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再亲一下
    蒋氏派柳嬷嬷过来亲自看望舒锦意。

    被丫鬟白婉和柳双拦在外头,柳嬷嬷眸光闪动,扯着嗓子道:“夫人派老奴过来探望重病的三少夫人,你们几个贱蹄子竟敢拦道?莫不是照料不周,怕老奴得知告知夫人惩处了你们这些贱蹄子!”

    柳嬷嬷这话,当然是要说与里面屋里的人知。

    白婉气道:“柳嬷嬷,少夫人尚在病榻,你来此大声嚷嚷,扰了主子的休养,该当何罪?”

    柳双面色一沉,手一抬,对守在两侧侍卫道:“看着做什么,还不快将扰少夫人清养的东西扫出去。”

    柳嬷嬷一听,脸都气歪了。

    “贱蹄子,你可知你在同谁说话?”

    “扰了主子清静,就是大夫人来了,也一样要扫出去,”柳双一抬下巴,示意两侧人行动。

    褚肆留下来的人可不会客气,架起柳嬷嬷就丢出廊道。

    真真是用丢的。

    “唉哟!”

    柳嬷嬷被丢进雪里,连声唉哟唉哟的叫了起来,随着同来的丫鬟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过去扶人起身。

    侍卫像两尊煞神般立在前面,柳嬷嬷摸着摔疼的屁股,想要恶声骂人。

    猛对上这两人,吓是一个激灵。

    哪里还敢再造次。

    “这是做什么。”

    褚玥的声音尖利的传来,人很快就到眼前。

    “七小姐。”

    白婉和柳双对视一眼,赶忙上前。

    “啪啪!”

    褚玥上来,就给了白婉和柳双二人一巴掌。

    白婉和柳双是奴婢,哪里能还主子巴掌,只能压着股气,受住了。

    “七小姐这是何故?”

    “何故?”褚玥冷冷发笑:“你们这些贱东西,三哥不在,你们就是这样照顾三嫂嫂的?”

    褚玥一副痛心又怨愤的模样,让白婉和柳双频频蹙眉。

    “七小姐……老奴无用啊,不能治这两贱蹄子。三少夫人就这么活生生给她们害死了……是老奴无用,还请七小姐替三少夫人好好惩治这些害主的贱奴才!”

    白婉听到这话,气得满脸通红。

    好端端的就咒她们三少夫人死,居心何在!

    “你住嘴!少夫人还好好的,你却诅咒少夫人死……就应该先惩治你这老东西,来人啊,还杵着做什么!还不快这老东西制住,押到丽贵妃娘娘面前。”

    “放肆!”

    褚玥阴着张脸,指挥褚肆身边的人,厉声道:“还不快拿下害主的贱婢。”

    侍卫皱紧眉,冷冷看着褚玥。

    褚玥见状,怒得突然抽出手上的鞭子,打向侍卫。

    “滚开!让我进去看看三嫂嫂。”

    “啪。”

    侍卫冷冷地拿住了褚玥的冷鞭子,往前一扯。

    褚玥一个踉跄,几乎要摔倒。

    侍卫松放鞭子,褚玥愤怒的往屋里冲,被死拦住。

    柳嬷嬷见状,赶紧朝跟来的几个粗婆子使眼色。

    用她们庞然的身躯往前冲撞,因着褚玥是主子,侍卫们也不敢伤她,只能拦。

    这么一冲,差些就让褚玥得了逞。

    “何事闹成这样?”

    一道低磁的男音朗朗响起,瞬间止住了所有人的动作。

    褚玥霍地收起脸上的阴沉,迅速的转身,“太子殿下!”

    见着那明黄衣袍的太子,褚玥脸孔微红,赶紧摆正自己的动作。

    “拜见太子殿下!”

    众人行礼。

    姬无墉俊朗的面容扬起抹饶有兴味的笑,瞧着这张不凡的笑脸,褚玥不由一阵紧张。

    “这是怎么了?”

    姬无墉走到面前,打量着褚玥。

    “回殿下……”

    白婉的话刚说出来,就被褚玥截住:“是这些贱婢欲图害臣女的三嫂嫂,臣女不过是想来探望,不曾想就发现了这些贱婢不轨行事,臣女气极要将这些贱婢当场绳法。”

    “哦?”

    姬无墉悠悠一笑,意味不明地看着褚玥:“孤怎么不知,父皇眼皮底下,还有贱奴敢害主。当父皇是死的吗?”

    最后一句刚落,褚玥吓得脸色刷地一白,噗通跪下。

    “臣女并不是这意思,圣上日理万机,难免会有……”

    “日理万机?”姬无墉微眯眼,眼底圈着危险,“褚七小姐难道不知,而今行宫受大雪所阻,前后不进不出,父皇如今无法理事,只管与朝臣谈天说地吗?”

