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请旨婚嫁(2更)
    再说昭华公主以男装回到自己的琉璃宫,猫着身子和宫女进殿门。

    抬眼就将她吓得脸色煞白,宫女们更是跌倒在她的身边。

    只见殿中丽贵妃冷着张脸,冷冷坐在桌前用茶。

    看见昭华公主带着宫女进来,重重将手里的茶具朝她们丢来。

    “噼啪!”

    描着金边的茶具碎成一地,水渍溅洒到了宫女们身上。

    吓得宫女们噤若寒蝉,身子瑟瑟发抖。

    “贵妃娘娘饶命,贵妃娘娘饶命!”

    宫女们爬在前面,拼了命的磕头。

    丽贵妃无视伏在地上磕头饶命的宫女,一双凛冽美眸冷冷盯住面色惨白的昭华公主。

    “啪!”

    那只手重重拍在桌上。

    “把这些碍眼的东西拖下去,仗死了。”

    没有情面可讲,直接下令。

    “贵妃娘娘饶命啊……”

    一片呼喊声震得大殿一颤,在苏嬷嬷的示意下,几个粗使的婆子立即上前捂住她们的嘴巴,从侧门拖走。

    等殿内安静了,丽贵妃才冷喝而出:“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母妃都敢瞒骗过去,你以为自己有多能耐?后宫这些女人都是吃素的吗?万一被他们抓着把柄,你自己可有想过后果。”

    “娘娘莫气,”苏嬷嬷赶紧安抚气得肝火大盛的丽贵妃。

    “不气,本宫岂能不气,瞧瞧她这个样,越来越不像话了。”

    “还请母妃饶了那些宫女的性命,是……”

    “啪!”

    丽贵妃重重拍桌,气到极致。

    “将公主带下去,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是。”两旁宫人应声。

    “母妃,难道您还想将女儿囚禁起来吗?”昭华公主着焦急了。

    丽贵妃冷着脸,也没给她任何机会,甚至是懒得再多说。

    手摆了摆,立即有人将昭华公主请走。

    昭华公主咬紧了唇,知道自己再怎么哀求都没有用了,只能乖乖的跟着离开。

    看着昭华公主不甘愿的背影,苏嬷嬷叹了口气。

    “女儿家大了,总是要嫁的。昭华年纪已经过了,得抓紧了。”

    丽贵妃眼底滑过一抹决绝。

    苏嬷嬷道:“郑将军也算配得上公主了。”

    “将来手握兵权的人,自然是要落入皇家手里,皇上迟迟不肯将昭华嫁出去,无非就是等这次机会。墨家如没败……墨缄回朝也该是他来娶公主,可惜了。”

    不知想到什么,丽贵妃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

    墨缄死了也好,省得还留余力去对付。

    想到当年险些被墨缄一剑斩杀,丽贵妃精容阴冷又扭曲。

    “娘娘,”苏嬷嬷忙按住丽贵妃的手。

    丽贵妃猛地回神,这才发现自己鲜红的指甲陷进了肉里,掐出红痕。

    “看紧公主了,本宫已经请皇上下婚旨,”丽贵妃缓过神,沉声吩咐。

    身后宫人连连应是,之后就大气不敢出。

    毕竟刚杖死几个宫女,气氛正沉。

    “娘娘,”正这时,一个有些年纪的宫女匆匆进殿来,在丽贵妃面前小声说:“您派出去的人消失了。”

    丽贵妃面色一沉,“什么叫做消失了?”

    “极可能是死于非命,”宫女不敢看丽贵妃骇人的神色。

    “是何人敢动本宫的人,”丽贵妃与其说怒,还不如说是惧。

    敢动她派出宫门的暗卫,还真没有几个。

    九五至尊自是不用说,宫里那些阉人,自然是不敢动。

    众皇子里,也唯有誉王和贤王有那能耐了。

    难道说,就在其二之间?

    “可是褚相发现了什么?”

    经苏嬷嬷一提醒,丽贵妃面色就刷地一白。

    她怎么忘了这个人,他没对自己动手,为何?

    是了,她堂堂后宫贵妃,就算他再能耐也是皇上的臣子,岂能那么容易就对宫妃下手。

    虽然心里边这般想,褚肆知晓此事却不动手,只是杀了她派出去接头的暗卫,越发的让丽贵妃心里不安。

    总觉得有什么在后面等着她。

    正如舒锦意所猜测的那样,丽贵妃原本就是想要舒锦意死,意外被蒋氏引错,伤了刘氏。

    舒锦意安然无事,于是丽贵妃再派人出宫亲自解决。

    通过外面的力量做事,总归是有所不足。

    却不想在这里露了破绽。

    怎么办?

    丽贵妃倒在美人榻上,一时乱了方寸。

    褚肆可不好对付。

    当年那个女人死的时候,墨缄就提剑杀来。

    褚肆可比墨缄难对付,更阴狠。

    “娘娘?您怎么样了?都怪老奴,是老奴的错,不该提那些话。”

    苏嬷嬷急红了眼。

    丽贵妃眯起眼,危险地盯着前面一处虚空,“想要动本宫,也要有那等本事。即便是他又如何,本宫想让谁死,谁就不能活。”

    话音落,丽贵妃就倏然起身。

    “娘娘?”

    “昭华的婚事必须得加快,郑判必须娶了昭华,”丽贵妃想到郑判手里的兵权,更是下定了决心,“本宫这就去见皇上,请皇上下旨。”

    ……

    御书房内,气氛无比的压抑,沉重得仿佛山雨欲来之势,镇守在外边的宫人战战兢兢,将身子弯到最低,连气都不敢大声喘。

    “啪。”

    这一声震响打断了沉寂。

    “请皇上息怒。”

    立在御书房前面的两名臣子连连下跪,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龙椅上的皇帝脸色发沉,带着迫人的威慑,怒盯前方两名臣子。

    即使是知道皇帝并非怪罪他们,可仍旧止不住身体的颤抖。

    “帅印何等重要,谁人敢在民间造谣!”

    皇帝怒喝。

    这些谣言突然拔起,谁也不知道从何而来,且还瞒了他这么久,皇帝一时怒不可遏。

    要查也查不着来源,可把办事的臣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怎么跳都是烫脚的。

    帅印失落一事,皇帝本意是压着让人前往寻找。

    可现在却有人光明正大的往坊间放流言,直明点出郑判封将却无将帅之印。

    不是打皇帝脸面吗?

    再者,帅印若被歹人寻着,岂不是给他们乾国带来灾祸。

    如落入敌国之手,更是祸害苍生,毁乾国数百年的基业。

    想到江山社稷受到威胁,皇帝就寝食难安,面色更是阴郁得可怕。

    “朕要你们这些废物作甚,”皇帝一见伏在地上的臣子,气得掀起前面桌案上的折子,一股脑的扫到他们身上。

    “皇上息怒,臣定当查出背后造谣之人,重重惩处!”

    皇帝双眸阴鸷地盯着说话的臣子,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造谣人,而是想着怎么把帅印找回来。

    重重一闭眼,再睁开,已是一片冷冽,厉声道:“给朕传褚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