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皇子深沉
    太子笑看褚肆和舒锦意,有几分的戏谑。

    舒锦意冷眸淡淡睇过来,看着太子不着调的笑意,总觉得太子是在挑衅他们的忍耐力。

    “太子殿下,二十三皇子还小,这种事情还是少让他看为好。免得将来有一天,教坏了,难过的会是谁可就不一定了。”

    兔子急了也会跳起来咬人,更何况是人。

    姬无阙不缺那点机会。

    太子若是再咄咄逼人,无中生有,舒锦意不介意让太子知道姬无阙也不是软泥捏的。

    太子分明对姬无阙起了别的心思。

    姬无墉听到舒锦意的话,他看向了褚肆。

    男人的事,由女人过来插手,就算这个男人再爱她也不可能不介意。

    可观褚肆的眼神,并不介意舒锦意那般做。

    姬无墉知道褚肆对墨缄非一般的感情,他一直以为褚肆不会再爱上别人,没想到有一天会爱上他自己的妻子。

    现在竟然让她站出来,越过了他说出这种如同威胁的话。

    是褚肆授意还是舒锦意自己的意思?

    褚肆看过来的眼神很淡,没有一丝的波动。

    有一种舒锦意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作势,让姬无墉蹙紧了眉。

    “褚相也是这么认为?”

    “二十三皇子还小,太子殿下要教也该慢慢来,过猛反而适得其反,”褚肆面色有几分凝重的看着太子,又道:“有些事,也不能操之过急,太子心里揣着明白就好。”

    “还是褚相懂得说服人,”太子深深看向舒锦意,有几分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能够让褚相做到这份上的人,丞相夫人是第二人。”

    至于这第一人,就另有其人了。

    舒锦意柳眉一皱,自然明白太子想要说什么。

    沉着脸看着笑眯眯的太子,一句话也没说。

    看到如此镇定的舒锦意,到让太子意外。

    “太子殿下还是回去办正事吧,毕竟这种时候意外很容易发生,”舒锦意明白太子的意思,褚肆哪里不明的原因。

    看到褚肆沉下脸,太子满意地笑了。

    “既然褚相在此,本宫就将小二十三交给你了,”说罢,一晃一晃间冲这里面的女人们摆手,然后他们都跟着退了出去。

    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人,其中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褚肆,姬无墉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褚相,本殿不想与太子皇兄争,”姬无阙抬着脑袋,一脸认真的对褚肆说。

    褚肆压下视线,看着他,点头,“你没必要争这些。”

    姬无阙灿烂一笑,白白的牙似闪着光,“褚相会替我劝劝太子皇兄的对不对?他以为我会和他争皇位,我说的话,他不相信。其实我明白,他只是觉得褚相对我好,所以才会以为褚肆会倒戈向我,从而夺走他的皇位。”

    莫看姬无阙年纪小,懂的事情却比别人多。

    甚至是比一般的成年人还要看得明白。

    这样的皇子,若将来一日成为帝王,只有没有走歪必然是位好皇帝!

    舒锦意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寄浅的影子,不由心中一叹,“二十三皇子能够这样想也好,将来将吃些苦头。”

    “丞相夫人也懂得这些!”姬无阙笑着望过来。

    舒锦意笑笑,“二十三殿下的母亲我曾也……”说到这,舒锦意就住了口。

    姬无阙眨眨眼,正想要听下文,舒锦意却是不说了,转而看向褚肆。

    “臣送二十三殿下回宫。”

    “我的人在外面等着,就不麻烦褚相了,”姬无阙小手一摆,彼有一种大丈夫的错觉。

    还真是人小鬼大!

    “那臣就安排几个人护送殿下回宫。”

    “如此也好。”姬无阙点点头,走出两步,突然又回头笑嘻嘻地道:“其实我并不怕太子皇兄动手,他敢,我也有法子让他……”生不如死!

    后几字,姬无阙未说出来,可那笑容却说明了他也不是泥捏的。

    有太后在背后,他难道还怕太子不成?

