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可愿委身
    “在想什么?”

    伴随着轰隆声,褚肆轻声在她的耳畔问。

    “想你所想。”

    哗啦。

    水声动,舒锦意就转了过来,清曜石般的眼正映着他的影子。

    顺着披散的墨发沿下看,是她莹润白皙的肌肤,以及水下诱人的光景!

    褚肆眸子深谙,倾下身来,“阿缄,早些与你说明,该多好!”

    “舒锦意呢?她该怎么办?”舒锦意黑眸里是戏谑的笑意。

    褚肆粗砺的手指腹轻轻的摩擦着她的下颌,“我已经想过了她的出路,如果不是你……这躯壳的主人应该会在一个安宁又美好的地方过完她下半辈子。”

    幸好!

    幸好他发现了她!

    “你对她足够的好了,也是她没有这个福气,希望她下辈子投胎到大富大贵家,不必受怕。也希望她能够遇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尝尝这人间之爱……”

    “阿缄,我希望她死,让你活着!”褚肆闭住眼,“我无法做到让你离开我的设想,你明白吗?”

    “你啊……”舒锦意突然拿手撑住褚肆曲放在池边的腿上,“拉我上去!”

    褚肆眼神暗了下来,声音暗哑:“还想玩?”

    “你想让我冻死在这?”

    “……”褚肆无法,只能伸手将人拉了起来,拿过干的布披放在她的身上,想要替她穿衣的动作在瞥见那抹雪肌之际就退开了。

    舒锦意自顾着穿衣,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倘若我未死,你我便就是这般关系,你可愿委身于我?”

    “自是愿意,”褚肆没有多想就回答了她。

    舒锦意回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低笑声从喉咙里震了出来。

    恣意!

    清越!

    仿佛,他又看见了那个恣意妄为的美少年!

    纤手利落的系上了衣带,拂了拂袖口,从他的身边走过去。

    面上愉悦的笑几乎是要溢到了耳根。

    褚肆盯着她走出去的纤影,半响才转身往浴池走去。

    ……

    西厢院。

    杨氏正坐在椅子上做着女红,侧旁坐着上官氏。

    干粗活的丫鬟正站在厅前汇报结果。

    上官氏嘴角勾起,眼里掩不住的喜悦。

    “且等着吧,刘氏怕是要伤心欲绝一番了,”上官氏说到这,黑眸又眯成了一线,“如此还不够,一个女人罢,他还可以再纳,甚至可以休了再娶正妻。”

    想到往后还有这些女人替二房开枝散叶,上官氏心口就似被堵了一块大石头。

    “母亲,还是先缓缓,且看三嫂那儿的情况再往下一步走,”杨氏终是忍不住,劝了句。

    过急反而易败。

    上官氏已然没了那耐心,布满杀机的眼,看了过来。

    杨氏被骇得不敢多嘴。

    “依旧我的意思行事,如今我也是当家主母了,掌着中馈的主母要给侄儿送上些礼,也无甚碍事,毕竟将来这府里上下,还须得依靠他休养生息呢。”

    后话落下,上官氏脸容上的笑意渗了寒冰。

    上官氏这边急着处理掉二房,老夫人高氏躺在榻上,虚弱得已经不能起身了,仍旧将姚嬷嬷喊到榻前,焦急询问褚暨的消息。

    褚府已经随着褚容儿的丑事名誉扫地,褚暨的事直接打击了整个褚府。

    二房对府里的名誉罢,往后的盛衰也好,都不曾放在心上。

    高氏恨极了。

    此时却不能说,正如上官氏所说的那样,褚府还需要褚肆。

    这时候撕破脸皮,褚府就真的彻底完了!

    高氏却不知,此时有人想要招惹二房。

    即使她在气头上,病倒了再爬起来,再往下倒,都没有去碰二房最后的那根线。

    上官氏到好,直接踏到二房的底线去了。

    柳双拿到东西就交到了舒锦意的手里,一直等着舒锦意的吩咐。

    连带着屋里的几个都巴着眼等侯吩咐。

    谁也不在那是什么,用了一个铁盒子装置,还落了琐。

    柳双依着那徐娘的吩咐,没敢打开看。

    “少夫人,东西拿对了?”柳双小声问。

    舒锦意点头,收起让她们下去做事,不须留在屋里。

    丫鬟们面面相觑,少夫人这是要将她们打发出去?

