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准妖孽林中玉
    眼前的少年,明眸朗目,一双猫儿眼,可爱非凡。精致的眉眼,却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感觉。

    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脑后,尤其衬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莹白如玉。

    虽然是个少年郎,却有种雌雄莫辨的妖艳魅力。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小妖孽嘛!

    “姐姐...中玉是不是长得很丑?”眨巴眨巴猫儿眼,林中玉小心翼翼的问道。

    刚刚,那些个给他洗澡的姐姐,也是如此。现在,连王妃姐姐也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难道,他真的是长得太丑了么?

    “丑?不,不,中玉来,坐到姐姐身边来。”没想到,大街上随随便便捡来的小家伙,就能美得惊为天人。

    以后,想必这昱王府,必定是颜值逆天了!

    林中玉乖乖的坐在林梦雅的身边,有些拘谨的低头,却不敢看向王妃姐姐。

    “我们中玉,以后会是最帅气的男孩子了。就连王爷,也会甩他一条街。”拿着布巾,细细的给这孩子擦了头发,林梦雅发现自己,竟然很怀念,当初在福利院里面,照顾别的弟弟妹妹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单纯与美好,不像是现在,她要步步小心,才能保得自己平安。

    “王妃姐姐,以后,中玉真的可以跟你一起生活么?”像是一只孤独的幼兽,望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希望,林梦雅又怎么可能,会对这样的一个小家伙说不呢?

    点了点头,把他拥在怀中,这是她对于过去的生活,最后的一点纪念了。

    “放心吧,姐姐永远也不会抛下你的。”因为,她永远,也无法放下自己的过去,哪怕,经过岁月的磨砺,只会剩下孤独而模糊苍白,可她的心头,却始终会记得,她人生中,最初的年华。

    书房内,龙天昱坐在红木书桌后,听着属下的回禀。

    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后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最后,王妃下了封口令,不知道跟邱明,彰武还有王瑜,辛云说了什么,他们对于茶楼中的事情,一切闭口不谈,属下,百般打听也毫无结果,若是主子想知道,那属下立刻把他们四个人叫过来。”

    可龙天昱却摇了摇头,示意林魁可以下去了。

    待书房里,就剩下龙天昱一人的时候,一到黑色的影子,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夜,调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么?”一身黑色劲装的夜,跪在地上,他是永远都隐匿于阴影中的暗夜使者。

    苍白的脸蛋,常年隐匿在银色的面具后,无人知道他的存在,也无人知道他的姓名。

    “回主子的话,那柳叶帮,是*的人,养的一群走狗。平常,就做一些讹诈,偷鸡摸狗的小事,并未发现有其他的用途,不知道怎么,就碰上了王妃的车。”

    太子的党徒,龙天昱的眉头微皱,没想到,竟然跟*还有关联。

    “还有什么?”

    “王妃带回回来的那个少年,属下已经查过了,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一个被拐回来的少年而已。”

    刚刚林魁已经回禀过了,林梦雅从街上领了一个少年回来。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自身都尚且难保,却对一个陌生的少年动了恻隐之心。

    “对了,茶楼里,王妃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四个侍卫,说什么也不肯吐口。”

    夜沉默了片刻后,带着些许怪异的语气,陈述了王妃的所作所为。

    “属下去探查过那三个人,一个四肢关节错位,接上怕是也要成了废人,一个内脏破裂,生命危在旦夕,还有一个,怕是都是不能人道了。”

    龙天昱看着夜,狭长的眸子里,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

    “你是说,全部都是王妃亲自做的?”看着夜点了点头,龙天昱的表情,也顿时变得很古怪。

    这,哪里还是个女子所为?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夜点了点头,转眼间,人已经消失在了书房里。

    龙天昱看着窗外,那摇晃的竹林,心神,却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疑惑。

    林梦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她狠戾吧,她却能对一个陌生的少年,动了恻隐之心。

    若说她心慈手软,但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也是非一般的女子所为。

    可要是说她心机深沉,那双清澈的眼睛,却从来都是毫不避讳的跟自己对视。

    究竟,哪一个,才算是真正的林梦雅?

    “王爷,外面有人拿着王妃的印信求见。”书房外,下人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进来吧。”

    “是。”

    不知道,这丫头又捣了什么鬼?