    褚玥一怔。

    因为姬无墉所言甚为直白,更是大胆。

    从言语里透着股嘲讽,也不知是对皇上还是对她。

    褚玥张了张唇,欲要还嘴,就听姬无墉道:“父皇派了太医前后诊治,各大臣又在行宫中,前后有查看过,并无褚七小姐所说的贱婢害主之说。还是说,褚七小姐是在怀疑父皇对丞相夫人不利,欲要进门查探个清楚?亦或是随孤到父皇面前与这几个奴婢对质一番?”

    褚玥面容一僵,结巴道:“臣女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请褚七小姐带着扰人的老东西回了吧。”

    姬无墉对褚玥并无太多耐心,摆手示意她赶紧走。

    褚玥咬着红唇,一副委屈地瞅着太子,“太子殿下,臣女只是……”

    姬无墉再度摆手。

    褚玥只得福礼,不甘的带着柳嬷嬷他们离开。

    现在硬碰,只会给太子不好的印象。

    褚玥他们人一走,白婉和柳双盈盈上前,“谢太子殿下解围。”

    姬无墉背着手,看着这两丫头道:“你们也是她身边的人,怎么连这点机敏反应也没有?”

    “是奴婢们突然慌了神。”

    “褚相不在,你们自己小心,孤护得一时,可不能随时相护。”

    “是!”

    姬无墉话罢,转身离开。

    “恭送太子殿下!”

    白婉和柳双同时松了一口气。

    ……

    褚玥闹事的话传到了皇帝的耳边,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伺候皇帝的李公公小心探着皇帝的神色,发现皇帝很平静。

    就像是,早知有这样的事般。

    难道……

    李公公心里猜测几番,却不敢确定。

    “褚肆还没消息回来吗。”

    “回万岁爷,一直不曾有消息回来。”

    李公公恭敬回话,而后就等,等着皇帝发话派人进林。

    可是等了半天,仍旧没等到皇帝的话。

    一切,都在安静中悄然进行着。

    帝王心,无法琢磨,也不能瞎琢磨。

    再说舒锦意和褚肆,押着几名侥幸活下来的刺客,一路往南行。

    好不容易翻过了几座雪山,能在一处山谷里遇上一处农家村。

    村里的人对他们并不是很热情,毕竟押着人,穿着又不凡。

    到不如说,村庄里的人对他们是忌惮。

    舒锦意吃过热饭,舒舒服服的躺在被窝里。

    褚肆还在外面安排,他们是夫妻,自然是睡在同一个屋里。

    舒锦意想起这一路来的事,想着自己那时乱喊的话,现在想起来,脸孔不由通红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听到了没有。

    正想着,门口就被人从外推了进来。

    舒锦意赶紧闭上眼。

    褚肆沉稳的脚步声踏进来,很快就传来窸索的脱衣声,被角被小心掀起。

    属于褚肆稳沉的气息扑来,舒锦意心脏跳得有点快。

    她能感觉得到,褚肆正看着她。

    褚肆慢慢的挨近过来,还有些微凉的手突然抚上她的脸颊:“锦意!”

    舒锦意慢慢地睁开眼,昏黄的灯光下,他一双眼黑而沉。

    “睡。”

    舒锦意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想要转身,被他的手攫住下巴,让她没有办法转过身去。

    “锦意!”

    褚肆声线沙哑,慢慢地伸出另一只手,将她带到怀里。

    清冽夹着霜雪味包裹着她。

    安全又安心。

    她的心,出奇的安定。

    “我会赢他。”

    “什么?”

    “我定能赢他……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赢他。”

    舒锦意愣住,“你一直记挂着这个?”

    他曾说,赢姬无舟就要她的人。

    “嗯。”

    褚肆轻轻嗯了一声,将额头抵下来,碰着她的脑袋。

    两人的气息,紧紧缠绕在一起。

    渐渐的,空气变得有些暧昧。

    舒锦意低喃道:“你这傻瓜。”

    摇曳的灯光下,舒锦意将脑袋抵靠在他的下巴处。

    许久。

    她慢慢抬起脑袋,在褚肆的注视下,她矜持的,飞快的在他的下巴处印下一个吻!

    褚肆瞳孔倏地收缩,眼底里全是惊喜与不可置信!

    “锦意!”

    一个激动,褚肆身子猛然翻过来,将舒锦意压到了身下。

    舒锦意一惊,连忙伸手抵住了他往下压来的胸膛。

    因为害羞,脸上飞起一片红霞。

    “再亲一下……再亲我一下!”

    激动得颤抖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深暗得有些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