    姬无阙什么都没有了,而太子却有在意的人,这就是区别。

    两人目送姬无阙离开,站在门前久久之后才对视上。

    舒锦意的眼神幽幽沉沉,“太子还是想杀二十三皇子。”

    “可他也不是一般的孩子,”褚肆说。

    对于姬无阙的那句话,褚肆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意外。

    或者说,在他的意料之中。

    想想二十三皇子那孩子气却又充满戾气的话,舒锦意摇头无声一笑:“你说得没错,他不是一般的孩子。”

    在宫里长大的孩子,没有一个心眼,就算有太后的相护,也不可能活得长久。

    没有本事,也无法博得太后的喜爱。

    总而言之,姬无阙也不是泥捏的,有他自己的个性。

    “若这孩子想争,太子未必争得过。”

    舒锦意的话一落,就引得褚肆看过来。

    “怎么了?我有说错了?”

    褚肆道:“你没说错,只是太小看了太子罢了。”

    舒锦意皱眉,“这些皇室子弟,没一个简单的。”

    自己可不就是被姬无舟耍得团团转吗?舒锦意苦涩笑了笑,迎着微风而立,“褚肆,幸好有你!”

    她上辈子到底是修了多少的福气,今世才得他的爱。

    每每想到这个人为了她做那么多,隐忍了这么久,舒锦意就觉得心疼又心甜。

    褚肆看过来的神情柔和深情,“这个幸好,也由我说。”

    “先回府吧,太子那儿,你还是多留意吧。无阙虽然心智高,可这并不能说明他能事事顺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太子也不是善茬,该防的还是要防着。

    太子从月中楼出来后,就沉了张脸,太监公公早就在后门等着了,见到太子出来赶紧上来,急急道:“殿下,钱大人找您。”

    “哦?”姬无墉黑眸一眯。

    “说是急事,还请太子殿下赶紧回府见一见。”

    “走吧,”太子没有耽误时间,摆手让车夫驾车回府。

    刚回到太子府,远远的就看到站在门前的钱君显。

    钱君显赶紧下台阶,行礼:“下官拜见太子殿下。”

    “钱大人免礼吧,也不知是什么急事,让钱大人如此匆匆而来。”

    太子一边下马车,一边掸去身上的灰尘,幽沉的眼眸看向钱君显。

    钱君显摆手,忙道:“还请太子里边屋里说话。”

    太子没多问,迈开长腿就进了太子府,屏退了左右,两人就站在屋里面对面:“现在可以说了吧。”

    “南祭司已查到是下官所为,不用多久,就会查到太子殿下这边来。”

    太子眼眸眯成一线,危险又森冷,“既是如此,那就想法子除了她,想必父皇会很支持本宫这么做。”

    一股子的邪戾的气息涌出,将太子整个人罩了起来。

    钱君显闻言一时就愣住了,“太子殿下?”

    那可是南祭司!

    太子笑着回头看他:“钱大人,莫要大惊小怪,南部之事早就是皇室的隐忧,不过是一直没有法子罢了。”

    “就算是这样,可太子殿下此时还尚未做好眼下,最好还是不要再生事端了。能躲着便躲着,此事,臣愿意一人来担。”

    听到钱君显的话,太子笑出一声,看他的眼神变得深沉,脸上却是笑着的。

    这样的太子,实在叫人心底发寒。

    钱君显也不是什么善茬,平静的回视太子。

    “难得钱大人有这样的心,本宫真该好好谢谢钱大人了。”

    话里分明不是那么回事。

    事情本就是钱君显起的头,一句话,却成了他与太子合谋了。

    甚至是有一种太子安排他这样做的意思了。

    钱君显,果然是墨家选中的女婿。

    不简单啊。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

    “本宫派出去的人与贤王府的人周旋,就不给钱大人另派人了。后面的行事,钱大人自己看着办吧。如此,可有什么问题?”

