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喜得千金(2更)
    “不是渴了,刚给你热好的山间泉水,我特地亲自去取来的!”

    在和墨雅说话之间,褚肆已经将一杯温热的水送到舒锦意的手中。

    舒锦意含笑接过,偏头看过来:“亲自去取?”

    “我不放心别人,”褚肆自己也是闲人一枚,走动走动也无妨。

    前两个月,皇上想要让他回朝。

    不想褚肆一句微臣没想好就挥挥袖就躲回府来了。

    没把皇帝气得掀桌。

    “相爷没必要事事亲为。”

    “我喜欢,”褚肆看着她手里的温水:“趁热喝了。”

    舒锦意顺从的喝了。

    看到这幕的墨雅,心里更是五味陈杂。

    其实后面的试探,让墨雅怀疑褚肆根本就不是真正喜欢阿缄。

    心里有些气的同时也能理解。

    阿缄那样的性子,又那个装扮,又哪个男人肯喜欢。

    除非断袖!

    墨雅后来又不甘心的试探了两次,意外发现褚肆对墨缄的不可告人的情愫。

    一时间,墨雅又复杂了。

    前前后后的试探,褚肆就成了墨雅眼中男女通吃的人。

    一边喜欢着男人,一边喜欢着女人。

    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墨雅在相府小坐片刻就走了,舒锦意让人送墨雅出门才拿起墨雅拿来的点心吃了起来。

    褚肆看着她吃点心的动作,眼眸微眯着。

    舒锦意发现他的视线,将咬了一半的点心送到他嘴里。

    褚相爷毫不客气的咬进了嘴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带着稳婆进府的刘氏正好走过来,看到这幕,无奈又欣慰。

    “母亲。”

    舒锦意看到刘氏领着人进来,正要起身。

    刘氏摆了摆手:“别起。”

    “母亲这是?”舒锦意的视线落在身后。

    “你这肚子大起来了,母亲怕委屈了你和孩子,再多找两个进来。”

    “……”这已经是第五个了吧。

    舒锦意斜了褚肆一眼。

    不过是生个孩子,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褚肆却非常的支持刘氏的做法,无视舒锦意的眼神扫视,“母亲也是为了你好。”

    “谢谢母亲!”

    “好了,你只要安心给母亲生个大胖孙子就好!其他的,都不用你来操心,”刘氏笑眯眯的扫过舒锦意大起来的肚子,眼神越发的温和了。

    身后的接生婆见到舒锦意,称赞了两句。

    无非就是一举得子等好话。

    舒锦意笑笑。

    刘氏将稳婆带进府没过半月,舒锦意就要生了。

    刚刚好足月子。

    舒锦意在屋里闷声哼,褚肆此生从未有过的紧张,如临大敌的盯着房门。

    刘氏坐在外屋看着晃来晃去的儿子,头有点疼。

    他这么一晃,刘氏都跟着紧张起来了。

    屋里的丫鬟婆子更不用说了。

    就连屋外的侍卫和暗卫都格外的紧绷着自己的神经,生怕突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事实上,就算有事,除了大夫,没有人可能帮得上忙。

    再往外,四五个大夫正坐等里面的结果。

    舒锦意这样坚忍的人,面对生孩子的痛,仍旧哼出了声。

    不像别人那样,舒锦意咬着布块,使得满身湿汗。

    这大概是稳婆们见过最安静的产妇了。

    褚肆练武之人耳聪,即使是轻微的声音落在他的耳朵里,都是极具的疼痛。

    脸色一点点的白了下来。

    “不生了。”

    褚肆突然阴沉沉的说了一句。

    可把刘氏等吓得一跳。

    舒锦意刚在里面不到小半个时辰,褚肆就受不了了。

    一定很疼。

    连刀挥到身上都似无知觉的人,竟在这样的场面里闷哼出声,可见得有多么的痛苦。

    褚肆现在恨不得这痛由自己来承受。

    “母亲,让他们停下来,阿意不生了。”

    “……”刘氏见鬼似的盯着自家儿子。

    并排坐在边上的四五位大夫:“……”

    “胡说什么,”刘氏哭笑不得。

    “阿意太痛了,”他说过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可他一次又一次让她受苦。

    “有哪个生孩子的不痛的?”刘氏好气又好笑道。

    褚肆白着脸问:“母亲当初生我的时候……”

