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透露身份(1更)
    “少夫人,到了。”

    白婉掀起帘子,露出舒锦意的面容。

    舒锦意从里边出来,一眼就看到前面穿着黑衣的男人。

    抬抬手,白婉面露忧色的退到后面。

    舒锦意走到前面,首先开口:“你给钱大人送过去的东西,并未奏效。皇上,对墨家军和墨家的倾倒,是有意好,无意罢,现在也算是看得清楚了。”

    黑衣男子正是那无名的死士领头。

    此时他正用更复杂的眼神看着舒锦意,或许之前在狩猎场是恍惚,那么那天晚上在钱府门外的一幕呢?

    如此想似的枪法,又是说明了什么?

    “丞相夫人的意思呢?接下来该如何做?我等定竭尽所能!”

    黑衣男子恭敬道。

    此刻,就算别人说他疯了也罢,他就是觉得这个人就是他所想的那个人。

    “去龙安关吧,从什么地方跌下来,就从什么地方爬起来。我有一件事交待你去做,或许这会让你失掉性命,你可敢。”

    舒锦意双目深深沉沉看着他。

    男子抬着黑又沉的墨眸,压下来静静与舒锦意对视,很久很久,没有回答她的话。

    舒锦意没催促,只是在等他的答案。

    “属下……能信您吗?”男子慢慢压下头颅,哑声说。

    他说属下,不是我。

    舒锦意勾了勾唇,突然伸手,平放,握起,以拳头轻砸在他的心脏位置上。

    不重不轻。

    却震得男子倏忽抬起头,那双眼,深得像夜,还有一些让人读不懂的情绪在翻搅。

    舒锦意手没离开,而是就着他的心脏口一翻,张开手,白皙的手掌心上有一块纸条。

    男子颤着手接过,摊开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记下了就消毁吧,东西拿到,除了我之外……如若褚肆问起,你且如实说就是。我二人,已不分彼此。”

    “我姓墨。”

    男子抬起头,双目透出灼灼光华。

    舒锦意一愣,唇边有隐不住的笑意,声音悠远,“墨悬。”

    男子倏忽落跪,重重抱着拳头,身躯却是颤抖的。

    那一刻,他尽可的敛住自己的神情。

    舒锦意白皙的手一伸,拿住他抱在一起的拳头。

    叫墨悬的男子起身,那双眼直勾勾盯着舒锦意。

    “既然随了墨姓,这件事交给你去办,我很放心。”

    您尽可的放心,多年以前您赐与我姓,我已经注定是您的人。

    不管是人是鬼。

    男子深邃的眼迸射出一种叫情感的东西,只是很快,又瞥开了。

    当年,他只是一个被少年自悬崖救起的杀手。

    从她赐予自己墨姓的那一刻,他就永生永世是将军的人。

    舒锦意道:“你不意外。”

    “不管什么时候,我效忠的人始终只有一个。”

    他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说。

    舒锦意说:“去吧。”

    “是。”

    男子转身间往她的身后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舒锦意看着他消失在寒风中,身后传来白婉吓了一跳的声音:“相爷!”

    舒锦意回头看过来。

    褚肆大步从后面走过来,那张脸实在称不上好看,还很臭。

    刚才舒锦意对那个男人的举动太亲密,他嫉妒!

    挑了挑眉的舒锦意眯起眼:“你一直跟着我。”

    “不想让我看到?”褚肆的声音有点低沉,脸色更加难看。

    舒锦意不知道他从哪里误解了自己的话,瞥了他一眼,“我不过是交待他做事。”

    “他对你很特别。”

    因为舒锦意总是将最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做,如果褚肆知道舒锦意给他一个墨姓,怕是要打翻醋坛子不可。

    舒锦意余光觑见他神情,不由觉得好笑,“确实是特别的属下。”

    瞅着舒锦意,褚肆听到“属下”两字,面色才缓和了一下。

    下刻,又变脸。

    “他看你的眼神不一般。”

    那人虽是死士,却一直跟在舒锦意的身边数十年。

    即使离得远,刚才那男人看舒锦意的眼神还是让他觉得不安。

    舒锦意按了按脑仁:“你当我是金子,谁看见了都爱上。”

    “你便就是他们眼中的金子。”

    “他们?”他还误会了谁?

    褚肆拧拧眉:“以后,和他保持着距离为好,你也是有夫之妇的人了。”

    舒锦意眉心一跳。

    他没完了。

    不过……

    听褚肆这话,舒锦意才想起刚才男子的神情不太对。

    那种眼神似乎在哪里见过。

    难道说……他发现什么了。

    舒锦意对着黑衣男子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了起来。

    “就是为了出来见这个人,所以才说谎要去江府。”

    先是一个江朔,现在又是属下。

    显然,这个属下更让褚肆觉得有危机感。

    “……”

    舒锦意淡淡道:“我现在就去江府走一趟,褚相爷要一起吗?”

    褚肆也知道自己有点胡闹,可看到她身边一个跟着一个出现,他不安。

    而且,刚才那男人看舒锦意的眼神,分明是看出了舒锦意就是墨缄,或者已经怀疑了。

    舒锦意行事虽然有意隐瞒,可是一些小细节和平常时的一些习惯露在以前在意的人前,很容易暴露。

    江朔是一个,刚才那个男人更是另外一个。

    而且更危险。

    做为死士,与墨缄可以说日夜相伴了,只是一个在暗,一个在明。

    除了墨缄出征的那段时间将人留下来外。

    褚肆在想,在墨缄的死讯传进来的时候,那个死士必然是去过了龙安关。

    否则怎么会在最后舒锦意召唤了才出现。

    “你要做的事我也可以替你完成。”

    “我交待他去龙安关取些东西,”舒锦意对着寒风口,慢声说。

    褚肆一怔,没想到她会直接告诉他派那个人离开的目的。

    “是那些东西,”褚肆眼眸一沉。

    “是,”舒锦意道。

    褚肆凝注的目光深深投了过来。

    浓黑的眉毛敛到一处,放在袖下的手也因为握得过紧露出隐隐青色。

    舒锦意抬头望过来,神色凝重,眼睛一眨不眨。

    褚肆注意着她,慢慢沉声开口:“是因为皇上吗。你想让他知道墨家军也不是好惹的,即使是分散了出去。”

    这话说得委实有点大逆不道。

    舒锦意眼神变得深了些,启唇道:“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