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赐婚褚肆(1更)
    “臣只悦家中妻内。”

    褚肆直接断皇上初始的念头。

    可惜,皇帝压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也没想着要放过沈淳儿离开。

    “朕就替你做个主,将沈淳儿赐予你做平妻。”皇帝不等褚肆再次说话,平抬起手,慢声又不容拒绝说:“沈淳儿身份相当,与你家中的妻子平起平坐,也是对得起她了。此事,就这般决定了。”

    “皇上,臣……”

    “褚爱卿,”皇帝的声音徒然冷了下来:“可是对朕的决定不满意?”

    若是他人,必然心中惴惴。

    “褚相,不要以为朕对你百般的容忍,就想着使强硬无赖手段拒绝朕的谕意。”

    不等褚肆说话,皇帝清清冷冷的声音泄了出来。

    这话中隐含着迫压,他是皇帝,乾国之主。

    君让臣死不得不死,赐你婚事,就该授命!

    褚肆将指甲扣入掌心,勉强道:“臣谢主隆恩。”

    皇帝放下手中折子,凝视他须臾,点头道:“沈淳儿年纪不小了,择近期完婚。”

    褚肆却缓声道:“并非臣不愿娶,只是,皇上可询问过南部祭司的意思?”

    皇帝容色一僵。

    胸臆热浪腾翻,很快就压制而下,眉头一皱,沉声道:“朕下旨,谁也不敢不从。”

    “是,”褚肆恭敬朝后退一步,躬身谢礼,“臣遵旨!”

    不是领旨而是遵旨。

    皇帝摆手,“下去吧。”

    褚肆告退。

    皇帝捏着绣黄的绵,眉头紧琐。

    沈淳儿现在的身份是个麻烦,褚肆虽然接下旨,可依皇帝对褚肆的了解,必然不会这么顺了意。

    褚肆刚出殿门,皇帝的圣旨就直接送去了沈府。

    接到旨意的沈府,瞬间变了脸色。

    太子姬无墉听到这消息,就从外面匆匆往府衙赶过来,看见老神在在做事的褚肆,一阵诧异:“褚相就不怕家中妻子闻讯而变色?”

    “太子闲情,何不是多替陛下分忧。”

    褚肆对来人并未朝去一眼。

    声音淡而平静,不像是被迫娶别人的样子。

    姬无墉本是想来看看热闹,结果看到的是,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心定得很!

    “本宫到是操错心了,”姬无墉摸鼻,“本以为能看得见褚相爷抗旨不遵的画面,是本宫多虑了。”

    人褚肆像没事人一样,压根就没将这事放心上。

    不过。

    “不知褚肆可有什么良策?”

    “太子今日果真闲?不若本相如实禀明皇上,让皇上多多注意一下太子殿下。”褚肆淡淡瞥过来一眼。

    姬无墉盯着褚肆看了半晌,勾起薄唇,笑得欢乐:“褚相莫不是不敢回府?是以才会在这儿耗时?”

    仿佛是找到了一件好玩的东西,姬无墉大大方方的落座,笑得人畜无害的瞅着褚肆。

    褚肆皱眉。

    “太子。”

    言语充满了警告。

    姬无墉摆了摆手:“放心吧,本宫不会到处说褚相惧内就是!”

    话虽是这样说,可那笑得前仰后翻的行为实在没说服力。

    “罢了,本宫还有事要做,就不打扰褚相清静了。”

    太子一边笑一边摆手往外走。

    姬无墉过来,就是为了取笑他一番?

    褚肆拧了拧眉。

    皇帝这个赐婚,恐怕还得缓一缓。

    “相爷,时辰都已经酉时三刻了,怎么还未走?”属下官看到静坐在桌前的褚肆讶了一下,因为平常时的褚肆根本就不会这么呆坐在这里耗费时间。

    今天怎么了?

    褚肆漫不经心的执起笔,摆摆手,淡声说:“你且先去。”

    “是。”

    属下官看了一眼只执笔,未有动作的褚肆,转身而去。

    褚肆重新搁下笔,又在这儿耗了些时辰才起身回府。

    相府接到赐婚的圣旨,整个府邸沉闷了一天。

    刘氏抱着孙女,对这旨意也不知道该是喜还是该忧,看到舒锦意接过圣旨,也没吭一声。

    儿子对舒锦意的情意,刘氏还是看得到的。

    对纳妾一事,也彼为避讳。

    所以刘氏也就不再劝。

    可现在不用劝了,皇帝亲自下了圣旨,直接给他抬了一门平妻。

    这……

    “少夫人会想通的,夫人不用过于忧思。”宋嬷嬷给刘氏倒茶水,已经不知第几次听到刘氏的叹息了。

    “嬷嬷,你说这事按理说该高兴,可我这心怎么就闷得高兴不起来呢?”

    “那是因为少夫人在夫人心中的地位也日渐高涨了,怕后面的人进门,欺负了少夫人,”宋嬷嬷微微一笑,又拿眼瞅着外门,“相爷这时候了还没回府,可是被事耽搁了?”

    说着又忧心的朝东院看去。

    可不是,这么晚了还没回府,莫不是不敢回了?

    刘氏怀疑地想。

    儿子什么样,她还真了解一些。

    褚相爷慢悠悠的回到府内,守在外边的下人们看到他,就赶紧迎上来,压着声说:“爷,您回来了。”

    那眼神瞅过来,怎么都像是在看负心汉。

    褚肆眉挑了挑。

    “少夫人呢。”

    “在书房等着爷呢,”汇报的人说完这话就走,也不提什么礼不礼了。

    褚肆:“……”

    舒锦意坐在书房的案前,面前摊着那道明黄圣旨。

    视线落在上面的名字。

    眸光幽幽暗暗,不知是何情绪。

    “阿缄,这么晚还没睡?”

    舒锦意侧过身来,上下打量着褚肆。

    褚肆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

    “哦?相爷今个儿怎么那么晚才回府?会佳人去了?”舒锦意淡淡道,面容平静,看不出喜怒。

    褚肆一阵难为情,“家中有佳人,何须往外寻?”

    说得跟真似的。

    舒锦意一抖手里的明黄圣旨,“这是怎么回事?相爷解释一下。”

    “这,这……”褚肆吞吐。

    “褚相爷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英雄救美,好佳话!”舒锦意淡淡一笑,“沈淳儿性子好,身段佳,更难得的是,她样貌不多得也罢还是南部祭司!”

    褚肆:“……”

    “啪!”

    舒锦意连圣旨往桌上一扣。

    褚肆被这一举动吓得一跳。

    舒锦意冷冷发笑,褚肆看得心惊胆战!

    “阿缄,你听我解释……”褚肆硬着头皮要解释原由。

    “皇帝这是让我不好过。”舒锦意再次从喉咙里发出冷笑,“可是他逼你接的旨?”那眼神寒得跟吃人似的。

    褚肆愣愣地点头,“是是!是他逼我接的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