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女装蓝颜(1更)
    本意是想在姬无舟这边动些手脚,褚肆让人寻机会,结果就寻出一个让褚肆甚为不耻的事。

    誉王妃身体败坏,他想要以此为借口谋娶他人。

    而这个人不是谁人,正是贤王妃的亲妹妹沈淳儿!

    能谋夺对方的势力,又破坏贤王妃和贤王之间的感情,一举三得。

    因为姬无舟也需要子嗣!

    之前后院还有一些女人,可那都是摆设。

    姬无舟害怕别人送进来的女人是细作,因此被赐入府的美人不到多久都会被他送走。

    是以,真正名义上的誉王府女人,也只有誉王妃一人。

    之前还有一个叶惋惋,可惜人已经没了。

    子嗣单薄,不论放在哪个人家都会被人诟病。

    更遑论是皇室子弟。

    至今为止,除去未曾纳正妃的太子,也就只有姬无舟无一子嗣了。

    “爷,可要从中阻止。”

    “为何阻止?”褚肆抬抬眉,侧目看来。

    郭远愣了下,没敢猜测褚肆心里的想法。

    不是要找姬无舟的把柄然后从中作梗吗?

    “誉王妃受伤了,王府将来是需要人来继承的。”

    郭远眼眸一闪,“爷的意思是……”

    褚肆没说话,可郭远马上就领悟了过来。

    但……

    “沈大人恐怕不会同意。”

    沈尚书正经八百的是贤王的人,贤王的岳丈大人。

    如此关系怎么可能同意嫁嫡次女给姬无舟。

    他的女儿再不济,也不能嫁人为妾。

    庶女尚且不会嫁给你姬无舟,更不说是老来得女的嫡次女了。

    “那就给他推一把。”

    褚肆说得慢不经意,却隐含着一种言不明的意味。

    郭远品了半晌眼神就古怪了起来,心中一突,难道爷还对墨将军的事念念不忘?

    郭远又开始同情起舒锦意来了。

    少夫人也真是可怜。

    接下来,江府这边没少受到褚肆的明面敲打。

    江老爷都怀疑褚肆是不是要打算灭了江府时,江朔不冷不淡的扯一句让他们二老放心。

    姓褚才不敢毁了江府。

    再说,江府是那么好击毁的?

    有了舒锦意这个后盾在,江将军是如何也不惧褚相爷的威风了。

    少夫人一生气,你老虎的威风也变小猫咪!

    于是江朔得意了!

    两家明着小怼了起来,直怒得皇帝都要怀疑褚肆是不是看江府不爽了,要不要顺理成章的收了江朔的权。

    两人不知差点干了坏事,还在明面上怼得欢。

    舒锦意得知江朔和褚肆是怼着玩,有意让人看见,也没阻止。

    只是偶尔听到江朔派人告状,舒锦意总会说两句,让褚相爷非常的不爽!

    明明各凭本事的怼,你这样背后告状告到他媳妇这儿来。

    过分了啊!

    “郊游?”舒锦意将手里的帖子放下,看向前面贤王府来的丫鬟,“贤王妃亲自来下帖子还让你们亲自走一趟,我若再推脱,就是不敬了。只是,贤王前些日子才受了伤,贤王妃她……”

    “王妃说了,王爷只是皮肉伤,养好了。王爷这会儿就是担忧王妃郁郁不欢,这才令奴婢过来给丞相夫人下帖子,出门散散心。丞相夫人放心,随行的都是一些大家闺秀,高门贵妇。”

    派来的婢女能说会道,是个玲珑人物。

    三两下说下来,舒锦意还真得走一遭。

    并非不能拒绝,只是她实在觉得这些皇室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前面才带人要杀她,现在又能以一副友好的面孔来请她出府游玩。

    “少夫人这事还是和相爷说一声吧,相爷近日闲在家中,您若是不在,不太妥当。”

    清羑是直接凑过来说的话,清清楚楚的让那名婢女听着。

    舒锦意轻笑,道:“到把相爷给忘了。”

    话落,外面就传来一道低磁的男音:“夫人是忘了什么?”

    这声隐含了宠溺的味道。

    声落人就跟着进来了,人高马大,黑影罩进来瞬间让那名婢女喘不过气,连忙行礼。

    进门的褚肆像是没瞧见行礼的婢女,自然的将舒锦意的细腰勾住,将人轻轻拉到了怀里。

    舒锦意伸手撑着他的胸膛,瞪了他一眼。

    大庭广众下,他想干什么。

    舒锦意不瞪还好,这一瞪,可把褚相爷给瞪硬了!