    走出门外,柳双奇怪道:“少夫人她……”

    “既然少夫人没有吩咐下来,我们自己也需要谨防着些,”书颐出言制止了柳双话出口。

    她们四人之间信任也就罢了,府里还不知有没有其他人的眼线。

    凡事都得防着隔墙有耳。

    舒锦意将盒子收好,走出门。

    “少夫人!”

    “郭远呢?”舒锦意朝院子看去。

    “郭远出门去了,说如若少夫人找,让奴婢去凤楼找!”清羑上前道。

    舒锦意顿了顿,摆手,“不必了,等他回府让他过来见我。”

    “是。”

    舒锦意跟着带人去了刘氏那里,现在刘氏正忙活着整理相府,舒锦意也想过去瞧一瞧。

    “相府霉气重,你既然身子不适就不用过去了。等过些日子,你跟着过去看看。”

    刘氏拒绝了舒锦意。

    舒锦意最后只能闷在家里,刘氏在后面偷偷的处理相府的事情,家里人好,外人也罢,都很清楚,褚肆是有分出去的。

    老夫人这个时候根本就无法,只能由着他们折腾。

    等哪天来她这儿提的时候,老夫人必然是不会答应下来的。

    ……

    贤王近日为了褚暨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对他他的打击可谓是极大。

    贤王妃即使是想要安抚也无以为力,只能请她的父亲户部尚书过来。

    “王爷,褚暨这枚棋子已经废了,只能再择他人选。”

    户部尚书劝说并没有让贤王压下这口气,“褚暨敢那样做,他必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最让他觉得生气的是,褚暨竟然早就做了这样的打算,用着他的人,却瞒着他去做二手的退路。

    现在他到是搭上了北夷那边,可把他给害苦了。

    在最短的时间內,他不得不撤出北夷那件事,将一切都推给了褚暨。

    他不是想要造反吗?

    他成全他!

    杀不成褚肆,反被狠狠咬了一口,自己家里的事情处理不得当,连累了他这边,实在是他看走了眼。

    谁也没有想到,褚暨会先在舒家这件事情上翻了跟头,有了这根导火线,接着就是各种的打击,最后将他自己的官位都丢没了。

    贤王越想越是气!

    “啪!”

    掌心用力拍在了桌子上,气得要冒烟。

    “父皇已经将这件事交给了褚肆来处理,我们必须在那之前将人全部撤出来,岳丈大人,后面可得麻烦一下你了!”

    户部尚书道:“虽然现在是多事之秋,但皇宫那边,贤王还是多行走。”

    贤王自然清楚,权势这个东西如何都是从皇帝的手里拿来的,他给谁就是谁的,不给你,即使是拿到手,还是掌握在皇帝的手里。

    讨好皇帝,比什么都强。

    贤王也明白这个道理。

    “褚大人离开朝堂后,我们的情况就更不容乐观了,王爷,现如今,誉王已有一家独大的趋势,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

    贤王沉下了脸,“太子身边那个墨家女婿,官位升得有些太快了,岳父大人那边给点绊子,走得太快,迟早会阻碍我们。”

    “王爷,此人不除掉了?”户部尚书道。

    “父皇对这位似乎很有容忍度,不旦如此,还升了这个人的官。”

    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敢动的原因,就是姬无舟也没有半点的动静。

    别人或许会说他是因为墨缄,但他知道,姬无舟根本就不在乎墨家人的死活。

    “此人入皇都以来就一直和太子进进出出,皇上对太子的请求也是必应,虽然升的官位并没有有多高,可是……老父总觉得,皇上是想要重新重用墨家的人。而太子爷这里,恐怕也……”

    “不可能,”贤王知道他想说什么。

    “皇后已经入冷宫这么多年了,太子也一直占着这个位置,只要这个人没有死,会发生很多的可能性。”

    户部尚书的一句话,让贤王感觉到了另一层的危机感。

    他说得没有错,只要这个人没有死,后面有很多的可能性。

    “那就让这个可能性不会发生!”

    ……

    太子府。

    姬无墉扣着手里的折子,丢到了钱君显面前,“这是从半道截来的折子,边关来的……”

    钱君显一愣。

    “不用忌讳,看看吧。”

    钱君显拿到手里,看着了两眼,抬起头来看姬无墉,“太子,这是从边关来的折子?”

