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黑心奸相
    舒锦意有点想笑。

    虽只是嫔妃所出的皇子,却也没有别的皇子那样坎坷不堪。

    比如眼前这笑眯眯的皇太子,母亲被打入冷宫多年。

    贵为皇后,却仅是冷宫里一个可怜虫。

    就是贤王,也是四妃之一所出,母族的势力还尚可。

    舒锦意对姬无舟的吃憋,冷冷视之。

    褚肆捏着她的手,似乎有点担心她会替那人出头。

    舒锦意侧眸来,里边泛起的冷光叫褚肆愣住。

    舒锦意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担忧,反而从里边瞧出几分嘲弄和冷意。

    这是?

    没等褚肆看明白,舒锦意就回捏了他一下。

    褚肆心跳有点快,忽地低头下来,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刚才那个样子的阿缄,实在是让他……

    有种说不出的冷艳感来!

    特招人!

    褚肆这么吹气,舒锦意耳边的声音就被吹走了。

    根本就没听见那边的针锋相对。

    “别胡来。”

    眼见他要当场吻下来,舒锦意重重捏了他一下。

    褚肆微微吃疼,掩住嘴角的笑意,眼眸溢着荡漾的笑。

    要命!

    舒锦意没想过,这人笑起来,也是此般的致命。

    他们在这边你脓我脓的,那边却已经吵了起来,气氛再度压抑了下来。

    太子频向这边使眼色。

    一眼就瞥见这对夫妻秀恩爱,太子险些没气得吐血。

    正是打击姬无舟的时候,褚肆却儿女情长!

    没救了!

    姬无墉只好自个来,和姬无舟暗讽来回。

    最后大臣们都感觉到不对劲,都不敢参与进去,就是贤王也避开一边,让他们狗咬狗。

    姬无墉觉得没什么意思,直接让人将褚容儿请了过来,这是明知故作了。

    太子这是想干什么?

    这刻,大家才看清楚。

    向来带笑的太子,是认真的!

    真想要姬无舟难堪,难做!

    姬无舟皱眉:“太子这是作甚?堂堂太子,做事这般轻浮,叫外人看笑话。太子莫要毁人姑娘家的清白,本王与那事,大皇嫂花宴上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何来的旧叙,又何来的情丝可言?”

    声音低低沉沉,隐含警告。

    太子当然听出,却装作听不懂。

    “可当日大家都亲眼所见,褚八小姐可是衣衫不整的和三皇兄从后面的小屋出来的,莫不是三皇兄辱人清白了,不想认账?这可怎么行,怎么说,褚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三皇兄做出这种轻浮人家姑娘的事,怎么就不认了?褚府要是状告到父皇处,少不得又挨打了!”

    太子言语轻佻,有点没正形,看上去就跟个纨绔一样。

    表面上,太子一直给人这样的纨绔模样,烂泥扶不上墙。

    皇帝对他失望,大臣更是敬而远之。

    在这里听见太子说出这样的话,胡搅蛮缠也不觉得奇怪。

    要是没闹点什么,那就真奇怪了。

    不,是可怕。

    “褚相。”

    姬无舟忍无可忍,将视线投向正与自家娘子传情的褚相爷身上。

    刷地。

    所有人都转看过来。

    褚肆皱眉:“太子殿下,那是臣的八妹妹,还请太子殿下莫要辱没了她的名节。”

    话虽这样说,但大家都听出另类的味道来。

    就好像是,有点怂恿人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他们的错觉。

    姬无墉笑眯眯地摆手:“罢了罢了,三皇兄都不急,本宫也没必要瞎掺和。”

    见太子一副大杜的样子,姬无舟只觉得一股气涌上来,有点不上不下。

    俊脸,阴沉得有点可怕。

    口舌之争,姬无舟不会与太子计较。

    背后阴人可就不一定了。

    在说那些话时,姬无墉已经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

    见姬无墉有恃无恐。

    舒锦意心中微疑,转目过来看褚肆。

    见他老神在在,对刚才的事,半点不予以理会。

    褚容儿自个作没了名节,与他们二房半关系也没有。

    这样的想法,实在不近人情。

    如果想到老夫人,以及往前的事,就会发现,褚肆此时冷眼旁观没有推波助澜,已经是仁慈了。

    “诸位快往里边请坐!”

