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夫妻别扭
    中途将水大夫支使出来的褚暨微不可察的震震身子,想到这个女人做出来的丑事,那瞬间的愧疚化为乌有,握拳,冷声道:“死了也好,将尸体丢出去!”

    褚暨的话穿来,惊呆了众人。

    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妾,还为你生孩子而死,这样残忍的话,他怎么能说得出口?

    就是连老夫人也惊讶的看着这个大儿子,哪怕是知道有些事情是他做的,她也没有指责个,更没有道破。

    可是今日之举,直叫人寒进了骨子里。

    刘氏在心里冷笑,他们还能指望这个人有良心吗?

    早就那就以前,刘氏就看透了。

    现在,高氏该好好看看她这个大儿子有多么的绝情。

    “大伯,此举怕是不妥。”

    褚肆淡淡出声。

    放以往,褚肆绝对是不会理会这种事,可是现在他开口了,不免让人怀疑他的意图来。

    褚暨黑了脸,阴沉沉到:“褚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没有明面做,就没有人知道了,做人要留一线,否则来好相与。”

    “大伯说得是,”你没有留,别人自然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见褚肆态度温和,褚暨觉得自己的话说出来,如同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痒。

    褚暨的脸色更为阴沉可怖,“等着什么,将尸体拖出去。”

    舒锦意皱了眉。

    “没听见我的话吗?”

    褚暨大声喝道。

    所有人都不敢吭声,眼前的褚暨太冷决无情了。

    “把人送回舒家,”高氏终是发了声。

    褚暨没有反对,进屋将尸体从后面抬走的人,找了草席,连带着那死婴一起送出了褚府。

    舒锦意觉得褚暨这是气昏了头,他就不怕被声讨吗?

    但想想,以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还有背后的靠山,想要压制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尸体被抬出去后,褚暨就冷冷看向褚肆:“今夜之事,侄儿还是要想清楚了。毕竟大伯与你同宗同源,有任何闪失,累的也不只是大伯一人。”

    这是警告?

    舒锦意眉皱得更紧。

    “大伯的话,侄儿自当铭记。”

    褚肆不欲在这儿多呆片刻,大房的事情,也论不得他们二房来插手。

    即使这个死去的人是舒锦意名义上的姐姐,既然嫁了褚暨,就是死也是褚暨的鬼。

    嫁了权臣的妾,即使是打得半死,只要压下来,也不会有人敢说半个字。

    就是皇帝那儿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闹大了,就说不定了。

    方才的话,褚暨就是在警告褚肆不要将这事闹大了,他受累,褚肆也别想逃掉。

    褚暨压着股火气,也不留人,都退了。

    后面老夫人与他们怎么闹,二房和三房都权当没听见。

    出得东厢院,刘氏叫住了舒锦意。

    “母亲。”

    “舒锦稚落得如此凄惨下场,也是她自个咎由自取,贪婪所致,你切勿动了恻隐之心,替舒家出头。”

    当着褚肆的面,刘氏依旧把话挑明了说,免得舒锦意起了同情心害他们二房。

    一尸两命的场面,谁也不想,只是没想到褚暨会那么绝情。

    中途还将水大夫强行请了出来,那姓许的大夫是何许人也,刘氏还是清楚些的。

    “儿媳明白。”

    “夜深了,你们回去歇着,大房还没有抗不过来的伤。”

    对大房,刘氏的态度甚为清冷。

    转身间嘴角还挂起了冷笑,那言不明的狠厉从刘氏的眼底闪过。

    舒锦意抬首,看着刘氏远去的背影,轻声道:“舒锦稚的死,也不知该怪的谁。”

    到底是褚暨,还是她,或者是其他人。

    “不必多想。”

    褚肆幽眸微动,将人带到怀里,说:“阿缄,我的这双手,沾满了血。”

    舒锦意道:“我何尝不是。”

    ……

    褚府的仆人将舒锦稚和死婴的尸体半夜送到舒家府门丢弃就走,连叫门都没有。

    直到次日舒家的人出门,看见地上冰冷的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尖叫引出了舒豫和袁氏。