    “疼得死去活来,差点死在……呸呸……”刘氏后面的话赶紧呸掉。

    褚肆脸更白了,心打了颤,走动的频率更快。

    刘氏被他转得头晕,“先坐下来,没那么快。”

    这都没喊呢。

    褚肆根本就不敢停下来,嘴里叨念着:“怎么还没有出来,怎么没出来……”

    里面除了稳婆喊用力的声音,并没有听到舒锦意吭一声,又被褚肆这么影响,刘氏心头也开始不安了。

    “阿肆,先坐着,你这样晃着我脑儿疼。”

    “母亲,孩子怎么没出来?他还想折腾到什么时候!可恨……”褚肆说着说着,竟怪怨起孩子来了。

    敢让阿缄再痛下来去,等他出来了,看怎么罚他!

    褚肆俊脸阴沉了起来!

    舒锦意也没想到生个孩子,使尽了自己的力气都没出来。

    现在她真想给自己一刀了事,生孩子比挨刀子还疼!

    该死的褚肆!

    “少夫人,使劲!”

    “就快出来了,使劲!”

    “……”舒锦意已经不想理会这些努力在旁边大喊的稳婆了,能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把孩子生出来!

    “使劲啊少夫人!用力!深呼吸,用力!”

    舒锦意斜了眼旁边叫得最大声的那位稳婆,真想呼一爪过去!

    叫得她耳朵疼。

    “已经快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好!”褚肆阴沉着脸,隐忍着怒火道。

    这声音杀气腾腾!

    刘氏一惊,连忙挡住褚肆,“女人生孩子你进去做什么?”

    褚肆指着房门,阴测测道:“太久了。”

    “你进去也无济于事。”

    褚肆只是想进去威胁那孩子,让他赶紧滚出来而已。

    刘氏要是知道儿子这想法,估计得气笑!

    褚肆脸色沉得滴水,“我进去看看。”

    “像什么话,坐好了等着,马上就出来了,着什么急。”

    “阿意痛了这么久,那孩子就是不肯出来,”褚肆霍地盯着并排坐等的大夫,冷冷道:“有什么法子让他赶紧滚出来。”

    “……”大夫们面面相觑。

    传闻中的褚相,原来也有这一面。

    长见识了!

    妇人生孩子可没有那么快。

    况且他们在少夫人进去的时候已经察看过了,身体各方面都很好,都这么久了,孩子也快出来了。

    这都没到一个时辰,不急。

    他们不急,褚相爷都急出火了。

    “阿肆,你冷静点。”刘氏忍无可忍。

    褚肆凛然道:“庸医。”

    五位庸医:“……”

    褚肆转身推门就进屋去,“阿意!”

    那焦急的声音透露了此刻褚肆的惧怕。

    刘氏傻眼:“你们怎么没将人拦着,愣着干什么,把人拖出来!”

    屋里的丫鬟婆子对视,谁敢拦?谁拖得出来?

    刘氏气得跟在身后进屋去。

    屋里,褚肆在一众稳婆的愣怔下握紧了舒锦意的手,一边给自己抹冷汗,“阿意,要是疼就不生了。”

    “混蛋!”舒锦意一拳打过来。

    褚肆生生受了一拳,软绵无力,根本就不疼。

    可他的心,却疼得厉害。

    “我混蛋,疼不疼……疼就不生了。”

    “……”舒锦意恶狠狠瞪着他,如果还有力气,舒锦意真想将他的脑袋拧下来掰开看看是怎么长的。

    “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受这份苦……”

    “滚开。”舒锦意用尽力气瞪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陪着你,不会有事的,疼就喊出来,没关系,等那小子出来,我替你教训他……”

    褚肆从未有过的叨念全落在这儿了。

    舒锦意真烦他。

    没力气理会他,舒锦意用力抓住他的手,拼了命的去生这个孩子。

    “哇哇!”

    哄亮的声音响切着整个屋子,几乎是要将屋顶掀飞了!

    刘氏大喜:“出来了,快让我瞧瞧!”

    稳婆将孩子抱起,慢慢擦拭着孩子身上的脏污,露出小巧柔软的模样,笑着齐声道:“恭喜相爷,少夫人喜得千金!”

    刘氏含笑接过,眉眼都弯成月牙了,“我的好孙女!”

    “把她抱走,”褚肆对折腾舒锦意的孩子一脸嫌弃,然后小心翼翼的替舒锦意擦拭汗水,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心疼不已,对那孩子更是嫌弃。

    ------题外话------

    ps:欢迎亲爱的们替宝宝取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