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帝王之子(1更)
    因为太子那些话,姬无舟当众发了怒。

    俊脸,阴沉得滴水。

    “太子,给本王适可而止。”

    声音,如同从冰水里捞出来。

    姬无舟阴寒的脸,阴寒的声音冲击着喜庆的婚宴,使得方才那些喜悦尽数退散,只余一片冰寒。

    誉王第一次当众发怒。

    太子那话,就是用来膈应誉王的。

    众人皆知,墨将军对誉王而言代表着什么。

    褚肆箍着舒锦意腰身的手紧了紧,阴测测地盯着胡闹的太子。

    拿死人膈应人,太子长本事了。

    舒锦意皱眉。

    这一刻,舒锦意才真正看清楚灯光下笑容满面的太子,是想要哭。

    可他却努力的在笑给世人看,或者说是笑给李满华看。

    太子看着怒意满容的誉王,愣了下。

    “是本宫糊涂了,”太子轻笑:“墨将军已经不在了。”

    姬无舟几乎是要暴怒起来将人给杀了。

    不在了。

    那人确实是不在了,但这些人,也没必要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墨缄不在的事实。

    “把你们太子扶进新房,”褚肆修长的身形往前一站,冷声吩咐太子贴身侍卫。

    太子笑意幽幽地递着眼神过来,并没有驳了褚肆,大红喜袖一拂,自主转身走向新房方向。

    艳红的身影,似打了层霜色,隐隐有些凄凉。

    舒锦意再看去,已没了影。

    闹腾的太子一走,喜宴的宾客们都安静了下来。

    姬无舟沉着人,由人扶着离开。

    越过舒锦意身边时,有瞬间的停顿。

    ……

    舒锦意昏昏沉沉靠在褚肆身上睡着了。

    太子的婚礼,除了提及到墨缄不欢而散,好似也没有什么出格的。

    “阿缄。”

    舒锦意听到有人轻唤,睁开眼。

    漆黑的车厢内,什么也看不见。

    却清晰感受到他的呼吸,还有热度。

    “怎么了?”

    黑暗中,那只温暖的大手握了上来,牵着她下马车。

    光亮折射在他的身上,将他立体俊朗的五官照得有些失真。

    舒锦意顿了顿,“太子并没有怪怨你,或许他只是想要刺激一下那人罢了。”

    提起墨缄,何不是在掀褚肆的伤疤。

    太子对褚肆的袖手旁观有些意见,那毕竟是他心爱之人。

    即便这不是褚肆的错。

    握着她手的力道重了重,然后一言不发的将人牵进屋。

    直到躺在一起,落入他的怀抱,舒锦意仍旧感受到他心底的沉闷。

    “褚肆。”

    “我在,”褚肆大手抚上她的脑袋。

    舒锦意抿了抿唇,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选了个位置,将脑袋埋到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而褚肆,一夜无眠。

    褚肆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太子府。

    太子并没有与新娘子共度良宵,在院子里坐了一夜。

    褚肆进来,看到的就是呆呆望着前方的太子。

    “太子殿下。”

    褚肆站在边上,作揖。

    姬无墉这才回过神,笑看褚肆,仿佛昨夜的那些不快并没有存在。

    如果他的脸色不是那么憔悴的话,或许褚肆还会相信他没事。

    “太子殿下既然大婚了,出关的事,也该做准备了。”

    “褚相是个好臣子!”这意味深长的话语,是讽刺?

    “对太子殿下而言,什么是好臣子?”褚肆抬眸问。

    姬无墉轻笑,“本宫想要尽快离开。”

    “臣去安排。”

    “有劳褚相了。”

    “为太子效劳,应该,”褚肆刻板的回应。

    姬无墉看褚肆的神色有些歉意:“昨夜那话,本宫并非有意,只是墨将军与三皇兄之间的感情,本宫不能理解。是以,有意试一试。”

    褚肆抬起头来看着太子,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波澜。

    姬无墉却知,褚肆十分在乎墨缄。

    那怕是人死之后,他也不容人那样利用墨缄。

    “太子殿下,墨将军是乾国的功臣。”