    舒豫官途不顺,四处走动无门,褚暨给了空话,四处碰壁了他十分颓废,整日在家里闷头饮酒,日夜颠倒。

    被门外的尖叫惊扰,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走出来。

    袁氏抱着门前的血尸哭天喊地,声哑如鬼嚎。

    舒豫被这景象给震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呆滞在原地。

    ……

    舒锦意和刘氏早晨也没去定安堂给高氏请安,三房的上官氏也在屋里等着大房这边的消息。

    结果一等就是一天。

    晚间的时候,褚暨几乎是带着火气踏进二房这边的。

    褚冶与褚暨大着肚子的姨娘有染已是将褚暨往火山口逼,今日这事直接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

    褚肆这会还未与舒锦意明说宫里发生的事,褚暨就寒着脸,凌然闯了进来,把身份这东西抛之脑后。

    在最临界点上,谁还顾得上那些东西。

    “褚肆。”

    一道厉喝,从二门震进来,吓得院里的下人都躬身退入暗处。

    褚暨被徐青和郭远二人拦在了二门,无法往里通行。

    褚肆闻声从书房内走出来,舒锦意则从廊边过来,看见二门处的褚暨一脸狰狞的杀气。

    眉心微跳。

    “少夫人,您还是别过去了。”

    白婉扶住舒锦意,阻止她上前。

    “大伯。”

    “你还知我是你大伯,褚肆,早告知你不要如此做!但你依然做,这后果,你怕是承担不起。”

    阴冷的声音从褚暨的嘴里吐出来,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死盯着风轻云淡的褚肆。

    “大伯冤枉了侄儿,是袁氏持令牌入宫告的御状,侄儿做为褚家人,自当是帮着褚家。”褚肆叹道:“可惜,侄儿还是没能来得及阻止袁氏入宫。”

    褚暨听到这话,拳头捏得咯咯响。

    瞪着褚肆的眼睛充了血。

    现在的褚暨恨不得扑上去撕咬褚肆的肉,一口一口的喝掉他的血水。

    “皇上令大伯暂交出内阁大臣权柄,也是为了大伯好。”

    “褚肆,你会为今日所为付出代价。”

    褚暨捏着拳,甩袖大步离开。

    褚肆站在门处,神色淡漠看着愤怒离开的褚暨。

    舒锦意从身后过来,褚肆才转身。

    看她的眼神,是温和的。

    “今日宫中发生了些事,皇上有意撤下他的臣位。”

    舒锦意并无意外。

    褚肆走在前面回书房,舒锦意随后。

    进书房听见他说:“令牌的事,阿缄做是滴水不漏,在宫中内务府竟安排了人动手脚。”

    说着,他转过身,那双凌然的眼,静静望进了舒锦意的眼里。

    舒锦意不避不躲迎上来,道:“说了,会替将家里这个清除了。怪我连累了你?”

    毕竟他也是褚府的人。

    褚肆的俊容瞧不出半点情绪,说:“袁氏带着令牌,由人抬着尸体入宫,这其间若想阻止,我也可办到。只是我竟不知,阿缄也能让江朔办到了这些,利用公主进宫的马车,藏尸。直入南门,抵达金殿,我等才惊骇这神不知鬼不觉。”

    袁氏身戴腰牌,免了殿前告冤状的罪。

    不管褚暨这罪落没有落实,将死去的姨娘与婴孩抛尸于门前不理,已落人话柄,谏言官必不会放过褚暨。

    将死尸,还带着具死婴入宫见驾,何等的冲撞之罪。

    袁氏哪怕是最后被带入大牢,也让褚暨极有可能失了官位。

    褚府大房这些腌脏事也被抖了出去,此后,褚府的名声算是败光了。

    将尸体带入宫中,舒锦意可以想像那个画面有多么的瘆人。

    也难怪皇帝会雷霆震怒,直接停了褚暨的职。

    舒锦意抬首望来,没说话。

    “即使阿缄没有我,也能办到这些事。那些日子进出,阿缄已经将前后都安排好了,阿缄训出来的人,都极好。”

    “褚肆。”

    见他此般,舒锦意很愧疚。

    “我也不知褚暨会那么狠心,如果他没有那么做,我后边所安排的根本就不会发生。”

    “可阿缄你已安排了其他可能发生的路,不是吗?”褚肆轻声说,脸容上,有几分痛色。

    舒锦意张了张唇,竟不知如何开口。

    “阿缄你宁可自己涉险,宁可用他人,也不愿让我知道,也不愿让我助你。”

