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臣妇相送(1更)
    舒家宅。

    舒锦稚昨晚没回褚府,和刘氏他们一样,派个人给老夫人送了话就住进舒宅。

    成为褚暨岳丈后的舒豫,县丞小官位已经被抹平。

    有褚暨的手段,小小县丞上京内也不足以为奇了。

    只是其间,舒豫得回过京县,先重新掌着官职。

    等着褚暨的调任消息。

    是以,此时舒宅内也只有袁氏一妇人在。

    褚暨一来,就连忙迎着进门。

    舒锦稚娇气地靠在褚暨的怀里,抚着肚子,无病呻吟。

    褚暨到是耐心安抚着,等缓过劲,就亲自带着她回褚府。

    一个妾,能得老爷这般宠爱,即便是在府里,那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舒锦稚记着刘氏的话,即使是得意也不能表现出来,还得低调。

    因而她一直压着心底的嚣张。

    果然得这个老男人的宠爱,又在身上抹些奇怪的奇香,将这男人牢牢的抓在手里。

    袁氏站在门前,见女儿如此得褚暨宠爱,以往那些不快也逐渐消失,嘴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夫人,大小姐可算是光宗耀祖了!”

    袁氏身边伺候的余嬷嬷笑着恭维。

    袁氏面上得意之色更堪,“那位柳大人的夫人约我午后一起吃茶,你去准备一下!”

    看!

    连官家夫人都急着巴结她来了,想必不用多久,她也能像那些贵妇人一样参与京中社交了。

    那些个瞧不起她袁氏的,届时有他们好看!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

    褚冶将将领着皇城脚下名医许禄大夫进门,就巧碰上领着舒锦稚回府的褚暨。

    俊脸一沉,冷冷视线瞥着过去,投在满面红光,春风得意的舒锦稚身上。

    舒锦稚感觉到有道视线投放过来,甫一抬美眸就见褚冶领着个老大夫站在门前台阶处。

    “见过大少爷。”

    舒锦稚连忙施礼。

    褚暨却眉一蹙,单手扶着她矮身的动作,不悦道:“你是长辈,又有身孕在,其间无需向家里人行这样的规矩。”

    “老爷,规矩不能破,咱们褚府是名门大世家,若是连这点规矩都乱了,出去了岂不是叫人笑话我们褚府规矩不严?妾身只是怀个身子罢,做这点礼也不打紧!”

    舒锦稚一脸媚意,娇娇柔柔的倚着褚暨伸出来的手,娇嗔之态尽显女儿家的娇美!

    落在褚暨眼里,其为舒心!

    见舒锦稚姣美面容映着少女美态,心头不由一热。

    正待要亲近亲近,褚冶却沉着脸,淡声打断:“父亲。”

    褚暨这才回头看褚冶,脸上已摆起了严肃:“你母亲的伤势如何了。”

    褚治冶怨恨这个女人进门就夺走了父亲的注意力,甚至连母亲的伤势也不顾及了。

    “母亲的腿只怕是……保不住了,”褚冶咬牙,压下怨气冲天的双目。

    到底是发妻,褚暨也不能太过厚此薄彼,让人将舒锦稚送回屋去,自己则和褚冶去蒋氏的屋里瞧瞧情况。

    许禄大夫说蒋氏的腿可治,只是最后恢复如何还得看蒋氏自己。

    如休养得好,能痊愈。

    若其间有什么差池,这腿就是好了,走着路也成瘸子。

    再有,痊愈后也会逢刮风下雨泛疼,甚至是会疼到受不住。

    蒋氏听得面色更是惨白,褚冶眼眸一缩。

    褚暨面沉如水,眉宇频皱。

    褚玥听了伏在榻边直抽泣,又拉着蒋氏的手颤声安慰着。

    “爹,您一定要替母亲报仇雪恨,我们的马车走得好好的,那种平地怎么会摔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褚玥不甘地哑声叫嚷了起来。

    褚暨被女儿这哭腔给哭得有些烦躁,“证据不足,当夜你二婶也落了河中……”说到这,褚暨寒着眼扫向面色惨白的蒋氏,质问:“其中可有你的意思。”

    霍地,蒋氏抬头看褚暨,拼命掩饰着眸中的慌乱。

    褚暨黑眸慢慢收紧,怀疑地看着蒋氏,见蒋氏眸光闪烁,就猜着此事与她有关。

    低喝道:“不是让你安分些吗?现在这种时期,你就是这样给我添乱的?如若让二房捉了把柄,你让我如何向皇上交待?外面的人怎么看我褚暨!”

