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啪啪啪打脸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呼王妃娘娘的闺名!”可龙天昱身边的小太监,却冷喝一声,让这件小事,不大不小的,刚好让整个大厅的人听到。

    林梦雅却只是站在一边,不发言,也不劝阻。

    “林二小姐,纵使您是王妃娘娘的亲姐妹,可是尊卑有别。二小姐又没有封诰在身,如此直呼王妃娘娘名讳,乃是对王妃娘娘大不敬!”

    龙天昱冷脸旁观这一场闹剧,怪不得,一大早上林梦雅就叫了自己身边的小德子去内室里密谋了好一阵,现在,小德子突然向林梦舞发难,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情?

    不由得,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丫头,机灵有余,可心计,却是差了许多。

    “我...我只是...”长这么大,林梦舞都只是活在母亲的宠溺中。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那张能言善辩的小嘴,也哑了三分。

    “公公何须生气,只是平常,她们俩个女孩家,在家里闹惯了的,这一时也忘了规矩,舞儿,快点给你姐姐道歉。”上官晴的语气温和,一双水眸里,含着几分慈爱。

    倒真的像是溺爱一双女儿的慈母,只是,林梦舞却咬着牙,一点想要低头的意思都没有。

    让她给那个小贱人低头,怎么可能?!

    林梦舞带着嫉妒跟愤恨的目光,差点要在林梦雅的身上,戳出一个洞来。

    什么昱王妃,说白了,都只是皇后姑妈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小德子,算了吧,都是本妃的自家姐妹。本妃相信,只是妹妹一时忘形而已。时候不早了,王爷还有事,母亲,妹妹,雅儿就不多叨扰了。”

    略一颔首,林梦雅就转身的离开了林家的大厅,龙天昱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仆从们,全部都跟在了那俩个人的身后。

    好一派皇家气场,可林梦舞跟上官晴,却只是跪送二人离开。

    “母亲,您看,那不是林梦雅院子里的如月么?怎么也混在里面了,我去把她叫回来——”林梦舞刚想起身,却被上官晴一把拽住,摇了摇头,双目之中,却似要喷出火来。

    冷笑一声,待昱王府的人,都消失在了林府的大门外,上官晴才拉着愤愤不平的林梦舞站了起来。

    “你们,都下去吧,只留下李妈妈在这里伺候。”下人们鱼贯而出,没有一个人,敢做半分的停留。

    屋子里,顿时只剩下了她们主仆三人。收敛起慈眉善目的表情,上官晴的表情,在下一秒,变得阴狠毒辣。

    “啪——”的一声,桌子上,那尊青玉琉璃花瓶,便已经在林梦舞的手中,变成了一堆碎片。

    “母亲,舞儿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对那个小贱人处处忍让!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昱王妃而已,您可是当今皇后的亲妹妹,身份尊贵犹在她之上,可今天她如此的作践女儿,您为何不训斥她!”

    委屈与不甘的泪水,从林梦舞的媚眼里流出,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哭得好不凄惨可怜。

    只是,上官晴,却只是看着自己的女儿,眸子里,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

    “舞儿,你可知今天林梦雅,为何会突然对你发难?”

    林梦舞眨了眨双眼,带着哭腔回答道:“还不是要耍她那王妃的威风,好让全林府的人都知道,她这个小人爬到了我的头上。”

    咬牙切齿的声音夹杂着彻骨的冷意,林梦舞恨不得亲手杀了那女人才解气。

    上官晴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摇了摇头,那女人肚子里爬出来,摇身一变都成了精明的昱王妃,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蠢笨至此?

    难道,是因为她从小就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中,所以,才没了跟林梦雅一较高下的手段么?

    皇位的争斗,本就是一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鏖战,若是舞儿还是这个心性的话,怕是,真的会斗不过林梦雅那丫头的。

    “她早就想要带走如月了,只是如月是我们林家的家生子,即便是她硬要了去,只要我们咬紧了牙关不放松,她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今天,她先是故意惹恼了你,让你失了礼数,后又假装饶恕了你。若是此时,她再带走如月,我却是阻拦不得,你明白么?”

    上官晴的话,不疾不徐,却让林梦舞止住了哭声。

    “母亲,您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那丫头,会有如此心机么?”林梦舞还是不肯相信,即便是变聪明了,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她们母女?

