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多想着我
    “皇上?”

    丽贵妃小心翼翼地轻唤犹自沉脸的皇帝。

    皇帝松开了丽贵妃的手,威严的目光斜向徐太医:“给丽妃好好调理身子。”

    徐太医恭敬应下。

    皇帝的态度让丽贵妃懵了懵。

    “父皇,母妃腹中有我的小皇弟了!”在喜悦里的昭华公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皇帝那丝丝的异常。

    丽贵妃听到“小皇弟”三字,也将皇帝那点反应态度抛到脑后,精容上全是幸福的笑意。

    自己的丈夫是这普天之下的九五至尊,有女儿,很快,就有儿子了。

    她身份高贵,有圣眷荣宠。

    此生,圆满了!

    “皇上!”

    丽贵妃侧着身子,半俯在帝王的怀里,软玉温香,语声柔若水!

    皇帝任她嫩藕般的手缠在他的手臂上。

    等了半晌不见皇帝回应,丽贵妃便在他的怀里一愣。

    “你刚确诊怀了龙嗣,切勿轻易动了胎气,好好安养,朕令内侍总管处给你这儿拔了不少的养品。”不温不淡的声音落,又骤然提上来:“徐太医,丽妃的身子调查,你一人全权承担。”

    徐太医双膝一跪,身体微微发出颤抖,“臣定当给娘娘调理好!”

    丽贵妃肚子里的皇子如出什么差池,唯他是问,也罪在他一人身。

    徐太医连连抹冷汗。

    昭华公主见势,眼神闪烁,赶紧跪到皇帝面前,将之前对丽贵妃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给皇帝听。

    本以为皇帝会大发雷霆,不想,皇帝竟非常的平静的问她:“可想好了。”

    昭华公主一喜,道:“儿臣想好了,是儿臣愧对郑将军……”

    “皇上!”

    丽贵妃焦急插了句嘴,想要阻止皇帝点头同意。

    皇帝大手一摆,威严感迫压而来,丽贵妃不敢再多言。

    “将昭华带回琉璃宫,朕自有决断,”皇帝手一摆,令宫人将昭华公主带走。

    昭华公主欲要再开口,想到皇帝的性子,昭华公主非常聪明的闭上了。

    她父皇最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命令,更不喜有人顶撞。

    丽贵妃不安地轻唤着皇帝:“皇上……昭华她……”

    “你好好歇着,这些事,朕自有主张,”皇帝还算温和地按下她的柔荑,语声轻慢。

    只是起身出琉璃宫时,皇帝连头都没回。

    李公公瞥见帝王侧容的冷意,心中不免对丽贵妃心生出点怜悯来。

    自古最薄情是帝王。

    丽贵妃犹在喜得麟儿的喜悦之中,却不知,她是后宫宠妃,虽不是皇后却手握凤印。

    丽贵妃就没有想过,为何皇帝只将皇后打入冷宫,未曾废后?

    跟了皇帝这么多年,丽贵妃还是没看清楚。

    ……

    丽贵妃有身孕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羽辰宫皇太后的耳朵里,皇太后穿着黄色的睡衣坐在椅子上拍扶柄。

    即使是一言不发,仍有凛凛威慑冲出来。

    下边宫人伏着地,屏着息不敢呼出声。

    站在后边帷幔的小身影抿了抿薄薄唇,小步跑出来,“皇祖奶奶!”

    太后绷紧的脸在看到这小家伙时,顿时就融化了:“别跑!”

    “皇祖奶奶,丽贵妃又有孩子了吗?”

    “小淘气精,没好好歇着,跑这儿来偷听,不管后宫里有多少个皇子皇孙出生,皇祖奶奶只疼小无阕!”

    姬无阕眨巴着乌黑的大眼,一下子就伏进了太后的怀里:“无阕也最爱皇祖奶奶了!”

    这软糥的撒娇话逗得皇太后笑得合不拢嘴!

    姬无阕仰起脑袋,“昨个儿,无阕碰见了太子哥哥,皇祖奶奶,太子哥哥说要带无阕去大皇兄家赏花,无阕能跟着一起去吗?无阕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和哥哥们一起玩了!大家都快要忘啦无阕了!皇祖奶奶,就允了无阕吧!”

    使出撒娇的劲儿,把皇太后摇得没法拒绝他。

    看着他可怜的小模样,太后心都软得一塌糊涂了。

    “好好好!奶奶答应你,不过,出宫时得由嬷嬷和宫人们陪着,不能乱跑,时辰一到得回宫来陪奶奶!”

