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联合试探(1更)
    “皇上有意让太子回朝,”舒锦意听完褚肆叙述,细眉紧蹙。

    褚肆点头,看她皱眉的样子,安慰道:“不会有事。”

    “你扶持的人是太子,”她能不紧张?

    可见这人淡若无事的样子,舒锦意就觉得自己像是傻子。

    褚肆温声道:“夫人能为为夫着想,甚是欣慰!”

    “没跟你贫嘴,”舒锦意瞪了他一眼,“太子回朝,势必是要掀起大风大浪,皇上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也会……”

    说到此,舒锦意就住了嘴。

    即使坐在上面的那个人如何,他仍旧是乾国的君主。

    谁也撼动不得。

    “倘若有那么一天,也是他该下来的时候了。”

    舒锦意霍地看过来。

    褚肆坦然面对她,“为何如此看我?”

    “你不会……”舒锦意狐疑瞅着他。

    “即便我有通天的本事,也不会做到那一步,”褚肆眼眸微微闪烁,掩去眼底那抹嗜杀的气息。

    这半年多来,褚肆可没有闲着。

    不在朝,却比在朝时更容易积攒自己的势力。

    待到那一日,他想要除掉谁便就除掉谁。

    褚肆想,他就是如此不择手段的坏人。

    舒锦意似乎对他这句话还存有几分怀疑,在某些直觉上,舒锦意出奇的对褚肆了解。

    “待我养好身子,我想走一趟龙安关。”

    冷不伶仃的,舒锦意就抛出一句。

    褚肆倏地抓紧她的手,不安道:“你心里还想着……”随即又觉得自己不该阻止她,他说过让她做回自己。

    说时轻松,可真正知道她会走,心还是一阵阵的揪疼。

    舒锦意看到他这表情,就知道他又想别处去了。

    “有些东西我必须要拿回来。”

    “我陪你一起,”褚肆当下做决定。

    只要不是回龙安关做将军,他就松了口气。

    舒锦意微眯着笑眼,轻快道:“自然同你一起,你当以为我是神仙,有一夕之间拿回自己的东西?”

    没有武功傍身,她就这么出去,这辈子也别想走到龙安关了。

    褚肆听她这话,心下欢喜!

    阿缄没想着抛下他!

    “只是你是文官之首,想要走出去,恐怕也不容易。”

    皇上不会允许。

    褚肆道:“那时,自有我的法子!”

    召回太子的折子送去了龙安关,不出两月,太子也该回朝了。

    贤王和誉王听到这消息,两人同时沉默。

    意外的并没有一丝的动作。

    召书出去的第二个月,太子出事的消息就传回来了!

    消息传回皇都的时候,舒锦意就在钱府。

    墨霜要生了!

    因为前面摔着流过血,这一胎生得特别的辛苦。

    舒锦意给墨霜请了不少的名医过来把守,以防有个万一。

    墨雅陪着钱君显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叫喊声,声高过一声,直喊得两人血色一点点的褪尽。

    孩子突然出世,还不足月。

    前后又受过刺激,墨霜这身体,恐怕没法扛过去。

    舒锦意坐在椅子上,看着姐夫和大姐走来走去,她的一双手放在扶柄上,捏紧了。

    如果有人注意,一定会看到她指甲盖因为太过用力,都要扎进木椅里了。

    “钱大人,墨大姐,钱夫人吉人天相,一定会撑过来……”

    舒锦意的声音刚落,屋里就传来稳婆的叫声。

    屋里的人闻声脸色剧变!

    “大夫!”

    屋里有人大喊着。

    守在外面的大夫不敢怠慢,连忙提着药箱进去。

    外面的人,更紧张。

    钱君显僵硬了身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因为是白天生产,这场面更衬得气氛紧绷压抑。

    舒锦意绷直了身体坐在椅子上,因为里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喊,再慢慢减弱的趋势,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血液在流动了。

    “不会有事的。”

    舒锦意出声,沙哑得无法形容。

    褚肆接到太子与队伍失散生死不明的消息,还在皇宫里。

    皇帝又是一通大发雷霆,震得各路官员不敢吭声。

    最后还是派了骁骑营都统带人去迎救太子,又委派武官下太子失踪的城镇对当地官员进行施压调查。

    太子是在城内突然遇袭的,这个罪名得地方官员承担。

    褚肆这次并没有被委派出去,也不在皇帝是如何想的。

    姬无舟负手立在池边,听着属下的汇报。

    “真确定人死了?”

    “再给属下一些时间,”黑衣人抹了抹冷汗道。

    姬无舟冷冷道:“做事不干净,还想留人把柄不成,滚回去处理干净。”

    “是。”

    黑衣人连忙奔走。

    姬无舟俊眉挑起,拦截太子的回路是万不得已的行动。

    在龙安关内无法向其下手,反而让他在短短的半年多内成长,实在失策。

    听说这半年内,太子竟以小兵做到了伍长的位置,再从伍长眼看着就要升为都尉了,若不是一纸召书,恐怕后面的成长更为惊人。

    以前,他们怎么就小看了他。

    甚至是忽略了。

    越想越觉得心底寒。

    如果不是那次的暴露,是不是到登位的那天,他们才恍过神来?

    “王爷,贤王的人在外面求见,”管家过来道。

    “大皇兄?”姬无舟收拾自己方才露出来的情况,挑起俊眉间已然走了出去。

    心里同时狐疑着。

    这时候大皇兄来找他干什么。

    等见到贤王,姬无舟笑眯眯的问好,两人兄友弟恭了一番后贤王直接说明自己来意:“三皇弟,这次父皇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想必也看清楚了。”

    皇上很在乎太子!

    表面上,确实给了大家这样一个信息。

    话音一落,姬无舟就沉了脸,嘴上却笑道:“大皇兄说笑了,太子是父皇的嫡子,自然是关心太子的安危。况且,现在太子生死不明,换成是大皇兄,只怕父皇会更焦急。”

    贤王皱眉。

    详端了半晌姬无舟,慢声说道:“褚肆那边恐怕很快就会有动作。”

    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让姬无舟猛的回头看过来,那眼神,深得不可直视。

    “大皇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贤王瞥着他阴沉的脸,笑道:“三皇弟不想知道,太子背后的人是谁?”

    姬无舟眯起了黑眸,危险又冰冷。

    贤王继续淡若笑道:“三皇弟一直在怀疑了吧,何不趁着这个机会,你我二人试一试?”

    联手吗?

    姬无舟沉吟着看贤王,心绪飞转,慢声道:“大皇兄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贤王勾唇笑道:“难不成皇室子弟,还输给外人不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