    上官晴却只是轻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道:“当年,她母亲,就是一个玩弄心机手段的高手,若不是——记得,以后,万不可再冲动了。林梦雅固然要除,但是,你却是要看重自己的名声。你,才是林家真正的嫡出大小姐,以后,是要做储妃的人,杀人不见血,方是上上之策,你可明白?”

    经过昨天那一次的失败,上官晴已经不再赞同由着林梦舞的性子来了。

    朝堂之上,必定会有一番血战,她,必须要为舞儿的前程,细心筹谋!

    马车上,宽敞车厢内,龙天昱侧在青玉软垫上,闭上眼睛假寐。

    没想到,林梦雅带了一个小丫头进来,许是她从小就用惯了的吧,只是,这二人凑在一起,便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小姐,你好厉害!居然让夫人都哑口无言,您看二小姐那张脸,这下子,她那流心院里的丫头,怕是要遭殃了!”如月无不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刚,她还以为,自己会被夫人押回去呢。

    可小姐,却只是让她放心大胆的跟在人群中走就是了。

    顿时,在如月的心中,林梦雅已经成了她崇拜敬仰的对象。

    “这些事,都是仰仗王爷才能达成的,你若是想谢,就谢王爷吧。”林梦雅手里捧着一本临安古籍,蜷缩在车厢内的一角。

    偷看着龙天昱,好像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才安了心。

    她早上耗费了三寸不烂之舌,威逼利诱都用上了才让小德子的答应了自己的事情。

    没想到,林梦舞跟她想的一样,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勾,这样配合的反派角色,连她都觉得顺利到异常。

    “可是小姐,您怎么就能料定,夫人不会拦住咱们呢?”如月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小脸充满了好奇。

    快手快脚的剥好了桔子,送给了林梦雅,可自家小姐的脸上,却只是挂着柔柔的笑容。

    小姐真是的,连她都没得一句真话!

    这马车,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变得如此的颠簸。

    不知为何,龙天昱的心头,却生出了一丝丝的怒火。

    马车虽然宽敞,但是他堂堂九尺男儿,只是斜卧,就占据了一大半的空间。

    而那丫头,却跟自己的婢女蜷缩在一角。

    视线,透过密密的睫毛挡住,仍旧是状似不经意的落在林梦雅的身上,却见那丫头,却是一脸的恬静淡然。

    她明明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却为何,总是带着看破一切的了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竟然连半分的慌张,都不曾从她的眸子里闪现过。

    似有若无的,他的脚尖,随着马车的颠簸,碰到了林梦雅的衣角。那丫头似有若无的,又缩了缩身体。

    这马车,今日怎会如此的狭窄压抑,连路,都凸凹不平了起来。

    “停车。”低沉的声音响起,马车戛然而停。

    龙天昱毫不犹豫的下了车厢,脑海里,却都是那一晚,与林梦雅的火热暧昧。

    他,哪怕是在药物的作用下,都不应该如此的方寸大乱。

    没有来的,生出了一股怒气,修长的身姿,已经大步的从长街上走远。

    “小姐,王爷这是怎么了?”如月歪了歪头,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看着外面的男人,她实在是不懂,刚刚明明还好好的嘛。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这马车太窄了吧。算了,你让车夫找一家最大的药铺去,我有些药要买。”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放弃了追上去询问的打算。

    这男人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她可不想去捅马蜂窝。

    况且,她自己的事还没解决完。

    手中的书,又翻过了一页,终于可以伸开腿来了。如月非常贴心的替她捶着腿,总算是缓解了那又麻又胀的感觉了。

    身上的余毒始终未清,要是由着那毒一点点的侵蚀自己的身体,恐怕不需要三年,自己就得跟天上那白胡子的老头去喝茶。

    “是,王妃娘娘。”

    大都,万药阁

    一大早,万药阁的掌柜,就站在二楼的小窗前看着长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

    眼角眉梢,满是得意的神色。

    在大都,人人都知道万药阁,只有他的万药阁,才有大晋最全的药材。

    甭管是千年人参,还是万年灵芝,只要客人能出得起钱,就能在万药阁找到自己需要的药材。

    远处,一辆乌篷马车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虽然不起眼,但是那车棚四角缀着的,却是——

    何况,这马车的前后,足有八位年轻的侍从护卫。恐怕,今天是有贵客盈门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