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招兵买马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不在,至少,会让林梦雅有那么一点点的惆怅。

    可这家伙,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套古怪的牌技,跟人玩的火热。

    心头,有了那么一丝丝不舒服的感觉。

    为什么,他娶的王妃,总是会有这么出人意表的行径?

    “小姐小姐,王爷会不会以后经常不在这里就寝啊?”如月晃了晃林梦雅的手臂,眼冒精光。

    如果没事的话,他应该不会来了吧?

    略一沉吟,林梦雅开口道:“嗯,应该是的。以后要是王爷不来,你就跟我在这屋子里睡吧。他不在,咱们三个,也少了不少的拘束。”

    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弃自己了?

    龙天昱的脸色微冷,狭长的眸子闪过了几分的不忿。

    自古以来,就没有一个妇人,跟那丫头一样的没有自觉。难道,被夫君独自冷落,还是一件乐事?

    “你们不知道,王爷在这里,我是吃不好睡不好的。”下面,俨然已经变成了诉苦大会,可房顶上的昱王爷,却两眼喷火。

    吃不好睡不好?心头冷笑一声,哪一夜不是自己在榻上练功,把床让给某个家伙呼呼大睡!

    “而且,王爷那人气场太可怕了,我每次,都不敢看他。战战兢兢的,真是辛苦死我了。”

    好,好一个战战兢兢!

    龙天昱拂袖而去,他怕再听下去,就要把这女人当场击杀。

    活了二十七年,从未有过这么一次,对一个女人生出了强烈的杀意!

    书房内,去而复返的龙天昱,心情格外的郁躁。

    那女人,好利落的一张巧嘴,直料得他心火骤起。嘴角出,露出了一抹阴森笑容,不知道,那晒干了的枣子,还能不能堵住林梦雅的嘴了。

    “王爷?王爷?”一直贴身相随的夜,忍不住叫了叫主子。

    从小,他就化成了王爷的影子,可却没有一次,看到王爷的脸上,流露出这种可怕的表情。

    林家的小姐果然厉害,不愧是镇南侯的嫡女。

    “哦?无妨,你先退下吧。”猛然间,才发现。自己那沉静已久的心湖,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泛起巨浪。

    不,许是最近的事情多了,又件件棘手,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吧?

    心,在几个呼吸间,就变得平静了许多。

    他,本就是个无情无欲的人,即使是那个女人,也终究只是个工具,仅此而已。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被正主偷听过去的林梦雅,刚在如月的服侍下,换了件柔纱的寝衣。

    月色如洗,斗了小半夜的地主,她却越发的精神了起来。

    靠在窗前,手指无意识的轻轻绕着一缕乌发,瞧着那如同圆盘般的满月,难得,竟有了几分怅然。

    “小姐,睡不着么?”搬了一张小圆凳,坐在了林梦雅的脚边,熟稔的捶着林梦雅的小腿,那不轻不重的力度,恰到好处的能够缓解腿部的酸麻。

    “不是,只是偶然间,想起了从前的事情而已。”或许说,是属于真正的林梦雅的那部分的记忆。

    在她作为苏清歌的那而时间中,她竟然俺发现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的乏陈可数。

    永远的两点一线的生活,让她变成了一只精准的闹钟,虽然不会出错,却总是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旋转。

    比起林梦雅的十五年,虽然没那么多的阴谋陷害,却也少了几分的精彩。

    “小姐,是在思念夫人了吧?”如月的眼睛里,也涌上了深切的思念,“虽然奴婢没有见过夫人,可是听府里的老人说,以前夫人在的时候,林府,就像是人间天堂。”

    林梦雅是个心性单纯的人,哪怕,被上官晴如此的迫害,可她的记忆里,最深的,永远是快乐而幸福的回忆。

    可她,不是乐天知命的林梦雅,她是有仇必报的苏清歌!

    “如月,我们主仆二人,以后,就要在王府里相依为命了,有些话,我不得不嘱咐你。”想了想,林梦雅还是决定,要信任如月这个笨笨的小丫头。

    “什么事啊小姐?”认真听着,在她的心中,小姐就是她的一切。所以,小姐的说的话,她都会遵从。

    “过几天,可能王府里面,会来一批新的丫环婆子。但是你是我唯一的陪嫁侍女,我的财产,跟我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你一定要贴身藏好,任何人也不能说,明白么?”

    一听到小姐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做,如月立刻头如捣蒜的答应。

    “还有,如月这个名字,你也不必再用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白芷,以后,就是我身边的一等掌事丫环。以前的种种,全都忘了吧,以后,我们会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如月,不,现在应该叫白芷了。

    拼命的点了点头,她的命,是老爷给的。从她五岁那年开始,就已经认定了林梦雅,是自己一辈子的主子。

    也许,她的脑袋不那么的灵光,但是凡事都听小姐的,却肯定是没错的。

    真好,现在小姐变聪明了,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轻易的欺负她们主仆俩了。

    这条路很难走,她没有那么大的把握能笑到最后。

    可那些害过她的人,却都会被她,拖入最难以忘记的噩梦里!

