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一剑击杀(2更)
    “王爷!”

    发愣之际,耳旁已有风声割过,要害被截取。

    “取他咽喉!”舒锦意冷声道。

    郭远抬高三分,攻向姬无舟的咽喉。

    “叮!”

    姬无舟抽出匕首,击开。

    想要护人的侍卫被击散出去,让姬无舟孤立无援。

    那种应对的吃力慢慢涌过来,姬无舟身上又添了几处伤。

    前头多次的受重伤,使得他的身体越发不如前了。

    现在被逼得如强弩之末,根本就无法往前。

    舒锦意眼睛一瞬不瞬的跟着那些刀光剑影过去,兵部的人已经被击散,此时恐怕也无暇顾及这边。

    得快!

    舒锦意此时恨不得加入其中,取他性命。

    在姬无舟败退间说话间,郭远的攻势丝毫不减,犹如狂风暴雨雷霆闪电,一股劲气锋锐无比,似要劈开寰宇中最后一分黑暗。

    以性命相搏的狠劲,让姬无舟意识到。

    自己真的可能会被杀掉。

    兵部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姬无舟发现自己带过来的人,根本就不足以挡下这些人。

    舒锦意之前的攻击,已经将他的心一点点击溃。

    他一分心,就让郭远得了逞。

    “哧!”

    前面的衣袍被利剑斩开,露出里面的金丝软凯。

    郭远黑眸一眯。

    果然是怕死之辈!

    舒锦意听着后面的声音,不由急了起来。

    “要快!”

    舒锦意狠声一喊。

    郭远不敢怠慢,避开身后的攻击,又让姬无舟得以喘息。

    左右两边夹击,郭远这一耽误让姬无舟避得更远了。

    看着姬无舟避开的动作,舒锦意冷然道:“姬无舟,今日你可逃不掉。”

    话音落,舒锦意身后翻过一条黑影,朝姬无舟扫去。

    姬无舟眉心一跳。

    “阿缄。”

    下意识的叫喊。

    舒锦意冷漠立在那儿,没有因为他这个沙哑的叫声而动容。

    以前她所认识的姬无舟,已经死了。

    有些事,并不是你想逃就能逃的。

    既然皇上不管,正如了她的意。

    看着前面冷冰冰的女子,有许许多多牵扯不清的情绪纷至沓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空气中那杀戮与鲜血的味道,还有一丝丝烟土的味。

    忽然之间有些倦怠,连剑几乎要拿捏不住,懵懂间,只觉得这被血意笼罩的长夜不过是黄梁一梦。而自己与墨缄,仍旧是皇城底下最洋溢的青春少年郎!

    回不去了!

    转瞬之间,他置身于这满是肮脏的击杀场上。

    他孤身立于前,似乎也意识到已无生机,也不躲闪,只是愣愣望着刺向自己的一剑,错开那寒凉的剑面,那瞬间还仿佛映射着少年那张绝世无双的容颜!

    手下意识的朝剑面伸去。

    碰到的,只是刺疼和冰冷。

    “哧啦!”

    刁钻的剑花挽来,挑开金丝软凯的系带,一剑刺进他的心脏!

    “王爷!”

    属下惊骇莫名。

    大声叫喊。

    一刹那心思骤然空明。

    姬无舟将目光越过那柄寒光必现的长剑,越过那漆黑的面罩,与斜面的那人冰冷视线碰撞在一起。

    那瞬,那个纤细的女子竟成了他思念的那个少年郎。

    要死了么?

    阿缄……

    身体全然脱力,浑身渐渐发冷,眼前也有些晕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猛然将前面的剑抽开,同时扑倒在地。

    鲜血迸溅。

    血,流不止。

    喘着气,眼眶发热,捂紧着汹涌的血洞,想要再看清楚那个人……

    还差一点。

    神智逐渐混茫。

    阿缄……阿缄……

    我也曾试图救过你……阿缄……

    “砰!”

    支撑不住的身体直倒而下。

    “王爷!”

    伸过来的手还是慢了一步。

    属下顾不得再战,将人扶起,急吼着要找大夫,然后抱起人,飞奔而走。

    一得手,黑衣人就退了出去。

    因为那一招,黑衣人的后背也中了一剑。

    但这个代价,足矣!

    舒锦意的手势一打,带过来的人迅速奔离,一条影子都没留。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羽林军如期而至。

    舒锦意冷硬的直立在血泊之中,任由这猎猎寒风吹割自己。

    身边混淆的声音,羽林军的吼声,她已然听不见。

    “钱大人,今夜这些贼人闯入钱府欲图杀害墨家留下来的最后那点血脉,何不同羽林军大人如实相告。至于誉王为何会重伤,那就要问问那些私闯的贼子了。”

    在身后声声质问传来之际,舒锦意转过身,嘴角噙着笑,淡淡地说了一句。

    羽林军这边愣了一下,然后刷地看向钱君显。

    钱君显抱着儿子,看了舒锦意一眼,冷冷地点头:“确如丞相夫人所言。”

    “钱大人……”

    “大人是在怀疑下官?”钱君显冷冷道:“下官的府邸无缘无故受袭,尔等却迟迟未来迎救,这皇都底下的安危也不过如此了。以后,恐怕也不指望尔等保护皇上的安危了。”

    毫不客气的言语堵得羽林军脸色发白。

    羽林军一来,兵部的人就急急撤了。

    可惜,他们逃不掉。

    钱府里外的清理很快,墨雅的伤也及时的处理好。

    所幸没有伤得太重,箭头都是卡在外面的皮肉。

    舒锦意确认了钱府的安全,急急回府。

    刘氏一夜未合眼,看到舒锦意回来,脸色更是发沉,“一夜未归,去哪了?阿肆正在牢中等着人救,你这会儿就想着要弃他不顾,想着要找……”

    “母亲,昨夜发生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舒锦意一脸疲倦的坐到刘氏的身边。

    看到儿媳妇这副模样,刘氏也就不说话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刘氏还是真的怕舒锦意就这么弃褚肆不顾了。

    舒锦意也知道刘氏心情不佳,对褚肆的事暗暗发急。

    所以并没有责怪刘氏说那样的话。

    “今日朝中可能有些事情发生,母亲……好好在家里等着消息吧。”舒锦意告辞了刘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屋中。

    一条身影走了进来。

    “少夫人。”

    “都没事吧?”舒锦意按着脑仁,问进来的郭远。

    “都平安无事,”郭远的气息平往日更重了一些。

    因为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们杀了誉王殿下。

    虽然现在没有确认死,跟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区别。

    两次击中要害,身体再好的人,这么折腾,也半死了。

    舒锦意却不肯放过姬无舟,“派人盯紧,不管这人是死是活都要随时汇报消息过来。”

    那一剑下去,就算是不死,也得半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