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现代版小姨子的诱惑
    林梦雅只是带着恬淡的笑容,看着态度和蔼的林梦舞。

    在林府的时候,林梦舞对这个痴傻的姐姐动辄打骂不休。甚至还在上花轿的时候,塞给她一把淬了毒的枣子。

    其用心之毒,已经绝非是个未出闺阁的小姐所为了。

    况且,从刚进门到现在,林梦舞的视线,就一直黏在龙天昱的身上。

    这是要上演古代版的小姨子的诱惑么?可惜,龙天昱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傻到家的男人。

    “是么?我倒是也很想念妹妹跟母亲呢。”

    林梦雅皮笑肉不笑,真是讽刺,一个想要自己命的人。竟然还说什么想念,怕是巴不得自己死在花轿中吧。

    “王爷一路辛苦了,里面请吧。母亲已经在正院备好了香茗,还请王爷赏光。”

    林梦雅差点笑出声来,还说是想念自己了,分明就是想勾引她的丈夫了。

    她名义上的母亲,还站在那边点头浅笑。

    真是好一对母慈女孝的场景,只是,她却觉得特别的虚伪。

    只是,龙天昱却微微皱眉,并没有搭理那对母女,而是转头,贴在了林梦雅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我们去你以前生活的院子吧,我很好奇,你以前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

    好一个响亮的巴掌,林梦舞跟上官晴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的难看。

    林梦舞更是被仇恨跟嫉妒蒙蔽了双眼,那个死女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变美了一点点了么?

    当初,还不是让自己狠狠的踩在脚底!

    “好,对了。母亲,妹妹,那一天在花轿里,我似乎是晕过去了一下,可不知道为什么,醒过来以后,神智就恢复了。还望母亲将我的近况,转告给爹爹跟哥哥知道。梦雅就不麻烦二位了,王爷,这边请。”

    既然龙天昱已经给了那不要脸的母女俩一巴掌,她这个主角,怎么也得狠狠的补上一刀才算完。

    轻轻巧巧的说完,连语气,都带着她一贯的温柔天真,却正中了林梦舞跟上官晴的靶心。

    即使是用猜的,她也知道,那一对无耻的母女,肯定是要呕得吐血了。

    以为,这样就可以跟自己受过的侮辱相抵消了么?

    做梦!

    这,不过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母亲,你看看那个小贱人嚣张的样子!”

    内室内,林梦舞简直快要气疯了,一张艳丽的小脸,几乎因为气氛而变得极其的狰狞。

    没想到林梦不难不死不说,竟然连龙天昱都站在她的一边。

    “还不是那张脸惹下的祸,跟她母亲一样,都是个会诱惑人的妖精。”内室中,上官晴也撕下了自己虚伪的面具。

    风韵犹存的脸上,此刻却十分的难看。那张脸,本来她以为这辈子会消失在她世界中的脸,却再一次的重现了。

    还是以,让她根本无法接受跟相信的形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母亲,女儿才是真正的昱王妃,那个小贱人,是那个小贱人夺走了女儿的一切!母亲,母亲你要为女儿做主啊!”

    林梦舞扑在了上官晴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放心吧,我的舞儿,我会让你如愿的。娘亲没有得到的,你一定会得到!”

    上官晴下定了决心,这一次,绝对不会让那张脸,毁了她女儿的幸福。

    “李妈妈,这里是从宫里传出来和合散,你去放在给王爷沏的新茶里。”

    上官晴下定了决心,虽然皇后娘娘说,舞儿留着有大用。

    但她只有舞儿一个女儿,舞儿的幸福,比任何事情,都来的重要。

    “是,夫人。”

    看着慈眉善目的李妈妈,是上官晴的奶娘。

    随上官晴一起到了林家,这么多年,伤天害理的事儿也做了不少。

    此刻,什么都没问,就拿着那瓷白的玉瓶下去了。

    “舞儿,一会儿这药发了,你就去实现自己的愿望吧。”

    慈爱的抚摸着女儿的脸蛋,她的舞儿,她的掌上明珠。只要是舞儿想要得到的,她拼尽了一切,也要让女儿如愿。

    “谢谢娘亲,只是不知道,女儿该如何做呢?”

    抛弃了羞涩,林梦舞简直要快乐得飞起来了。

    只要真的跟龙天昱发生了关系,那么,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昱王的侧妃了。

    只要她进了王府,林梦雅那个小贱人,哪里还有容身之地?

