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内贼所为(2更)
    架着刘氏回寺庙内换下湿衣,请大夫过来确诊。

    若云那丫鬟很快就捞了上来,可惜,已经没气息了。

    刘氏这边一醒,确认无碍,舒锦意换下了衣裳就领着两个嬷嬷出门。

    蒋氏和上官氏“闻讯”而来。

    正好碰上领人出门的舒锦意,“二弟妹没事吧?”

    蒋氏一脸担忧又焦急的问舒锦意,脸都被吓白了。

    不知道,还以为她和刘氏是多好的亲姐妹呢。

    舒锦意在蒋氏的身上扫过一眼,别样的深味。

    “母亲已经醒了,”舒锦意转身就要走。

    “三嫂,你这是要去哪?二婶婶刚刚落了水,你应当陪在二婶婶的身边!”

    褚玥见舒锦意领着两个粗婆子匆匆出门,焦急出声,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霍地,舒锦意转过身。

    舒锦意的眼神冰冷骇人,吓得褚玥往后退了两步,小脸微白。

    蒋氏的心咯噔一响。

    “你怎知母亲落水?”舒锦意微眯着眼睛,冷睇着白了小脸的褚玥。

    褚玥整个人倏地一僵,“我,我是听旁人议论说二婶婶落水了……”

    舒锦意幽深如海的眼眸从褚玥的身上扫过,“母亲那里,就麻烦三婶和大伯母照顾着了。”

    舒锦意到是没有再往下追究,冷淡吩咐一声就去。

    褚玥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蒋氏斜目扫来,警告女儿别再多嘴,领着人匆匆入内。

    刘氏还好,若有事,舒锦意必然不会放过背后指使。

    “少夫人,在那里。”

    绕过河,舒锦意领着两个婆子过来寻了一遍。

    发现在后面小坡的草丛里藏有一个人,身体被绑了起来。

    嘴里塞着布条,从里面发出唔唔声。

    “少夫人,这是?”

    两个粗婆子看见这画面,惊诧不已。

    只觉后背一凉,两婆子猛然回头去扫视,真怕突然从四面蹿出歹人来。

    “将他押走。”

    舒锦意早就在救刘氏上来时就冲寺外的人打暗号了,后面的人就顺利的找到了这个出手人。

    粗婆子见舒锦意并无惊讶,就只当是相爷派在暗处的人。

    但后来一想也不对,若相爷有派人,也不会让刘氏落水了。

    押着人回到寺庙这边,舒锦意也不急着问审问,而是令人看守了起来。

    舒锦意带着一身露水回到屋里,刘氏屋里守着不少人。

    刘氏已经能说话了。

    若云那丫头救不回来了,刘氏痛失一人,又受了寒气,脸色更是苍白难看。

    “若云那丫头是为了救我,一定要厚葬了。”

    见舒锦意回来,刘氏连忙开口。

    舒锦意站到刘氏床榻边,道:“母亲放心吧,我都会安排好。您现在该好好养身子,至于那背后行事的歹人,我也捉住了。”

    刘氏眼一睁,似没有想到自己落水还是人为的。

    “我看过母亲站的地方了,有石子擦打过,对方能使些武功,利用对面的河岸,将您打进了河里。”

    舒锦意话音一落,某些做了亏心事的人脸色一白,脸上的笑容都变得不自然了。

    “锦意你说什么?二弟妹落水竟是人为,哼,好大的胆子!连褚府的夫人也敢妄动!简直无法无天了,此人必不能轻易放过,当立即处死了!”

    蒋氏满含愤怒大声喝道。

    舒锦意面有凝色地道:“大伯母说得极是,只是这名动手的侍卫,竟穿着褚府的侍卫服。说来也怪,出门时,褚府本应带了好几名侍卫。母亲落水时却不见人来救,反而是身边的柔弱的丫鬟跳水救人,由此来看,褚府的侍卫也是个摆设。大伯母做为当家主母,这事怕是得好好调查调查了。”

    她话音一落,褚玥和齐氏就僵了脸。

    蒋氏想怒,却非得摆出一副担忧又严肃的嘴脸来。

    当即喝骂:“此事当真!”

    “大伯母不妨派人去询问询问,母亲落水那会儿,身旁有不少人见着呢。”

    舒锦意不温不冷的声音悠悠传出来。

    蒋氏僵硬着笑脸,周身寒气浸透,凉入了心。

    褚玥更是使劲的藏好情绪,诸不知,她越是想藏好,越是藏不住。

    齐氏算是个厉害的,还能自然的摆出情绪,若不是褚玥面有异色,舒锦意都瞧不出半点。

    “竟然是府里人,简直罪该万死!既然是侍卫所为,必然有幕后指使,锦意,你可得好好替你母亲寻找真正的主使,杖死也不为轻!”

    上官氏幽幽插上一嘴,精美面容露出愤懑之色,玉掌不断的拍击着桌面。

    杨氏沉着脸忙附和,“还好二伯母无碍,若是有个好歹来,那人死千次也不足惜。”

    舒锦意听她们左一言右一句的,吵得榻上的刘氏频频蹙眉。

    蒋氏抽着嘴角,保持着当家主母的气度。

    “锦意,你自己也染了水气,赶紧歇着,没得过染了风寒。至于那害主的侍卫以及背后的主使,大伯母既然做了这当家主母,也该好好收拾一番府上了。说来也是大伯母的失职,没能把府里管束好,累得二弟妹受这种苦楚。”

    蒋氏一席话说得义正言辞,愤怒又懊恼。

    上官氏险些笑了,看蒋氏的眼神神奇又古怪。

    舒锦意进了水,身上也早就发着热。

    只是她能忍。

    刘氏一听,倏地看过来,虚弱道:“快让大夫过来瞧瞧,别折腾了。”

    她的事,她心里有数。

    刘氏冷冷地扫了蒋氏一眼,关切的目光投向了舒锦意。

    舒锦意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话落,转向蒋氏:“多谢大伯母,锦意来到褚府也数年了,此事又关乎母亲,就让锦意来处理吧。否则等哪天大伯母不在了,锦意却不能胜任持家重任,那就白活了。再者,相爷又是一国百官之首,做为他的正室,怎么能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往后,又谈何治家?”

    一番话说得尖利又有些刻薄。

    前面一句,可不是咒蒋氏完吗?

    可她又没明说什么时候不在,是百年后,还是现在。

    三言两句无不提点褚肆在朝的官位,以及权势。

    点出她的话语权。

    蒋氏竟完全无法反驳,只能僵白着脸。

    蒋氏能忍,褚玥绝对是不能忍的,“啪”的一声,褚玥一只手重击在桌面上。

    怒指舒锦意道:“舒锦意你怎么能这样和长辈说话,你,你竟然咒我母亲……”

    舒锦意幽眸一眯:“七小姐似乎忘记了,我是你的三嫂嫂。”

    褚玥一僵,张嘴就道:“你不过是寒门出身的庶女,有什么资格对我……”

    “阿玥!”

    蒋氏轻喝。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99花!么么哒,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