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要杀了她
    宋嬷嬷白着脸快步走过来,她的发饰微乱,额头被磕出一个小红包来,正用手捂着。

    看过来的神情是掩不住的担忧,“夫人,少夫人,你们可都无碍?”

    “先让大夫过来瞧瞧锦意,”刘氏担心舒锦意有什么意外,刚才她自己也没有瞧清楚,不敢确认舒锦意是否无事。

    “母亲,我没事,先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誉王府的马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舒锦意的话,让刘氏想到更是心里害怕,脸色差极了。

    “夫人,誉王府的人来说,是北夷将军想要领略我们相府的面貌,与他们北夷的丞相府对比个上下,结果马儿突然兴奋就撞了上来……”

    大丫鬟秋禾也白着脸走过来就对刘氏道。

    “北夷将军也在?”刘氏脸色沉了下来。

    “是。”

    秋禾颔首。

    众人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褚肆刚刚出门去没有几天,他们就怎么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来了?

    “母亲。”

    舒锦意见刘氏脸色的发白了,皱了皱眉,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到底刘氏只是一个女流,姬无舟和简空侯突然以这样一种方式横身而出,必然是有所想行动。

    “我无事,待会见着那些人,你什么也不用说。”

    “母亲……”舒锦意正要说话,北夷那边却派人过来了。

    “褚二夫人,三少夫人,我们家主子让在下过来确认二位可无碍。撞坏的那些,我家主子会以三倍赔偿,还请两位夫人多多包涵!”

    对方话语有礼,且态度端正,看着并无一丝的不敬。

    可正因为是这样,落在刘氏他们的眼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

    还是觉得这个北夷将军用誉王府的马车撞了他们的东西,之后又假惺惺的来道歉,以钱物给他们压下虚惊。

    对方毕竟是使者,北夷和乾国正是议和的时期,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给毁了。

    即使对方有那种意思,刘氏也只能咽下这种气。

    “包涵不敢,既然是北夷将军的无心之失,赔偿一事就不必了。这边我们相府自己来整理就好,不必劳烦北夷将军了。”刘氏巴不得这两个人赶紧走,她也不在乎那些个赔偿了。

    但对方并没有如刘氏的愿,笑着道:“我家主子为表示歉意,特地让小的请两位夫人过去!”

    刘氏脸色更是沉得厉害,心中同时也在担忧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施展。

    “母亲,既然北夷将军那么有诚意,我们过去且看看北夷将军怎么说道,”舒锦意淡淡一笑。

    刘氏颔首,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退路。

    撞翻的马车已经被重新扶了起来,姬无舟和简空侯一人沉凝着脸,一人悠悠然的站在前面,看着属下将两边倒地的东西整理好。

    转头看见舒锦意和刘氏,简空侯就走上来,歉意的作礼:“实在对不住,还请褚二夫人多多海涵……”

    刘氏看见他这样就不适,赶紧道:“不是越将军的错,不必多礼,这儿就交给褚府的下人们就行,不必麻烦了越将军。”

    所以,赶紧走!

    然而,简空侯并不如刘氏的意,谦然又大义凛然道:“褚二夫人我北夷人岂能明知自己有错而选择推脱……”

    “是啊母亲,这件事本就是他们不对,皇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北夷比我们乾国更看重自身素养,明知故犯还低赖推脱责任,那就是等于要了他们的命。母亲,您也你不能真想着要了越将军的命吧,既然越将军要赔偿,就如了他的意又何妨?那些东西,对于财大气粗的越将军来说连冰山一角也算不上!”