    “傻丫头,你来,娘亲给你看样东西。”

    上官晴点了点女儿的额头,眸子里略过一丝的不舍。

    拉着女儿的手,去看了她的陪嫁。不一会儿的功夫,之间林梦舞红着一张俏脸,只是眼中,却多了三分期待了。

    “母亲放心,女儿一定会成为独一无二的昱王妃,那个小贱人,早晚会跟她的娘亲一样。看今天的情形,虽然她恢复如常了,可却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以后,我会跟她成为好姐妹的。”

    一丝狠戾,划过那张艳丽的脸蛋。

    她们能害林梦雅第一次,就能害她第二次!

    “这里,就是你从小到大住的院子么?”

    雅蝶小筑里面,龙天略微挑起了眉头。小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布置得很清雅。

    进去,就是一片小小的,用鹅卵石铺就的竹林小径。

    周围,种满了不知道名的小花。

    沿着小路一直走,一座二层的绣楼,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嗯,听爹爹讲,这是年轻亲自给我设计的院子。雅蝶小筑,也是我娘取的。”

    点了点头,林梦雅无比怀念的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来。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好像是来了几千次,几万次那样。

    甚至,她都能够说出,每一块石头下面,会有什么样的小虫子。

    “你好像,很舍不得这里?”

    最后的一点疑心也会排除了,龙天昱看着面前的女人。

    如果,她只假冒的林小姐的话,是不可能对这个小院子,有那么深的感情的。

    只有曾经生活在这里,并且对这里感情深厚的人,才会露出那样的流连的态度。

    走到了院子里的一个小亭子里,虽然,那斑驳的红漆,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林梦雅却并不嫌弃,坐在那里,看向尖尖的亭子顶端。

    “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爹爹按照娘的意愿,给我造了这个雅蝶小筑。这庭上的蝴蝶,是哥哥亲手画的。我小时候天天吵着要蝴蝶,哥哥怕我难过,只好在这亭子上面,画了一百只蝴蝶。”

    那些栩栩如生的蝴蝶,在风雨的侵袭下,大部分都模糊了。

    林梦雅却看得认真,那是一个并不强壮的哥哥,对妹妹的宠爱与维护。

    这份感情,不会随着时间而变淡。

    也许,这也是痴傻的林梦雅,之所以会活的如此快乐的原因吧。

    “你哥哥,倒是有心了。我小时候,大哥,也经常偷偷的带我去宫外。后来,被母妃发现了,还是大哥跪在母妃面前替我求的情。”

    龙天昱,像是被触动了。

    站在亭子外,回想起了以为早就忘记的曾经。

    那时候,他们还不懂皇位之争,也不懂得争权夺利。

    可生在帝王之家,又有几个,是真情实意的呢?

    还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谋划人心。

    “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绣楼吧,后面是一片小小的水坊。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水车的声音。”

    林梦雅像是一只快乐的蝶,下意识的拉住了龙天昱的手,急于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给这个男人看。

    那双柔软细腻的小手,不仅仅抓在了龙天昱的手上,更像是在他的心头,柔柔的抓了一把。

    脸上的表情,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柔和了几分。

    到底,他跟林梦雅,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的。

    整整一天的时间,林梦雅就像是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跟龙天昱说着雅蝶小筑的趣闻。

    大部分时间,龙天昱都是静静的听着。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只是一个小院子,竟然能承载不少的欢乐。

    可他也间接的弄清楚了,其实,林梦雅只是林家表面上的嫡出大小姐。

    真正意义上,林梦舞这个二小姐,要比林梦雅风光得多。

    心头,不由得涌上了一分心疼。

    能这这种坏境中生存,却还是笑得如此灿烂的少女,绝对不会是皇后那边的细作!

    玩了一天,林梦雅晚上,跟龙天昱,就在雅蝶小筑中歇下了。

    没想到,掌灯时间,却等来一位不速之客。

    “王爷第一次来咱们府里,怕是有些不习惯吧?”

    笑容可掬的上官晴,只带了李妈妈一人,提着食盒来到了雅蝶小筑。

    因为她平日的苛刻,所以雅蝶小筑并没有小厨房。

    而龙天昱竟然非常不给面子的,只跟林梦雅在小楼里用餐。所以上官晴只好亲自前往,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林梦舞以后的幸福的。

    “还好。”

    对于这种不请自来的多余之人,龙天昱向来的回答是非常的简短的。

    甚至,除了林梦雅以外,这府里的任何人,他都没什么兴趣应付。

    “都是下人们一时疏忽,让王爷跟王妃见笑了。这是我院子里的小厨房做的一些点心,要是夜里觉得饿了,吃上一些也是好的。”

    龙天昱看都没看一眼,反而目光只是集中在手中的一只纸鸢之上。

    听林梦雅说,这是她五岁的时候,自己做的纸鸢。

    即使保存得非常的完好,可还是有些破破烂烂的了。

    但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能够做出这样的东西,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后来,又变得痴痴傻傻了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