    太子也不是傻子。

    钱君显点头,并没有因此而生气。

    反而让人有一种他应该这般做的感觉。

    钱君显走了很久,太子仍旧坐在屋中,沉着一张脸,面对着门外的景。

    直到有人过来汇报,他才回过神来。

    “殿下,是贤王侧妃的消息……”来人小心翼翼的说。

    姬无墉立即站了起来,神色彼有几分的焦急与紧张,“快说。”

    “近日来,她米粒未近,太医进了好几趟都没有起色。”

    “废物!”太子厉色一喝,吓得那人不敢作声。

    “太子殿下,”外面一道清越的声音传进来,太子黑沉的脸并没有缓下来,看向走进来的太子妃。

    他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妾身知道太子殿下最近忧心外面,身体一定有亏,特地给太子殿下弄了一些营养羹汤。”

    太子妃微笑着从丫鬟的手中端过营养羹,送到了太子面前。

    太子接过,放到桌上,道:“这边还有事,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先回屋。”

    太子妃张了张唇,想说的话对上太子沉沉的黑眸,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得出来,抿了抿唇,点头道:“是,妾身先退下去。”

    太子摆摆手,示意她快退出去。

    太子妃捏着粉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身边嬷嬷看着于心不忍。

    太子的心思从来没在太子妃身上过,他们都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做为太子妃,连一个别的女人都比不上,何等的心酸。

    即使不甘又能如何?

    那个女人已经是贤王的侧妃了,是太子的嫂嫂。

    就算再惦记也不可能有结果。

    李满华此时又一病不起,不吃不喝,着实让太子精神受到了一翻的折磨,再加上皇位的事,太子被压抑得性子变得更加的扭曲了起来。

    有些东西,盈满了,正等着一个时机暴发出来。

    太子不放心,又偷偷的跑去了贤王府。

    手底下的人到底没有让他去冒险,只是在外围转悠几圈。

    一个不留神,还是让他溜了进去。

    贤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太子为了一个女人,连智商都丢了,正中贤王下怀。

    等褚肆得到消息,太子已经被押到了皇帝的面前,又被皇帝言语俱厉的骂了一通,贤王一副受到污辱的站在前面,始终一句话也没说。

    看着贤王这般,大家到是同情起了贤王。

    太子殿下实在太胡来了,连自己的嫂子也敢出那种事……

    实在是皇室之耻!

    太子沉着脸伏在大殿前,褚肆进殿,看到的就是眼前这幕。

    对于太子这事,褚肆保持了沉默。

    明知有所不能为,他还是做了。

    那么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殿中无人替太子说话,一时间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太子被禁足了,也卸了他最近好不容易拢到手的职权。

    牺牲这些能够见到李满华一面,姬无墉觉得值。

    身为皇室人,无法与爱的人相守,是一种悲哀。

    在他做好不要皇位之时,有人却不如他的愿。

    为了更快的夺回她,他可以不择手段。

    只有坐上了那个位置,他才能夺回李满华。

    太子被禁足,贤王得利。

    贤王很乐意用用李满华,捏住太子这个软助,还有什么可愁的。

    褚肆入府,走进翠恫阁,看到正逗着女儿的舒锦意。

    望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褚肆一双眼微微弯了起来,似是想笑。

    舒锦意感受到他的视线,抬头与他深幽的眼对上。

    “回来了。”

    “嗯。”

    应声间已经走了进来。

    舒锦意将笑呵呵的女儿抱了起来,送到他的手中。

    褚肆已经学会了抱孩子,手上的动作也没有那么冷硬了,孩子呆在他的怀里,也觉得舒服了不少。

    此时她正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褚肆看向女儿的眼神亦是柔软的。

    舒锦意眼睛笑眯了。

    这样的褚肆,才会让她觉得有些人的味道。

    除了对她外,褚肆都是冷冰冰的,一副公事公办的冷酷。

    与谁都不会太亲近,导致他的性子冷了下来。

    现在有个女儿在,让他体味着做父亲的感觉,将他最柔软的一部分展现出来。

    看着他认真逗女儿的画面,舒锦意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欣赏着美男哄孩子的画面,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

    褚肆的大手握着那只肉肉的小手,父女俩大眼对小眼,两人的眼,出奇的相似,又是那般的不同。

    却很契合!

    任谁都不会怀疑这不是褚肆的女儿。

    刘氏说孩子像极了褚肆的小时候。

    褚肆侧眸看过来,里面柔软如水的东西一下子击到了舒锦意,心,猛地一跳。

    那瞬间,舒锦意连眼都没敢眨,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这个不一样的男人。

    眼里慢慢蕴起一抹甜蜜的笑意,一家三口就在这安静又温馨的空间里静静相处,只觉得这个午后,特别的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