    雅轩的内阁里,刚刚梳洗过的德妃娘娘,端坐在主位上。

    因是在王府中,所以德妃并未穿宫装。

    反而只是穿了一件深色的锦缎对襟衫,下系一条暗红色的石榴裙。脖子上带着金镶玉的长命锁,投上梳了一个普通贵妇人的发髻。

    除了鬓间的青鸾步摇外,完完全全就是普通官宦家里夫人的打扮。

    林梦雅带着白芷,乖乖巧巧的的跪在那里给德妃请安。

    “起来吧,你这丫头也忒懂事了。何苦天天来给本宫请安,初一十五的应个卯也就是了。”德妃虽然这样说,可心里却着实觉得儿媳妇是个乖巧懂事的。

    林梦雅这才站起身来,甜笑着给德妃亲手奉上了一杯香茶。

    比起德妃,林梦雅却还保持着少女的稚嫩与青涩。

    穿的也多是水粉,葱绿这样出挑明亮的颜色。

    只因是王府的正妃,又是来给婆婆请安,免不了要打扮得庄重些。

    因此才选了一身大红色的百蝶纳福广袖裙,头上簪了牡丹的头面。越发显得林梦雅娇俏可爱,大方可亲。倒却怎么也不像是个小媳妇,反而越发的像是这府里的小姐。

    “雅儿年轻不懂事,凡事,还都需要母妃来提点。”林梦雅挽了袖子,接过了锦月姑姑手中的瓷瓶,接了德妃娘娘漱口的香茶去。

    “再则,雅儿有件事,还需要母妃来做主。”

    德妃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了然。

    自家的儿子,她是再知道不过的。这不,新婚才几天的时间,就把个美人般的媳妇冷落在一边了。

    只是,这孩子凉薄的性子,她也是没什么办法。

    “你说,母妃给你做主就是。”

    “昨天,王府的大管家来回话,雅儿这才知道,府里,除了几个管事的婆子外,竟然再也没有其他伺候的女眷了。雅儿想,若是以前王爷一个人便罢了,可现在,娘娘也在府中。虽说有宫里面的姑姑们伺候,但毕竟有些粗活,怎么能沾了姑姑们的手呢?所以,雅儿想去牙行,相看几个丫环婆子的,来做些粗使事情,母妃,意下如何?”

    德妃没想到,林梦雅竟然不是来告状的。

    当下,对这个儿媳的懂事暖了心。含笑点了点头,这一点她倒是疏忽了,却没想到,竟被这丫头想到了。

    看林梦雅也越来越顺眼,倒是个能管家的,以后好好的*了,这王府,怕是也不需要昱儿操心了。

    “好,就依你了。你锦月姑姑进宫早,看人的本事倒也有几分,不如,就让她跟你走一趟吧。”

    德妃的话,正中林梦雅的下怀。

    “母妃说的是,雅儿也是这样想的。”有了锦月做帮手,相信,她会选到自己想要的人。

    这边的气氛,倒是相当的融洽,德妃未出阁的时候,也是个千金大小姐,因此,林梦雅就专挑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讲给德妃娘娘听。

    她讲得真切,情节又跌宕起伏,没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儿雅轩的人,就被她的故事吸引住了。

    这一次,林梦雅准备的是莎翁的爱情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才讲了一盏茶的功夫,德妃娘娘就忍不住拿着丝绢抹了眼泪。

    “这朱家千金跟罗家公子,还真是痴情的种子。只是这私奔,是万万要不得的。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幸好只是个传奇,不然的话,无媒苟合,这可是大罪。”

    林梦雅心里却没笑岔了气,好好的一个追寻真爱的故事,到了德妃娘娘的嘴里,俨然就成了无媒苟合的狗男女了。

    唉,要是莎翁他老人家地下有知,会不会拿着火*枪来找自己决斗?

    “母妃,这故事呢,明儿我再给您讲。现在,您该用早膳了,我就不打扰您了。”施礼,林梦雅带了白芷回了自己的青岚院,锦月也跟着一起下去了。

    内阁间里面,就剩下德妃娘娘跟近前伺候的宫人们。

    “娘娘。”略微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穿着黑色宫装的中年女子,站在德妃娘娘的近前伺候。

    此人不过三四十岁的年纪,可比起锦月跟保养得宜的德妃来说,却显得有些老态了。

    “何事?”刚听了那罗密欧跟朱丽叶的故事,入了戏的德妃好不伤心,却看到自己的陪嫁侍女,神色不善的站在了面前。

    “娘娘,奴婢心想,这个故事,跟——跟崇山王的故事,怎么那么相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