    “谢谢奶奶!无阕一定不会让奶奶一个人在宫里寂寞的!一定会按时回宫!”

    姬无阕欢声道谢,踮起脚,在坐着的太后脸上亲了一口。

    再次把皇太后逗得欢乐不已!

    夜深了,太后连忙叫宫人将姬无阕带回殿内歇息。

    一个宫人利索的上前,垂着首走在姬无阕的身边。

    姬无阕两手微微负在身后,神情也不似刚才在皇太后面前的天真浪漫。

    “殿下,相爷特地嘱咐过小的,不得要提醒您一句……”

    “褚相那儿,你出宫说一声,就说贤王府赏花会,本殿也会去。”

    不容身边宫人多言,姬无阕负在身后的小手一抬,指朝后摆了摆。

    宫人一脸难为。

    “怎么,褚相比本殿的话更管用吗?”姬无阕撇来一眼。

    宫人连忙弯身,“是,奴才这就给相爷说。”

    ……

    蒋氏得知自己大权被刘氏夺走,在床榻上大闹了一场。

    连身都起不得的蒋氏只能任由刘氏当家做主,哭喊声只会让褚暨更是对她烦躁。

    许大夫在旁连声劝说,“夫人还是请宽心养伤,如再长此下去,夫人的伤势只怕……”

    “只怕什么?”蒋氏冷眸一扫,抓着身边的东西朝许大夫砸来,“治不好,我要你命!”

    许大夫脸色倏地一寒,气得想要给她下一剂猛药。

    “母亲,切勿再生怒,小心脚伤……”

    “小心,小心,再小心还不是被那贱人夺走了一切!大房的东西凭什么要让给二房?那个孤儿寡母的,能有什么作为!”

    没等褚玥说完话,蒋氏就一通气怒朝褚玥发来。

    褚玥也很委屈,这段日子她一直在蒋氏的身边照顾,蒋氏的心情不好,大家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母亲,小心隔墙有耳……”齐氏忍不住劝说一句。

    蒋氏靠着引枕,阴沉着眼,恨声道:“绝对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还请母亲放宽心,还有儿媳呢,”齐氏压住了蒋氏激动的动作,轻声保证:“儿媳一定不会让二房主掌府里的大权,不是还有三婶吗?三婶那里一定是不服二房管家。”

    蒋氏扼拳,满目阴冷:“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齐氏目光闪烁,“儿媳明白了。”

    自那天闹僵后,老夫人就称病省了大家的请安。

    他们都知道,老夫人还在气头上。

    只要刘氏掌家一天,老夫人这病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好。

    刘氏乐得清闲,每日带着舒锦意一起算算账务,细目都定时送到老夫人的定安堂,不管老夫人接不接手看,刘氏依旧做了。

    刘氏将事这样做得滴水不漏,根本就是不允许别人找破绽。

    随着这段日子,刘氏却是看到了舒锦意身上以往不同。

    惊于舒锦意的管理法子,给刘氏提示了不少的点子。

    总是在不经意间给提示,如果说舒锦意没有点真材实料,刘氏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的。

    舒锦意却在刘氏面前“装傻”,到是让刘氏没有办法挑出点毛病来。

    刘氏只好在暗中观察。

    丽贵妃怀孕的消息,舒锦意是不经意听见的。

    提前处理完那些琐事,听说褚肆在府中,舒锦意端着刚煮出来的解暑茶走到书房门。

    就听褚肆一句:“丽妃怀龙嗣的事,莫与锦意提及……”

    舒锦意走进来,打断了褚肆的话。

    徐青朝舒锦意行礼,赶紧退出屋去。

    “忙完了?”

    褚肆知道舒锦意这段时间都在和刘氏处理府里事务,让刘氏掌中馈,褚肆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一番才决定的。

    并不是一时怒火上头。

    舒锦意道:“丽妃怀了身孕?”

    “宫中内闱,一个妃子怀了子嗣也没有什么稀奇的,”褚肆伸手轻揽过舒锦意的肩,将她带到座位上。

    舒锦意嘴角泛起抹冰冷的笑意:“你说得没错,宫闱内的妃子怀身孕也没什么稀奇的。”

    七年前……

    她就想让这个女人再无活路。

    这个女人真是幸运。

    “锦意。”

    “我没事,”在最冲动的年纪没有做的事,现在的她又怎么会做。

    褚肆观她的神色,缓声说:“皇上已经拟旨,给江朔赐婚。”

    舒锦意倏地抬头,“赐婚?”

