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为所有人
    北夷事宜交由姬无舟主持,贤王姬无谌纵有千万嫉妒,也只能干看着。

    贤王妃却悄悄找上了户部尚书沈千重,也就是其父。

    打探了一些消息,这才替贤王稍安。

    贤王妃准备些好茶叶,又送到了褚府舒锦意手里。

    舒锦意这才踏进府门,守着院子的柳双就将贤王妃送来的好茶叶奉上。

    舒锦意翻开闻了闻,“东西赏你们了。”

    “贤王妃那里如何回话?”柳双忙问。

    舒锦意想想,道:“给贤王妃回一盒丽贵妃赏赐的首饰,随意逃上几件就是。”

    “是。”

    她就是这么俗气。

    贤王妃已经不是第一次赠送茶叶了,其意舒锦意甚为明白,却装着糊涂。

    这边贤王妃很快就收到了舒锦意送来的珠宝首饰,面容有些沉。

    “王妃,这个丞相夫人当真是俗气,难道王妃您还缺这点首饰吗?”近身伺候的许嬷嬷看见这盒珠光闪闪的首饰,连连皱眉头。

    贤王妃手一摆,让丫鬟将这首饰收好。

    “几次接触,嬷嬷觉得这个舒锦意真如当初所传闻的那样?”贤王妃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笑盈盈道:“只怕是褚相为了保护她才任那些流言传下去,一个养在褚二夫人身边的童养媳,嬷嬷还觉得简单吗?”

    “王妃的意思是说褚二夫人有意给丞相夫人藏拙?”许嬷嬷神色闪动,悟了出来。

    “其间恐怕十有八|九了,”贤王妃嘴角微勾,笑意越来越浓,却是不达眼底,“舒锦意不肯近本妃,本妃有的是法子近她。”

    “王妃会不会太屈……”

    “能帮得到王爷,屈尊些又如何?”

    如今姬无舟全权负责北夷之事,而褚肆则全力追查帅印的下落。

    但妨有点私利心,褚肆偏着贤王府,贤王也能更上一层。

    贤王妃却完全没想到,在狩猎场时,贤王已有得不到宁毁之的做法。

    褚肆且可以先不追究贤王这里,但那是迟早的事。

    贤王一失手错失了机会,再起杀念,却也无从下手。

    在皇都里,褚肆的周围牢不可破。

    想要钻空子,难如登天。

    这些日子来,褚暨和贤王时常暗里聚集一起,就是为了商出个对策。

    意外死,褚肆必不能累及褚府。

    如再等陛下动手,褚府必然元气大伤。

    倘若皇帝再狠些,必可将他们褚府连根拔起,步墨家后尘!

    “北夷与墨家有极大渊源,老三接手此事,必然先将矛头指向褚肆。”

    金玉酒坊二楼雅间内,贤王姬无谌正与褚暨悠闲的下棋,手执白子刚落,抬头朝窗外的树梢瞥去一眼。

    春来了,有鸟儿在上边欢快跳着舞。

    叽叽喳喳的好生热闹。

    褚暨落下黑子道:“王爷就这么肯定。”

    “褚大人难道忘了那些北夷刺客还箍在褚肆的手里,连父皇让他交到刑部,他却装傻充愣,父皇却拿他没有办法。”

    说到此处,姬无谌黑眸眯了眯。

    父皇还是更喜欢用褚肆,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忽略了褚暨,他这个首辅大臣到成了闲人一个。

    这可不是姬无谌想要看到的结果,他要的东西,比这更要多得多。

    姬无谌往褚暨的身上扫了一眼,继续执白子落入棋盘。

    “褚大人,我们所为,依他的聪明脑袋,必然是猜测得到一二了。”

    “王爷是担心褚肆的报复?”褚暨老狐狸了,岂会不知自己主子心里在想些什么。

    姬无谌笑了笑,没有再多言。

    褚暨却阴沉了脸,向姬无谌保证道:“王爷请放心,即使是知道又能如何,下臣还是他的伯父。”

    难道褚肆还想要杀了伯父不成?

