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听话的对手
    林梦雅从迷蒙的状态里回神,立刻爬到了角落里,小脸红到滴血。

    天啊,怪不得龙天昱会变成这个样子,敢情,都是因为*的作用。

    表情,顿时有了一些小小的古怪,话,可以乱说,但是药,可是千万不能乱吃啊!

    他这是,怎么了?

    龙天昱早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他早就已经不是青涩少年,当然知道,这撩人的火热来势汹汹,心头掠过一阵愤怒。

    敢对他下药,活的不耐烦了!

    “打晕我!”低沉的冷喝,龙天昱的眉头皱的死紧,只是一点春*药就想控左右他?妄想!

    “打...打晕你?”林梦雅的额头划出了黑线三条,打晕了?开什么玩笑!

    “你等着,我有办法帮你。”现在去找药已经来不及了,对了,还可以放血。

    林梦雅拔出了头上的一枚珍珠银钗,顿时,一头墨发如同月光般倾泻而下,落在肩头,更添几分娇羞的慵懒。

    龙天昱艰难的别过了头,许是药的作用吧,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看起来,竟然是分外的美艳动人。

    摇了摇头,他,这是在想些什么?

    把钗子放在火上细细的烤了烤,全当是消毒了。

    “忍着点,我要给你放一点血。”林梦雅拿过龙天昱的一只手,骨节分明的大手,上面还有常年练武留下的薄茧。

    这慑人的温度,从略微粗糙的皮肤上传来,林梦雅小心翼翼的在龙天昱的手指上扎了个小洞。

    顿时,那黝黑的血液,从伤口上流出。

    恼人的温度,渐渐的从身体上消失,龙天昱的头脑恢复了清明。

    “你怎么会知道解毒之法?”龙天昱蹙着眉头,对面前的丫头,疑惑又多了一重。

    “我...我...我从小就对药物很敏感,所以一些常用毒药的解法也很清楚。”头脑里转了转,林梦雅还是挑选了这个最容易被龙天昱接受的说法。

    毕竟,林家所有的仆人,都知道大小姐虽然天生痴傻,但是对药物,却有极为敏感的感应。

    若不是她有这样的天赋,恐怕,早就会死在继母的手中了。

    “你——没事了吧?”躲在床角,林梦雅却不敢跟龙天昱直视。

    龙天昱点了点头,径自走到了对面的贵妃榻上练功调息,瞬间,屋子里旖旎暧昧的气氛消不见了,倒是有了几分难言的尴尬。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过后,一直闭目养神的龙天昱,慢慢的睁开眼睛。

    某个无知无觉的女人,竟然已经在床榻上酣睡了过去。

    眼神微冷,一抹慑人的寒光闪过,好一个镇南侯林家,用的竟然都是如此卑鄙龌龊的手段!

    “夜,去查清楚。”龙天昱的声音低沉而冷魅,而窗外,却不知道何时,闪过了一条黑影。

    热闹的林府,此刻不知道有多少的阴谋落幕。

    朝阳升起,所有的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眨了眨眼睛,林梦雅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圆圆脸,大大的眼睛,还未长开的身量套在一件青色的麻布裙衫内,头上还梳着俩个圆圆的包子头。

    一边忙活着收拾锦帐,一边还偷偷的用手抹着泪。

    “如月,是你么?”脑海里,立刻蹦出了一个熟悉却陌生的名字。

    小丫头惊喜的看着床上的自家小姐,呀,小姐居然还认得自己!

    “小姐...不,现在应该叫您王妃娘娘了,如月好想你。”如月是跟着林梦雅一起长大的小丫头,虽然是府里的家生子,但是父母去世得早,又跟了一个不得势的主子,因此备受欺凌。

    “还是叫我小姐吧,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是情同姐妹。”如月非常意外的看着面前的小姐,这,真的是她家那个痴痴傻傻的大小姐么?

    瞧瞧那貌若天仙的容貌,举止端庄的气质,就算是二小姐,也是比之不上的。

    “小姐,”如月看着自家小姐,好像是下了一个什么决定,壮着胆子开口道:“小姐,请您带如月走吧。如月宁可在王府当一个粗使的丫头,也不想再在这里活受罪了!”

    话未落,俩行清泪,却已经潸然而下。

    在林梦雅的记忆中,如月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三等丫环,却处处维护着自己。

    自己出嫁,才几日的光景,人都瘦了一大圈。这一次,龙天昱跟自己,都没有中计,恐怕上官晴跟林梦舞,都是要气疯了。

    “好,你本来就应该是我的陪嫁丫头,我这就带你走。”王府虽然不如林府危机重重,可她,总归是需要一个知根知底的贴心人。

    如月千恩万谢的磕了头,又忙前忙后的给林梦雅梳妆打扮。

    “昱王爷到——昱王妃到——”内侍尖细的唱喝声,在林家的大厅外响起。

    折腾了一夜的林梦舞与上官晴,脸上却不得不带着勉强的笑容,看着那缓步进入的一对璧人。

    只见昱王爷脸色虽然冷峻,却俊美如同天神下凡。王妃却是眼角含笑,更显绝色倾城之姿。

    顿时,林梦舞咬碎了银牙,为何,那小贱人却能坐拥天下一切的美好?

    “寒舍简陋,怕是怠慢了王爷王妃,还请恕罪。”比起林梦舞几乎克制不住的狰狞神色,上官晴倒是老谋深算。

    完全看不出有失败后的恼羞成怒,反而,倒是一脸的谦逊温和。

    演技不错,就是手段差了点。

    林梦雅默默的在心里点评,可表面,却装出了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迎了上去。

    “母亲说的哪里话,这林府,少说本妃也住了十几年了,自己家里,哪有什么不习惯的。只是,几天没回来,雅蝶小筑的蚊子多了些,扰人清梦不说,还着实让人觉得厌烦。”林梦雅轻轻巧巧的给了对方一个软钉子,可在场的,除了她们四人,谁也不懂这其中的关窍。

    “林梦雅,你——”被人戏称成了蚊子,心高气傲的林梦舞哪里忍得住。

    可话刚出口,就被上官晴拽了拽袖子。那粗鄙不堪的话,才咽下了肚子里。

    被人从屋子里扔了出来,若不是因为夜半无人,此刻,她已经成为了全林府的笑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