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阿缄没错
    江朔婚后三日回门。

    只是这场入宫,有人担忧。

    若非皇帝赐婚,丽贵妃就算是让昭华公主损了名节也不会让她嫁给江朔。

    从前朝过来,褚肆和二十三皇子如约碰面了。

    正巧看到丽贵妃宫里的人过来,嘴里说着一些不情愿的话,有几个宫女听到驸马爷江朔入宫,吓得小脸都白了。

    二十三皇子瞧着有趣,笑了两声:“褚相,你说江将军是真疯还是假疯。”

    褚肆斜下目光,没有回答二十三皇子似天真的话语。

    “褚相?”

    “二十三殿下想说什么,”褚肆瞥着这张精致的小脸,微蹙眉。

    想起在江朔成亲的那天舒锦意说过的话,眉眼里染上几分冷意。

    敏锐的二十三皇子马上察觉到褚相爷心情不佳,不敢再造次,转了话题:“在这宫里头,每天都能瞧见好玩的趣事,耳朵听到的也不少。褚相,民间是不是比这深宫平凡简单多了。”

    在说这句话时,二十三皇子乌黑的大眼眨巴着。

    褚肆道:“以二十三皇子此时的身子,无法立足民间。”

    因为这句话,二十三皇子整张脸都蔫了下来。

    “本殿为什么要一直躲在这里?褚相,本殿也想像太子皇兄那样做快乐的人。”

    褚肆眼神微微压下,“二十三殿下何以知道太子殿下快乐?”

    二十三皇子微顿,认真思考了起来,摇头:“本殿不知,每次看见太子皇兄,都一副嬉皮笑脸模样,就是父皇重罚他,也没见他难过,也不像其他的皇兄,生气了就绷着脸。”

    能在脸上看见笑容的人,难道不快乐吗?

    “他身边总有人想法子给他送民间好玩的玩意,每次入宫来,他都会给本殿带些来,只是太后祖母不给本殿玩这些,说怕本殿玩物丧志。”

    那张小脸,带着向住。

    褚肆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二十三皇子跳开,有些恼怒,“褚相,本殿同你说过了,不要再摸本殿的脑袋。”

    褚肆站开一步,“是臣的错。”

    “喂,”二十三皇子不满他站远,“你今天找本殿有什么事。”

    褚肆直言:“太后近来凤体可好。”

    他的话刚落,就惹得二十三皇子一记白眼,“真不老实。”

    褚肆没有被小孩子揭穿把戏的窘迫感。

    “好了好了,怕了你。都给你打听好了,后宫这些娘娘都不能得太后祖母的眼,皇后娘娘那儿,本殿有意领过一回,太后祖母没有发现端倪,为难皇后娘娘的那几个老嬷嬷已经被处死了。所以褚相不用再担心皇后娘娘的处境,都和你说完了,本殿要的东西呢?”

    一大串说完,小手一伸。

    褚肆从怀里拿出油纸包裹的茶糕,送到了二十三皇子的手里。

    褚肆一揖:“多谢二十三皇子。”

    二十三皇子接过茶糕,大方地摆摆手:“小事一桩!”

    老成的小孩子吃着茶糕的时候,才真正的像个小孩子!

    “褚相。”

    “臣在。”

    “咳咳……”刚要说话的二十三皇子咳了起来,褚肆伸出温厚的大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他说:“慢些。”

    咳得飚了眼泪的二十三皇子,仰着水眸。

    突然一下子就撞进了褚肆的长腿上,拿茶糕的手一下子就抱到他的长腿上,“褚相。”

    叫一声,嘴巴一扁,忍不住流了泪。

    褚肆没有将这小孩子剥开。

    “我知道你不是在利用我,你在照顾我。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即便是太后祖母的面前,我也要卖力讨好!不然,我就会像那些没娘的孩子一样,过得很惨很惨!”

    喘着大口的气,小孩子眼泪糊了一脸。

    “你教我怎么在太后祖母面前说话,怎么讨好,暗地里处理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宫人……我都知道。”

    “二十三殿下,您失态了。”

    褚肆冷静的话,将二十三皇子的胡话给打断了。

    二十三皇子蓦地放开他的大腿,退后,吸吸鼻子,将眼泪吸了回去,然后拿起撞得有点变形的茶糕吃了起来。

    “味道很不错,以后,褚相能多拿些来吗?本殿可以再拿其他的东西来和褚相做交换。”

    “臣无事可求。”

    二十三皇子满脸的失望。

    褚肆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了一个铁盒子送到了二十三皇子面前。

    “这是!”

