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空闺游戏
    “王妃,您——”锦月吞吞吐吐的,像是有话要说。

    可一屋子的主仆们,都沉浸在成了暴发户的喜悦中。

    笑着摇了摇头,锦月退下,轻轻的合上了屋子里的门。虽说王妃此举不合礼数,可王爷表面上不说,却是对王妃极好的。

    有些事情,就是他们小夫妻之间的事情了。

    怕是要不了多久,德妃娘娘就要当祖母了!

    虽然林梦雅刚刚嫁进来,却是货真价实的当家主母。

    王府的大管家邓云,亲自封了三百两银子,送到了青岚院里。

    “给王妃娘娘请安,王妃娘娘万福金安。”邓云五十多岁,中等身材,面目却总是带着几分的严肃。

    此人算是龙天昱的心腹,以前是军队里面做过军曹的,因此还保持着些许军人的作风。

    即便面前的,也算是自己的正经主子了,依旧不卑不亢,礼仪周全。

    “邓管家请起,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拘礼,来人,看座。”

    暖阁里,林梦雅端坐软榻上,只穿了件月白色的常服,左边站着锦月跟如月,右边,坐着林中玉。

    “谢王妃娘娘,只是前阵子忙着王爷的婚事,就把给娘娘月银的事情耽搁了下来,还请娘娘恕罪。”

    如月搬来了一张四方锦登,邓管家落了坐,只见面前的主母虽然身量尚弱,却隐隐有了几分倾城绝色之姿。

    一张俏脸上,带着三分暖笑,瞧起来,倒只像个普通的大家闺秀。

    “不妨,只是我刚嫁进来,府里是个什么情况,还请邓管家能够指点一二。”

    林梦雅可不傻,想要把昱王府变成自己的大本营,至少,她也得知己知彼才行。

    邓管家略微沉吟,细细的说起了昱王府的详情。

    王府一共有三位管家,邓云是王府大管家,不管是内院还是外院,都是一把手。

    下面,还设有一个内院管家王明,一个外院管家程南。昱王爷不近女色,所以府中并没有侍妾,就连丫环婆子,也少的可怜。

    不近女色?倒是可惜了龙天昱那一副妖孽的皮相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每天都沉沦在无止境的宅斗里。

    送走了邓管家,就到了晚饭的时间,锦月回了雅轩伺候德妃用膳,林梦雅,就叫人烧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给如月和林中玉接风。

    如月虽是个丫环,但是从下在林梦雅的身边耳濡目染,礼仪倒是也也不错。

    最让林梦雅惊讶的,是林中玉的餐桌礼仪,一板一眼,相当的有家教。这小家伙,洗干净了以后,倒是个妖孽胚子。

    相比,再过个三五年,就可以出去祸害众生了。

    “王妃姐姐,我...我脸上沾上饭粒了么?”从刚刚开始,林中玉就觉得,那美若天仙的王妃姐姐,目光略带着几分火热的看着自己。

    小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自己吃的太多了,所以姐姐讨厌自己了么?

    恋恋不舍的,把手中的碗放在了桌子上。王妃姐姐是个好人,救了他,还把他带到王府。他宁可少吃一点,也不想让王妃姐姐讨厌他。

    “没有啦,姐姐是觉得你长得很好,就是太瘦了,来,吃个鸡腿。”笑眯眯的看着拘谨的林中玉,不由得哀叹还是古代的男孩子单纯啊。

    瞧瞧,只不过是被看了一会儿,脸蛋就红了。

    “王妃,王爷那边传过话来,说是今晚,要在书房里歇下了,您早些睡。”门外,青岚院的管事婆子回了话来,屋子里的三个人一愣。

    过门才三天,她就要独守空房了?

    一丝难以名状的笑容,从林梦雅的嘴角漾开,夹了一筷子的青菜放在了口中,太好了,今晚终于可以不用摇床了!

    “小姐,你...你不要伤心啦!奴婢相信,王爷肯定是有公务要处理的。”如月眨巴着圆圆的眼睛,安慰着小姐,可心里却埋怨上了王爷,小姐才嫁过来就要独守空闺了,原来,这王妃还真是不好当呢。

    “伤心?我干嘛要伤心?”林梦雅看了一眼如月,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她跟龙天昱,只是有了夫妻的名分而已。况且,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安身立命。

    “你们晚上都别走了,我教你们玩牌!”林梦雅突然来了兴致,上大学的时候,医学院的功课实在是忙碌,她完全没有过过普通的大学生活。

    她一心,都扑到研究课题上,同寝室的三个女孩的活动,她也参加的很少。

    活了一世才明白,其实她可以做的更多。

    “玩牌?”如月跟林中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林梦雅,只见她颇为兴致勃勃的样子,只好,把到嘴的疑惑给吞了下去。

