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这等破事
    回到贤王府。

    两人刚刚踏进门,就发现了里边的气氛紧张压抑。

    姬无舟和姬无谌站在堂前,沉着脸解决眼下发生的意外。

    姬无舟身上的袍子不知是被酒还是茶水给浸湿了一边,瞧着有几分狼狈。

    舒锦意的视线往后边的门瞥去,里面传来几个低声的说话音调。

    周围的人看屋里的视线非常的奇怪,兴灾乐祸看好戏的居多。

    舒锦意想起褚肆的人来汇报说八小姐的话,结合褚容儿对姬无舟的爱慕,就能猜到其中发生了什么。

    褚容儿已经十五了,已经是能婚配的人了。

    她心里爱慕着姬无舟,不想嫁给别人。

    只能出此下策。

    真是自毁清白,破罐子破摔也要挤进誉王府。

    誉王妃的脸色非常难看,瞥向屋子的眼神非常的犀利。

    叶惋惋安安静静的垂首立在誉王妃的身边,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抬起头看了一眼。

    正好和舒锦意的眼神在半空一接。

    舒锦意朝她打了一个手势,叶惋惋抿了抿唇,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三皇弟,这件事……”

    贤王咳嗽了声,眼神往屋里瞥去,欲言又止。

    可怎么看,贤王都是在笑。

    姬无舟一脸阴郁,“让褚家的人将褚八小姐领回府。”

    没有说怎么做,直接将人送回府。

    这是要绝了这位八小姐的路呢,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出了这样的事,以后还怎么嫁人?

    “咳,三皇弟,你这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贤王不得不说句话。

    姬无舟心中冷笑,面上淡漠道:“褚八小姐不要脸面,难道皇弟还要负责不成?如此,以后是不是每个往本王身上贴的女人都要娶回府?既然皇兄心疼这位褚八小姐,皇兄代皇弟纳了如何?”

    这话说得相当的冷酷无情。

    但大家也很认同。

    是褚容儿自个不要脸,怨不得誉王。

    没当场发作,誉王已经算仁慈了。

    褚玥要被褚容儿气晕,这么不要脸的事她也敢做,简直是伤风败俗。

    荡妇行为!

    褚府的女眷都不敢出来见人了,站在屋里,恨恨地盯着抽泣不止的褚容儿。

    要不是气氛和地方不对,齐氏和杨氏真想指着褚容儿的脑袋骂一顿。

    真是被她给气死了。

    姬无谌道:“这事,还是交给褚府自己去做决定吧。”

    做决定?

    姬无舟心中冷笑,由不得褚府做主。

    姬无舟眼睛一抬,就看见站在人前的舒锦意。

    “二十三皇子怎么样了?”

    舒锦意问身边一人。

    那人一回头。

    舒锦意嘴角一僵,可不就是自己的二姐夫吗?

    钱君显在舒锦意的身上扫了一眼,道:“二十三殿下已经被送回宫,无大碍,只是身子有些虚而已。”

    舒锦意听了,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钱君显朝舒锦意身边的褚肆看去,两人的视线对撞上,钱君显不慌不忙的朝他颔首。

    暗暗打了招呼。

    “褚相。”

    姬无舟突然叫了褚肆。

    褚肆道:“誉王爷有何吩咐。”

    “褚家这里,就交给褚相了。”

    褚肆颔首,手摆了摆,立即有人从身后进屋去,将褚家女眷都带了出来。

    承受着各式各样的目光扫来,齐氏和杨氏等人欲羞耻而死。

    褚容儿简直就是褚家的耻辱!

    “回府后,通知三叔。”

    褚肆就站在那里,对杨氏说了句话就让人将他们送回府。

    大家没敢在背后议论大声,褚肆人还站在这儿呢,谁敢放肆。

    一场赏花宴会,以尴尬收场。

    姬无舟朝褚肆这方看了一眼,那眼别有深意,又莫名有点冷。

    他在怀疑这件事有褚肆背后撺掇的可能。

    褚肆无惧姬无舟的怀疑,道:“恭送誉王爷。”

    姬无舟沉着脸带誉王妃和侧妃叶惋惋离开贤王府,今日发生的事,是封不住别人的嘴巴了。

    “褚相,这件事……”贤王这会儿走出来要做这和事佬。

    “既然错在褚家这边,本相知晓分寸,不会抓着誉王不放。”