    二十三皇子眼珠子一亮!

    “这是臣的夫人令臣交给殿下,臣也不知是何物。”

    二十三皇子黑亮的眼珠子四处转悠,也没有看见什么丞相夫人。

    飞快的接过铁盒子,“替本殿谢过褚相的夫人!”

    说完,他转身就跑了。

    二十三皇子刚跑远,从褚肆的身后走出一抹铁灰色的纤影。

    褚肆转身,看着男装的舒锦意。

    舒锦意看着孩子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

    褚肆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

    舒锦意回神,看着他摇了摇头,“我没事。”

    褚肆却看着她。

    “他是个坚强的孩子!”舒锦意叹息:“阿浅要是知道了,该多心疼。”

    褚肆捏紧她的手。

    舒锦意笑了笑,继续说:“在某种意义上,阿浅是我那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也是唯一的朋友。

    以女子的角度来算,确实是唯一的一个。

    她以为自己奢求的东西已经有了,当她要向阿浅坦白一切的时候,阿浅却先向她表明的爱意,她以最残忍的方式拒绝了阿浅。

    害了对方。

    此后,她也不奢望以女子的身份生活,即便是在暗地里,她也不允许自己那样做。

    “阿缄。”

    “走吧,我久呆了会引人怀疑,”舒锦意转身,朝那条宫道走,身边是沉默的褚肆。

    ……

    这日,舒锦意同刘氏梳理了手里一部分的账目,有家银楼的数目对不上。

    午时,舒锦意就拿着手里的账本前往那家银楼对账。

    身侧只跟着书颐和清羑。

    从银楼对账出来,天色已经有些稍晚了。

    回府正好赶上褚肆回来的时辰,舒锦意算好了,就差人马夫驾车到前面的小摊,买了些茶糕。

    途上,经过一条横巷。

    一条纤影狼狈的从里面出来,车夫急忙勒住马。

    纤影顾不得那么多,一下子就爬上了舒锦意的车驾。

    车夫鞭子一甩,眼看着就要将人甩得皮开肉绽,舒锦意轻声道:“让她进来吧,马上驾车离开。”

    “是!”

    车夫只好收住了手里的鞭子。

    “让她进来。”

    马车一动,舒锦意吩咐挡在车厢前的两个丫鬟。

    “多谢丞相夫人!”

    女子钻进来,让舒锦意看清了面貌。

    舒锦意在她的脸上扫了两眼,波澜不兴地道:“原来是李小姐。”

    “丞相夫人。”

    眼前这位不是谁,正是李家的小姐李满华。

    舒锦意不清楚这怎么回事,不过她可记得褚肆派了人保护她,不至于让她被人追成这样。

    “李小姐不解释一下?”

    事关褚肆,舒锦意不得不问一句。

    “我,我……”

    李满华低下头,吱吱唔唔。

    “停下。”

    舒锦意冲外边叫了一声,马车立即停,“李小姐就在这儿下吧。”

    马车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显然是什么人追了过来。

    李满华漂亮的小脸刷地一白,顿时转过来,带着哀求看舒锦意:“丞相夫人,是贤王府的人。”

    舒锦意黑眸微眯。

    “怎么惹了贤王府的人。”

    “是,是……”李满华想解释,也不知是不是难以启齿,耳根子都红了,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说了:“是太子殿下。”

    “什么。”

    舒锦意闻言,连连皱眉。

    怎么牵扯了太子,要是褚肆知道,非得气死不可。

    舒锦意也不是笨蛋,当然明白贤王府的人为什么追来,又提到了太子。

    定是太子安奈不住来找李满华,被贤王的人给发现了,想要追过来一看个究竟。

    “加快速度回褚府。”

    车夫应一声,甩起了马鞭。

    李满华不敢去看舒锦意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位丞相夫人的眼神有些可怕!

    到了褚府,夜幕已临。

    舒锦意带着李满华从南侧门进。

    李满华心里忐忑不已,不敢想像褚相发怒的样子。

    那个可怕的男人。

    “少夫人?”

    正要从南侧门出去的徐青看见舒锦意愣了下,再错开视线瞥见李满华,脸色徒然一沉。

    “李小姐怎么会……”

    “你们爷呢?”