    叫如月出去跟婆子们要来了浆糊跟硬纸板,林梦雅涂涂画画的,造了一副扑克牌出来。

    “王妃姐姐,这是什么牌啊?”林中玉看着桌子上那厚厚的一摞纸牌,哭笑不得。

    可林梦雅却挥了挥手,精心的摆弄起桌子上的纸牌来。

    太高难的游戏她也不会,想来想去,只有全民游戏斗*地主最适合三个人一起玩了。

    简单的讲解了一下规矩,恰好邓管家又拿了三百两月钱过来,林梦雅大方的给了另外俩个十两银子的赌资,三个人就凑在房间里自娱自乐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玩熟了的林中玉,就可以当地主打另外俩家了,只有如月,还在那边呆呆傻傻的搞不清楚规则。

    跟林梦雅这边的热闹不同,王府的书房内,却是一片安静。

    十二岁起,龙天昱就被自己的父皇送到了军队里面历练。这么多年过去了,也造就了他沉稳冷静的个性。

    手中捧着一本兵法,斜卧在书房的小床上,多少个夜晚,他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度过。

    女人,对他来说就是麻烦的代名词。除了母妃跟锦月姑姑外,这么多年,不曾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他烦心。

    只是,青岚院里的那个女人,却处处都透着古怪。他,必须要查清楚,王府里,绝对不可以留包藏祸心的人。

    “主子。”一阵风吹过,书房里面,就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夜单膝跪地,低垂着头。

    “青岚院的情况如何?”新婚,已经告一段落了。王府里听房的人也早就散去,他,没必要再留到那里演戏了。

    有那个女人在的地方,他只会觉得不自在。

    “王妃她——她正带着婢女跟那个少年玩牌。”夜的声音,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迟疑。

    龙天昱冷眸微动,手中的兵法,却扔到了面前的小几上。

    “哦?玩牌?是牌九还是马吊?”龙天昱没想到,那丫头居然还不安分。只是,普通的大家闺秀顶多也就是打打马吊而已。

    “回王爷,属下不知,王妃玩的牌很古怪,属下也从未见过。”夜躲在暗处看了好半天,什么*跟顺子,听了个云里雾里。

    可是,据林府的探子来报,林梦雅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养在林府,平常,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人,怎么可能会一种连夜都没有见识过的牌技?

    到底,这里是有什么名堂。

    “你随我去看看。”眸色一沉,龙天昱已飞掠而出。几个起落间,人,已经到了青岚院的房顶上。

    夜紧随其后,屋子里,那三个人的一切,都已经尽收眼底了。

    “三个三带俩个五。”如月脸上带着得意的神色,从手中取出了五张纸牌。

    屋子里,三个人围坐在桌子上,灯火通明,脸上也带着兴高采烈的神色。

    “过。”林中玉看了看手中的牌,摇了摇头,可眼角的精光,却狡诈如狐。

    “三个四带一对六!”林梦雅老神在在的从手中抽出了五张牌,拍在了桌子上。

    顿时,如月撅起了小嘴,不依不饶的非得耍赖。

    龙天昱仔细了看了几眼,桌子上那粗造滥制的纸牌。那上面,如同鬼画符一般的牌面,连他都辨认不出,可那三个人却玩的起劲。

    “呜呜,小姐,奴婢再也不要当地主了啦!讨厌,讨厌,十两银子,都快被你们拿回去了,奴婢还想去城西去买芝麻*果子呢!”嘟囔着小嘴,如月十分不情愿的拿出了几颗绿豆,放在了桌子上。

    “你呀!现在只是输赢绿豆就这么舍不得了,吝啬鬼!”林梦雅点了点如月的额头,那十两银子,她怎么可能会真的拿回来。

    “小姐,你真的,不会要奴婢的银子么?”如月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天啊,自己一个月的工钱,也不过是一钱银子而已

    这下子居然一下子就得了十两银子,嘻嘻,什么芝麻*果子,冰糖圆子,终于可以吃个够了!

    “王妃姐姐,我不要。”林中玉却把银子,默默的推还给了林梦雅。

    “你为什么不要?放心吧,姐姐还不少这点银子,你带在身上,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就尽可去买点。”林梦雅把银子推给了林中玉,这个小家伙,肯定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林梦雅目光暖暖,看着眼前的小家伙,自从把林中玉从街上救回来,这小家伙,就温顺乖巧的像只小猫。

    可她,却无法忘记,在街上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那倔强而冷漠的眼神。

    如有可能,她这辈子,都会好好的保护好林中玉。

    夜风,扬起了龙天昱的衣角。

    无法否认,眼前的女子,虽然古灵精怪,虽然古道热肠,虽然手段狠戾,却如同夜明珠般,散发出璀璨的光彩。

    她可以在皇后的面前,伪装成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也可以继母的面前,颐指气使趾高气扬;可此刻,她却全无半分架子,跟自己的下人和捡来的少年玩做一团。

    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林梦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