    贤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褚肆给截住了。

    贤王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然后对贤王妃道:“今日的赏花宴就到此为止吧。”

    “是,”贤王妃一指挥,身边的人就下去散了赏花宴的贵客们。

    贤王转身来问褚肆:“褚相如若有什么需要本王的地方,本王定不吝相帮。”

    他指的是姬无舟和褚容儿的事。

    褚肆望来一眼,淡声道:“贤王这话应当对三叔说。”

    话落,褚肆告辞。

    客人们散得七七八八了,回去的道上,有了不少的谈资笑料,路上也没有那么闷。

    舒锦意跟着褚肆出门,就瞧见不少边笑边上马车的人。

    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见站在贤王府台阶前的两人,立即白了脸噤声。

    这会儿,谁也不敢放肆笑谈刚才赏花宴上的好戏。

    舒锦意没有注意这些,她的视线放在离去的人流中钱君显的身影。

    他正和某位高官笑着告辞,然后上了一辆马车离开。

    舒锦意揉了揉眉头,不知道拿两位姐姐怎么办。

    强行带走?

    她之前的话,墨雅她们都没有听进去。

    换成是她自己,也听不进的吧。

    舒锦意摇头苦笑。

    罢了。

    她再派几个人保护钱君显就是,后面有什么事,也不至于束手束脚。

    钱君显愿意进来,她拉着就是。

    身边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伸手过来握住了她的柔荑。

    舒锦意抬头。

    “你说傻子……”

    “嗯?”

    褚肆不悦道:“这等破事。”

    舒锦意:“……”

    站在身后的徐青几人连忙退后几步。

    特别是那位之前去通知褚肆的人,闪到暗处远远的。

    “二十三皇子那里,你不派人进宫看看?人是你带出宫的,皇太后要是追究起来,你难辞其咎。”

    舒锦意知道他这是怨手下打断那美好的一幕,当即咳嗽了声提醒他。

    “无大碍。”

    二十三皇子可不是一般的孩子。

    “还是派个人在宫里探探吧,”舒锦意有点不放心。

    褚肆郁闷。

    姬无阕这孩子聪明得很,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晕倒。

    不是使坏,就是发现了什么。

    他就等着后边再让人仔细汇报,舒锦意却急着要他进宫确认那孩子的身体。

    到底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所以她才能比较重视些吗?

    “我担心这事会牵累你。”

    倏地,褚肆转过身来,盯着舒锦意。

    被看得心里发毛的舒锦意道:“怎么了?”

    满是怨气的褚肆瞬间雨过天睛,眼底抹上一片柔色,“宫里有我的人,随时会汇报情况。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事。”

    舒锦意哦哦两声。

    没事就没事,你搂我腰做什么?

    “先回府?”

    褚肆柔出水的眼眸正含着笑意看着她。

    想到那句傻子,舒锦意莫名觉得臊。

    被握在他手上的腰,也软了下来,下意识的朝他身上靠了靠。

    褚肆眼睛都快要笑弯了。

    刚才那些郁闷,一扫而空。

    今日这场赏花宴总算是让他有极大的收获!

    “锦意。”

    褚肆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撩得舒锦意腰更软。

    温柔香在怀,褚肆差点没能把持低头吻她。

    “先,先回府。”

    被这么搂着站在人家的门口实在有些丢人,舒锦意伸手推了推他。

    褚肆顺势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往大手包裹。

    舒锦意低着头,由他牵。

    “不回府了。”

    马车走到半路,褚肆突然对外面驾车的徐青说。

    徐青连忙刹住马车,“爷是要带少夫人去何处?”

    “就在此。”

    说着,褚肆将舒锦意牵下马车。

    “不用跟着,”打发身边的人,带着舒锦意往前面走。

    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是郑府后门了。

    也就是以往的墨府后门。

    舒锦意好奇问:“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褚肆握着舒锦意的手,说:“将来,我会替你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舒锦意抿紧了唇,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褚肆,其实我已经……”

    “站住。”

    前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喝。

    褚肆带着舒锦意往后面躲去,一道身影从前面掠出来,在原地扫了几眼才进了郑府。

    褚肆微眯着眼走出来,视线看进了郑府的墙院。

    舒锦意挑起了眉,“刚才是。”