    姬无谌敛了神色:“褚大人,褚相的脾气,你可比本王要清楚。”

    褚暨闻言,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惹恼了褚肆,还真做得出弑他的事。

    姬无谌真接转了话题,“父皇将昭华赐给了郑判,如今也算是亲上加上亲了。只是……”

    褚暨见姬无谌眼中有忧丝,神色闪动道:“王爷可是担心郑将军会反叛?”

    “正是。”

    姬无谌落下白子又道:“郑判毕竟是半路投在本王麾下,其间的真假,还待重新辨一辨。”

    褚暨不由惊讶:“既然王爷疑他,为何当时……”

    “狩猎场回来后,本王仔细想过了当时老三挡箭一幕,总觉得有蹊跷。”

    “何蹊跷?”

    “当时郑判所在位置就在本王的左侧方数步,本王未同褚大人说过,那时候郑判射出一箭,打偏了飞向老三的羽箭……这才让他捡了一条命。”

    褚暨听了,连连蹙眉:“王爷为何此前不与臣说?”

    “郑判向本王解释,那是无心一箭,那本是射猎物的。”姬无谌顿了顿,眼中杀机一闪而逝:“如真如本王所猜的那样,此人,也是大患,除之后快。”

    褚暨也沉着脸点头赞同,“不能为己之用,除之是最好的保护。”

    姬无谌的脸重新扬起笑容,语声慢慢道:“也不知到时候褚大人能否大义灭亲否。”

    褚暨一怔,连忙放下手里的黑子,恭敬道:“请王爷放心,为了大局,牺牲小我又何妨?只要能让王爷继承大统,下臣有再大的委屈也能忍受。”

    褚肆他是能下死手,可是家里的二房呢?

    姬无谌这个话,指的是刘氏之流。

    杀褚肆,姬无谌根本就不怀疑褚暨有够做到。

    “本王当然能相信你,褚大人何必惊慌,”姬无谌笑语晏晏地摆手:“褚大人再走神,本王可就要赢了。”

    褚暨又复落坐,面上不显半分。

    两人再度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的对话不曾有过般。

    ……

    姬无舟果然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褚肆,领着禁卫军堵在了丞相办公的府衙门前。

    姬无舟站在褚肆面前,道:“褚相既然知晓本王领圣令前来接手北夷事宜,还请褚相将那几名刺客交给本王处置。”

    褚肆始终站在那里,岿然不动。

    “褚相。”

    姬无舟淡声提醒。

    褚肆微微垂首,作揖:“请王爷恕罪,臣未接到圣上口谕,亦未有圣旨指明要臣交出刺客。”

    姬无舟就知道褚肆会这么说。

    大手一摆。

    有太监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谕旨送到了褚肆的手里。

    褚肆拿过,展开一阅。

    确实是皇帝的手笔,还有盖章。

    褚肆退开一步,作出一个请的姿势:“王爷请。”

    姬无舟手一摆,身后的人立即冲进了府衙的后牢带人出来。

    “褚相。”

    姬无舟走到褚肆的身后一步,背对着他叫了句。

    “王爷还有何指示。”

    “刺客固然是褚相辛辛苦苦捉回来的,可若是耽误了国事,那就是褚相的不是了。”

    褚肆俯首,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情绪:“王爷说得极是,请王爷放心,那几名刺客确实是臣辛辛苦苦从外面带回来的人,不会有假。”

    “那是最好不过了,”姬无舟往前走一步,又顿住:“褚相的功劳,本王铭记不忘。”

    褚肆慢慢抬起头,那双寒潭一般的眼眸,凝视前方。

    很快。

    姬无舟领着人将那几名北夷刺客带出府衙。

    徐青愤道:“爷,难道就这么让他们白白捡了便宜吗?牺牲的是我们的人,得功劳的却是他们这些养尊处优的皇子,爷,属下不服!”

