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勾人得紧(2更)
    “江朔你在干什么!”

    舒锦意也看到了对方的面目,眉眼隐含了怒火喝来一句。

    江朔就像是没有看见舒锦意,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样,更快更凌厉的攻击褚肆。

    听到动静的暗卫,瞬间将院子围得严实。

    “砰!”

    内力的冲击,几乎是要将舒锦意给伤了。

    刀剑无眼,内力的挥洒更是无情。

    褚肆面色更寒冽如冰,将舒锦意带到身后紧护,将江朔击退出去。

    “嗖!”

    江朔一退就被数把冰冷的刀剑架住了脖子,无法再往前。

    褚肆寒着张脸,袖子一甩将身上的冷气击开,转身紧张问:“有没有伤着?”

    舒锦意脸色不太好地摇头,“我没事。”

    喘了一口气,左右看了一眼,再落在江朔的身上,冷声道:“有什么话里边说。”

    “不必了,”江朔第一次没听从舒锦意的话。

    舒锦意皱眉:“你发什么疯。”

    江朔冷冷盯住褚肆,冷笑:“这个人一直在骗人,好个奸滑小人!”

    现在的江朔恨不得将褚肆给灭了!

    盯着目眦欲裂的江朔,舒锦意连连皱眉:“不管是因为什么,你也不能这样做。”

    如果这个人不是褚肆,他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将……”

    “进屋去说,”舒锦意冷冷丢下一句,转身进屋去。

    褚肆沉着脸摆手,众人这才慢慢收住手里的刀剑。

    三人刚进屋,江朔又突然拔出匕首朝褚肆袭来。

    两人在狭窄的地方过起了招,舒锦意沉脸看着这一幕。

    “够了!都给我住手!”

    两人没停。

    舒锦意更气了。

    刀剑无眼,他们的招式太凌厉,舒锦意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干着急。

    眼看着江朔暴发着周身凌人的杀气攻击褚肆,而褚肆因为这个人是江朔,根本就没有办法实实在在的攻击。

    他不能让舒锦意伤心,一丁点也不行。

    “啪!”

    舒锦意无法,只能将桌上茶具摔到地上,大声道:“都给我停下来,你们是想要我死吗?”

    杀气迫人,舒锦意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两人听到最后一句话,同时住了手,霍地看过来。

    “江朔,说清楚。”

    舒锦意微喘着息,咬牙切齿道。

    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捏死他!

    “将军,这个人骗了你,是他害死了大将军……我们都被这个人渣给骗了!”

    江朔气得抖了手,那双眼狰狞得似要爆裂。

    舒锦意和褚肆同时皱眉。

    褚肆道:“阿缄,我没有做那样的事。”

    他怎么可能杀了岳父大人,护还来不及。

    “我信你。”

    “将军!”江朔急了!

    “江朔,我和你说过,那件事确实是和他无关……”舒锦意没说完,江朔就寒着脸色将怀里的信件甩了出来。

    舒锦意挑眉。

    “这就是证据!”江朔咬牙切齿盯着褚肆,一副恨不得吃了褚肆的模样并没有吓着对方。

    褚肆平静地问:“也不知江将军又是从何处得来的证据,竟直指本相残害自己的岳父大人。”

    “呸!不要脸的混蛋!”

    江朔呸了一声。

    想到这个人渣还搞得将军怀了身孕,江朔现在就恨不得化身为魔,吃了他的血肉!

    舒锦意拿起其中一封,看了起来。

    虽然知道没有做那样的事,可褚肆仍旧心中忐忑不安,下意识的要替自己辩解一句:“阿缄,不要信别人的证据,就算内容有多么不堪,那也绝对不是我所为。你定要信我,就算是将自己杀了也不会动岳父分毫!”

    “褚肆你可还要脸,你让将军变成这个样子,你死不足惜!”

    舒锦意面无表情的将信件阅完,屋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致。

    两个人都在等着舒锦意的爆发。

    最后只等来舒锦意平静的一句话:“字迹确实是有褚肆的,行事的却是下边的地方官员,说得直接些的,这些人无非就是传送者罢了。真正行事的,却是另有其人。江朔,不要再胡闹了。”

    “将军?”江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既然她自己都证明了其中有褚肆的原因在,为何还要相信他!

