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笑着祝福(4更)
    太后让人备好的婚礼都送到了太子府,人刚入府,将东西都放下了就匆匆离去,不敢要赏银,也不敢停留片刻。

    太子静静立在台阶前,看着来来回回准备婚事的下人,无波无澜。

    仿佛这事与他无关。

    他娶的是太尉的嫡孙女,武官家的女儿,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只是这人不是李满华。

    “咯。”

    后门的方向传来轻微的声响,太子就这么背着身子没回头看也知道来人是谁。

    玄色的衣角,暗色的官靴子落在眼前。

    冷凛的气息压迫而来。

    自然而然的让人不敢直视,气场强大霸道。

    太子想:这个男人,其实才是最适合做皇帝。

    “褚相回府第一件事便是来看本宫,极是欣慰。”

    话语冲出口,却是嘶哑难听。

    他已经数日没有开口说话,从李满华被抬进了贤王府那刻起,从李满华不肯跟他走的那刻起,他就觉得自己输了。

    他想舍弃太子位,带李满华远离纷争的皇都,去一处平静之地过平凡的生活。

    放下了权位,可仍旧得不到她。

    “手里没权,如何护她。即使你带她离开,能逃得出这座皇城?”

    褚肆冷酷无情的话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将他的心浇得刺骨寒凉。

    透心的凉。

    “褚相,她是本宫的光。”

    “那又如何?”褚肆无情打击,“你抓不住。”

    太子回头,两眼空空看着褚肆:“所以你转了方向,抓住另一束光,是吗?墨缄,又算怎么回事?”

    褚肆脸沉了沉:“太子,现在不是你颓废的时候。”

    “墨缄死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褚肆黑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什么感觉?

    那是一种绝望的感觉,喉咙口火烧一般的疼,心结了冰,窒息得想要追着他的脚步离开。

    “看来太子已经不打算要江山了。”

    褚肆生气了。

    太子空空如也的双目徒然涌上一股寒冰,冷冷地盯着褚肆,“褚相,本宫不会放过这么绝佳的机会。”

    李满华还在贤王府,他不能放着不管。

    “既然如此,那就抹干你的眼泪。”

    褚肆冷冷道。

    姬无墉勾了勾唇,习惯性的露出大大的笑容,掩去了他眼底的悲伤,只有笑,“褚相一定会助本宫成为那人上人吧!”

    褚肆盯着他看了半会,行起了礼:“臣尽所能。”

    “很好,”姬无墉笑意更浓了,“本宫以后可就仰仗褚相了。”

    “殿下言重了,正统继位,理所应当!”

    看着一本正经的褚肆,姬无墉又勾了勾唇,“本宫确实是正统,那些庶出的,哪能同本宫相比,褚相,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做个准备了?”

    “是!”

    “褚相,你如今可还想着墨缄。”

    身边的人沉默了。

    很久,太子侧目过来,身边的人却走远了。

    盯着褚肆从后门离开的背影,太子咧牙一笑,笑容太大了,几乎是想要将自己脸上,眼底的苦和痛都淹没过去。

    太子大婚这天,整个皇城都沸腾了起来。

    好久,没有喜事了!

    大家都积压得太久。

    贤王牵着正妃和侧妃,见证太子的大婚。

    无疑是刺激了太子和李满华。

    两个相爱的人,亲眼见证了对方的婚礼,那得多痛。

    舒锦意站在喜红幔帐边,看着高堂前立着的那对新人,在贤王敬酒的那么瞬间,身着喜服的太子笑得极为高兴。

    是的。

    高兴!

    笑容满面的太子,不论落在谁的眼里,都是高兴的。

    面对自己所爱的人,他得叫一声嫂子。

    多讽刺。

    整个过程,舒锦意都在盯着太子灿若光芒的笑脸,拧紧了眉,久久不能语。

    她的心有点堵。

    并不是因为太子的笑容。

    “阿缄。”

    腰身被箍住,往一个散发着热气的怀抱撞去。

    那一声急唤,将她的神唤了回来。

    仰头,是褚肆漆黑又紧张的眼眸。

    舒锦意勾唇一笑:“喝酒了?”

