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拖死大房(3更)
    “母亲需要静休,锦意还请各位婶婶和嫂嫂们先回。”

    舒锦意无视大房这边的反应,直接下逐客令。

    褚玥强忍着怒火,被齐氏拉着离开。

    “既然是这样,二弟妹,你就好好休养!”

    “二嫂,你身子不适,若是有什么需要办的,也可让锦意派人同我说一声。我啊,一定能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上官氏爽快极了。

    蒋氏冷目刮过来,很快就转开,领着大房的人先走了。

    待所有人都走干净,刘氏才铁青着脸用手拍打着被褥,“蒋氏,一定是蒋氏所为!”

    “先将母亲送回府。”

    舒锦意将刚才的一幕瞧得清清楚楚,不用再仔细询问,也从中看出猫腻。

    “你进了水,这事,暂且先放一放,将身子养好了。”

    刘氏心底怒火冲天,可对于惩罚使坏的人,她更在乎健康。

    因此,刘氏安奈住了翻涌的怒涛,秋后算账。

    舒锦意慢声道:“相爷若是知晓,只怕不会就这么算了。”

    刘氏揉了揉太阳穴,道:“阿肆这里……”

    “瞒不住的。”

    舒锦意知道她想做什么。

    刘氏也知道瞒不住,以褚肆的性子,要是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恐怕真要闹起来了。

    皇帝的眼睛在看着呢,就等着他主动闹事。

    最后谁胜出,也不过取决于皇帝的心所向。

    是以,近段时日,褚肆绝对不能有什么差错。

    “现在不是商议这个的时候,”舒锦意淡声道。

    吩咐人,让府里的马车驾进寺庙来,先将人移回府。

    至于她。

    舒锦意吩咐人将那名被弄昏迷的侍卫拖回褚府,交给褚肆。

    ……

    蒋氏从刘氏屋里出来,身子微微颤抖。

    好不容易爬进了马车,靠着车壁才缓过口气来。

    从车窗帘处探出来,柳嬷嬷忙凑到跟前。

    蒋氏冷冷吩咐:“找机会将那人处理了,别让舒锦意带回府交到了褚肆的手里。”

    柳嬷嬷点头,悄悄的带着两个人就离开。

    褚玥不安地握住蒋氏的手:“母亲,万一被舒锦意拿到了证据怎么办?”

    “慌什么。”蒋氏到是能稳得住,“事情非我们所为,自是查不到我们的头上来。”

    她不过是借刀杀人罢了。

    没证据,就别想指认她杀了人。

    想到这,蒋氏黑眸一冷,“舒锦稚那边一直呆在寺内没有出来?”

    “派去的人一直盯着,她怀着身子,哪里敢轻易出门,生怕有人害了她。”

    褚玥不屑道。

    蒋氏冷笑。

    贪生怕死之辈,舒锦意这边出了事,却不闻不问,连影都没见着,对舒锦稚更为不屑。

    ……

    柳嬷嬷领着几个人折回来,就见刘氏的马车驱使离开。

    眼神闪烁,看见从寺内出来的舒锦意忙迎上来。

    “三少夫人,大夫人让老奴过来协助您,还请吩咐。”

    “谢过大伯母了,”舒锦意站在台阶前,凉凉道:“那侍卫武夫出身,怕是嬷嬷近不得。我这儿也用不得嬷嬷伺候,到是可怜的若云。我正愁着没个懂事的人,若云到底是为了救主牺牲,平素里母亲又喜爱这个大丫鬟,就劳烦嬷嬷替我张罗着若云的法事了。定要厚葬,花多少银子都没关系,母亲舍不得身边的丫鬟受委屈。”

    柳嬷嬷闻言,脸都气扭曲了。

    但舒锦意说得无错。

    柳嬷嬷带人过来要替舒锦意做事,以她们这些气力,哪能押着个会武的侍卫。

    又不必近身伺候舒锦意。

    怎么说她们的主子也是大夫人,褚府的当家主母。

    岂能委屈了。

    可这样一来……替一个丫鬟张罗下葬仪式等,不仅沾染晦气不说,还是讨苦的活儿。

    “怎么?柳嬷嬷莫不是有什么难处?没关系,想必大伯母等着柳嬷嬷伺候,二房这边的事,也就不用柳嬷嬷来……”

    “既然是大夫人让老奴过来协助三少夫人,老奴岂能推三阻四的!三少夫人放心吧,若云姑娘的事,老奴定能办得妥妥当当的,不叫若云觉得委屈了。”

    柳嬷嬷脸上笑着说,内心里却狠骂着舒锦意。

    “那就有劳柳嬷嬷了。”

    “三少夫人言重了!”柳嬷嬷笑眯眯的,一双眼却暗暗盯着另一辆马车,猜测着那是不是装着侍卫的那一辆。

    柳嬷嬷心里焦急,想要靠近,又怕舒锦意起疑。

    却不知,舒锦意早就将他们一言一行看进了眼里。

    心里跟明镜似的。

    舒锦意由丫鬟扶着进了马车,淡声吩咐一声,马车就悠悠驶动着。

    围着舒锦意坐的白婉几人,连忙去探舒锦意的体温,拿出大衣披在舒锦意的身上。

    “少夫人先歇着吧,到了奴婢再将您叫醒。”

    因为进水救人,舒锦意的脸色也并好不到哪去。

    只是她仗着身子调理好了,又年轻,这才折腾得起。

    此时的几个婢女才真正的放松身体,软着靠在车壁上,望向舒锦意的眼神里却藏着隐忧。

    走在蒋氏前面的上官氏正闭着眼靠在小软榻上,忽闻马车后面传来轻微的响动。

    上官氏慢慢睁开了美目,里面的光芒亮得逼人。

    “母亲。”

    齐氏睁开眼,看向上官氏。

    上官氏掀起车帘子,往后面暗色的夜望去。

    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

    盯着那处黑暗,上官氏柳眉微微蹙紧,然后放下帘子,冷漠道:“无事。”

    齐氏眼神微动,什么也不再说。

    刘氏走先一步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不用车夫回头禀报,身边的秋禾就先掀了帘子下去,没多会儿就回来了。

    神色奇怪又凝重:“夫人,是大夫人的马车摔了。”

    霍地,刘氏抬起眼皮,黑色的眼睛泛着冷芒:“哦?摔死她了没有。”

    秋禾摇了摇头,“大夫人似乎摔得很严重……大少夫人和七小姐没损伤。”

    “真是老天不公,竟没把她摔死。”刘氏冷笑连连,“宋嬷嬷,让马车往后退,打发人到后面拦了三少夫人,先不回府了。”

    “是。”

    宋嬷嬷恨极了蒋氏,听到他们的马车摔了,心中痛快。

    “夫人,您的身体……”秋禾担忧在外面,刘氏的身体受不住。

    “能拖着她,我难受些算得什么,找个地方落脚,再把大夫请过来。”刘氏就是想要拖死大房。

    带出来的护卫没有出面救急,必然是被挡了,或者……杀了!

    蒋氏这么快就遭报应,刘氏多半是想到了舒锦意这来。

    刘氏为此,还是极为惊讶的!

    不曾想她这个儿媳妇还有这等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