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我们回家(2更)
    “你让我来,是为了让我见证什么?”

    他的狼狈?还是亲手结束了他?

    褚肆眼中闪过一抹深暗,转开脸。

    他一只腿架起,手自然的放在膝头上,看着对面的车壁,没去正面对舒锦意。

    舒锦意无声一笑,“真是大傻瓜。”

    没犹豫,舒锦意走进了宗人府的大门。

    褚肆早就打好了招呼,守门的人直接让她进去,还专程有一人在前面领路。

    “爷。”

    郭远不明白为何要让少夫人进去见那个男人。

    褚肆凝视那道门的神情深得复杂,那种是谁都看不懂的复杂。

    “给她半个时辰。”

    “是。”

    郭远转身跟着后面进去,马车这边独有他一人,静静靠在车壁上。

    四周,安静得连虫声也听不见。

    舒锦意随着侍卫往最里面的屋子走,宗人府的环境并不好。

    派在身边伺候的人更不会尽心尽力。

    有老嬷嬷看到一身锦衣华服的舒锦意,下意识的瑟缩,生怕舒锦意是来替姬无舟打抱不平的。

    舒锦意目不斜视的迈进那道阴暗的大门,走入内殿。

    “咳咳……”

    低低的咳嗽传来,虚弱得几乎听闻不到。

    舒锦意摆了摆手,身后领路的侍卫退了出去。

    屋里,没有其他人。

    刺鼻的药味从里边传出来,舒锦意掀开了帘子,看到了冷冰冰躺在小榻上的姬无舟。

    脸色苍白,瘦削得厉害。

    不过四五天,此人已从神坛跌落谷底。

    刚刚清醒过来的人,身体虚弱得厉害,身上包扎的地方已经见了血,如果救治不及,伤口恐怕要感染。

    到了那时候,他还是会死。

    现在,也不过是拖着一口气罢了。

    连动弹的力气已经没有了,还能指望什么呢。

    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从苍白的唇发出虚弱的声音,像是在说口渴,需要喝水。

    这屋里到是有水,只是冰冷的水,没有温热。

    舒锦意走到桌边,倒了一杯冷水慢慢的递到了他的眼前。

    原本微闭的眼猛地睁开。

    “誉王殿下不是要喝水吗?”

    “咳咳……”

    他咳得更剧烈。

    “殿下不喝吗?”舒锦意将水放下,坐到了他的身边。

    那只温软的手突然落在他的胸膛上,竟轻轻的安抚了起来。

    看上去那样的温柔,仿佛是在安抚心爱之人。

    也只有被安抚的那个人才能感受到她那柔软的手,如蛇信子一样,一点点的划过他的心口。

    扼住了他的呼吸。

    “姬无舟。”

    舒锦意的声音很轻,随着这一声,床榻上的人慢慢的缓了下来。

    殿里,安静了。

    “我很想亲手杀了你。”

    “咳……”想说话的人只能咳。

    “让你就这么死了,真是遗憾啊。”因为她没能亲自将他了结在剑下。

    “你……”终于,他能发出了虚弱声。

    “我是谁,殿下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姬无舟徒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死盯着舒锦意,那眼神似见了鬼般。

    “是不是很可笑?我墨缄会以这样的方式与昔日的兄弟相见,姬无舟,你的心可真狠。”

    “不,不……”是的。

    他拼了命想说话,却发现根本就发不出齐全的声音来。

    他焦急,气就喘得厉害。

    舒锦意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身上,示意他不用焦急。

    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姬无舟却觉得如坠冰窟。

    浑身都是僵硬的冷寒。

    “我知道你不是主谋之一,可是……你想杀了我的家人。你就得死,明白吗?”冰冷的指尖慢慢落在他的脖子上。

    姬无舟身体狠狠一颤,却没有再反抗,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

    “阿……缄……”

    “殿下啊,我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舒锦意笑问。

    姬无舟的眼泪悄然而落,“对不起……”

    “父亲,将士们听不见你这一声对不起,我们也受不起你这一声对不起。您是千金之躯,我们这等卑贱如泥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你这一声对不起?”

    “阿缄……对不起。”

    “配不上了啊。”舒锦意说。

    姬无舟的视线,被泪水模糊。

    “我试着……救你……”他费力的说出这话,喘着气,等着她的话。

    舒锦意哑笑:“怎么救?让我弃龙安关不顾,弃将士们不顾,做一个逃兵?”

    那不如将她杀了。

    姬无舟不再说话了。

    舒锦意收回手,站了起来,“看到殿下这样安好,我心就放下了。此后,殿下好之为之。”

    “阿缄!”他一急,硬撑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身体要挣扎着起身去追她。

    舒锦意回头看着他拼命挣扎的动作,即使胸口的血水被挣扎得流淌,她也无动于衷。

    “阿缄,我不求你原谅……我知道……回不去了……”

    舒锦意朝姬无舟作了一个男人礼,“臣妇告辞了,请殿下安心养伤。”

    迈出殿门之际,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重物落地。

    舒锦意走出去的脚步没停。

    “阿缄……咳……阿缄……”

    再让他看一眼。

    就一眼。

    姬无舟垂死挣扎的在地上爬行着,拖拽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红。

    “阿缄……别走……”

    那一声“臣妇”直击他的心脏。

    他竟不知道,原来心里的痛比伤口还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一声“不配”已经将他打入了地狱。

    他不愿听见这些,他甘愿听到阿缄的骂声,让阿缄亲手杀了自己。

    也不愿听到阿缄用那样平静的语气说出那样低贱自己的话,是他逼得阿缄如此……是他……

    “噗!”

    郁气上冲,一口血喷在了门槛上。

    脑袋一歪,倒在了边上。

    ……

    舒锦意重新站在宗人府的门口,身上有一种释重的轻松。

    褚肆已经将自己整理好,正站在前面,看着她。

    从拐弯出来的郭远,呆滞地盯着舒锦意,仿佛魔障了般。

    “褚肆!”

    舒锦意勾起唇,朝他大步走来。

    倏地,朝他身上蹿了上来,将他抱住。

    褚肆眉梢温柔了下来,将挂在身上的人儿抱住!

    “我们回家吧!”舒锦意说。

    “好!回家!”

    舒锦意从他身上下来,朝着马车轻快的走去。

    褚肆看她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柔软!

    回头扫了那宗人府的牌子一眼,明明灭灭。

    半晌,褚肆上了马车,将里面的人拥到怀里。

    回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