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两道密函(1更)
    避开褚肆,舒锦意转身出门。

    再回来,已经是入夜时分。

    伺候褚肆睡下,舒锦意就一直等在屋里。

    “档—档—档。”

    远处有梆子声传来,已是三更天。

    舒锦意走到门前,凝视着黑无边际的夜。

    “嗖。”

    一道黑影纵过楼屋,紧随其后,第二条黑影跟着跳了下来,第三条……

    直到十几条黑影接着过来,舒锦意才走出门。

    “丞相夫人。”

    为首男子低头作揖。

    舒锦意望着平安无事,摸寻着到这边的死士,满意地点点头。

    她留下了记号,他们要是探不到,那就真的失败了。

    “你们做得很好,你们墨将军在天有灵,也欣慰了。”

    舒锦意目光悠悠,瞥之,又深深不可探。

    为首男子暗暗打量,总觉此女眼目很是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舒锦意双目与他们所识的墨将军极为相似。

    难道丞相夫人是大元帅外室所生?

    男子被自己的想法给惊了一下,想想他们大元帅刚正不阿,为人严肃,但和元帅夫人那可是伉俪情深。

    既排除此因,那就是另一种解释了。

    墨将军爱恋丞相夫人?!

    舒锦意自是不晓得她的属下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只想快点将褚肆带到更安全的地方。

    “褚肆受了伤,你们先带着他离开这里,回褚府。”

    “丞相夫人呢?”

    男子猛地抬头问。

    舒锦意看着他道:“你带上两个人,跟着我来。”

    “万一褚相醒来见不着丞相夫人,该如何……”

    “那就别让他醒着,只要他醒来,你们不管用什么方法,将他敲晕好,点睡穴也好,不要让他知道我单独离开过,”舒锦意道。

    死士:“……”

    突然觉得褚相有些可怜。

    “明白。”

    男子手一摆,带上两个武功比较深厚的死士,领着舒锦意离开了这座城。

    这里离皇城已没有多久,又有她的死士在,她根本就不用担心褚肆中途出什么意外。

    琏城近皇都,太守官位极高。

    平常往来,都是些达官贵人。

    琏城繁华如第二座皇都。

    因而,王太守肚皮比谁的都油腻些。

    肥胖的王太守搂着小妾,打着呼噜,正睡得香甜。

    一柄冰冷刺骨的利剑,抵在他的脖子间。

    王太守迷迷糊糊里慢慢睁开眼,一边伸手去拿开身上冰凉的东西。

    “谁啊……打扰老爷美梦……”

    王太守呢喃着转过身,差点被黑暗里的身影给吓死。

    “你,你是谁……”王太守蹭的坐了起来,也将衣衫不整的美妾给惊醒了。

    “啊!”

    女人发出尖叫声。

    “哧。”

    隔空的风冲打出去,小妾的声音一下子就淹没,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床上。

    舒锦意从后面走出来,冷冷地看着王太守。

    “你,你们到底是谁?”

    王太守怕死,到底是经历不少事的高官。

    压住心底的震憾,保持着清醒的脑袋,寻找机会向外面的人求救。

    舒锦意像是看穿了他的意图,淡淡道:“外面的人都死了,王太守也不用费心机了。”

    “你,你们……”王太守这才露出惊慌来。

    舒锦意抽出匕首,抵到他的心脏位置。

    拿剑的黑衣人撤开,站到身后。

    舒锦意冷声道:“数月前,有两封密函经过你的手发往边关,其中有一道是皇帝手谕,另一道出自谁的手,说。”

    王太守大眼目,拼命的摇头。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皇帝手谕又是谁更替了内容?”

    王太守不可置信瞪眼,就是站在舒锦意的身后也大瞪眼目。

    见了鬼般盯着舒锦意。

    舒锦意冷笑:“是不是姬无舟。”

    王太守摇头。

    “姬无谌?”

    王太守继续摇头。

    舒锦意手里的匕首往里一些,尖锐那处已经扎在了王太守的皮肉里。

    只要她轻轻一刺,就能在他的胸口处扎出一个窟窿来。

    舒锦意真的往里一扎,立即见了血,“说。”

    王太守脸色一白,急道:“我说,我说。”

    “说吧。”

    舒锦意往外撤开一些,凉凉看着连抹冷汗的王太守。

    “密函是真的……”

    “你在耍我?”舒锦意手里的匕首朝前送出一寸,重新扎进王太守的胸口,眸中蕴藏着锋利的光芒,“杀你一个太守,我还能承受得起。”

    “密函确实是真的……中途没有改动,两道同时发往边关送到墨将军的手里。”

    王太守急急说完,紧张地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黑眸眯起:“你在撒谎。”

    “叩叩!”

    正当舒锦意要下手给这人一点颜色看看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王太守刚想动,脖子上冷锐抵住他往前倾的身体。

    舒锦意冷冷的示意他回话。

    “谁……”

    “王大人,是我们。”

    王太守一惊,倏地看向舒锦意。

    舒锦意黑眸眯紧,周身寒意四溢。

    “何事。”

    “褚大人转告王大人一句,”外面的人说完这句,就等着不动了。

    舒锦意抿紧了唇,眼底里的冷锐,慑人心魄。

    是褚暨?

    “我已清楚,快回……”

    王太守突然被冰冷的剑压住喉咙,无法发出声。

    外面的人似乎有些疑惑,正要推门而进。

    舒锦意朝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立即放开了王太守。

    “且速回禀报你家大人,我会替他准备好。”

    外面的黑影停了半晌才离去。

    等人离开,舒锦意就一把将王太守揪了起来,逼来:“你和褚暨在做交易?说,是不是和那密函有关?”

    “褚大人只是让本官在琏城里收粮。”

    “收粮?”

    舒锦意疑惑。

    此时无仗可打,四下平安无事。

    褚暨收粮草做什么?

    “可有说做何用处?”

    “未曾……”王太守抖着声说。

    舒锦意冷笑一声:“数月以前,褚暨是不是路过这?”

    王太守眼神躲闪,“未曾。”

    “那最好,”舒锦意心中发出冷笑。

    王太守在说谎。

    与她所猜的那样,褚暨与此事有关。

    他是贤王姬无谌的人,岂能没有参与。

    这笔账,她都要算回来。

    舒锦意示意将王太守弄晕后,他们又从琏城匆匆离开。

    “这王太守……”路上,男子犹豫了半晌,试着要询问舒锦意。

    舒锦意淡淡道:“还杀不得,先留着做诱饵。”

    男子想说需不需要派人守着,舒锦意却没有提。

    舒锦意自是不会派这些死士去看着王太守,她另有人选。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