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咄咄逼人
    “少夫人!”

    舒锦意和江朔抵达岔路口时,书颐和秋禾从前面过来,秋禾急道:“少夫人,夫人被誉王妃带进了钟鼓小楼,郭侍卫的人被拦在了前面,少夫人,夫人让您别轻举妄动,不为谁也有为了您腹中的孩儿着想!”

    舒锦意蹙眉,果然和她想的那样,江朔的人被挡在了前面。

    江朔听到秋禾的话,脸色变得缤纷多彩,然后扭曲了起来,霍然转身来死盯着舒锦意。

    该死的奸臣,竟然敢让将军以女人的身份受到这种侮辱!

    江朔拳头捏得咯咯直响。

    舒锦意道:“我会将母亲接回来,你们先回府等着,这是命令,不得违抗。”

    舒锦意说完转身看江朔,见其眼神阴郁,皱眉道:“你怎么样?”

    “我无事,将军……”

    江朔哑声想问她话,舒锦意却转身就走,“后面的人快要过来了。”

    江朔捏拳咬牙,转身跟上。

    秋禾和书颐对视一眼,只能折回府去,现在只希望相爷的人能够快些从外面回来。

    在皇都外,褚肆设有一支暗桩,如果皇都内的主子有什么不测,可以随时赶回来急救。

    钟鼓小楼外,刘氏被带到了后面,连同着她身边带着的人一起被送走。

    誉王妃站在台阶看着被押送上马车的刘氏,素手一摆,马车立即驶离原地。

    刘氏有心想要留下点什么记号,却被盯得死死的,什么也不能做。

    刘氏不怕死,却不能这么死了。

    她必须得逃离出去,舒锦意那里是她最大的顾虑,千万别有什么事。

    舒锦意赶到钟鼓小楼,刘氏已经被送送走了。

    “丞相夫人。”

    誉王妃从门口处出来,看见舒锦意就下令身边的人拿下他们。

    舒锦意看着围上来的人,道:“誉王妃,我是来接我的母亲,不知道母亲可还好?”

    “丞相夫人找褚二夫人?方才,褚二夫人已经回府了。”

    誉王妃声落,舒锦意转身就走。

    誉王妃皱眉,她就这么确定刘氏已经离开了?

    誉王妃这边的人并没有阻止舒锦意他们,只是让人前去通知了另一边。

    “夫人,”宋嬷嬷坐在角落处,看了旁边两名凶神恶煞的汉子,宋嬷嬷想要说些话安慰脸色难看的刘氏,自己明明已经也达到了极致,却不能这时候表现出来。

    “少夫人不会有事的,誉王不会那么做……”誉王不敢,他还要顾忌着相爷。

    刘氏脸色仍旧不太好看,如果他们顾忌阿肆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事了。

    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忌,阿肆刚离开没有多久,就动手了,能有什么顾忌的地方。

    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舒锦意!

    刘氏不是傻瓜,誉王想要舒锦意的性命是想要刺激她的阿肆。

    或许他们不会那么快杀掉她,但舒锦意不会留到最后。

    筹码,有一个就足够了。

    “夫人?”

    “希望如此,”刘氏闭了闭眼。

    刘氏她们被送到了皇都的北外郊的誉王府庄子,正好与褚肆这边的人往反方向。

    “吁!”

    马车突然煞住,两侧的林子冲出来两群人,将他们的马车围了起来,不问是何人就抬剑击杀。

    “冲过去!”

    驾车的人嘶喊一声,马车就奋力的奔跑了起来。

    “拦下马车,”郭远一声低吼,后面的人就直追着马车而去。

    林子外面,一支嘿呦的队伍正立在前面,等着他们过来。

    “王爷,人过来了。”

    中央的姬无舟负着手,看着前面。

    马车从前面出来了,立即就将前面追出来的人给挡住了。

    郭远提着剑站在对面,愤然低咒了一声。

    两方人马对峙静站着。

    “誉王,还请将我家夫人交出来。”

    “你们闯进了本王的地方,欲要截下本王的马车,褚相才将将离城不久,你们这些属下就开始不听管教了?”

    姬无舟的话险些让江朔气得吐血,他们一路杀到这边,没想到姬无舟还要在背后来一脚。

    可耻!

    “誉王,我们需要确认马车内的人。”

    江朔指着马车说。

    “要搜本王的马车?你们简直无法无天。”

    江朔心里呸了一声,“誉王,得罪了。”

    江朔手势一打,身后的人扑杀了过去。

    姬无舟修长的手一摆,身边的弓箭手往前准备,拉满弓射击!

    “噗呲!”