    褚肆痛心的是舒锦意避过他的人,选择了另一条。

    她后面所做的事,他并无察觉。

    同床共枕,日夜相伴,仍旧无法让她安心依靠。

    外人,总比他来得容易取得她的信任。

    舒锦意垂下眼帘,无话可说。

    宫里宫外能如此安排,她的人都用上了,达到了极致。

    想要再往前一步,她根本就没办法做。

    除非……

    如她前面想法,用自己去做这些诱耳,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

    代价是,会伤己害人。

    “阿缄,为何到了这时,你还……”

    “褚肆,我……”

    “罢了,我没怪怨你的意思,褚府这里的名声与我二房无关。”褚肆不欲再多言,叹了口气,“夜了,歇着吧。”

    舒锦意张口,却不知说什么,转身走出了书房。

    褚肆站在对着门的位置,望着外边呆了许久许久才转身提笔处理手里的公务。

    褚肆没有回屋睡,而是半夜叫了徐青就出府去了。

    舒锦意这一夜睡得不安稳,恶梦缠身。

    惊醒过来,满身虚汗。

    “少夫人!”

    闻声进门来的丫鬟担忧地看着面容冷峻的舒锦意。

    舒锦意恍惚过来,看着眼前的丫鬟,虚力往后一靠,问:“相爷一夜未进屋?”

    “相爷夜半时带着徐侍卫离府了。”

    舒锦意听了,点了点头,没多问。

    可丫鬟们都看出不对劲来了。

    昨夜少夫人从书房出来后,就不对劲了。

    舒锦意抹去额头的腻汗,“准备热汤。”

    “是。”

    舒锦意起身,到了桌边,磨了墨提笔写下一封书信,封好后放进了怀里。

    洗了浴汤后,舒锦意觉得浑身舒服了许多。

    精神提上来过去和刘氏说话。

    刘氏发现她的精神并不是太好,关切的问了句:“身子不适可请了大夫瞧过?”

    舒锦意笑道:“昨夜落了枕,无碍。”

    刘氏这才说起大房的事,提到褚暨官位被撤迁怒于褚肆的话,冷冷发笑。

    看着刘氏眼里的怨恨,舒锦意抬眸看向窗外,不经意的,就瞧见那抹修长的身影,怔住。

    刘氏有所察,往外望。

    见是儿子,对舒锦意道:“去吧。”

    舒锦意却坐在原处,未动。

    刘氏觉得奇怪,往窗外再看一眼,褚肆已经走了进来。

    “母亲。”

    褚肆面色沉郁,似有什么心事压在心头,刘氏想起昨夜的事,道:“你大伯的事一旦成了真,你可就是褚府的顶梁柱,你祖母那里势必是要重新改主意。分家的话,你又是如何看。”

    刘氏本想在这几天提,现在出了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依母亲的意思办就好,”褚肆说这话,正往舒锦意望去。

    舒锦意却是没有看他,这让褚相爷有几分不安。

    舒锦意半晌才抬眸看来,与褚肆的眼对视。

    “府里的名声败光了,我们也该分了,这事,得快。”

    刘氏对褚府的名声,一点也不关心。

    就是手里的这些事,也没有多上心了。

    后面能不能分得到,还说不定的事。

    再者,只要能分家,刘氏也稀罕要了,因此,刘氏打算将这家交给上官氏,让她自个去管。

    其间管理,刘氏也从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挪了二房那份,即使是到时分不到分毫,也足够了。

    说了半天的刘氏没见褚肆有反应,挑起了眉,“阿肆?”

    “就依母亲的意思。”

    “罢了,”刘氏想张嘴说什么,化作一叹息,“昨夜一夜未睡,这脸色如此憔悴,快些回屋歇一歇,锦意精神也不济,你带着一起。”

    刘氏摆摆手,将眉来眼去的两人赶走。

    儿子一进来,眼都粘在舒锦意身上了,她哪能没瞧见。

    两人沉默走出刘氏的院子,一路回到正屋都没有开口说一句。

    舒锦意是不知如何说,褚肆是在悔昨夜的行为。

    “阿缄。”

    转身欲进屋内补眠的舒锦意稍顿。

    “昨夜的那些话,我并不后悔说。”

    “是我不好,”舒锦意苦涩一笑,“我不该做两套,一套明示着你,另一套却在暗暗进行。是我过于自大,累及了你。”

    “阿缄,你并未连累我,我只是……”褚肆上前一步,欲要握住她的手,却落了空。

    “褚肆,我也不后悔这样做,此后,也许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能向你保证。”

    褚肆抿着唇,眼神深邃的看着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