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神魂颠倒(1更)
    “砰!”

    舒锦意冲砸得眼冒金星,整个人直挺挺往后冲。

    落地时,一只手穿过她的后背,防止了她冲打在冷硬的地面。

    没磕着脑袋,只是那股力冲来,还是让她冒着满天星星。

    “少夫人!”

    被冲散的四个丫鬟吓得魂飞魄散,惊喊连连。

    压大她身上的人,一股脑的爬起来,嗖一下就蹿进了人群里。

    身后追击出来的人瞥了舒锦意一眼,没有停留施展着轻功当街追击在后。

    前面的人影如疾风般,消失在瓦顶之上。

    江朔的武功之高,并没有因为他疯了而减弱一分。

    “少夫人,少夫人……”

    丫鬟七手八脚的将晕呼呼的舒锦意扶站起来。

    舒锦意稳了稳身,朝江朔消失的方向眺望。

    “少夫人,您没事吧?可别吓奴婢啊,”见舒锦意没说话,直愣愣盯着前面,白婉都要被吓哭了。

    舒锦意眉微蹙,追江朔的人有些眼熟。

    他们为何追江朔?

    “少夫人?”

    耳边有焦急声呼唤来。

    舒锦意手一抬,示意自己无事。

    丫鬟们才松了口气。

    “相爷!”

    一道惊声起,舒锦意还没回头就被一股温柔又焦急的力量扯回了头。

    “可有事?”

    焦急的人上下打量着完好的舒锦意,黑眸里全是担忧与阴鸷。

    舒锦意愣了会,摇头。

    褚肆刷地回头,寒声吩咐郭远:“把他捉回来。”

    “是。”

    郭远眨了下眼,压下心底的虚,忙带着几个人追上去。

    “相爷?”

    “他竟敢……”褚肆握着舒锦意圆滑的肩,气得要冒烟。

    他适才从楼上往下一瞥,就瞧见了江朔直扑舒锦意的画面,气得想要撕了江朔的心都有了。

    此时见舒锦意仍旧面有些红晕,这么直扑下去,让那小子占尽了便宜……褚肆气得胸腔要炸。

    “你从里面出来?”

    舒锦意慢慢抬起手指,指着前面门庭若市的月中楼。

    眼眸微微眯起。

    褚肆身体一僵,醋火薰天的阴鸷瞬间化为紧张。

    “不是。”

    僵硬的否认。

    “褚相,褚相……梨香姑娘正等着您呢!下官的话还未说完,您怎么出来了?可是招待不周?”

    正这时,背后身穿官服的户部侍郎匆匆跑出来,一边喊着。

    舒锦意眼中闪过一丝似笑非笑,“哦?梨香姑娘?相爷好生风流啊!”

    褚肆阴着张脸回头,狭长凤眸眯成一线,带着危险的警告冷冷睇着跑过来的户部侍郎。

    户部侍郎猛然被股寒气冲击,吓得他脸刷白。

    抬眼看见立在褚肆身边的绝丽女子,再看看眼神要杀死人的褚肆,户部侍郎咽着口水,僵硬转身,“下官家中还有事,赈灾一事,明日再详谈,明日再谈……”

    说完,速速溜走。

    “赈灾都谈到月中楼来了,我还是头回听说呢。”

    舒锦意不阴不阳的语调传进褚肆的耳朵,震得他头皮发麻。

    其实是户部侍郎想巴结褚肆,才将人约到这月中楼来,他在侍郎的位置呆得太久了,想要更想上层,简直难如登天。

    上边又有户部尚书沈千重压着,除非有褚肆这样的人物提拔。

    否则,别想再往上爬。

    “柳大人很识趣啊。”

    舒锦意将尾音拖拽,落进褚肆的耳里,心都提紧了。

    “锦意……只是商谈正事,未曾有什么梨香姑娘……纯粹是柳……”

    “相爷不用急着和我解释这些,我也知晓官场上的那些男人喜欢这套,家里有妻有儿,还往烟柳之地钻。毕竟外边采摘的野花,比家里的花更香,我能理解。”

    闻言,褚肆更急了。

    他就觉得家里的花比天下的花更是香气馥郁!

    “锦意,”褚肆皱着眉,握住她的手,神情认真:“仅是谈公事,再无其他。”

    “我知道。”

    舒锦意瞥着他认真严肃的俊脸,心里一阵好笑,刚才那点阴郁早就消散。

    “你真明白?”

    “明白。”

    褚肆忽然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于我而言,更是爱闻家中那朵……”花,香得他神魂颠倒!