    赐谁?

    “昭华公主,”褚肆道。

    舒锦意并不意外,丽贵妃怀孕,昭华公主求嫁江朔更是容易。

    褚肆见舒锦意没有意外,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舒锦意的意思。

    舒锦意也没有把握昭华公主会求皇帝嫁江朔,只是在信中分析了嫁入郑府的利害之处,让昭华公主自己去做决定。

    想必现在的郑判,是气炸肺了吧。

    “郑判那里又该如何?”

    “后宫不缺公主。”

    这是要另选一名公主嫁入郑府了。

    “皇上已经拟了婚期,郑府与江府同办,”褚肆看着她的脸色,声音放轻,“江朔也有二十五了,放在一般的公子哥身上,早就妻妾成群了。孩儿也快能娶妻生子,人虽然疯了,但好歹也是对江山社稷有功劳的将军,配一个公主也绰绰有余。”

    舒锦意不由瞥过来一眼,怎么觉得他这话语里有些怪?

    “昭华公主到底是丽贵妃的女儿……”她在想,自己硬塞给江朔是否对了。

    “昭华公主如若不喜欢江朔,却是不会主动请皇上赐婚。更不会自毁清白,女儿家的清白有多重要,昭华公主难道不清楚?”

    舒锦意突然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

    褚肆见她做出这般表情,一怔。

    舒锦意忽而摇头苦笑。

    原来如此!

    原来昭华公主频频找江朔麻烦竟是因为喜欢,到是她前面想多了,总以为昭华公主是真想找江朔算账。

    她这算不算无意中撮合了他们?

    江朔都疯成那样了,昭华公主都能瞧得上眼。

    昭华公主应当是真的喜欢江朔的吧。

    她这也不算是办坏事,给江朔拉了一段好姻缘。

    江朔跟在她身边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总该回到这里安身立命了。

    想到龙安关最后一战,舒锦意心倏地一紧。

    她突然后悔,为什么要拉着江朔进来。

    她一个人也可以。

    她还有死士,有埋在皇城内的人。

    应该足够了。

    江朔可以继续做他的疯子……

    “锦意!”

    褚肆猛地握住她微凉的手,担忧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公主能喜欢江将军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舒锦意笑笑。

    落在褚肆眼里,却极极的勉强。

    褚肆黑眸沉了沉,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凑得太近,舒锦意可以感觉到他纯净的呼吸:“不要想着别人……”

    舒锦意怔忡盯着他。

    褚肆心里堵得慌,舒锦意在意他以外的人,这让他想要捏碎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影子。

    “那我该想谁。”

    舒锦意眼眸的亮光瞬间黯然,欲要出口的话叫褚肆说不出来。

    想我,一直想着我。

    我只要你抬头多看我一眼,心里多想着我一下。

    这般就足够了。

    他在心里咆哮,她却听不见。

    就像以往那样,她心里只有家国天下,只有别人。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在他的咆哮里,舒锦意抬起头看他。

    褚肆凝视这双眼,心怦怦直跳。

    在他失控之际,舒锦意拿下他的手,转身走出去。

    褚肆愣愣坐在椅子上,发了半会的呆,随即苦笑一声。

    半会儿,舒锦意拿着个锦盒走了回来。

    目光触及那个锦盒,褚肆黑眸收缩。

    舒锦意将盒子推到他的面前,道:“这是整理旧书房时落下的东西,我想,它一定对你很重要……”

    依着皇帝给他的期限,差不多就到了。

    他没有帅印,如何交差。

    褚肆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她就这么轻易将它交给自己?是不是说明,她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安危,担心他被皇帝惩处?

    褚肆心里欢喜又复杂。

    在这样一个适合做点什么的气氛中,褚肆朝她靠近了。

    “叩叩!”

    书房门被敲响。

    褚肆并没打算理会,舒锦意却先一步出声:“进来吧。”

    郭远走进来,感受到里边的气氛有些不对,又被褚肆冷冷瞥了一眼,郭远马上就明白自己坏事了。

    “爷……属下等会儿再来……”

    “进来,”褚肆阴着脸,声音夹着股吃人的戾气。

    郭远欲哭无泪。

    “既然你们有要事,我先出去,”舒锦意当没看见褚肆眼底里的郁气,转身冲着郭远眨巴了一下眼。

    郭远眼睛一睁!

    郭远觉得,自己离淌血不远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