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太子悦她(2更)
    这天刚入夜,舒锦意就歇下了。

    守在外边的丫鬟却不知,他们的少夫人根本就不在屋里。

    风呼呼吹过树梢,刮出沙沙声响。

    一道黑影从小树林过来,怀里带着个人。

    早就在那里等久的叶惋惋看见舒锦意就跪来,“丞相夫人。”

    舒锦意伸手托起了她的手,淡声道:“东西拿到了。”

    叶惋惋颔首,面有凝重。

    “有困难。”

    舒锦意仿佛是看出了什么来,问。

    叶惋惋摇头:“没有。”

    “姬无舟这个人……你喜欢?”舒锦意站在前面,目光淡漠幽深。

    叶惋惋忙摇头,急着解释道:“是害怕此事败漏,害了丞相夫人。”

    舒锦意却笑了一声。

    不知为何,叶惋惋听到这笑声,觉得瘆人,身子不禁颤了颤。

    “只要你按着我说的去做,必不会将我害了,除非……”舒锦意别有意味地看叶惋惋,“你下不去手。”

    叶惋惋身子一颤,噗通一下跪了下来:“丞相夫人,我……”

    “起吧。”

    舒锦意一手拽起了她,不欲听她的解释。

    叶惋惋还是有些害怕。

    “有的是人取代你。”

    闻言,叶惋惋身子倏地一抖,咬牙道:“请丞相夫人放心,我会完成任务。”

    舒锦意转身朝隐在黑暗里的黑衣人点头,很快她就被带离小树林,同时,叶惋惋也被另一人带走。

    落在褚府的屋檐边,黑衣人便沉声问:“丞相夫人为何……”

    “只要听从吩咐行事便好,其余事,你们不需要知道得太清楚。”

    黑衣人眯了眯眼,幽暗的眼目盯着她好半晌,低声说:“如果这世道有还魂一说……我能否当您就是墨将军?”

    灼灼眼目,直盯着舒锦意的反应。

    舒锦意看过来,淡淡道:“那就当我是他好了。”

    黑衣人低头,将她带回了那间屋子,从后面无声无息的离开。

    ……

    身穿官服的褚肆走到院门,抬头就瞥见清羑,道:“随我来。”

    清羑一惊,徒然瞪大眼。

    柳双本欲要和清羑换班,却亲眼看见褚肆将清羑叫走的一幕。

    清羑忐忑不安的跟着褚肆一起走到了前面,见四下环境清幽,更是将清羑给吓坏了。

    “相,相爷……”

    褚肆伸出宽厚的手掌,清羑心狂跳,几欲要哭出来。

    “相爷……奴婢……”不愿。

    “还没绣好。”

    褚肆不悦的出声。

    “啊?”

    清羑懵了圈的抬头。

    褚肆眯了眯黑眸,清羑立即反应过来,“绣,绣好了!”

    “东西。”

    褚肆对这丫鬟一点耐心也没,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清羑不敢喘大气。

    “是,奴婢这就回屋拿给相爷!”

    说话也不结巴了,可心跳还是快的。

    相爷想干嘛?

    为什么让她绣鸳鸯?

    大半夜的才偷偷摸摸找她要,相爷他到底是……对她有意?

    清羑脸都被吓白了。

    没多会,清羑就以最快的速度拿了那绣好的鸳鸯荷包送到了褚肆的手中。

    褚肆拿过对站在十几步开外的徐青道:“赏。”

    “是。”

    徐青走上前来,将一锭银子送到了清羑的手中。

    清羑愣愣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褚肆捏着薰着香味的荷包回屋,见舒锦意安静睡颜,不由放缓了声音。

    晚间的洗漱后,褚肆钻进被窝里,静静凝视着这张睡颜。

    即使是变了样,依旧如此吸引他。

    褚肆庆幸自己能在短时间内认出她来,否则又该错过了。

    舒锦意侧了侧身,睁开明亮的眼。

    四目近距离相视。

    “什么时候回府的。”

    “不用起了,”褚肆伸手压住了她的身体,拉起被褥盖好两人。

    舒锦意侧了个身,背对着他。

    褚肆从背后看着她。

    “那个李满华……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锦意想起之前在外面见到的一幕,还是禁不住问了这个人。

    褚肆微怔。

    “那日听说了些话。”

    “什么话,”褚肆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廓周围,轻声问。

    “关于你与她的话,”褚肆问得舒锦意有些恼羞。

    他这么问,到显得她是在吃醋了。

    褚肆神情认真,却无往那方面想的意思。

    是舒锦意自己别扭,先臆测了别人的想法。

    “太子半年前纳侧……出了些岔子,险被皇上发现他身上隐藏的东西。”

    斟酌了半晌,褚肆尾尾道来。

    无非就是太子如今身份尴尬,不得不藏拙掩人耳目,蒙过皇帝的眼睛。

    舒锦意听完后,慢慢转回身来,两人以一个拳头距离相对,“你认为,皇上这么想的?”

    “如何想,他心里清楚就好。”

    褚肆当然知道皇帝不会那么容易被蒙混过去。

    但对太子,总该是没有太大的关注,做这些,太子也能一时安然无恙。

    “这些,又与李满华有何关系?”

    “太子悦她。”

    舒锦意眨巴着眼,有些惊讶。

    以太子的身份怎么会和小官家的女儿有牵扯?看褚肆这个样子,想必其间的事情不简单。

    “他们身份悬殊……皇上必不会同意。”

    褚肆神色淡淡道,“李满华与太子真心相爱。”

    帝王家,有真情吗?

    褚肆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心底想法,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都不能暴露。”

    对太子不利。

    暂且不提帝王家有没有真情,只要现在他们还相爱,就会成为阻碍。

    舒锦意看褚肆的目光极为古怪,以他狠厉的性子,在发现李满华阻路的那一刻,怕是早就不允许了这个女人的存在了吧。

    然。

    他竟派人保护她!

    舒锦意突然觉得褚肆藏太深,她完全看不透。

    这一夜,舒锦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醒来后却记不得太清楚。

    洗漱后,舒锦意见身着朝服的褚肆突然蹲到了她的面前,手里的拿着个东西。

    一股清香味隐隐袭入鼻间。

    舒锦意一怔,“你……”

    褚肆低头正认真的给她系一个荷包,瞧见上边的图案,舒锦意就愣住了。

    鸳鸯!

    “这荷包,我戴着不合适。”

    “戴着,别丢了,也别摘了,”褚肆按住了她乱动的手。

    舒锦意脸孔微红,他知不知道送荷包表意着什么?

    褚肆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才送她。

    看着挂在舒锦意腰间的荷包,褚肆才心满意足的上朝去了。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0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