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跟我走吧
    “头顶。”

    舒锦意话音未落,死士们已经跃上树梢,连同舒锦意一块儿带上去。

    他们身形刚刚站住树梢上。

    前面数十道身影就凭空般出现在这里,很快就注意到脚下的异样。

    脚印!

    可等他们仰头看来时,上面十几道黑影如鬼般伏冲下来。

    一个照面,就将他们斩杀数人。

    舒锦意站在权叉上,手抱着树干,冷眼看着下面将雪染红的杀戮。

    “别让他们跑了。”

    舒锦意眼见着他们有退意,清喝一声。

    下面的人,猛地抬头。

    才发现一个丞相夫人在上面。

    他们没有蒙面,所以面目被看得一清二楚。

    其中领头的那人,鼻梁上有一道浅色的疤印。

    舒锦意瞳眸微缩。

    疤痕男子当先锁定了舒锦意,朝树杆上跃上来。

    “乾位,定坤位,立坎位,守震位,离位,兑位,巽位……”舒锦意冲口而出,语气犀利。

    之前带着舒锦意跑动的男子将疤痕男子拖了下来,听到这一声声,瞳孔猛然收缩。

    “等什么!”

    舒锦意清喝。

    男子瞬间领着人摆起了剑阵,围杀欲要逃脱的几人。

    七星剑阵威力十分的强悍。

    由舒锦意不断的指挥,很快,最后只余个那个疤痕脸的男人。

    “带我下去。”

    舒锦意出声,男子就跃身将舒锦意抱了下来。

    踏在染成红色的雪上。

    舒锦意来到疤痕脸男子面,蹲了下来。

    一下子就捏住了疤痕脸男子的下巴,转着过来。

    看清男子的真面目,舒锦意手一横,带过掉到旁边的血剑,抹过他的脖子。

    涔涔的血水从他的脖子猛地灌涌出来,想开口说话,最终什么也没能说。

    “丞相夫人为何懂此阵法?”男子眯着眼,紧紧盯着舒锦意。

    舒锦意起身,弹了弹沾上血渍的黑衣。

    “就当我是你们的墨将军。”

    丢下一句,舒锦意率先朝前走。

    外面的人,不想让褚肆活着出去。

    皇帝要个交待,褚肆必然会紧追刺客。

    事实上,舒锦意并不懂什么阵法,偶然机会,习得一两阵法。

    正好派得上用场。

    “这一去,会更危险,丞相夫人可还要继续往前?”

    男子视线紧紧攫着舒锦意,缓缓开口道。

    “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进去。”

    舒锦意完全没有退缩之意。

    “刚才那人……丞相夫人认识?”

    男子酝酿了半会,说道。

    舒锦意步伐微顿,“认识。”

    两字,透着苦涩和悲凉。

    她又怎么会不认识?那些人……曾经在那个人的府中见过。

    但。

    那是个偶然的机会下撞上的。

    曾经,她就知道,姬无舟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

    如果不是被她撞上,姬无舟绝对不会说与自己听。

    “走。”

    舒锦意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

    跟在舒锦意身边的死士,紧紧盯着她,心中生出浓浓的异样来。

    夜里。

    他们找了一个靠风的地方,将身上的外袍都脱了下来,给舒锦意取暖。

    他们这些人内力深厚,抗寒。

    舒锦意则不同。

    前头就因为身子虚弱,好不容易养好了点。

    现在又这样折腾起来,难免有些受不住。

    舒锦意意志力坚韧,一路上,都没有露出半点的错漏。

    死士们吃什么,她也吃什么。

    死士们奔跑,她也在奔跑。

    死士如何,她就如何。

    没有区别。

    这种情况,没有人生火,只能靠自身。

    死士们看着裹着他们衣服靠在背风处闭着眼的女子,心中不由佩服了起来。

    一个妇人,能够跟在他们身后出来,已经很冒险了。

    没想到她竟然能抗得下这种恶劣的环境,跟着他们折腾。

    她的警惕性高得离谱,即使是闭着眼,但他们觉得只要周围有动静,第一个率先反应过来的人,肯定会是她。

    他们是习武之人,警惕性也高。

    可却在这个妇人面前,竟觉得十分丢人!

    又暗生佩服。

    他们连续跑了两天,第三天晚上,就和一伙人碰头。

    对方生了篝火。

    他们则蛰伏在后面的雪地上,紧紧盯着前面的人。

    舒锦意回头,朝男子打起了手势。

    男子和其他死士再度瞪大眼珠子,这个女人怎么知道他们内部手势的?

    绝对有问题!

    男子收缩着瞳仁,这一路来,这个女人给他们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舒锦意隐约间闻到了血腥味,她的血液慢慢的沸烫了起来。

    她想要将他们撕碎的心情越来越浓烈。

    “杀。”

    时辰到,舒锦意手一摆。

    跟在身边的死士瞬间如风一般蹿了出去。

    舒锦意手箍紧一柄短剑。

    “哧!”

    血肉喷溅的声音响起,舒锦意盯着前方的一举一动,眼神具是冷凌戾气。

    “噗哧!”

    “唔……”

    闷声在雪地里响起,舒锦意倏地一抬头。

    “小心身后!”

    不知道从哪里奔出了十几道黑影,直扎进他们的这边来。

    “该死,是他们!”

    舒锦意咬牙,握着短剑,绕到侧面去。

    她刚走没有多远,后背阴风袭来。

    舒锦意猛地回身,咽喉处抵住了冰冷的剑尖。

    黑衣人一双冰冷如霜的眼,直直盯着舒锦意。

    身后是缠斗声,而她这里,却只有无声的对峙。

    “主人……”

    身后闪出两道身影,朝舒锦意身上扫了一眼,用眼神询问拿剑抵着她的黑衣人。

    这是他们的头!

    黑衣人抬了抬下颔。

    两名黑衣人朝前面冲进去,加入了战局。

    惊骇的发现,舒锦意带过来的死士,内力之深厚,实在匪夷所思!

    他们对付起来,也很吃力。

    舒锦意一动不动地听着身后的动静,对眼前的威胁根本就没有在意。

    那从容不迫的样子,让黑衣人慢慢地收缩了眼神。

    突然,黑衣人朝舒锦意的胸口就要摸去。

    舒锦意抬手拿住他的手腕,冷凛地盯着他。

    黑衣人深邃的眼突然弯了一下,里面有戏谑的笑意。

    “女人?有趣!”

    舒锦意漠然看着他,甩开他的手。

    黑衣人低沉笑了一下。

    还是个不会武功的女人,这些人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来这里做什么。

    他们被那姓褚的追击了几天几夜,两方都没有讨到便宜。

    他们绕路折返到这里,就碰上了这伙人。

    还让他看见个有趣的女人!

    “在我的身边,没有你这样的女人……跟我走吧。”

    说罢,舒锦意脖子间的剑尖收起,被男人握住了手腕,就要强行带走。

    “嗖!”

    舒锦意手里短剑凌厉的挥斩下,黑衣人暗惊,快速缩开了手。

    黑衣人看着满目冷刺的舒锦意,笑得更加的恣意!

    黑眸闪过兴奋的光芒:“我喜欢!”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99花!么哒!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