

    略微沉吟了一下,林梦雅还是吩咐管家,只要跟在人群后面就好,万不可惊动了他人。

    擂台上正是一场刀光剑影,林梦雅对这些拳脚功夫不感兴趣。可白芷却掀开了帘子,跟林中玉俩个人看的津津有味。

    “小姐小姐你快看,那擂台上的大侠,一个个武功盖世,好看得紧呢!”没的果子吃,要是有这比武的热闹看,也算是补偿了。

    到底是小孩子,白芷跟林中玉一边看,一边叽叽喳喳的点评着擂台上的情况。

    林梦雅的心头却泛起了点点的疑惑,就算是比武招亲,按理,也不应该会有这么多人吧?

    可变故,却在忽然间突如其来。

    不知怎么的,人群忽然都涌上了林梦雅乘坐的马车的这一侧。

    在一旁保护的俩个侍卫,被人群越冲越远。邓管家跟车夫,好不容易才把马车停到了旁边的小巷子里。

    “怎么回事?”林梦雅掀起了门帘,探出了半张脸来,眉头紧锁,一脸的疑惑。

    “属下不知,主子你先在这里,不用乱动。属下出去打探一下,照顾好主子。”邓管家脸色凝重,转眼间就融入了人群里,不见了踪影。

    车夫临危受命,牢牢的守着车门。

    林梦雅坐了回去,却越想越不对。

    “你们几个,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知道了么?”不对,如果只是来看热闹,怎么会好好的,就往自己的马车边上拥挤了上了呢?

    到底,外面出了什么事?

    不多会儿的功夫,马车外面就听到有人喊了几句。

    “那个骗婚的丫头躲在马车里了!我找到了!在这里!”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却应该是个男人。

    林梦雅撩起窗口的帘子,却看到那拥挤的人群,竟然又向自己的马车涌来。

    而且还都是义愤填膺,为首的便是手拿刀枪棍棒的十几个壮汉。凶神恶煞,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儿。

    “好大的胆子,这可是王府的车,他们也敢截么?”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锦月姑姑,也未曾经过如此的场景,柳眉倒竖,当场就要喝住那些人。

    可林梦雅却拉住了锦月姑姑,这群人,不对劲!

    “快,我们下马车!”想都没想到,就推了其他的三人下了马车。

    车夫也顾不上这匹良驹了,只能拿了一条鞭子,护在了四个人的面前,躲在了巷子深处。

    转眼间,那十几个拿着刀枪棍棒的的人,就到了马车的面前。不由分说的,就对马车一道乱砍乱砸。

    好好的马车,转眼就成了破烂。

    白芷锦月跟林中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若不是林梦雅及时拉了四个人下车,他们的下场,怕是跟马车一样凄惨了。

    林梦雅的眸子里,转过了一丝深思。这群人,为什么非得要毁了自己的马车?

    而且,刚刚那一嗓子——

    “人不在这里,肯定是跑了,弟兄们,东家说了,一定要抓住那死丫头,不论死活!”

    毁了马车却没看到人的壮汉,又循着原路浩浩荡荡的返回了。

    那围观的人群,也顺手牵羊的捡走了马车的碎片,就连那匹宝马,都被人在混乱中牵走了,不多时,小巷子恢复了安静。

    “都出来吧,那群人应该是走远了。”林梦雅出来看了看,果然,那群打砸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她出门,是临时决定的,可这件事情,却处处都透着古怪。

    “你去通知邓管家,就说我在牙行等他。”昱王府的车夫,也都略略的会一点拳脚功夫,林梦雅怕邓管家刚刚夹杂在人群里,没有看倒她们躲起来。

    所以,才派了车夫去通知。

    黝黑壮实的车夫,点了点头,就奔出了小巷子,出去找邓管家了。

    “主子,若是此时去牙行的话,恐怕不妥。这街面上这么乱,不如,我们还在巷子里躲一躲比较好。”锦月看着外面的人群,心有余悸的劝道。

    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对方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的。当时的情况,她们又不能混在人群里溜出去。

    如果,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恐怕,继续待下去,只会让人瓮中捉鳖。

    “我们走,去牙行!”林梦雅做了决定,牙行那边,至少还有府尹的官差在。

    街面上一片混乱,刚刚还是热热闹闹的长街,已经一片狼藉。

    林梦雅拦住了一个人,匆匆的问了几句话。

    原来,这个比武招亲的女主角,倒是一个美人坯子。

    只可惜,却被大都的一个恶霸看上了,恶霸使了银子,招来了不少的地痞流氓,用卑鄙的车轮战赢了少女跟她的父亲。

    虽然不光彩,可话却是搁在了明面上。恶霸少爷要抢人,少女踢上了恶霸,趁乱跑了。

    而那十几个壮汉,就是恶霸少爷的打手。

    怪不得,人群会突然涌动,她坐在车里,没有看到任何人经过。

    那一声看似无意义的吼声,却是包藏着祸心。

    “姐姐,小心!”

    “小姐,小心!”

    只是刚刚一愣神的功夫,林梦雅就被一股大力推倒。随后,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啊——”

    “玉少爷!”

    背后,传来了林中玉凄惨的叫声,林梦雅立刻翻身爬了起来,却看到,十几颗火热的木炭,烙在了林中玉的背上。

    那触目惊醒的火红,让皮肤跟衣服,都泛起了焦糊的味道。

    林梦雅迅速的看了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姐姐...你...你没事吧?”林中玉紧咬着唇,小脸已经惨白无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

    “你们快来帮忙,把小玉身上的火炭拿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