    “属下也不服!”

    郭远等人也露出愤然。

    褚肆却是面不显半点波澜,仿若姬无舟没有动过任何东西,也没有闯进来拿走他的功劳。

    姬无舟能买通宫中太医,又能控制那些危险。

    让他在行宫里进出自如,又能让别人将他看成重伤者,是他的过人之处。

    对手太弱,反而让人起不了兴趣。

    姬无舟堪堪好!

    褚肆弹了弹官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目冷面善道:“那就看他能弄出什么动作来。”

    “爷,誉王分明就是假公济私!”

    徐青看见褚肆这样莫不关心,不由急在心里头。

    褚肆抬手:“当务之急,是找到帅印。”

    当务之急?

    帅印一事,他们看褚肆根本就不着急,仿若对那东西早就胸有成竹。

    褚肆确实是知晓真的帅印在哪里,可他就很想知道,假的帅印在何处!

    阿缄,你给了谁?

    他可是很想知道呢。

    ……

    夜来临,宫围森严,犹如一个大罩子罩住,一只苍蝇也进出不得。

    “嗖。”

    一道暗淡的身影,娴熟地在游走进皇宫宫道。

    一路畅通无阻进了后宫,准确无误的找得一处宫殿,无声无息的钻了进去。

    婚旨下达,丽贵妃就急着给昭华公主赶制婚服,尽最快的日子将女儿嫁出宫门。

    被禁闭的昭华公主听到消息,受到的打击彼大。

    已经伏在案上哭了一天了,宫女劝说不听,闹了一天丽贵妃也没有心软将人放出来。

    等到大婚那天,就是昭华公主出入自由的一天。

    “公主,夜深了,还是到榻上歇着吧,别着了凉,”贴身宫女红着眼眶,哑声劝慰着伏在案上抽泣的昭华公主。

    昭华公主摇了摇头,“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要静一静。”

    “公主……”

    “说了下去,给本宫滚出下去,”昭华公主突然大声厉喝。

    宫女吓得连忙安抚一句,然后急忙退出内殿。

    宫殿里,安静得针落可闻。

    昭华公主不甘心,就这么嫁了郑判,她不甘心。

    “呜呜。”

    昭华公主压抑着哭了两声就停了下来。

    闹了一天,她也累了。

    她知道,自己再闹,再伤心也改变不了事实。

    更改变不了母妃的决心。

    “噫呀。”

    窗户被轻轻推开,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滑进来。

    那只修长的手轻轻闭上了窗,一转身,就看见伏在案上不动的昭华公主。

    黑影捏了捏拳头,犹豫了再犹豫,这才慢慢的走过去。

    站在昭华公主的背后,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下手。

    闭目全是那道道震荡在脑海里的声音,不能退了,只能进。

    安慰自己,昭华公主还算是个善良的女人。

    虽然……

    脑海里翻过那道道熟悉的面容,最后全是那个人恣意又不羁的俊颜。

    为了他……

    为了所有人。

    黑影不再犹豫,一下子就坐到了昭华公主的面前,伏着案,从对面睁着黑幽明亮的眼睛看她。

    “出去,不是说了让你们……”昭华公主猛地抬起头,正要愤然赶快人。

    然后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跳进一双黑黝的眼睛里,那里面,有她的倒影。

    昭华公主的心怦怦直跳!

    一双美目直愣愣地盯着眉目英挺,眼睛黑亮的俊逸男子。

    昭华公主脸颊不禁染上丝丝红晕,继而羞恼起来,“你,你怎么……”

    “我来找你玩儿!”

    江朔俊容扬笑,顿时将昭华公主迷得神魂颠倒。

    这人……笑起来实在太感染人了!

    昭华公主赶紧压住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一边后退,又惊又喜道:“你怎么进宫来了!”