    舒锦意突然插了几句进来,话里话外完全没有给他们面子,更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刘氏他们愣在原地,一时间面面相觑。

    姬无舟募然看了过来,深黑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前方笑眯眯的舒锦意,那种异样的感觉又袭上了心头。

    简空侯笑容微薄,眼神不深不浅,看进人眼里却又是极其的凉薄。

    就像是一根棉针慢慢的扎进人心,刺疼却又不是极致的疼。

    “丞相夫人说的是,不过区区小事,这些……”

    “既然越将军那么爽快,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不等简空侯说完,舒锦意就先截了他的后话。

    舒锦意看向刘氏,“母亲,我们这些数量损失就安大了来算,越将军说了不在乎这些身外物,连带着褚府的下人和主子的受惊吓等请大夫银钱,就拿个十几万两吧。”

    舒锦意的语声清浅也轻轻松松,好似她说的不是十几万两而是十几两银。

    简空侯:“……”

    刘氏眨了眨眼,愣了神看舒锦意,接着又是担忧。

    对方怎么说也是北夷的杀伐果断的将军,这么诈人家,不是找事吗。

    “怎么?”舒锦意见简空侯没回应,淡淡道:“如何越将军不方便的话,我们褚府也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凭着现在北夷和乾国的关系,褚府也不好再要越将军的东西,誉王殿下,您说呢?”

    舒锦意看向姬无舟,眼神有些微沉。

    姬无舟看了过来,“既然褚少夫人这么说了,褚府的损失,本王来处理便是。给褚府拿十万两银,送到褚府。”

    刘氏脸色微变,誉王答应并不代表着是好事。

    舒锦意道:“既然誉王要替越将军给,就再独算另一份吧。”

    “……”

    众人顿时明悟了过来。

    舒锦意这是专程找人麻烦呢!

    刘氏皱起了眉,想要阻止舒锦意。

    姬无舟挑起了俊眉,与简空侯同时深深看向舒锦意,那眼神几乎是要将舒锦意看穿了。

    舒锦意继续道:“不管怎么样,这撞人的马车也是誉王府的,誉王是不是也该负一份责任?如若不是撞着了前面的马车,而是撞到了我们这边的马车。可就是一尸几命了,几十万两买几条命,已经很便宜二位了。当然,我们褚府并没有要求两位付这些银钱,褚府的事情,我们亦可自行解决了。”

    她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谁都听出来了,她非要那几十万两不可。

    简空侯:“……”

    突然觉得他们都小看了这个舒锦意。

    到底,她还能给人多少个意外?简空侯笑了笑,对姬无舟说:“誉王,本将军的那一份,本将军还能付得出来,给褚府的拿二十万两!丞相夫人说得没错,几十万两买几条性命,是我们占了便宜。”简空侯别有深意的看着舒锦意,那眼神仿佛是想要穿透了舒锦意。

    舒锦意望过来的眼神非常的平静,就算是对方出手大方,她仍旧没有半点的波动。

    姬无舟道:“给褚府拿三十万两。”

    两人身边的人,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了又看舒锦意才点头先离开。

    “我们这边还需要独自处理,若两位还有什么其他事,就不耽误了。恭送誉王,越将军。”

    舒锦意退后一步,做了一个男人礼。

    那种下意识的动作让两个男人同时眯了眯眼,然后舒锦意完美的掩饰过去,让他们自己都怀疑了自己的错看。

    简空侯深深看了一眼她,率先走过去。

    姬无舟却是连一眼没有再看,随着简空侯一同走向已经搬起来的马车。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马车,驶离了这边相府。

    简空侯勾起唇,笑道:“真是特别的女人!可惜嫁作人妇了。”

    简空侯那别有意味的笑,让姬无舟皱了眉。

    姬无舟看了过来,那眼神很沉,“即便那女人未作人妇,恐怕越将军也无法得偿所愿。”

    简空侯笑:“誉王竟能领会本将军的意思。不过,本将军听誉王这话,显然也是想要将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姬无舟冷声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越将军那样怜香惜玉。”

    简空侯一怔,幽深的眼闪过异芒,半晌笑了:“看来誉王是想要了对方的命,不知褚相知晓誉王的心思,会不会……”

    后面别有意味的停顿,姬无舟岂能猜不出来他想要说什么。

    “越将军是想要要挟本五?”