    姬无墉颔首,“北夷和我们乾国讲和,墨家军不服气,起草书,同联名送入了皇都,这是从他们的手里截下来的奏书。”

    钱君显大惊。

    “人已经拿了下来,没有闹到宫里。”

    钱君显一听,松了一口气。

    “太子殿下,臣……”

    “钱君显是墨家的女婿,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钱大人也不用那么惊讶,这个东西是本宫特地给你拿过来瞧瞧的,也不用忌讳,有什么话尽管说。”

    “太子殿下这个折子……”

    “是从什么地方来本宫已经说过了,”姬无墉不会和他说这是谁截来的东西。

    就是姬无墉也纳闷,褚肆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拿给钱君显。

    难道褚肆还想要将钱君显往上提拔?父皇肯吗?

    姬无墉觉得自己对褚肆半点猜测不透,将来,是个特别头疼的人物。

    “是,臣明白了,”钱君显是过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该是自己知道的,他就装着糊涂过就好了。

    姬无墉从他的手中拿过折子,丢进了炉子。

    “你先退下去吧,今日本宫还有其他的私事要去办,”姬无墉摆手。

    钱君显退了出去,想起折子的事,深吸了一口气。

    姬无墉目送钱君显离开后就将人叫了过来,道:“告诉褚相,要本宫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是,”声落,人影掠去。

    姬无墉站在前面好半天才招来人,吩咐:“备车,本宫要入宫一趟。”

    走在半道的姬无墉,恰巧的碰上了进宫的昭华公主和驸马。

    “太子皇兄!”

    昭华公主掀起帘子,叫住了要往前一步的姬无墉。

    姬无墉只好令人停下马车,看向昭华公主车驾。

    “驸马爷也在呢,”姬无墉脸上极浓。

    “太子殿下,”从旁侧看出来江朔也扬起大大的笑脸,扬起手正向太子打着招呼。

    姬无墉:“……”

    “太子殿下也是要进宫见丽贵妃娘娘吗?太子殿下的马车真漂亮!我能一起坐坐吗?”

    能不漂亮么,姬无墉这个人最注重外表的东西,将自己的座驾打扮得花花绿绿,叮叮当当的挂满了整个马车。

    远远的看见就能辨认出这是太子府的马车,里面用的东西更是奢华昂贵。

    “太子殿下默许,那我就过去了!”

    姬无墉:“……”

    “哗啦!”

    风呼啸而来,俊朗的驸马爷就已经噙着笑站到了马车前,掀起了帘子,正看着姬无墉。

    “太子殿下,我来了!哇!好漂亮!”

    姬无墉:“……”

    “太子爷?”车夫为难的看向姬无墉。

    “让他进来。”

    姬无墉觉得没必要那么小气,摆摆手。

    话音刚刚落下,江朔就已经拿起了金丝枕往屁股下放,舒舒服服的坐好。

    拿起矮几上的精致茶点吃了起来,“好吃。”

    姬无墉:“驸马爷喜欢就好。”

    “能送我吗?”江朔眨眨眼,一派天真的问。

    “拿去吧,”茶点而已,他没那么小气。

    江朔一听,眼睛都瞪大了起来,里面全是惊喜。

    姬无墉默了默,突然想,边关的将军真可怜,连普通的茶点都这么稀罕。

    对这位疯癫的将军,姬无墉不由得同情了起来。

    “以后想吃,让昭华给你拿回府慢慢吃。”

    江朔颔首。

    抵达岔路口,江朔没下马车,而是盯着姬无墉。

    “昭华正等着你呢,下去吧。”

    姬无墉不得不出声提醒。

    “你说要送给我的,你骗人!”江朔一脸你欺负小孩子的模样看着姬无墉。

    姬无墉道,“你想要,本宫会令人送到江府,不会少了你的,下去吧。”

    “大骗子!我就要了,我不管!你下去!”

    江朔气鼓鼓的瞪着姬无墉。

    “太子殿下,江将军的意思是要您这辆马车,”车夫忍不住回头提醒里面的姬无墉。

    姬无墉:“……”

    一刻钟后。

    姬无墉和车夫同时下了马车,江将军喜滋滋的拉过马缰。

    “驾!快跑起来!”

    江将军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妥,更没有人敢阻拦江将军的驾车兴趣。

    “太子殿下,这样真的好吗?”

    看着前面欢快跑起来的马车,配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一路蹿向后宫,看着好生欢乐!

    姬无墉摸了摸下巴,道:“这样很好。”

    说罢,转身走向御书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