    褚冶突然从身后挤过来,挤着笑将诸位同龄又同朝为官的人请进侧边的大厅。

    里边,已经准备好了茗茶,画作,甚至是奇花供观赏。

    褚冶开口,打破了这边的尴尬和压抑气氛。

    贤王为首,纷纷踏进大厅。

    褚肆和舒锦意落后。

    褚闵挤着苍白的笑,从厅内出来,苦挤着笑与这边的贤王亲近,奈何这边已经有了褚冶,轮不到他来讨好。

    誉王身边更有数位大臣巴结着,旁侧还有几位同行来的皇子。

    至于太子嘛,根本就没谁人理会。

    偶有人虚伪的打一声招呼就过了。

    舒锦意被褚肆带到厅内挂着墨宝的一面墙前,小声说:“瞧着这副,可熟悉?”

    顺着他的手往前面挂起的苍松墨画看去,愣了半会,没品出这歪歪斜斜的苍松墨画有什么好看的。

    她这个不太懂画的人都察觉不出这画到底好在哪里。

    “何人所作?如此劣作怎么会摆弄在这儿?不是叫人看笑话……”

    话还没有说完,舒锦意就反应过来,仔细看了又看,发现这画有些熟悉。

    身子渐渐僵硬,脸庞也泛了红潮。

    这,这……

    褚肆见她这般反应,不由从喉节处滚出一个笑音。

    舒锦意气得拿手肘拐了他一下。

    “还不快收起来,想要让人看笑话吗?”

    简直丢人!

    褚肆就爱看她羞恼的样子!

    “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舒锦意被他调侃意味十足的话给气恼了,恨恨的抬起脚,砸在他鞋尖上。

    “唔。”

    褚肆就这么生生受了她一脚。

    俊容的笑意,不减分毫。

    气得舒锦意扭身不想理人,却没注意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转身就等于投怀送抱了!

    褚肆拿手轻揽在她的腰间,低声说:“你我不说,不会有知晓。”

    “你,你什么时候……”

    “十三岁那年我的生辰,在你窗边度了一个来回,不小心抓着了一团纸……”

    舒锦意:“……”

    十三岁!

    自己那年就十二岁不满。

    少年时画的东西,他竟然收藏起来了?

    这纸还没了折皱。

    舒锦意不由瞥着视线回头看了一眼,仍旧歪歪斜斜的画作。

    想到等会儿被人评判得一文不值,感动转化为羞恼。

    “把它拿下来。”

    “如此画作再找不出第二……”

    “拿下来,”舒锦意狠狠瞪着他,伸手在他腰间不留情的一掐,“快点。”

    褚肆吃疼,索性无赖的将身倾下来,压在她身上:“掐疼了。”

    舒锦意:“……”

    将你的爪子从我屁股上拿开!

    “咦?”

    闲逛的太子殿下发出好大一声咦,瞬间将周围的人吸引了过来。

    舒锦意用力将褚肆推开,褚肆被瞪得不敢再放肆。

    乖乖站到边上,神情如刚才那样淡闲。

    仿佛刚才不小心摸到她屁股的人不是他。

    舒锦意斜来两眼,无波无澜,直叫褚肆看得心惊肉跳。

    占了两分便宜,恐怕这段日子要睡书房了。

    得不偿失!

    “这画作是出自何人之手?哈哈哈!”放肆的嘲笑,充斥着整个大厅。

    褚肆:“……”

    沉着脸的舒锦意:“……”

    笑到一半的太子感觉背后一凉,回头扫了两眼。

    那对夫妻正阴沉沉地盯着他看。

    吓得太子抖了抖。

    怎……怎么了?

    “此画怎么会在这?”褚冶凑过来,看见这劣作,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负责这边大厅的管家,瞬间冷汗如豆大滴落。

    “是小的错,没有好好检查就……”

    “哎,莫急着收下去,让我们欣赏欣赏!”太子手一摆,继续饶有兴致地凑近看劣质的画作,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哈哈哈”从他的嘴里发出来。

    大家都看清了这画作的拙劣如孩童一般,都不禁笑了笑。

    满室都充斥着戏谑笑声。

    舒锦意的脸更沉了。

    褚肆心肝有点紧,咳嗽一声,沉磁的声音响起:“此画,是本相所作。”

    “咳咳咳……”正笑得欢的太子猛地听到这话,来不及收,将自己呛住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笑了。

    想被灭口就使劲的笑吧。

    “太子殿下可喜欢?方才听见太子欢笑,定然是喜极了,本相的佳作千金难寻,往常人来观赏,几两银可观赏不得……不知在座的各位有没有看仔细了?”言下之意,是要收观赏费的!