    想要从其中做些手脚,对褚肆来说简直太容易了。

    或许这些信件不全面,或许他不是下令的那个人。

    下面那些地方官员却有他的人!

    只要与他有关,就不能够放过!

    “将军,您怎么能放过自己的仇人,甚至是还要为他生儿育女,你是我们的将军啊,这个人……”

    “够了,”舒锦意闭上眼,摆手:“你回去吧,我心里有数。”

    “你根本就不清醒,你是被他的甜言蜜语给哄骗了!”江朔极力的吼了出来。

    “江朔,”舒锦意抬起幽幽淡淡的眸子,“你明知这与他无关,为何还要这样做?你心里边真的只是愤他骗了我而已?”

    “我……”江朔扭开脸,眼底里仍旧溢满的怨恨。

    “回去好好反醒,你马上就要前往龙安关了,不要再发疯丢了这次的机会。江朔,你是未来的三军统帅,手里捏着帅印,就该做帅印主人该做的事。皇都里的事,以后你不要再插手了。”

    “将军!”江朔满心的不甘。

    “回去,不要让我失望,”舒锦意无力摆手让他赶紧滚。

    “为什么你对这个……”

    “滚回你的府邸!”舒锦意气得将手里的信件砸到地上。

    江朔咬牙切齿盯了褚肆一眼,愤然破窗离开。

    屋里另外一个人走了,静得让褚肆心中惶惶。

    “阿缄。”

    “我想……”

    “别想,什么也别想,”褚肆怕她开口说后面的话,急急上前握住她的两肩,眼中尽是惶恐不安,“阿缄你说你信我的。”

    舒锦意盯着他的眼,欲要张唇说话。

    褚肆倏地堵住了她的嘴,缠住她的舌,让她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舒锦意推不开,索性闭上眼,迎合着他。

    褚肆终于将人松开,舒锦意却只能喘着气靠在他的身上。

    “我确实是写过信给戎城前太守,可我并没有想过自己的这封信会变成一把杀人的武器。我不敢明目张胆的问大将军是否安好,我只从旁推敲,不曾想下面的人误会了我的意思。你也知道,当初我们的关系有多么的恶劣……是我的错,全都是因为我的错。”

    当前面的人在杀敌,后方多重的秘密行动阻碍,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不用猜测就已经能想像得到了。

    即便这不是他的错,他也知道,给龙安关创伤的一刀,他也在列内!

    “我只是想要表明我想帮助你们的意思……我并无害你们的意思,阿缄,你可以杀了我却不能离开我。”

    舒锦意缓过劲来,听到他声声隐含惧意的话语,哭笑不得。

    “阿缄,我不能没了你。”

    “你先放开我。”

    “不放。”褚肆死摁着她的脑袋。

    喘不过气来的舒锦意:“……”

    此生此世他都不会放开她,即使会因为这件事怨恨他一辈子,他也要将人禁锢在身边。

    褚肆的黑眸变得更加幽深。

    抱着怀里的人,嘴里吐着冰冷的狠话:“你若敢离开,我就……”

    “就如何?”舒锦意闷闷的声音夹着怒火传来。

    褚肆眼眸一暗。

    她果然不信他!

    舒锦意好气,他这简直是在谋杀她!

    “你要将我闷死了吗。”

    阴测测的声音从怀里传出,褚肆意识到自己因为害怕这人的离开抱得太紧了。

    稍微松开一些,舒锦意就猛地推开他,小眼神冷冷刮了过来。

    褚肆心头狠狠一颤。

    即使是生着气,阿缄这模样也勾人得很!

    “阿缄。”

    “滚远点,”舒锦意气极了。

    “阿缄我错了,不该将你捂着。”

    也不知是因为气着了还是被捂着了,舒锦意一张小脸涨红涨红的,气都没喘好。

    看着这喘息模样,褚肆又心猿意马了!

    呆呆地看着她刮来的勾人小眼神,又是这诱人的模样!

    “阿缄……还是别滚了。”

    “滚开,”舒锦意气得打开他伸出来的手:“老子话没说,你他娘的就想要勒死老子吗?每次都来这招,什么鬼毛病!”

    褚肆:“……”连说粗鄙话语的模样也都勾人得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