    弓箭的声音充斥着耳膜,郭远大声喊道:“退后,摆阵。”

    黑压压的往前凑,抬起手里的剑抵挡对方的雨箭。

    之前消耗了体力的他们根本就不及姬无舟的人,加上姬无舟有准备。

    一个照面就将他们给击杀了一半的人数,郭远看到这,眼睛里爆满了血丝。

    “杀。”

    郭远手中长剑斜横出去,冷声喝道。

    噗嗤!

    姬无舟的后方突然传来声音,募然回头。

    密集的黑影不断的逼近。

    “怎么回事?”姬无舟挑眉问身边的人。

    “王爷,是贤王的人过来了,他问您可需要相助。”

    “既然他如此盛情,本王也不好拒绝了。让他们的人过来吧。”

    “是,”那人极快的跑开了。

    很快,贤王就过来了。

    “大皇兄。”

    “知道三皇弟有难,大皇兄刚巧往这边经过,特地过来相助。”

    贤王将自己特地过来的行为说成了顺道。

    对于贤王的心思,姬无舟也就不去在意,只要将眼前的麻烦解决掉,两人再来较量也不迟。

    褚肆,谁的方位也不站。

    只能除掉。

    “哒哒!”

    一阵马蹄声从侧首方向过来,声势有些快,重。

    两人同时朝左侧方看过去。

    一支府衙门的官兵从前面冲过来,前面策马的人让两人同时皱起了眉。

    “吁。”

    姬无墉勒住马匹,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脸上笑容很深。

    “哟!本宫还道是何人在此喧闹呢,原来是两位皇兄,这……”说到了,太子脸色一变,指着前面,“这是怎么回事?那不是褚相身边的郭侍卫吗?怎么好端端的就打起来了?可是与两位皇兄有误会?”

    姬无墉从马背上下来,朝那边喊道:“住手,都住手了,只是个误会。”

    没有人停下来,他们手里的杀招更甚。

    姬无舟沉了沉脸,示意自己的人将载着刘氏的马车驾走。

    马车从后面离开,这边的杀戮仍旧在激烈的上演着。

    只是马车刚出后侧方不远,就被一支神秘队伍给截了下来。

    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姬无舟的人解决掉了,马车安全的驶进了褚府最安全的位置。

    刘氏得救,从马车上下来,看见站在前面的人,脸色再次一变。

    难道刚刚逃出魔爪,又要落入另一只魔手里吗?

    宋嬷嬷扶住了刘氏,“夫人。”

    “我们将军只将你们护送到这里,后面就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丞相夫人的承诺已经做到。请向她转达我们将军的话,我们将军会将这次的耻辱讨回来,一码归一码。”

    副将说完转身回到了马车这边,他们匆匆出现,又匆匆的离开。

    刘氏暗送了一口气,确认他们是来救自己的,又惊又忧。

    惊于这个北夷将军会来救自己,忧的是刚才那句话有提到了舒锦意。

    锦意到底和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交易?

    “回府。”

    受了惊吓的刘氏大松了口气,转身匆匆回府去。

    先确认了舒锦意的安全,她才能真正的放心。

    舒锦意和江朔抵达这边时,场面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江朔和舒锦意的出现引起了姬无舟的注意,那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

    竟然逃出来了。

    “看来三皇兄的动作不够利落。”

    贤王皱起了眉,他特意的帮姬无舟拖住了褚肆的人,没想到这个女人命那么大,还能活到现在。

    但她很不聪明,竟然会自动送上门来。

    “少夫人。”

    郭远看到了舒锦意,吓得心里一跳,被人划了一剑。

    舒锦意抬起手里的剑,挑开了扑向郭远的人。

    沉声说:“撤。”

    “可夫人她……”

    郭远一抬头,对面哪里还有那辆马车。

    脸色一变。

    “有人已经将母亲带回了府,撤。”

    郭远颔首,放出一个撤离的信号。

    所有人,速退。

    看到这里,贤王和姬无舟的脸色一变。

    贤王冷声道:“他们要走,拦下他们。”

    两边的人纷涌而上。

    姬无墉手一摆,喝道:“隔开他们,在这里闹事,太不像话了。此事,一定要如实禀明父皇。”

    “太子,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贤王转过去,出声警告他别多管闲事。

    姬无墉不理会两人,再次下令,“愣着干什么,褚相若是知道你们敢犹豫不救他的人,待他回皇都后会如何对你们,你们心里有数。”

    官兵们脸色一变,瞬间冲上去要将他们两方人马隔开。

    瞬间,整个场面变得非常的混乱不堪。

    舒锦意见状,更是大声道:“先撤出去,这里就交给太子殿下了。”

    郭远不敢再停留,赶紧护着舒锦意往后撤退。

    姬无谌见他们要退,拿过身边的弓箭,搭弦,对准了舒锦意的方向。

    “噗嗤!”