    幽幽的声音落下,厅内骤然一静。

    奸相!

    咳得说不出话的太子,颤颤指过来。

    “咳咳咳……”奸相奸相奸相……

    舒锦意:“……”

    “好画!”

    “妙笔生花,活灵活现……”

    “妙,妙!此苍松描绘得……入木三分,苍劲挺拔……”

    “苍松叶杆挺劲,栩栩如生……”

    硬生生的点评,舒锦意都没脸再听下去了。

    贤王噗嗤一声笑,然后让小斯将一个鼓鼓的荷包放到画作下边,其他人见状,纷纷效仿,掏银两放到画作下。

    不出半会儿,下边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头。

    舒锦意:“……”

    褚肆波澜不兴地看着大家违心的点好评,掏银子。

    褚肆幽幽一转眸,太子吓得又呛咳了起来,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的荷包,想要掏出点碎银来。

    “臣多谢太子殿下慷慨!”

    太子的手一抖,整个荷包都掉了进去。

    他,他的……银两!

    黑心!

    黑心的奸相!

    那是他全部的家当啊!

    就这副劣画,孩童都作得比他好,凭什么瞧一眼就要收他几十两银!

    黑心的奸相!

    他要到父皇面前捅破此人的真面目!

    **裸的受贿!

    见太子一副生无可恋的盯着钱堆里的荷包,舒锦意突然觉得太子挺可怜的。

    “咳!”褚冶嘴角抽动,连忙将傻掉的太子扶起来,然后将人引出这个大厅。

    实在没眼看了!

    ……

    人走光了。

    舒锦意站到前面,翻了翻这堆银钱,嘴角微微抽动。

    “咳,”褚肆握拳放到嘴边咳嗽了一声,站到舒锦意的面前,一脸讨好地看着她。

    舒锦意没好气地丢下拿起的荷包:“你真是……”

    “阿缄不喜欢银钱?”

    “真没想到,褚相爷铜臭味这么重,”舒锦意戏谑地盯着他。

    褚肆连忙道:“朝廷俸禄少,偶尔使点权力替家里减轻开支!”

    舒锦意真不知怎么说他好了。

    “就不怕此事被捅到皇上面前。”

    “谁也没瞧见,”褚相爷很笃定地轻声道。

    舒锦意:“……”她服。

    谁敢在殿前公然告他?

    仔细一想,还真没。

    况且,他光明正大的,奈他何!

    “收起来。”

    褚肆手一摆,隐在人群中的郭远连忙走出来,娴熟又利脆地将桌上的小银山搬走。

    动作一看,就知道做了不下百来次。

    习惯了!

    舒锦意:“……”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够了解褚肆这个人。

    “把画拿下来,”舒锦意瞪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已经转移到另一个大厅的太子瞄一眼过来,可怜兮兮地瞅着舒锦意,可怜兮兮的眼神又瞬间变得规规矩矩,直起身,有模有样的观赏第二个大厅的饰品。

    不心疼,不心疼。

    太子不断的告诫自己,和褚相作对没好下场。

    不要冲动!

    后院打扮得漂漂亮亮出来应酬的褚府嫡庶小姐们,笑盈盈地与各府千金亲近。

    刘氏已经打发了好几次身边的大丫鬟秋禾过去,每次回来都是说褚肆将人打发了回来,舒锦意被他带在身边。

    刘氏给舒锦意安排的那几个人,已经坐在那里候着许久了。

    知道儿子将舒锦意带到前面,刘氏这又是气又是笑的。

    不知道该如何说褚肆了。

    “罢了,由他们去吧。派几个人小心看着,别让人抓着这点不放,”刘氏揉了揉额头,“净会给我找麻烦。”

    “那也是相爷和少夫人恩爱!”宋嬷嬷笑着安抚一句:“夫人也不必过于焦急,相爷在,不会有人敢嚼舌根。”

    “我就是怕他太过强势,反而招惹……”

    “救命!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快来人啊,有人要杀人啦!”

    刘氏的话还没有说完,猛然听到一阵拔尖的大叫从偏院那边远远的传过来。

    声音极尖极高,即使是在吵嚷的人群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在喊救命!

    所有人的脸色刷地变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在褚府公然杀人!

    不想活了。

    几乎所有人空白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