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委屈无力(1更)
    太子府之事褚肆嘴里说着不管,实际上,在皇城内却做足了准备。

    这次跟出去的只有郭远和一些隐蔽的暗卫。

    徐青进太子府时就感受到一股阴郁之气。

    “徐护卫。”

    太子身边人看到徐青,松了口气。

    相爷没有不管太子爷。

    “太子殿下呢?”

    “在后院。”

    那人急忙将徐青引向后方的议事院。

    徐青迈进院门,对着门就看见不少幕僚在与太子商事。

    太子的脸色极度的不好看。

    隐隐有怒火在星眸内闪烁。

    看见徐青却是没有一点的缓和,手一摆,让幕僚们都下去。

    幕僚们并没有看见徐青,因为徐青在太子殿下瞥来时就退到了隐蔽的角落。

    幕僚们走出来,正好看见太子身边的护卫。

    等人走光,徐青才从后面出来。

    “相爷来信。”

    太子的护卫上前说。

    太子黑眸一眯,屏退了左右。

    徐青将手里的飞鸽传书送到太子的手中。

    太子打开一看,霍地起身,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甚至是说有些悲痛的慌乱。

    他快步朝外奔去。

    “太子殿下,爷的意思是让您莫妄动。”

    “砰!”

    太子一拳砸在门上。

    徐青后面的话自动熄了下来,等着太子自己反醒。

    在感情上,任何人都不可能醒神。

    “你的意思是让本宫放弃所有的挣扎?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算什么太子!”太子愤道。

    那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怒和悲。

    他隐忍了这么久,到头来,什么也没有。

    一个人而已,他竟然也保护不了。

    “爷让您勿感情用事,您是太子。”

    “太子?”

    太子呵呵一笑,充满了讽刺:“你可见过像本宫这样的太子?”

    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护不了,还算什么太子。

    徐青抬起头,对上太子愤然赤红的双目,稳着声道:“我们爷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对比太子有爷的护佑,太幸运了。”

    太子咬牙,捏拳。

    靠着门,重重闭上眼。

    “难道他让本宫眼睁睁的看着人进贤王府?”

    “贤王府的聘礼已经在路上,太子就算去了又能如何?您就要大婚了。”

    徐青提醒了太子最残忍的一个事实。

    皇帝让太后替他选定的人选,大婚后就要前往龙安关了。

    如果他这个时候乱来,龙安关的计划,恐怕要落空。

    褚肆怎么可能让希望落空。

    太子转身就朝外奔出去。

    “太子殿下!”护卫赶紧追出去。

    千万别出乱子。

    徐青皱了皱眉,果然如爷所想的那样,太子根本就顶不住。

    李小姐那边留一手果然是必要的。

    在来太子府前,徐青给李满华送去了褚肆的意思。

    李满华如果真心喜欢太子,就该知道怎么做。

    李府。

    李大人和李夫人双双来到前门,看着这厚重的聘礼,愣住了。

    李满华刚回府没有多久,就被眼前的聘礼给砸得面色惨白。

    身子一晃,险些晕倒。

    “小姐。”

    丫鬟急忙扶住人,看到李满华惨白的脸,眼眶红了红。

    “母亲,爹,女儿不想嫁……”

    她无力的吐出自己的想法。

    李大人和李夫人对视一眼,贤王府的聘礼哪里是他们能够拒绝的?

    没听贤王府的人说吗?

    他们王爷已经上报了皇上,皇上对儿子的小小要求自然不会反对。

    现在为了北夷事忙得焦头烂额的,哪里有闲时来管你李府的事。

    如果贤王府用强的,他们也无可奈何。

    而且攀上这门亲事,是他们李府的福气。

    虽然只是侧妃,他们李家的家世,还是高攀了。

    “女儿,贤王府的聘礼,恐怕是退不得。”

    李夫人对女儿能有这样的遭遇自然是欢喜的。

    只是她的欢喜还没有落到心头,贤王府过来的一个丫鬟就道:“昨个儿王爷还向王妃叨念了一句李小姐呢。”

    李大人和李夫人的脸色一变。

    女儿什么时候和贤王见过面了?

    听丫鬟这话,感情贤王和女儿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满华脸色更是苍白几分。

    贤王分明早就有了准备!

