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憋屈三房(2更)
    皇帝赏赐,贵妃亲自挑选。

    这是给舒锦意多大的面子啊。

    除去刘氏和老夫人,无不对舒锦意妒红了眼。

    褚玥搅着手,不甘的想:自己哪样都不差,父亲又是当朝首辅大臣,怎么都叫这便宜三嫂给得了去。

    “锦意可真是好福气,竟能劳动丽贵妃娘娘亲自挑选珠宝首饰,”上官氏笑盈盈的赞上一句,却不难听出她话里的酸气。

    蒋氏心中不屑上官氏,可对舒锦意却也真的嫉妒。

    “是啊,三嫂嫂可真是好福气,能得皇上和丽贵妃看重,将来必然能走出条不寻路来!阿玥甚是羡慕呢!”

    褚玥挤着笑靥,略有几分女儿家调皮的灵动。

    令人着实欢喜。

    内心里如何想,却没人清楚。

    “皇上也是看在相爷这次捉刺客的劳苦份上才下的赏赐,阿玥也不必羡慕。”

    舒锦意声音温温淡淡的,说出的话,却让众人笑容一僵。

    她的意思是说,褚肆是拿命来换取这些金银珠宝的,你们想要,也可以拿命来换。

    刘氏看着这些嘴脸,打从心底里发出冷笑。

    “好了。”

    老夫人摆了摆手,彼有几分不耐地道:“既然皇上给阿肆的赏赐,就将东西抬过去吧。”

    蒋氏和上官氏抿了抿唇,想要说出来的话愣是没敢说。

    “多谢老夫人!”

    舒锦意也不客气,按理说,宫里赏赐这么些显眼的东西,该入库过半到褚府大库房。

    现在老夫人直接让二房全抬了回去,摆明的要入二房私库房里的。

    这样也是合情合理,落在上官氏眼里,却觉得极为不公。

    三房挣来的银两就得入褚府大库房,充了公,为何唯有二房和大房独立出来?

    上官氏脸上的笑意冷了冷,语含讽刺:“还是老夫人办事公允。”

    老夫人面色立即沉了沉,上官氏的话也没接。

    上官氏暗暗恨在心里。

    偏大房罢,现在连二房也要偏向吗?

    就因为大房和二房有高官俸禄,能给褚府带来荣耀吗?

    只可惜,皇上根本容不得两只大老虎,老夫人如何都得舍弃一个。

    上官氏想到褚肆和褚暨的水火不溶,心中又是快意了不少。

    ……

    舒锦意让人将东西抬进院,给刘氏送去。

    刘氏却道:“既是丽贵妃替你选的,就不用拿给第二人使了,免得贵妃娘娘瞧见了不好。”

    “是。”

    “清羑的事,你做得很好。”刘氏欣慰地赞许。

    舒锦意:“……”

    她真没想将清羑塞进褚肆的房里,之前对清羑所说照顾的话,也是字面上的意思。

    刘氏心情颇好地带着人回院。

    舒锦意独自面对这一大箱子赐下来的金银,眼尾微眯,泛着冷意。

    如此恩赐,落在别人的怀里,那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落在她怀里,却不是福气了。

    指不定还成为晦气呢。

    舒锦意打开箱子,拿起一只翠玉,赏给了书颐她们。

    书颐等瞬间受宠若惊,“少夫人……使不得。”

    “没什么使不得的,赐予我,就是我的东西,我想送谁也是我的自由。”

    “可……”

    “拿着吧,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也不能换钱用,不如给你们戴身上也添些光彩。跟着我,也没有什么能给你们的。”

    “有伺候少夫人,已经是奴婢们的福气了,岂能……”

    “哪儿那么多废话,赏你们戴着玩就戴着。”舒锦意也不与她们争。

    “谢少夫人!”

    舒锦意说得没错,宫里头赐出来的东西,不能变卖自个也不戴,只能赏玩了。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漂亮华美首饰的,几个丫鬟被赏了玩意戴,眼里,脸上的高兴言于表。

    “少夫人,您为何不高兴?”

    得了首饰的几个丫鬟回过神,才发现舒锦意面容发沉,并无高兴的痕迹。

    渐渐收敛了笑。

    “咱们这个皇帝,怕是又拿这些东西来唐塞你们相爷了。”

    不得不说,舒锦意对乾国的皇帝,还是彼为了解的。

    丫鬟们似懂非懂,突然觉得这箱首饰摆在这里,有些压抑人。

    是什么事,舒锦意等褚肆回府就明白了。

    大抵不过是因为刺客一事。

    再说上官氏这边,从定安堂出来,怒火涛天。

    “哗啦!”

    上官氏气得将桌上的茶具拂到地上,碎成一片。

    “母亲!”

    褚容儿和杨氏吓了一跳。

    再观上官氏,面沉如水,一双美眸如利刃般射向某一个方向,仿佛前面有她的仇敌,想要将对方看出几个窟窿。

    “这个老虞婆!”

    上官氏气得骂出声来。

    “母亲,您别气,或许那就是宫里赐出来的东西,祖母不好充公,这才让三嫂嫂自个带回屋去。”

    褚容儿到底是上官氏的女儿,知母莫若女。

    杨氏是上官氏的儿媳妇,自也看得明白,心里边也替三房憋屈。

    老夫人嘴里总说着公允,实际上,她的心一向偏着大房。

    二房且不说,要不是因为褚二爷去了,怕也是如此。

    “不好充公!依我看,那老虞婆本就没想着要大房和二房的东西。大房有你大伯,二房有你的三哥,我们三房就活该被剥削,所有的东西都得充公作为褚府所需。你爹就不是她嫡亲儿子了?她分明是不想看我们三房好。”

    从未见过上官氏激愤的杨氏和褚容儿,一时不知所措。

    上官氏精美的五官气得有些扭曲,面色阴沉,冷冰冰地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既然她如此不仁,也就不怪我不义。”

    “母亲放心,终会有一天,祖母会想明白的,我们三房才是对褚府贡献最大的那个人,”褚容儿咬着唇,上前扶着气得不轻的上官氏。

    “容儿说得没错,”杨氏叹了口气,劝说一句。

    上官氏却发出冷冰冰的笑:“你们也别指望这老虞婆想明白了,她永远不会想明白。还有你们那个愚蠢的父亲,竟还想着他的大哥,咱们都被欺到头上了,还高高兴兴的替他办着事,砸着大把银两替他谋事。”

    上官氏最恨的就是这一点。

    奈何,褚三爷根本就不听劝,平常时精明劲,一遇到褚暨,就废了。

    真是没用!

    听上官氏连褚寰都骂上了,杨氏和褚容儿频频抹冷汗。

    “不成,我们三房不能再这么憋屈下去了。”

    看见上官氏冷凌的眼目,褚容儿和杨氏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66花!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