    “……”舒锦意听明其意,脸蛋倏地一红。

    见她露出娇态,褚肆心头重重一跳,血液也跟着热腾了起来。

    “锦意,”捏着她柔荑的手指不禁摩擦着。

    酥麻的电流从手背上传来,舒锦意吓得收缩被握在他手中的手。

    “回,回府……”舒锦意略显得紧张,转身就大步走去。

    “锦意,”褚肆又将她拉住。

    “做什么,”舒锦意有些别扭地甩了甩。

    “方向错了,”褚肆语含笑意提醒。

    舒锦意真想找个地洞钻了。

    舒锦意刚想调头走,褚肆却拉着她朝她刚才的方向走。

    舒锦意皱眉:“不回府?”

    “难得出府一趟,陪我走走?”褚肆回头询问。

    舒锦意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犹豫了一下才点头。

    褚肆心中一阵愉悦,暂且将江朔一事抛到脑后。

    夜市不比白日里的集市安静多少,反而有种更为热闹的错觉。

    熙熙囔囔人群里,两人紧紧交握的手,渐渐浸出了汗水来。

    身后随行的丫鬟落后了好长一段距离,视线投到两人交握的手,不时暗暗发笑。

    舒锦意被周围的视线瞅得有些不自在,挣了好久才让褚肆撒手。

    褚肆撒了手,却紧挨着一起走。

    两人走了一段,就转进一家酒楼用晚膳。

    舒锦意还没来得及用就将昭华公主给送回宫,一路出来就碰上了江朔。

    褚肆心里只有公事,中途只是小酌几杯水酒,腹中仍旧是空着的。

    丫鬟们分桌吃,不时从角落边偷偷看上几眼,见二人气氛还对,相视一笑继续吃。

    ……

    回府后,褚肆等舒锦意先安歇才走出正屋。

    郭远和徐青早就在前边等着了,恭敬的作礼随着走进一处偏院。

    屋里,江朔被紧绑在柱子上。

    嘴巴被布条封住,不时从堵住的嘴里发出唔唔声。

    双手和双腿不甘的又踹又抓的,手刚好绑到关节的地方,让他不上不下的。

    “爷。”

    里面守着的人恭敬的行礼,退开到旁边。

    能这么快将江朔绑了,褚肆还真有点意外。

    郭远愧疚道:“江将军武功极高,我等虽人多,但也不好伤他,只能用迷药。”

    褚肆点点头,眼神阴凉凉地盯着江朔那张长得俊逸的脸。

    “人准备好了?”

    “按爷的吩咐,人已经找来了,”徐青从后边上前。

    “带走,”褚肆一摆手,“免得在这里吵着她。”

    “是。”

    郭远和徐青同情地看了江朔一眼,又用药捂住了他的嘴鼻。

    人一晕就解了拖出府,来到一处烟花之地后又得新绑了其两手,再由褚肆封了其穴。

    江朔一转醒,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粉味。

    结合眼前一幕,江朔想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都难。

    “把人带进来,”见江朔醒来,徐青冲外头喊了声。

    很快,门被打开,从外边走进几名身材丰腴的女子,说是丰腴已经很给面子了,其实说白了就是肥胖!

    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都在抖动。

    江朔:“坏人,你们快放开我……”

    褚肆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冷冷看着。

    江朔看见这些丰腴的女人,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额头都冒出了细汗。

    几名烟柳女子给这屋里的人见了礼,挤着肉嘟嘟的脸,冲地上俊朗的江朔笑了。

    江朔心里一沉,嘴上骂咧着:“我不要……好丑的姐姐……我不要丑姐姐……快放开我,你们这群坏蛋。”

    郭远手势一划。

    几个穿着有些暴露的女人见状,赶紧排好了队。

    江朔见此,心中打鼓,想着这黑心的奸相想要干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了。

    “砰!”

    第一个略胖的女人张开手就冲着他身上砸下来,身上的肥肉和重量砸得江朔两眼冒星。

    “长得可真俊,给姐姐亲几口!啵啵啵啵!”

    压在江朔身上的女人不由分说就朝他俊脸一通亲吻,沾了他满脸口水,吓得江朔一张脸又青又白。

    “快点快点,轮到我了,”第二个女人不耐烦了,将趴在江朔身上的扯开,还不给江朔喘气的机会,重重往下砸来。

    江朔被砸得肠子都扭曲了,脸色铁青得狰狞!

    几个女人轮番着压人,好生痛快,能压着俊公子又能亲,关键是还有大把的银子收!

    江朔要死的心都有了。

    褚肆看够了,就起身离开。

    江朔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又恨又愤的盯着那条远去的颀长身影。

    报仇!

    他一定要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