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回门交锋
    可在摇晃的轿子里,林梦雅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镇南侯林家,是一个痛苦与幸福并存的地方。

    父亲的疼爱,哥哥的娇宠,是这个痴傻少女唯一的羁绊。

    可每次,当常年在外征战的父亲和哥哥离开的时候,就是林梦雅痛苦的开始。

    伪善的继母,狠毒的妹妹,都会折磨这个可怜无辜的少女。

    既然如此,那她这个重新活过来的林梦雅,更应该让那些恶人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盯着自己纤细的指尖,林梦雅突然妩媚的笑了。

    不如,就从那个给自己毒枣的妹妹开始吧!

    镇南侯府,所有人,都忙里忙外的张罗着大小姐回门的各项事宜。

    内堂里,镇南侯夫人,正端坐在正位之上。

    侯爷夫人虽是继室,但出身名门。是当今皇后的胞妹,容貌虽然不如其亲姐,但在多年的名门生活里,也养出了雍容尊贵的仪态。

    身为林梦雅名义上的嫡母,此刻,她也穿了一件暗红色的百蝶衣,珠翠满头,却少了几分其亲姐的大气尊贵。

    此刻,那葱白的玉手,正翻看昱王府送来的回门典仪。

    精明的眸子,划过一丝的得意。

    看她多会精打细算,一个疯疯癫癫的赔钱货,却换来了不少的利益。到底是姐姐会谋划,想必,那疯货早就被扔到乱葬岗去了吧?

    正好,今日的回门,也是办给侯爷看的。

    到时候过了时辰,新娘子却没回来。依侯爷跟那个野种的脾气,必定会打上门去的。

    而自己跟皇后,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

    “母亲!母亲,您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账本!”

    一个穿着紫衣的娇俏少女,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上官晴抬眸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立刻眉开眼笑的拉过了女儿的手,仔细的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何事如此惊慌?看你,慌慌张张的,没个千金小姐的样了。”

    “母亲,你刚从佛堂里出来。难道没人跟你说,林梦雅那小蹄子,根本就没死么?”

    少女名为林梦舞,正是林梦雅同父异母的妹妹。

    比起林梦雅的较弱妩媚,林梦舞更多了几分艳丽娇俏。只是此刻,这平常万众瞩目的少女,却多了几份的懊悔惊慌。

    “什么?林梦雅没死?为什么没人来告诉我!”

    暗暗吃了一惊的上官晴,也跟自己的女儿一个反应。

    自林梦雅出嫁那一日起,她就以舍不得女儿出嫁,躲在佛堂里做戏给外人看。

    却没有想到,今日刚刚从佛堂出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没错,这蹄子运气真好,想必是因为那些枣子不合她的胃口所以没吃。这两日,我两次三番的想要求见母亲,都被那些人给挡了回来。您的心腹,都在佛堂里,这件事,我又不能对别人言明,母亲,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相比女儿的惊慌,上官晴却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

    心思百转间,上官晴却摸了摸女儿娇嫩的脸蛋。

    “无妨,那傻子即使是没死,也注定会被昱王厌弃。你切莫自乱阵脚,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母亲的话,让林梦舞冷静了下来。

    转念一想,今天,那傻子说不定会回门来的。成了昱王妃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人事不通,到时候自己再略施小计,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

    那昱王,也肯定会更厌恶她的。

    心头,划过一条条毒计,林梦雅早晚会在这个世上消失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