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入宗人府(2更)
    褚肆直接被请上了大殿,此时正以罪人之身跪在殿前,身后是众大臣以及刚出现不久的沈淳儿。

    太后一身华服而来。

    进入殿中,没看褚肆,而是直言对皇帝道:“那日让沈淳儿离去的是哀家,褚相不过是做了个中间人。皇帝,褚相为乾国尽心尽力,切莫冤了良臣,叫下面的人寒了心。”

    皇帝愣住了。

    这还是太后在他登位以来第一次替人求情。

    而这情,正合人心意。

    褚肆此人,断不能再失。

    皇帝连忙点头道:“母后说得是。”

    “哀家没想到这事会牵扯到褚相,既然已说开,哀家就放心了。”

    说完这些,太后看了旁侧的沈淳儿,转身离开了大殿。

    太后一走,整个宫殿便安静下来。

    皇帝清咳一声,“褚爱卿。”

    “罪臣在。”

    “……”皇帝瞪了褚肆一眼,“褚卿家,此事已大白,你已不是带罪之身。”

    “谢主隆恩!”

    褚肆不卑不亢的谢恩。

    身后的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心说这个褚肆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这都被他逃了过去。

    “皇上,”不等其他人有话说,褚肆就扬声道。

    “褚爱卿不知有何要奏。”

    “回皇上,臣在入狱之前曾拿到一些不利于皇室子弟的东西,臣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呈上案来。一是怕皇上与皇子们生了嫌隙,二来臣是怕有心人参奏一本,反过来诬陷臣。”

    众臣:“……”

    皇帝哦了一声将音拖长,“不知那是何物。”

    褚肆直接从怀里拿出一些信书来,还有一道明黄薄锦。

    两样东西一道交到了皇帝的龙案。

    皇帝拿过一瞧,眼神瞬间阴郁如乌云。

    如果说之前皇帝还对誉王心存那点父子情念头,那么现在就是直接掐断了那一条丝线。

    “啪!”

    皇帝龙颜一怒,众臣落跪。

    “逆子,逆子!”

    从嘴里连喊了两声逆子,可见其之震怒比之前更甚。

    跪落一地的臣子们不由暗暗抬头,朝前面从容的男人身上扫去。

    不由心中震颤,心骇莫名!

    褚相,果真不能轻易得罪!

    沈淳儿站在前面,见已无自己用处,站到了旁侧去。

    只是。

    沈大人抹着冷汗跪在前面,也在暗暗打量着褚肆的神色。

    这次陷褚肆入狱的,正是他自己。

    誉王这次突然遭此横祸,恐怕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

    想到此处,沈尚书冷汗涔涔。

    早朝一退,未等誉王清醒过来,直接打入宗人府看守。

    一切,已成定局。

    褚肆带着一身腐味匆匆回府,刘氏心绪大起大落,险些病倒,看到儿子平安归来,满身绷紧泄了下来。

    舒锦意立在前面,看着依旧威凛的男人。

    好不容易安抚了情绪起浮的刘氏回去好生歇息,褚肆这才回身来到舒锦意的面前。

    “阿缄,是我不好。”

    舒锦意道:“确实是你不好。”

    “阿缄那天可有受伤?你怎能如此鲁莽?”褚肆已经听不进她的责怪了,“遇到这样的事,让他们去应付就是,不必以己身犯险。”

    “那夜情况如此,我怎能控制?姬无舟那样三番四次的这样对我墨家,我怎能忍?”况且,看到两位姐姐被逼成那样,她岂能袖手旁观!

    褚肆看她这样,心疼不已,紧紧将她搂到怀里。

    “对不起。”

    “何故说这话,你又没对不起我。”

    “我不该进去,让你一人承受,”褚肆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发,“姬无舟已入宗人府,此后再无人敢欺你。”

    舒锦意闻言,苦涩一笑。

    褚肆心一紧。

    “阿缄……”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父亲与众将士不能死而复生。”舒锦意疲惫的朝他身上靠去,“我与他落到这般田地,从未想过。”

    “以后你还有我。”放在背上的手轻轻安抚着。

    舒锦意心间一暖。

    褚肆在牢内呆了几天,本想利用这机会,将姬无舟搬倒,没想到姬无舟会在那之前做出那样的事。

    差点害了阿缄。

    每每想到这些,褚肆的心又是一阵的发紧。

    洗去一身腐臭,褚肆回到正屋这边,连日未曾合眼的舒锦意安心的躺在榻上。

    褚肆看着眼前这美好的睡颜,心中欢喜又安心。

    抱着人,与她共眠。

    ……

    沈府。

    沈尚书此时正见鬼似的盯着眼前这个二女儿,嘴上不由责怪道:“你到底是去了哪?为何今日以这身行头出现在大殿上?你可知……”你坏了你爹的计划!

    “父亲。”

    沈淳儿无悲无喜的看着发怒的沈尚书,出声制止了他的发作。

    “为娘的女儿,”沈夫人可不管这些,只知道女儿回来了!

    “母亲,女儿不孝。”沈淳儿平声说道。

    沈夫人连连抹泪:“回来就好!”

    “就是因为她,在殿前生生坏了我的大事,看看你生的好女儿,胳膊往外拐……”

    “父亲这话不妥,女儿仅是守住了本分。”

    “你听听她这话!她这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啊。”沈尚书气得几乎要仰倒。

    “父亲若无事,女儿先去一趟贤王府,姐姐如今病重在榻,我不能坐视不理。”沈淳儿说罢,转身就走。

    沈尚书气得两眼一翻,险些晕倒。

    姬无舟入宗人府,贤王此时也是焦头烂额,贤王妃突然病倒,太医无法查明原因。

    沈尚书行事又被揭过,还是被自己的女儿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现如今父皇正在气头上,没空管这桩小事。

    可以褚肆的为人,必然不会轻易的放过这次机会。

    姬无舟如何进了宗人府,贤王心里比谁都清楚。

    接走沈淳儿的圣谕变成了姬无舟伪造,那封以姬无舟笔迹送出去的信件,正是边关往来的书信。

    褚肆能够做到这些,无非就是早有准备。

    想到自己暗中操作的这些事都被褚肆洞察,贤王内心的胆惧可想而知。

    在别人为褚肆后面的行动暗暗操作之时,他却安心的拥着娇妻睡了一个安稳觉。

    两人起了身后,就直奔钱府。

    钱君显亲自出门迎接,第一眼落在舒锦意身上,眼神变得犹为古怪。

    在褚肆冰冷的眼神扫视下,钱君显连忙收住打量的视线,将人请进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