    “不敢,”简空侯冷下了脸,乌沉的黑眸微眯着,挑开一边的帘子,朝身后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能看见褚府拐弯口的影子,已经看不见那女子。

    舒锦意站在路口的位置,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微眯眼看。

    刘氏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认识这个在自己身边养了八年多的女子了,现在的舒锦意,已经完完全全的陌生了。

    就好像是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虽然这样的舒锦意很得她的意,可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

    “母亲。”

    “罢了……”刘氏摆手,“只是以后不要再做这样危险的事,你自己得顾着些,毕竟你怀了阿肆的骨肉。万一有什么损伤,你让我怎么向他交待?有什么事情,阿肆在外面也帮不了我们。”

    刘氏也不想再多追问了。

    摆摆手,让他们将地上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又找来大夫给擦伤的下人给看一看。

    ……

    等他们将丞相府里的东西简单规划下来,也没有心情再多呆。

    刘氏赶紧带着舒锦意回府。

    刚进府,上官氏身边的程嬷嬷就阴阳怪气的说上官氏找她们,誉王府和使臣那边送来了不少的东西。

    上官氏打开过看了,是几十万的银票和一些稀有的珍宝之类的东西。

    舒锦意和刘氏去了前面的正厅,就看到了那几箱子的东西,里面附上了几十万银票。

    刘氏看着这些东西愣在原地,她并没有想到两人真的将东西送过来了,还附加了这么多东西。

    刘氏看向舒锦意。

    舒锦意打开其中一个箱子,捞起一把珠宝看了两眼就丢了回去。

    门口还守着两个各自的手下,分别对舒锦意行了礼,问:“我家王爷问丞相夫人,可满意?”

    “我家将军问了,不知您是否还有什么缺的,又有什么不满意的。”

    舒锦意道:“不满意如何?”

    没有惊喜,没有受宠若惊。

    这镇定自若的样子看在这个两个下眼里,有一种奇异的古怪。

    然后回府给他们各自的主子禀告了结果。

    姬无舟的反应是没有什么反应,摆摆手就让手下走了,就算舒锦意说不满意,他也没必要损失再多的银两。

    而另一边的简空侯听了,忽而低沉一笑,“这个女人,本将军越来越喜欢了。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她是褚肆的妇人。”

    副将皱眉道:“将军,我们没必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浪费时间。”

    简空侯道:“你不会明白。”

    这个女人绝对没有他所看到的那样的简单,还有更多的东西,等着他们慢慢去发现。

    正如他所说的这样,如果不是舒锦意已为人妇,又是褚肆的人,他必然不会有什么忌讳。

    只要她的相公不是褚肆,是别的其他人,简空侯并不介意这个女人嫁过人,也要将人带回府去。

    娶为正妻!

    简空侯眯了眯眼。

    可惜,没有可能了。

    “属下是不明白,所以才会有疑问,更不允许将军做出对您不利的事。”

    副将郑重的说。

    简空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道:“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知道了。”

    副将一怔,下意识的问:“知道什么?”

    简空侯转过身,靠在椅后,勾唇一笑:“猜到了我们要杀她。”

    ……

    再说褚肆他们越过雷雨幕下,走进了林子。

    脚下是一片粘呼呼的,泥土,雨水和血水混成一片。

    那些潜伏进来的北夷人死相惨淡,每一具尸首都没有半点的完整。

    一记闪电下来,他们的脚下就是一片尸血浴海。

    阴鬼森森的气息从前面扑面而来,打在脸睑上,割人的寒刺。

    有人受不住,打起了冷战。

    这就是墨家军的杀人手法吗?

    实在过于惨忍了。

    走在前面的褚肆等人,像是没有看到脚下的尸体一般,淡漠的踏过去。

    然后走向林子的另一边。

    出来,就是一片灯火通明的城镇。

    “嗖”一下,雨幕里突然掠出来一个身影,来的速度太快,连辨认他来的方向都没有来得及,人就已经就着雨水,手里握着染血的长剑,单膝跪下,汇报:“人已经找到了。”

    褚肆黑眸透过蒙雾看向前方的城镇,他没说话,没有人敢开口。

    静默,所有人感受到的,只有静默。

    雨声是耳朵里唯一的声响。

    “带他的尸体来见本相。”

    “是!”

    两道声音前后响起。

    骑卫队长看着站在前面的男人背脊,他突然觉得这个雨夜比任何一个都要寒彻入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