    舒锦意的话刚落,就被褚肆抱起了腰往后面掠去,很快就看见几道身影从前面追过来,到了郑府这边。

    “王爷,进了郑府。”

    “进门。”一道低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冰冷煞人。

    舒锦意一下子就听出那道声音是姬无舟的。

    他不是回了誉王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追着个黑衣人进了郑府。

    褚肆低头看了眼舒锦意,发现她正侧耳去细听,神情有些复杂。

    “王爷,是什么风将誉王爷吹来了?”后门很快就响起郑判谄媚的声音,然后笑着将人迎进去。

    “郑将军,方才有刺客进了郑府,我们王爷就是追着刺客到此。”

    手下的话一落,郑判就沉了脸:“王爷是怀疑那刺客是本将派去的?”

    “自然不是,我们王爷只不过是怀疑对方利用郑将军的地方躲避,还请郑将军让我等搜府,”姬无舟的手下对郑判也十分的不客气。

    郑判一听,脸色变得更是难看。

    “王爷……”

    “郑将军有什么话,还是留在后面再说吧,先捉刺客要紧。”

    身后的随从冷冷堵了郑判的话。

    郑判看见姬无舟的脸色,不得不让开,让他们搜府。

    舒锦意皱起了眉,谁会无缘无故的去刺杀姬无舟。

    褚肆?

    “不是我的人。”

    褚肆仿佛知道舒锦意心里的想法。

    舒锦意皱眉,不是褚肆的人,那会不会是姐姐她们……

    舒锦意有些不安。

    万一被发现,姐姐她们就更危险。

    姐姐她们应当不会那么鲁莽……

    江朔?

    “别乱猜,我去看看,好好呆在这里,”褚肆按了按舒锦意的肩,示意她别乱动。

    舒锦意却拉住了褚肆的袖子,冲他摇头。

    褚肆的视线往下,落在她拉住自己袖子的手上。

    “我很快就回来。”

    “不用……”

    正想要说不用,外面就爆发一道震响。

    “拿下他!”

    一声爆喝!

    “来不及了。”

    褚肆说完,就掠了出去,一个声音发出来,四周很快就蹿出了黑影朝那边飞去。

    来得太快。

    一切又发生得太快。

    在姬无舟的人生擒那个受伤的刺客前,褚肆的人就蹿了出来,挡住了他们。

    那名刺客则是落入了褚肆的手里,两方顿时刹住了。

    “褚相。”

    姬无舟微眯起眼,波澜不惊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褚肆。

    “褚相这是什么意思?行刺誉王的刺客,难道是褚相放出来不成?”郑判找到了机会,就忍不住将脏水往褚肆的身上泼。

    褚肆抓着手里的刺客,目光冷冰冰地投向郑判。

    郑判被这眼神盯得心里极不舒服,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承受。

    他不会认输。

    一个武将输给一个文官,简直可笑!

    “难道真如郑将军所言,此人是褚相派人行刺本王的。”

    姬无舟言辞舒缓,却藏不住其间的犀利。

    褚肆对此不为所动。

    “如不是,还请褚相将刺客交出来。”

    “王爷,褚相既然连您都敢行刺,一并捉了交给皇上处置!”郑判趁机抹黑。

    姬无舟闻言直皱眉,看了郑判一眼。

    郑判就是急着要褚肆死。

    “褚相。”

    “既然是行刺誉王的刺客,落在本相的手里,也应当由本相来处理,定能给誉王一个满意的结果,”说罢,就将手里的刺客往边上的人丢去。

    手下接住,就要将刺客带走。

    “慢着。”

    姬无舟沉声喝住。

    褚肆慢声说:“誉王信不过本相?”

    “褚相,此人行刺本王,该由本王处置,将人,交过来吧。”

    姬无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眼睛却眯得很细,很危险。

    那名刺客也正眯着眼打量这幕。

    气氛,一时僵硬压抑。

    “王爷,本将替您杀了他,”旧伤还在的郑判突然拉开架势,抽出身边侍卫的剑,直取褚肆的要害掠来。

    褚肆站着原地,看着发狠的郑判,丝毫不动。

    姬无舟要被郑判这莽夫给气死。

    站在褚肆身边的人骤然而动,姬无舟带来的人,不得不动。

    郑府后门,上演了一出血腥战场。

    舒锦意从后面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杀气啸天的场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