    以后说话前,最后思量一下再出口。

    褚肆的话让姬无墉有瞬间的无地自容,墨家怎么回事,太子心里清楚。

    墨家为乾国鞠躬尽瘁,却落得那样的下场。

    天理不公。

    “本宫知道,”姬无墉眼神一暗,继而笑道:“本宫就要走了,褚相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臣无话可说。”

    “本宫有话要和褚相说。”

    “殿下请说。”褚肆自觉的退后一步,等着姬无墉下文。

    侧背对着褚肆的姬无墉缓声道:“本宫知道褚相有把握将他们逐一扼杀,本宫也知,若非你心里边有些顾忌,恐怕在听到墨缄死讯时就与那些人同归于尽了。本宫也知道,你什么都做得出来。”

    即使是要杀帝王。

    他也能杀。

    这样的人,无疑是可怕的。

    姬无墉却不惧。

    褚肆黑眸微眯,语气沉沉:“太子殿下想说什么。”

    “本宫只是想让褚相将那些人留给本宫,踩着尸体走上那个位置,或许也是种不错的体验。”

    太子慢声说着,转过身来。

    大大的笑脸仿佛映着血光,迎面而来。

    深色的眼眸,已无往日的暖意,只余一片冰寒。

    隐隐透着戾气。

    一夕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变动着。

    褚肆静静看着这双笑眼,道:“太子想如何做?”

    这话,是同意了太子。

    太子脸容的笑咧得更大,更浓。

    “他们想要除掉本宫,褚相你说本宫该怎么做?”

    这一刻。

    褚肆看到太子隐藏在心底的恶魔在迅速的滋长。

    别人要杀他,那他也不客气了。

    李满华对他的打击很大。

    褚肆淡淡道:“那就看太子的本事了。”

    没本事,如何坐在那个位置。

    没本事,连杀人的资格都没有。

    褚肆还是那样悄声来,悄声去。

    姬无墉勾唇邪笑一声,身形一转,大步朝新房方向走去,那双笑眼,再无一丝温度。

    ……

    北夷国虽然只是派兵镇守,乾国这边不得不做二重的准备。

    褚肆进宫,向皇帝提议了提前出发龙安关的时间。

    “提前半个月?”

    皇帝放下手边的折子,鹰眸正看着他。

    “是,再晚半个月,恐有变动。”

    “太子大婚刚过,是否太过着急了。”

    褚肆道:“臣知道,但这是太子殿下自己向臣提议的。”

    “太子亲口与你说?”皇帝幽眸一眯,心下疑惑。

    褚肆坦然道:“是太子亲口所说。”

    皇帝瞧了褚肆几眼,慢声道:“褚爱卿,你可知罪。”

    “臣知罪。”

    虽然不知皇帝为何突然冷脸,褚肆立即跪下认罪。

    见他如此从善如流,皇帝眉微蹙。

    冷哼一声,褚肆更是将脑袋压低,半句不吭。

    “你那三伯,朕剥夺了他皇商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再动他。可你呢,好大的胆子!”皇帝往桌上一拍,翻旧账来了。

    褚肆答应老夫人要保褚寰一命,找了一个替死鬼。

    此事,他也没有想着要瞒皇帝。

    “臣知罪。”

    “知罪?朕看你根本就不知罪。”

    以褚暨的罪名,该牵连全族,中间因为夹着一个褚肆。

    皇帝不得不搁置了。

    动褚家其他人,连带着连褚肆也牵累进去了,所以,皇帝在朝中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对那些谏言官置之不理,或是敷衍了事。

    闹得满朝文武百官对褚肆越发的不满。

    数落他一通,皇帝似无力的摆手:“既然要提前半个月,后面事宜由你来操办,可有异议?”

    “能为乾国效劳,臣无异议。”

    皇帝看到他这样,险些气笑了。

    无力摆手:“下去吧,从正宫门出去。”

    “臣未着官服,既然进来走暗路,回去还是一样。”褚肆正色道。

    皇帝:“……”

    褚肆走暗路,很快就出了宫门。

    进出自如,他入宫这件事,只有管暗路的禁军统领知道。

    看着褚肆大摇大摆的进出,禁军统领就升出一种奇妙的想法。

    其实褚相才是皇上的儿子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