    褚暨越说越气,最后竟气得一甩袖,道:“断了也好,省得到处惹事生非。”

    话音一落,褚暨就离开。

    蒋氏被他那话气得郁气上涌,两眼一翻,竟晕死了过去!

    “母亲!”

    两道焦急声扑来。

    ……

    舒锦意在刘氏那儿小坐一会,见她面色红润,大夫又来查过大碍后放宽了心。

    “少夫人。”

    刚从刘氏那出来,夜色临来之际,一条身影悄然接近。

    舒锦意稍微定眼看来,却是放在门房那里的婆子。

    “何事。”

    “南门有位公子要求见您!还将一样东西交给了老奴。”

    那婆子说着将手里的一个明黄惠子交到了舒锦意的手里,舒锦意瞧一眼就知是谁来了。

    面色微沉,朝白婉示意,白婉会意从怀里拿出赏银给了门房的婆子。

    那婆子笑呵呵地谢过。

    “少夫人,可是宫里人。”

    白婉回头,有些担忧地问。

    舒锦意转身去了南门,果然在门外瞧见男儿装扮的昭华公主。

    “参见……”

    舒锦意领着下人纷纷行礼。

    昭华公主左右顾望,似怕被人瞧见,连忙将舒锦意的动作拉住,往外面走。

    “不需多礼,且跟本公主过来。”

    “是,”舒锦意颔首,任昭华公主拉着自个往外面走。

    “不知公主找臣妇有何事吩咐?”

    舒锦意恭恭敬敬地作礼。

    昭华公主回首看了舒锦意一眼,眼底闪过愧疚,“褚二夫人的事,本公主听说了。”

    “哦?”

    舒锦意颇为意外地看了昭华公主一眼。

    “你,你可有事?”昭华公主的神色有些闪动,不敢正视舒锦意。

    看到昭华公主如此,舒锦意到是很意外。

    按理说,她堂堂公主,如何野蛮也因身份的高贵都得人饶过,也不会有敢违命。

    可她现在朝自个低头,却是什么意思?

    “公主来,就是为了确认臣妇有无事否?”舒锦意神情闪过古怪。

    那样的女人竟然能生出这样的女儿,着实让舒锦意意外了。

    “自然不是,”昭华公主立即板起脸,不屑道:“你有没有事自然与本公主无关,只是本公主还有事需要你,岂能这时候出事。”

    舒锦意压下视线:“不知公主有何吩咐臣妇。”

    “就是……那姓江的。”

    昭华公主羞答答地转开身,夜色临来,将她半边美脸上的红晕遮蔽。

    若是在白昼里,舒锦意一定看见满脸通红的昭华公主。

    “江将军如何?”舒锦意皱眉,心中微沉。

    难道公主还是不肯放过江朔,这小子,又惹什么事了。

    上次的事还没过去,这会儿又给她添乱。

    “你,你可是故意。”

    又羞又恼的昭华公主气得瞪来一眼,愤愤甩袖道:“总之,明日一早你就领本公主去江府。”

    说完,昭华公主就带着战战兢兢的宫女走了。

    明天?

    舒锦意猛地反应过来,赶紧追了出去。

    “公主,您这是住外边?”

    “自然,”昭华公主完全没有意识自己所为会害了周围的人。

    堂堂公主,怎么能放宿外边?

    更何况她现在是偷跑出宫,让丽贵妃知晓,可就有苦头吃了。

    而她身边的人,怕是没得好收场。

    舒锦意的脸沉了沉,斥道:“还请公主回宫,免得丽贵妃担忧。”

    昭华公主瞪了瞪眼。

    “如果昭华公主一意孤行,那臣妇只能请人到宫中汇报丽贵妃娘娘了。”舒锦意面容冰冷,语声轻慢却不容昭华公主拒绝。

    “你竟敢如此同本公主说话……”昭华公主眯起了眼,冷冷盯了回来。

    舒锦意低首:“臣妇不过是为公主的安危着想,外边不比宫里安全,还请昭华公主回宫。”

    “你,”昭华公主扬起手,精容被气得有些扭曲。

    舒锦意躬着身,不畏公主之尊。

    “好,本公主回宫,”昭华公主愤然甩袖,转身就大步去。

    “臣妇送公主回宫,”说罢跟在了身后。

    昭华公主闻言,更是气得没了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