    双箭朝舒锦意疾飞过来。

    “小心!”江朔脸色一变,大喝一声。

    因隔得有些远,江朔根本就没有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救人。

    郭远身形一挡,却只能挡开了一箭,另一箭,直冲进了舒锦意的身体里。

    “砰砰!”

    他们两人同时倒下去。

    舒锦意身体一痛,伸手去抓击在身体里的箭。

    江朔目眦欲裂,嘶声大喊:“将军!”

    混乱的声音充斥着他这一声叫喊,惹得对面的姬无舟连连皱眉。

    舒锦意用力拔出了射在手臂上的箭,她躲得有些缓慢还是被射击到了手臂边沿。

    箭卡在衣裳里了,只是擦伤。

    江朔忽地扑过来,脸色铁青而狰狞,急急的将她扶起来去查看她的伤势,“怎么样?有没有事?让我看看。”

    舒锦意捏着沾了自己血迹的箭,转过身去查看郭远的。

    “郭远?”舒锦意捂住了他的后肩骨,“扶他起来。”

    “可是您的伤……”

    “皮外伤,不碍事,先扶着他离开。”舒锦意将郭远推向了江朔,从前面的尸体军抽出一把弓,搭上手里的箭,用尽力气拉开,瞄向了姬无谌的方向。

    “我来。”

    江朔寒着脸夺过舒锦意手里的弓箭。

    舒锦意退后,扶住郭远,寒声道:“不必手软。”

    “我知道,这些自以为高贵的皇子,早就该死了。”

    江朔眼底闪过一抹嗜冷的光芒。

    “嗖!”

    箭利落搭弦,拉满弓,射击。

    前后不过是一瞬间。

    “砰!”

    “王爷!”

    对面传来人的惊呼!

    江朔冷笑一声,丢开手里的弓箭,转过来和舒锦意扶起了郭远就撤。

    姬无墉看见姬无谌被击倒,嘴角一勾,使唤着官兵们替他们挡开了这边的人,助舒锦意他们离开。

    姬无谌幸而只是被射到手臂,并没有正中要害。

    “大皇兄受伤了,先将大皇兄扶回去,找太医来诊治。”姬无舟急忙吩咐,那担心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的兄弟感情极好呢。

    姬无谌捂住受伤的手臂,沉着脸转身离开。

    今天的行动,恐怕是功亏一篑了。

    “追。”

    姬无舟亲自追了上去,姬无墉被挡到了一边,一时之间没法将姬无舟给阻止下来。

    握了握拳,姬无墉低喝一声:“将他们挡住,本宫去去就回。”

    姬无墉急追在身后。

    姬无舟的人将舒锦意他们拦住,他修长的身影,冷冷直立在前头,堵住了舒锦意他们的退路。

    舒锦意寒着一张脸,“姬无舟不要太过分。”

    姬无舟侧目看过来,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感情,看舒锦意却充满了杀意。

    “拿下。”

    姬无舟的声音一落,他自己也动了。

    江朔横剑挡住了姬无舟的袭击。

    舒锦意捏紧了手里的剑柄,将郭远交给了其他人,横身过来,挥杀间,剑气仿佛无形生成,直逼姬无舟的后腰。

    这个地方是他的弱点处。

    江朔看到舒锦意的动作,也频频朝这个方向攻击。

    姬无舟眼眸一眯,击开了舒锦意。

    舒锦意疾退后,险些没站稳。

    这次,她没有再冒险攻进,带着郭远先行离开。

    姬无墉赶了上来,看见他们这边的情况,皱了皱眉,对退出来的舒锦意道:“先离开,这里交给本宫。”

    “有劳太子殿下了。”

    舒锦意没有逗留。

    而还在关外回皇都的褚肆连跑死了三匹马,日夜不停的往回,已经几天几夜没有闭眼了休息了。

    那种疯了似的跑动,以及在临点的位置不断的带着自己的人进皇都。

    一路的狂奔,经过的地方无人敢阻拦他们。

    大支的队伍不要命的往皇都里赶,等他们进入皇都,恐怕是要传入皇帝的耳朵里,引发雷霆之怒。

    可褚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即使到最后自己会被人拿些事参上一本,罢免他的官位,他也不在乎了。

    姬无舟他们若是敢动他的阿缄,只能是死路一条!

    “策!”

    褚肆眼眶布满了血丝,因为数日来不停的奔跑,使得他整张脸更显得立体又冰寒。

    凹陷进去的那双眼,冷冰冰的注视着前方。

    恨不得马上穿过这一座座山头,回到舒锦意的身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