    “走进来的啊!你不喜欢我来找你玩儿吗?”江朔的笑容蔫了下来,可怜巴巴地瞅着昭华公主。

    昭华公主本来就受不住他的诱惑,此时见他这般受伤的模样,心就完全软了。

    “没有没有,我喜欢和你一起玩儿!”

    “真的!”

    江朔一下子就跃过书案,俊脸一下子就在昭华公主面前扩大。

    昭华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混乱的呼吸,从他俊挺的眉目上移开点目光,红着脸道:“你干什么呢。”

    “玩啊!你不是要我和一起玩吗?现在就走吧!去玩啰!”

    江朔刚等昭华公主点头,就倏地握住了昭华公主的手,一声大欢呼就带着她破窗出去。

    吓得昭华公主大叫了一声,叫了一半又倏地捂住了嘴巴。

    “玩啰……一起玩啰!”

    江朔拉着昭华公主的手,兴奋的在后宫里奔跑!

    目标很清晰!

    江朔突然这么将昭华公主带出去,吓得琉璃宫里的宫人失了魂!

    “公主……快来人啊!有刺客!”

    “快救公主!公主被贼人掳走了!快来人啊!”

    几道高喊声乍起,后宫顿时乱成一祸粥!

    “你慢点……后来有人追来了!”被带上高瓦的昭华公主又怕又觉得刺激!

    “那就更好玩!来啊来啊!快来追我啊!都追不着了吧!”江朔哈哈大笑一声,又带着昭华公主跃向第二座房子。

    “抓刺客,在那里,快……弓箭手准备。”

    “不能射箭,公主还在他的手里,勿伤了公主!”

    “那人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

    “是江将军!”

    ……

    碧浣宫内的丽贵妃正要入睡,忽闻骚动声传来,将苏嬷嬷叫进来询问。

    苏嬷嬷面带焦急之色跑进来。

    “何事慌张?”丽贵妃见向来稳重的苏嬷嬷面显惊慌,秀眉一蹙,语中透出几分不悦来。

    “回娘娘,是,是……”

    “是什么,”丽贵妃冷着声道:“苏嬷嬷,外面到底何事吵嚷?”

    “是江将军闯入琉璃宫,将昭华公主带走了!”苏嬷嬷伏身大声说。

    “什么!”

    丽贵妃吓得失了态,白着脸站了起来,身子一晃,险些晕倒下去。

    “娘娘!”苏嬷嬷吓得连忙爬起来扶人。

    “怎么会……那疯子怎么突然闯进宫中掳了昭华……快……快扶本宫去看看……本宫的昭华……”

    丽贵妃惊怒得一口气堵在心腔处,不上不下,由苏嬷嬷扶着快步走出碧浣宫,朝着吵闹的方向急奔而去。

    等丽贵妃抵达吵嚷的方位,一抬头就看见瓦顶处跳来跳去的身影。

    其中还夹着一条纤细的身影,不用猜,那就是昭华公主了。

    丽贵妃脸色惨白,身子一颤,眼前一花,竟晕了晕。

    “娘娘!”苏嬷嬷等宫女吓得不轻。

    “昭华……”丽贵妃扶着晕呼的脑袋,焦急又愤怒道:“快将本宫的昭华救下来。”

    “宫中禁卫军已经上去了,娘娘放宽心,不会有事……啊!”苏嬷嬷刚要安慰,就见江朔带着昭华公主从前面的瓦顶掠了下来,从苏嬷嬷她们面前又往上冲。

    “好玩!哈哈哈!”江朔带着昭华公主落定在瓦顶上,回身看见那群狼狈赶快的禁卫军,哈哈大笑了起来。

    瞧见平常时严肃行事的禁卫军吃瘪,昭华公主差些也跟着拍手叫好!

    江朔带着昭华公主玩得好生欢快,可把下面的丽贵妃等人给吓死了好几回。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9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