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太子出事(1更)
    在褚肆与舒锦意策马在皇家围场之时,太子已经领着人进了贤王府。

    贤王皮笑肉不笑的将人请进府,两兄弟你来我往间,尽是暗话。

    太子越是显得在乎李满华,贤王越是有办法制住他。

    半柱香后。

    姬无墉从贤王府出来,双手箍紧,咯咯发响。

    心头怒火噌噌往上冒,姬无墉听着身边的人汇报,眼目冰冷骇人。

    杀意翻卷在眼目里。

    被他生生压制住!

    “姬无谌!”

    一字一顿的将他的名字嚼出来。

    姬无谌是故意让自己的人过去,是故意让他知道她过得如何。

    “殿下,李……她的境况如何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眼下,还是好好把握住机会,将能捏的权势往手里攥。”

    侍卫忍不住劝说着隐隐冒出杀意的姬无墉。

    姬无墉霍地转过身来,视线冷冷刮着侍卫。

    侍卫被盯得身体一僵,心中打着寒战。

    姬无墉阴测测道:“既然他姬无谌这么本事让本宫的女人受苦,那他的妻儿也别想好过,得加把火才行。”

    那一瞬间的阴冷溢出眼眶。

    跟在身侧的侍卫冷冷打了一个寒战。

    “回府……”姬无墉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贤王府到底不是他能完全控制住的地方,得再从其他的地方想办法。

    能让李满华过得好,他不在意用别的方式。

    可现在她过得不好……还受到了污辱。

    这口气,绝对不能容忍。

    “等等,替本宫查查褚相在何处,”太子抬抬手,身后的人立即就去。

    ……

    褚肆带着舒锦意深入小林内,天气突变,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两人纵然速度再快,还是被淋成了个落汤鸡!

    在雨中,褚肆小心策着马往回赶,一边将她压到怀里,挡住了风雨。

    好不容易抵达了这边的院子,那儿却早挤满了王臣贵公子。

    看到雨中有马匹匆匆往这儿过来,大家不由抬目看去。

    他们多数认得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不敢造次,纷纷行礼。

    褚肆抱起舒锦意,盖住了她狼狈的模样,冰冷的眼神一扫,众人不敢多看一眼,纷纷低下头颅。

    等这边的人替他们夫妻二人安排了房间,身后的人才小声交谈了起来。

    “可是丞相夫人?”

    “进林子的时候不小心瞥过一眼,那女子秀丽无双,定然是了。”

    “小些声,这样的话是你能说的吗?”

    有人小声提醒刚才出声的人。

    后面的人也知道褚肆的厉害,对于二人也没敢嚼舌根。

    现下这雨下得大,也不知道何时会停。

    舒锦意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皇家围场余留下来的衣裳,因为平常时来这边走动的公主和贵女们到是不少。

    因此有些女人的东西也会有备有。

    干干净净的出来,褚肆已经让人拿了大火盆放在外间屋子。

    而在厅内,似乎有客人在。

    隐约的听到褚肆与人交谈的声音,显然是前面那群游玩的公子们。

    舒锦意坐在火盆前,侧耳听着褚肆以上位者的姿态考人功课的正经声音,嘴角不由微勾。

    享受的靠在椅子里,耳边听着外间的声响。

    因为都是一些年轻人,那些贵门子弟多数是十几岁的年纪,对于这位年轻的丞相,到是想巴结又惧。

    有了前面大胆的人开了头,后面的人就不甘示弱,纷纷进门来见礼。

    然后跟着一起讨论起国之大事,又侃侃而谈当今的龙安关事宜等。

    见解各种。

    褚肆始终一点情绪也没透露,对于大家的见解,也只是微微点,面无表情的。

    也不说谁对谁错,更没有首肯谁的见解。

    舒锦意听得差不多了,发都已经被烤干了,外面那些人还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

    难得褚肆这么有耐心坐下来与这些人聊起天。

    出乎了舒锦意的意料,外面的那些人见传闻中的褚相如此近人情,一个个高兴坏了。

    传闻也不能尽信嘛。

    真是误人。

    舒锦意收拾了收拾,外面的雨一直下个不停,夜幕也渐渐降临。

    褚肆湿了一身,一直坐在外面与人说话,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舒锦意不由懊恼,起身走了出去。

    舒锦意一出来,外面的声音瞬间就止住了。

    虽说舒锦意算不得倾国倾城,却也是清丽秀雅,莫可逼视,洁若冰雪,气质更是有一种超尘脱俗之感。

    望出来的眼波剔透,眉眼难拭温柔,“相爷淋湿了一身,也早该换身干净的衣裳了。你们有什么话,等他得了空再过来。”

    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褚肆的跟前。

    素衫不掩隽秀,细语悠悠。

    十几岁的少年郎们竟有瞬间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垂首间又偷偷扫视,跟着行了礼。

    “见过夫人!”

    舒锦意含笑颔首,看向其中一人,那眼神幽幽深深,一时慑人魂。

    “尔等的见解,我也听入了耳,甚好。”

    众少年面面相觑。

    原本因为这些少年人投来的眼神不悦的褚肆,听到舒锦意的手就起了身,神色温柔的看着舒锦意,冲他们道:“能得夫人一赞,胜读十年书卷!”

    “谢夫人妙赞。”

    众人反应过来,连忙道谢。

    舒锦意暗瞪了褚肆一眼,“你们且去吧,相爷还是赶紧进屋去换下这身湿衣裳吧。”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耽误褚肆的时间,赶紧告退。

    人退完了出去,屋里就静了下来。

    “你在他们面前胡说什么?”

    “为夫还未曾得夫人一赞,他们难道不该荣幸?”

    褚肆强词夺理。

    舒锦意无奈,“你怎么有了耐心与他们说这些?”

    “有何意外?”褚肆不解。

    难道在别人的眼里,他就不该这样与人交谈?

    舒锦意嘴角微抽,不理人了,“你进屋去洗一洗,我就在这儿。”

    褚肆没耽误,走进里屋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舒锦意站到门前,望着哗啦啦的雨势。

    看着泼天的黑暗,这让舒锦意想到了一张狰狞的大口。

    一张嘴,就能将他们所有人嘶咬住。

    谁也逃不掉。

    “哒哒!”

    外边走道突然传来急躁的声音。

    “爷,太子殿下出事了……”徐青的声音未落,就看见负手立在门前的舒锦意。

    一道闪电劈下来,将舒锦意纤瘦的身影斜拉长出去,乍眼看过去,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少夫人……”

    “太子出什么事了。”舒锦意知道在过来之前,太子去了贤王府。

    不用问,又是为了李满华的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