    身体略僵,有些呆呆的盯着舒锦意眼神澄清的眼睛。

    要不是这么多人在,褚相爷根本就没法把持。

    他不会承认,舒锦意这一瞪落在他眼里是如何的风情万种,勾人魂魄!

    “贤王妃邀我出府郊游,相爷可同意?”

    舒锦意咳嗽一声,连忙唤回他的神丝。

    褚肆道:“依你自己的意思。”

    “既是这样,你回去回了你家王妃,就说我会如约而至。”

    婢女得到了回话,暗送了一口气,顶着褚肆冷冰冰的视线暗抹着冷汗:“是,奴婢这就告退。”

    婢女再如何玲珑八面,面对气息慑人的褚相爷,双腿一样要打颤。

    人走,舒锦意就伸手拍拍他的肩头。

    褚肆不舍地将人松开。

    “贤王妃突然邀我出游,你没感想?”

    褚肆手一摆,左右屏退,“带上郭远。”

    “一群女人里掺了一个侍卫,恐怕不妥。”

    “府里没培养出女暗卫,这样,先让郭远着女装混进其中,护你安全。”

    “……”相爷,您能靠谱点吗?

    郭远那身板套上女装,像话吗?

    “不若再挑几个身形瘦小些的?”显然褚相爷也意识到郭远的身板不对,赶紧又改口。

    舒锦意上下打量着褚肆。

    在舒锦意的目光打量下,褚肆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相爷这脸蛋尚好,至于身材,女子也有拔尖的,到也无碍。”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相爷不愿意?”

    “愿意,”声音幽幽怨怨。

    他愿意了,舒锦意到不乐意了,“算了,派几个暗卫守在暗中就好。”

    搞什么女装混入,闲着呢。

    褚相爷闻言松了口气。

    “既然是郊游,为夫陪着一起。”

    为夫?

    舒锦意不由斜了一眼过来。

    虽然两人已经名副其实了,可有些东西还是不够深入。

    比如感情方面的一些细节。

    “可好?”褚肆没发现舒锦意那一愣,凑到耳边,低磁的声音落下,灼热之气了吹进了舒锦意的耳朵里,痒得她脸皮微红。

    “真打算着女装混进来?”

    下刻,舒锦意调整自己,戏谑地抬头看他。

    “……”褚相爷说:“郊外也有不少的好景,待那边结束了,为夫带你去看看!”

    反正他也是闲着。

    也趁着这段时间多和自家媳妇亲近亲近,主要还是褚相爷不想离开她身边,整天腻着一块才好!

    再来,等他们玩回来,姬无舟这边恐怕也有成果了。

    他就是怕舒锦意知道这些,心里会不舒服。

    “皇上可是禁了你的足。”

    “没关系,”褚相爷根本就没把这些放眼里。

    “既然是要出门一段时间,带上母亲吧。”

    舒锦意还是怕上次那样的事情会重演,到时候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两人去问了刘氏的意思,刘氏却拒绝了,让他们二人出去走动走动,不用理会她这老人家。

    刘氏也是想让他们年轻夫妻多相处相处。

    褚肆留下一部分人,足够保护刘氏的安危了。

    期间她要是想要办什么事,也可以使唤去做,不用担心她。

    那件事过后,皇都里的人还不敢乱动。

    皇帝正头疼北夷的事,这会儿没有谁傻傻的跑出来作死。

    出发的这天,刘氏叮嘱了褚肆要小心呵护舒锦意,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褚肆自是比谁都小心舒锦意的身体,带出去的人中也有调理身体的大夫,能替舒锦意准备周全的都准备了。

    褚肆这边让人在郊外半道停留,自己与暗卫混在一块跟着舒锦意一起前往。

    舒锦意身边只带两个丫鬟和车夫,没有多余的其他人。

    郊外这边场地并不远,也算作是贤王府外边的小别庄了。

    只是这处别庄与别人的不同,大半都是露天的宽敞之地,只有两三处是临时住地。

    除了一些亭子,一览过去,除了墙就是一道门。

    墙门边,此时站着不少鲜衣少女,叽叽喳喳的有说有笑。

    一辆马车抵达,所有人都停了嘴,齐刷刷的往马车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