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太子禁足(1更)
    “锦意。”

    褚肆揽住她腰身,一道光影穿透着朦胧的黑暗,晃过前面暗卫眼前。

    舒锦意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褚肆武功深厚,这一次的极速转移,刷新了她对褚肆的认知。

    他从来不会在人前表现出最强悍的一面,但现在……

    为了让她安心,竟全面疾掠,不过眨眼前,他们已经远离了围困的场面。

    紧随他的四人,半刻钟后才喘着粗气追上来。

    “爷,他们已经被甩开了。”

    “走。”

    褚肆握紧舒锦意的手,绕着深山走。

    徐青他们带着人离开了,舒锦意的死士也分头行动。

    这样一来,就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

    “后面的甩开了,前面的未必能。”

    舒锦意眸光有些冰冷,语气沉沉。

    褚肆蹙眉,刚才他那一下,也不过是为了让她安心。

    现在看来,舒锦意从来就没有放心过。

    她觉得姬无舟能对付他,在她心里,姬无舟永远有办法解决任何困难。

    褚肆在沉默中一通乱吃醋,唇线抿得紧紧。

    深幽黑眸闪着不悦。

    舒锦意的担心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褚肆再厉害,几家夹击,他根本就受不住。

    再来,他在捉刺客时,是有皇帝的口谕,却不能调动皇家侍卫。

    很多事,都不能正大光明的去做。

    皇帝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皇家猎场受到了突破,连敌国的人都渗透了进来。

    因此,褚肆这一举动,算是替他暗地里清理危机了。

    帝王向来如此。

    舒锦意思及当年,捏紧了双拳。

    父亲为他劳心劳肺,然,等墨家人一死,他就落井下石。

    甚至是连保一下也不肯保。

    她的大姐落得那样下场,他竟然不闻不问。

    是了,他是帝王,她根本就不可能指望他。

    想到大姐尚在袁府里,舒锦意拧住了眉,也不知道大姐现在如何了。

    她派去的人,有没有看紧好她。

    “想什么?”

    褚肆发现舒锦意在发呆,温厚的手抚了上来。

    舒锦意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要离开这里。

    “没什么,走吧,尽快离开这里。”

    看着已经消瘦的舒锦意,褚肆心疼不已。

    是他没照顾好她。

    “会没事的,放心。”

    后面一路,他们确实是很平顺,很快就接近了皇城。

    但这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了。

    其间,他们乔装打扮,路过一座座城。

    停歇不到半夜又趁夜赶路。

    皇帝,早就在那之前,先撤回了皇宫。

    现在只等褚肆的消息回来。

    那些刺客,确定是敌国蛮军无疑。

    ……

    皇宫。

    太子慢步跟着公公一路走过偏殿廊檐,迎面过来的,是被拘于后宫里的昭华公主。

    “太子皇兄。”

    “是你啊。”太子颔首,淡淡道:“丽妃不是让你好好呆在宫里?怎么走到这边来了?这条宫道,可是最近的出宫通道。莫非,你还想偷偷出宫不成?”

    被姬无墉似笑非笑的眼神瞅着,昭华公主一阵慌乱,忙道:“还请太子皇兄替昭华保密……”

    “好了。也不过是吓唬一下你罢,你想去哪,都是你自个的事,”太子在人的面前,就是放荡不羁的纨绔。

    他不管昭华的事,自然不过。

    “多谢太子皇兄!”

    昭华心中一喜,立即带上宫女速离。

    姬无墉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瞅着昭华公主离去的背影。

    “给昭华开个路吧,别让那些侍卫伤着了孤的好妹妹!”

    太监公公听罢,小心抬头瞥着似笑非笑的姬无墉,似在斟酌姬无墉的话。

    “是。”

    姬无墉将昭华这事放心上了,转头派人去跟紧了。

    行到御书房,姬无墉等人通报便进去。

    正批折子的皇帝抬头扫来一眼,姬无墉恭恭敬敬的行礼。

    “起来吧。”

    皇帝对太子的态度很淡。

    姬无墉起身,面显怯色道:“不知父皇将儿臣召来,所为何事?”

    “你自己瞧瞧,”皇帝啪的一下,将手里的折子摔到了太子脚下,面容有隐怒。

    姬无墉变身拿起其中一道折子,翻开一看,脸上立即显出惶恐之色,噗通跪下:“请父皇息怒!儿臣并不知……”

    “你自己做下的事,竟敢说不知?你瞧瞧你哪里还像个太子?”

    皇帝冷冷骂来,却没有太多的激动。

    显然对于这些上诉的折子,早习已为常了。

    太子玩劣,不省事,早印在从臣的心里。

    皇帝早就放弃了这个儿子,只要他没做出太出格的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优秀的儿子,皇帝不缺。

    “父皇教训的是……”

    “太不像话了,你自己回府好好反醒,短时日里,没朕的召见,近日间就不要随意乱跑了。”

    这是直接禁了太子的足。

    姬无墉低头,“是。”

    皇帝摆手,一副不想再多看他一眼的样子。

    姬无墉退下。

    脚迈出御书房那刻,姬无墉脸上胆怯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是精芒闪烁。

    一路出宫,太子府的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殿下。”

    姬无墉掀着车帘,侧目:“褚府可有消息来?”

    “无。”

    “希望本宫所做的这些能给褚相拖些时间,”姬无墉眼神一暗。

    “褚相并非常人,定能安然无恙。”手下快语道。

    姬无墉可不敢想得那么满。

    褚相厉害,也是个人。

    “希望如此。”

    姬无墉揉了揉眉心,摆手回府。

    ……

    再说舒锦意和褚肆这边,他们一路奔波,逼近皇城。

    偏偏又遇上截路的姬无舟。

    他们只好再突破,姬无舟虽没明着出面,蒙着脸。

    舒锦意仍旧一眼就瞧清了他。

    当前,他们在暗,而褚肆在明。

    多有不利。

    “杀。”

    铁蹄从四面包围过来,褚肆和舒锦意进城的路被堵死了。

    迎来的,是黑压压的人头。

    姬无舟赫然就在列。

    即使他们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褚肆,”舒锦意紧紧握住了褚肆的手。

    褚肆“铮”地一下抽剑,晦暗的眼盯住黑衣人中央位置。

    倾刻。

    血腥满天飞!

    褚肆带着舒锦意,杀向前方。

    舒锦意夺过死人的剑,持剑透出浓浓杀意。

    直逼前面的姬无舟。

    身藏人群之后的姬无舟,静静看着这一幕。

    最后,深沉的视线落在那咬牙,发出嗜血气息的女子身上。

    即使身子柔弱,浑身之势却强悍得直逼而来。

    就是她!

    那一声“姬无舟”让他震撼。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20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