    “小姐,如月也想和你睡,好不好?”青岚院内,如月正跟自家小姐撒着娇。

    按照王府里的规矩,她现在只能勉强的算一个二等丫头,月钱倒是其次,只是却要去下人房里住,着实让她伤了脑筋了。

    林梦雅实在是拗不过她,只是——

    每天晚上,她跟龙天昱都是很辛苦的摇床才能睡下,要是被如月发现了,传出去了,岂不又是一堆大麻烦?

    “好了,我以后再让你过来好不好,你先忍忍。”这丫头的缠功,倒是自己在现代时候唯一的好友苏清有的一拼。

    林中玉搬了一张小凳,坐在了林梦雅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王妃姐姐跟如月。

    “昱王爷到——”突然响起的,太监尖细嗓音,吓了屋子里的人一跳。

    只有林梦雅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没什么的啦,反正她每天都很常见,现在,反而没有当初的紧张。

    “给王爷请安。”屋子里的人,都躬身行礼,只有林梦雅略侧脸侧身子,古代人可真够麻烦的,动不动就要行礼,即使是在家里也一样。

    “行了,以后这些虚礼,能免就免了。林梦雅,你过来看看,这是何物?”龙天昱的眉头紧锁,一看就知道心情不是十分美丽的样子。

    林梦雅探头看了一眼,正是自己印信跟那张欠条。

    可惜,她完全没有任何悔改的样子,却让龙天昱,恨不得破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你本王解释一下,这欠条是怎么回事?本王倒不知道,我昱王府,何时穷的连这点现银都没有了!”

    龙天昱呕也呕死了,刚刚,万药阁的万掌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来王府要账。

    他本来还觉得对方是无理取闹,直到,那万掌柜拿出了属于王妃的印信,他才不得不信了。

    天知道,他当时的心理,是有多想把这个丢脸的女人给掐死!

    “没什么好解释的啊,我需要药材给自己解毒,我身上没钱,所以就写了借条,然后拿自己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抵押喽。”摊了摊手,林梦雅倒是一副顶天立地,她一点都不亏心的感觉。

    “你——”大手,真的很想拗断她纤细雪白的脖颈。可龙天昱,还是一再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怒极反笑,把那张清清楚楚的借据,压在了她的面前。

    “那你为何,落款要写本王的名字?”区区几百两而已,竟然就签上了她龙天昱的大名,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他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么?

    “哦,这个啊!”林梦雅拿着借据,无辜的大眼看着陆连城。

    “可是,我要是写我名字的话,人家不知道我是谁耶!况且我想了一下,要是我拿着东西去当铺呢,反而会有点麻烦,所以,就把我的印信玉环,压在老板那里。”

    忽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林梦雅却理直气壮,腰杆硬气得很。

    龙天昱却突然觉得,这颗头,长在他的面前,怎么就那么的碍眼。

    气血上涌,差点就被气的走火入魔的龙天昱,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要是被外人知道,他一时没控制住,被自己的王妃活活气死了,恐怕会更丢人。

    “锦月姑姑,你明日就去中公领王妃的月银。”内务府,早就拨过来给林梦雅的月俸银子了,只是没到发月银的日子,自然就没给她发。

    可谁知道,她竟然会出去赊账!还是以他的名义!

    “可是王爷,我要收集药材,这月银是不是——”林梦雅得寸进尺,嘴角露出俏皮的笑容,看着脸色铁青的王爷。

    “王妃月银翻倍,领拨三万两白银,划归王妃使用。”龙天昱的声音,几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林梦雅却立刻笑了个眉眼弯弯,就差没跳起来山呼万岁了。

    天啊,这都是正经儿八百的真金白银,跟现在通货膨胀越来越不值钱的纸*币完全不同。

    这下子,她可是发财了!

    看到她的脸上,露出小狐狸般得逞的笑容,龙天昱就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从赊账买药,到留下印信,最后被债主找上门来,似乎,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面前的小丫头设计的。

    心头,微微的有了些小小的不悦,缺钱了,跟自己要就好,何苦绕这么大的弯子。

    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算是明白了,想要不被她气死,就得离她越远越好!

    “王爷,您不多坐会儿了么?”沉浸在自己的白银梦中的林梦雅,带着屋子里的一家老小,喜气洋洋的站在门口恭送王爷。

    只见龙天昱的步伐更快了,脸上的表情,也更臭了几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