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誉王府崩(1更)
    今日早朝注定是不平的一天。

    朝员跪在大殿里瑟瑟发颤,半字不敢言说。

    昨夜发生那么大的事,今日虽说誉王没能上朝来,可仍旧被皇帝骂了一通。

    然后又赶紧让太医去治伤。

    钱君显现在的官位已经可以站在朝列之后了,昨夜钱府遭此大难,今日则是直接带着伤来,一跪就是请皇上做主。

    直接掀了誉王。

    皇帝言语之间虽然对誉王是拍板雷怒,可对誉王的所做所为也是寻了由头揭过。

    钱君显不由心伤,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呈上了龙案上。

    一时之间,百官更是感受到来自龙椅之上的那人冲散而来的威慑。

    大气不敢出。

    钱君显本不想这么快将这些东西往上呈,但皇帝的做法实在让人寒心。

    紧接着,追击出去的禁军统领回来了,跟着钱君显之后将昨夜拿下的东西呈上朝堂。

    皇帝龙颜大怒。

    此次,是真的怒。

    “孽子!”

    皇帝气得喝来一声。

    众人感受到来自皇帝的涛天大怒,誉王这次已无法再逃了。

    一夜之间,誉王府倾倒。

    誉王妃不知所踪,李世家迟迟不见回应,等有些人反应过来,誉王妃已经回到了李世家,不知什么原由,李世家直接避开了誉王府,选择中立。

    与誉王府密切相关的人员,也一夕之间落马。

    皇帝不办誉王府,是不想在这种时候横生枝节,可没想到誉王竟如此大胆。

    在背后明目张胆的埋下这么多暗桩点,还企图谋位,拉拢朝臣!

    放着这么一个危险在眼皮底下,皇帝这位置可坐得不安稳。

    以前的容忍,一点点的被消磨掉。

    余下的,只有愤怒。

    钱君显亲眼看着皇帝处置与誉王府相关的官员,一时朝中人心惶惶,生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被剔除的人。

    可是他并没有一点的高兴。

    皇上避过了墨家。

    钱君显呈上去的,是与墨家,龙安关有关的证据。

    可皇帝直接忽略了墨家,大肆查办了誉王。

    隐约之间,钱君显嗅到了些什么。

    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誉王还在太医院救治中,虽然查办了誉王府,除了自己儿子的力量转化到自己的手中,皇帝仍旧没有对自己的儿子下死令。

    甚至没有打入宗人府。

    这点,更让钱君显和舒锦意不满意。

    “已经到了这节骨眼了,皇上还护着人,”舒锦意冷笑:“恐怕是因为儿子替自己攒了些手下力量罢。”

    誉王手里捏着不少的东西,皇帝令人查办收录。

    就是直接入了皇帝的手。

    立在边上的郭远听到这句话,不由瞥了一眼过来,半晌再低声汇报:“太子殿下和贤王那边皇上直接略过,对他们背后所起的冲突并没有过问。再有,贤王妃当夜发病,沈大人直接去了贤王府,对那位二女儿却是没有那么关心。”

    舒锦意闻言,并没有什么意外。

    “贤王妃毕竟和沈淳儿不同,”沈淳儿那种性子,并不是很讨父母的喜欢。

    在外,她是最得父母宠爱。

    其实不然。

    “爷还在牢里头,少夫人,我们现在是不是先把爷救出来再说?”郭远怕后面有什么变数。

    舒锦意点点头,“先准备一下。”

    “属下这就去。”

    郭远浑身充满了劲。

    ……

    誉王的伤势止住了,只是仍旧昏迷未醒。

    褚肆坐在牢里头,听到外面的消息,淡漠的扯了扯嘴角。

    可一听到舒锦意那夜的遇险,心就跟着提到嗓眼口。

    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得尽快出去才行。

    皇帝身边的内侍铁公公今日偶然走到后宫这边,和二十三皇子撞了一个满怀。

    “铁公公。”

    二十三皇子看着故意撞上来的人,小眉头一皱一皱的。

    “奴才有罪……”

    “别有罪了,起来说话吧,”二十三皇子摆了摆手。

    “谢殿下!”

    “到底有什么事,”二十三皇子拧了拧眉。

    铁公公被他这直白话问得一愣,然后哀叹道:“最近皇子们多有生事,奴才看着皇上日夜烦忧,心里也跟着难受!往日里也多得褚相爷帮衬,皇上的担子也才稍松一些。可如今……褚相爷因受冤入了狱,奴才想要帮衬也无能为力。”

    二十三皇子听着铁公公的抱怨,静静的立在原地,没有表示。

    铁公公见状,连忙又嚎了起来:“誉王这次可是伤透了皇上的心,太子殿下和贤王殿下虽说也是在旁劝说一二,可皇上这心……”

    “得了,”二十三皇子不悦地摆手:“褚相的事本皇子也听说了,铁公公没什么事就赶紧离开这吧。”

    铁公公一愣间反应过来:“是是,奴才不打扰殿下散心了,奴才告退。”

    在这边再多呆一会儿,可就引起有心人的猜测了。

    铁公公一走,二十三皇子哼了一声:“褚相,这次还得本皇子出马救你一救。”

    话落,二十三皇子神气的朝太后寝宫走去。

    ……

    誉王之事过去两日,朝臣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宫中突然出现一名女子。

    此女不是谁,正是离开皇都半年之久的沈淳儿!

    看着此女的打扮,以及涉及到其的身份,无不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在南部之域,有神灵承载的力量,世世代代受神的保护,免去俗世的侵扰。

    南部之域虽在乾国之内,可在这样一个神秘的背景下衬托,此地已然成为了一个不可抹灭的传说。

    而他们的祭司,正是这传承人物。

    在外人眼里,此人神秘到令人心中忌惮。

    就是在皇帝的眼里,这个人也足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如果可以,甚至是可以除掉。

    世人向来信奉神力,皇帝必然不可能真的将其杀害,到底,这位祭司对乾国有利而无害。

    只要皇帝不傻,不会做出杀人之事。

    只是。

    当这人变成沈淳儿,皇帝与众臣的脸色就变得非常奇怪了。

    正当此时,内侍来报,说:“皇上,太后娘娘请见。”

    “母后?”皇帝皱了皱眉,眼中闪过讶异之色。

    太后怎么这个时候过来?皇帝压下心里的疑惑,让人将太后请了进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