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杀定了你(1更)
    挥洒长矛裹着冷芒与滔天恨意横扫,姬无舟节节败退,一时被逼的无可避退。

    身上,不知何时添了几处深伤。

    一个照面,就将他逼迫得如此狼狈不堪。

    这个女人!

    姬无舟强按着怒气,被眼前逼仄的危险冲击得心底发凉。

    每次所过之处,都直取他的要害处。

    手腕翻飞,长矛夹着凛凛寒意凌空而至,准确无误刺进他的心脏口!

    “唔?”

    闷哼传来,姬无舟的身形被长矛的冲力带出去几来丈。

    舒锦意那双冷厉如刀的眼直望进他的眼,四目,近距离的相对。

    一双是冰冷骇人的寒,一双是不可置信的惊。

    咬牙一喝,舒锦意收回长矛枪。

    姬无舟惊魂未定站住后退的步伐,心口的钝痛还隐隐闷传而来,伸手一摸。

    若非里头没有罩了那件金丝软铠,他此时早已是亡魂鬼了。

    “舒锦意!”

    大声冷喝,姬无舟抽过身边侍卫的剑,挥向舒锦意。

    舒锦意眼眸寒意翻涌,早知他身穿宝甲,她刚才的长枪就该抬高三分取他咽喉!

    目所及,是他恼怒冲来的身影,眸中一点点浮上来隐没暗伤的薄翳。

    当得知父亲战亡的消息,她多希望请缨前去的人是自己。

    午夜惊梦乍还时,也曾不止一次回到那血腥混乱的战场。

    可曾想,此人竟是害了他们的首尾人物!

    骤然间长啸破空,舒锦意手里长枪以搏杀的凌厉从上而下俯冲来,凛然挑开姬无舟迎面而来的杀招。

    一击而落,舒锦意凌空翻滚下地。

    气,喘如牛!

    一击不成,已经失去了机会。

    舒锦意收起恨之入骨的视线,转身利落冲向门口,挑开击打而来的危险。

    “救人!”

    舒锦意冷喝,其他人立即冲进院内帮助救人。

    门口的混乱已经得到了控制,外面的箭矢也已经停在,两姐妹安全!

    看到墨雅身上的伤,舒锦意赤红了眼。

    压下心底燃烧起来的怒火,喘着气,哑声:“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墨雅白着脸点头,视线落在舒锦意的身上,很是复杂。

    “大姐!”墨霜扶住人,狠狠抹了一把眼泪。

    舒锦意冷冰冰的眼抬起,落向身后的院子,周围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

    霍地!

    舒锦意转身就朝姬无舟大步走去,“嗖”一下,长枪指向姬无舟。

    阴寒如刀的声音喝来:“等着干什么,把假扮誉王的反贼拿下!”

    今天,就杀定了你!

    “是!”

    褚肆安排过来发人齐声而应。

    “大胆!此乃誉王殿下,尔等敢不敬!”轻羽大喝。

    “杀!”

    舒锦意抬手,冷冷下令。

    管你狗屁的誉王,敢伤她的家人,一样要死!

    ……

    被黑夜笼罩的宫宇,如一只庞然大物几静静蛰伏在洞口,俯瞰着周围活动的生灵,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只经过洞口的生物!

    “哒哒!”

    静寂的黑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停在御书房前。

    “皇上,人回来了。”

    御前太监李公公上前对坐在案前的上位者道。

    皇帝抬起头,鹰潭深沉的眼底跳跃起簇簇冰火。

    李公公不敢直视,等外面的人进来汇报。

    “参见皇上……”

    “免礼。”皇帝失了耐心。

    来人起身道:“皇上,清越楼走水已经平息,百姓安然无恙,无一死伤。只是……这次的走水案里冒出了不少的私人暗卫,清越茶楼内更是有不少被烧毁的证据。”

    话落,那人就停了下来。

    “继续往下说,”皇帝冷冷喝道。

    “是!”那人继续道:“誉王殿下一个时辰前,带着兵部的人去追捕逃散的杀手,误杀了不少钱府下人,钱府的主子们也受了不少的惊吓和轻伤……现如今,誉王殿下和钱府似乎产生了不小的误会,恰巧丞相夫人带着人从外面回府经过那处……是以,双方起了冲突……”

    “啪!”

    沉钝的声响传来,那人不敢再开口说话。

    “禁军统领何在?”

    “回皇上,禁军统领带人追击私逃暗卫,现还未归。”

    “在朕的眼皮底下翻天,很好,很好……”

    皇帝大怒,再次派了人出去。

    ……

    剑击溅飞一串火星,舒锦意就像是冷厉的刀刃,一点点的朝姬无舟切过来。

    姬无舟不敢相信,自己竟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伤了一次又一次。

    “当!”

    身边的人替姬无舟挑开了舒锦意的长矛。

    舒锦意身后,一条身影如毒蛇般钻到了姬无舟的身后,招式冷凌的攻击。

    “将少夫人保护好!”

    郭远一声喝下,身后就有两人过来将舒锦意架离。

    舒锦意纵然是愤怒之极,知道这时候不是自己逞能的时候,粗喘着气退后。

    拿长矛的手,麻得颤抖。

    “当啷!”

    手里的兵器掉落。

    “少夫人。”

    舒锦意粗喘着气,一屁股就坐到了地面上,也不管是不是沾了血水。

    她的双腿也在打颤。

    刚才那种极致的发挥,没有伤到,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姬无舟。”

    看到周围的狼籍,舒锦意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姬无舟的名。

    刚才的破釜沉舟,全不顾己身安危,一意直行以攻之,偏生就是没能让姬无舟毙命自己的手中。

    舒锦意扼腕。

    又让他逃过一劫。

    以前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瞧这个无耻之徒!

    舒锦意眼眶一热,已经愤恨得红了眼。

    两名暗卫将她扶了起来。

    舒锦意缓了缓,慢慢的支撑自己的身体。

    “在宫里的人没来之前,杀了他!”舒锦意厉声道。

    “是。”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皇室子弹,跟在褚肆身边的人,没有胆小怕事的,更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刚才少夫人已经说了。

    这个誉王,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那就杀之而后快!

    危险沉浮的场地上,舒锦意与姬无舟隔着刀光剑影,冷冷对视。

    姬无舟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冷静,盯着舒锦意,心,跳得飞快。

    心中呐喊。

    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墨缄,一定不是。

    透过那双寒意凛凛的眼,姬无舟就知道,那根本就骗不了人。

    之前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不是自己的错觉。

    与舒锦意如刀锋的眼对上,姬无舟只觉自己身上的体温在迅速褪去!

    有无尽的冰凉在包围着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