    是她太不小心了。

    “这……”

    “聘礼已送达,还望李大人和李夫人好生做主。”

    婢女盈盈一福礼,笑眯眯地看向李满华:“我家王妃向李小姐问声好!”

    李满华扯着嘴角,几乎是有气无力道:“王妃客气了。”

    “李小姐好生准备准备,商定了日子后,王府就会抬轿子接新人了!”婢女又道:“奴婢在这里先恭喜李小姐一声!”

    话落,再冲李大人和李夫人作礼离开了。

    李满华白着脸跌坐在椅子上。

    “爹,女儿不想嫁。”

    “你和贤王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爱女这样,即使李大人心里边欢喜,可还是忍不住心疼了一下。

    但也仅是一下。

    权欲对每个人来说,是不可抗拒的。

    李大人也想往上爬。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他怎么可能放过。

    “女儿和贤王什么也没有,爹,您一定要相信女儿。”

    李满华急着解释。

    李大人却摆手,命令丫鬟:“扶你们小姐进屋。”

    “爹?”

    “你累了,好好歇着,这里的事有你母亲和我,去吧。”

    李大人的声音温和,安抚着李满华絮乱的心绪。

    丫鬟将李满华扶回屋,李夫人对李大人道:“老爷,这事?”

    “这是李家的机会。”

    “确实是,”李夫人一听,松了口气。

    自己的女儿能嫁入贤王府也是一种福气。

    “那你好生准备准备,我前去贤王府一趟,商议一下日子。”

    李大人笑眯眯地吩咐李夫人。

    李夫人欣然应下,瞒着李满华做出嫁的准备。

    只是纳妾,虽是个侧妃,可好歹也是妃啊。

    可把李家上下高兴坏了。

    李满华完全做不了主。

    婚姻向来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她一个闺阁女子哪能做主。

    太子潜入李府,熟门熟路的来到了李满华的闺房。

    “叩叩。”

    两叩的声音在窗边响起,李满华立即抹掉眼泪打开窗。

    身着锦衣的太子倏地从窗边跃了进来,一双眼紧紧攫住了李满华通红的眼,心里疼得不行,紧握住了她的手不敢松放。

    屋里的丫鬟看到太子,连忙退出去,守在屋外。

    李满华又惊又喜:“太子。”

    “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一定不会,”太子捏紧了她的手。

    李满华却摇了摇头,“太子根基还未稳,不要为了我做这些无谓的事。”

    “怎么会是无谓,”太子手里的动作有些激动,“阿华,你是不是……”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有事,贤王不会放过你的。”

    李满华心里打颤,也用力回握着他的手,生怕太子做出什么傻事来。

    太子看到她这样,咬紧了牙,哑声说:“你等着我。”

    “太子想要做什么?求你,别那样。”

    李满华抱住了他的手臂,哀求着。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怎么可以让他功亏一篑。

    褚相说得没错,她必须做点什么。

    “阿华。”

    “太子如果你出事,我这辈子会无法安生,贤王不过是想要折磨你,想要利用我对付你。他根本就不会碰我,在贤王府我会很安全,而且刚才我也点头答应了……”

    李满华说着违心的话。

    太子浑身一僵。

    “你怎么能答应,怎么可以答应!”太子下一刻几乎是要暴走。

    她不答应又怎么样?

    没权没势的李家,有回绝的余地吗?

    在贤王府下聘礼的那刻,李满华就知道自己逃不掉。

    父母那里,她也不敢奢望。

    李家不能因为她一个人没了。

    太子青筋暴起,看着红眼瞒,满目泪晶的人儿,意识到自己指责的话伤了她。

    她根本就拒绝不了。

    太子扭开脸,哑声说:“我不会让你被人夺走,等着我。”

    丢下这句话的太子跃窗而去,连给李满华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太子……”李满华不敢大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黑暗里钻去。

    她该怎么办?

    褚相若是知道,定会怪她没有将事办好。

    李满华无力靠在墙上,滑落在地上,委屈又无力,眼泪哗啦啦掉落。

    ------题外话------

    推文(2p求收)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宋悠然说:“金钱权欲下的感情,终究一场浮华,可以玩,但是不能动真,动真你就输了。”

    男人说:“没关系,我就站在浮华背后等你,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就什么时候回来,咱们有一生的时间,慢慢耗。”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