    “饮了几杯喜酒,”说到这儿,褚肆眼神微暗,声音低哑,“阿缄,来日,我会补偿你。”

    舒锦意黑眸一眯:“你可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绝无!”

    “那这补偿?”是何意?

    不曾想,褚肆脸一红,偏开了视线,道:“到时候你会知道。”

    舒锦意笑着伏到他怀里,笑道:“那我等着。”

    视线从他的怀里瞥向不断敬酒谈笑的太子,对各方的祝福也是朗声的接受了,还笑着道谢。

    那一声谢,极高昂。

    舒锦意轻叹。

    拥着美人的褚相爷也觉得太子有点可怜,但也只是有点而已。

    对比太子,他更可怜。

    “太子以后恐怕……”

    “这是他该承受的,”褚肆道。

    舒锦意笑了笑,没有再开口。

    她不敢说褚肆做的就一定是正确的,但也不敢说是错的。

    对错,都在人选择的一瞬间。

    ……

    姬无舟有伤在身,不能饮酒。

    坐在前桌,看着太子转悠的身影,以及那一声声朗笑,仿佛今天成亲,他当真开怀一般。

    事实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姬无舟的视线落到这边,正好捕捉到褚肆和妻子亲密低语的亲昵画面,眉,皱紧了。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姬无舟就莫名觉得不舒服。

    “三皇兄!”

    太子的声音突然盖过来。

    酒杯已经举到了姬无舟的面前,他再次皱眉。

    “三皇兄,多谢你的祝福!”太子开口就有点打结,看来是喝高了。

    这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就喝多了?

    姬无舟举起手里的茶水:“我有伤在身,太子若是不介意的话……”

    “不行!一定要饮酒!一杯也成!今日是本宫的大喜日,三皇兄可是不给本宫面子?”

    真的喝醉了。

    姬无舟:“……”

    “三皇兄,本宫的酒你可一定要饮,本宫多谢你多年来的的照顾!咱们干一杯。”

    太子大吼一声,将旁边的酒杯端了过来,放到姬无舟的面前。

    太子这么个举动,将酒杯里的酒洒了大半,都落到了姬无舟的衣袍上。

    姬无舟眯了眯黑眸。

    “太子,你喝醉了。”

    “没醉,本宫清醒着呢。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清醒,三皇兄,喝吧,喝了本宫好敬其他人。”

    嗓门这么大,又是新郎官。

    大家的视线一直都跟随着他走。

    看到太子耍酒疯为难姬无舟,大家都有些不敢看了。

    先是贤王,现在又是姬无舟。

    看来太子不把人折腾到是不罢休了。

    “不阻止吗?”舒锦意也被太子这一**大嗓门给吼得皱眉不已。

    抬头看褚肆,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对太子的行为,他更是没有阻止的意思。

    “我们该走了。”

    褚肆皱了皱眉,正要带舒锦意离开,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吼。

    生生将所有人都吓到了。

    有些人还被吓得呛了酒。

    “褚相!”

    气势十足。

    太子这不是醉了,是疯了吧。

    所有人刷地看向欲要离开的褚肆。

    因为身份高的原因,他们就坐在不远的两桌。

    “太子殿下。”

    褚肆回头,恭敬行礼。

    太子指着褚肆,然后一圈扫过来,随着他的手指指向转悠,大家的视线跟随着落到了姬无舟的身上。

    “你们……”太子笑着慢声说,“可都是真心祝福本宫?”

    “……”

    太子喝高了。

    “褚相,本宫还未与你痛饮一杯,且先别急着走。本宫先问三皇兄一句话,再回头同你饮一杯。”

    姬无舟皱着眉,寒声吩咐太子身边的人:“将你们太子送进新房。”

    再闹下去,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墨将军与三皇兄是好兄弟,好朋友,本宫也曾和墨将军有过数面之缘,墨将军还曾送本宫不少玩意。说来,本宫也好久没见着墨将军了,三皇兄与墨将军既然是好友,何不请墨将军前来,这儿有美酒佳肴,墨将军定然喜欢极了……”

    “砰!”

    一记重响砸下。

    所有的声音都嘎然而止。

    整个婚宴,静得可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