    舒锦意没功夫和他废话。

    “在前门等着少夫人。”

    听到这句话,李满华心底一跳,又有点担心地看舒锦意。

    在前门等着,是不是要训斥丞相夫人?

    想到舒锦意不问缘故的就将她带进府,李满华更是担心舒锦意的处境。

    “丞相夫人,让您为难了。”

    舒锦意瞥来一眼,“确实是让我为难了。”

    李满华咬唇。

    进到前院,借着四周的灯火,李满华在后院门看见了那条颀长的身影。

    李满华下意识的站定,不敢上前。

    舒锦意身边的丫鬟也跟着站定,没有随舒锦意的脚步上去。

    舒锦意没走到,褚肆就先朝她走过来。

    李满华忍不住偷偷抬头看去。

    然后,她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愣住了。

    那个可怕的男人没有发怒,而是温柔的抚着女子的发,声音温和的传来:“怎么从后边回来?母亲说你出去对账。”

    “只是些小问题,”舒锦意避开他的手,指了指李满华。

    褚肆的视线投过来,李满华吓得连忙低头。

    看到李满华,褚肆蹙紧了眉,声音与方才有着天差地别,冷冰冰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话是问李满华。

    “见过相爷。”

    褚肆冷沉沉的看着她,没说话。

    眼看着将李满华吓晕过去,舒锦意替李满华解释了起来。

    听完后的褚肆转过身吩咐徐青:“将人送回李府。”

    “是。”

    没有说怎么处理这事,直接下令将人送回去。

    李满华脚还没有站稳就被送了出去。

    “没问题吗?”舒锦意问。

    褚肆沉了沉脸,摇头。

    没说有没有问题。

    太子安奈不住,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总该让他长一长教训。

    舒锦意没有管这事,先回屋。

    屋里的晚膳已经备好了。

    将李满华的事抛开,两人安静的用晚膳。

    “今天褚容儿那里闹了点动静,大房这边未出阁的小姐趁机闹乱子。想来老夫人是没有办法再管你那件事了,后宅的事没管好就来管前边的事。”

    舒锦意指的是老夫人要褚肆退出朝堂的事。

    褚肆却突然道:“这事,你是怎么看。”

    “是指后宅这些女人事,还是你自己?”舒锦意愣了愣问。

    褚肆道:“后宅由他们自己闹。”

    言下之意,他从来不在乎后宅的平静。

    就连褚容儿做出那种丢脸面的事,他半点也没在意。

    舒锦意笑了笑,站在门边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陪她到外边走动走动!

    褚肆黑眸微亮!

    长身一起,快步过来握住她的手,走在前面牵着她走。

    舒锦意盯着他的侧影,无声一笑。

    “我当然希望你能走得稳稳当当的,丞相位毕竟是你自己争来的。”

    怎么轻易说退就退。

    他一退,就是死路一条。

    傻子才会那么做。

    老夫人压根就是将他往死路上推,舒锦意不明白,难道褚肆不是老夫人的亲孙子吗?

    而且这般出色的孙子,放在别人家里,早就当金娃娃一样供着了,谁会像老夫人这样总想着让大儿子占尽先机,打压孙子,逼他上绝路。

    “你不屑。”

    褚肆突然闷闷说。

    舒锦意一顿,然后笑了一声:“说什么。”

    “你不屑我使这些手段。”

    当初阿缄可是使劲的嘲讽他。

    可是他太需要权力了,他不光是要保护自己,同样的也是要保护阿缄,与阿缄并肩。

    可惜,他没有保护好阿缄。

    这是唯一让褚肆挫败的。

    “你做得对。”

    是她错了。

    有时候,人就要不择手段。

    “阿缄!”褚相爷激动得睁大了眼,欣喜地看着她。

    舒锦意愣住,不明白他有什么值得这么高兴的。

    “你,你……”褚肆有些语无伦次,“你认可了!”

    看着他忽然弯起的嘴角,还有脸上浅浅的笑,舒锦意这一刻,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就因为她的认可,他就高兴成这样?

    这个傻子。

    “是我错了,褚肆,我错了。”

    “阿缄没错。”

    舒锦意笑了笑,没有再往下说,带动着他继续往前走。

    一步一个斜影,然后斜过来,和他高大的影重叠在一起!

    虽然被他的阿缄认可了,可怜的褚相爷依旧还得躺在书房里过夜!

    他的阿缄真狠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