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妇论政事
    “皇上,丞相夫人求见。”

    帝王身边的李公公小声对里头和誉王说话的皇帝说。

    皇帝回头看了眼李公公,威严声中有些不悦:“让她进来。”

    “父皇有要事,儿臣就……”

    “不用避讳,也不过是个妇人,没甚大事。”

    皇帝抬了抬手,示意姬无舟好好躺着。

    皇帝直接在姬无舟养伤的地方见舒锦意,无非就是让别人明白,姬无舟的不同。

    姬无舟躺好,幽深的眼神看向殿门。

    没多会,一道浅色的纤影从殿门进来。

    不知为何,每次看见舒锦意,姬无舟就无端的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臣妇叩见皇上!”

    柔美少妇盈盈而来,不卑不亢朝皇帝施礼。

    在皇帝的视线下,舒锦意微仰着坚定沉静的黑眸,不避不惧。

    胆识过人。

    “起吧。”

    “谢皇上,”这是舒锦意回到帝都,首次和皇帝面对面。

    “有何事且说来,舟儿还要歇息休养。”

    皇帝是让她有话直说。

    舒锦意也不同皇帝客气:“请皇上再派兵接应相爷。”

    皇帝眯了眯狭长眼眸,淡淡道:“接应?你一妇人来求朕派兵?”

    皇帝语气明显不悦了。

    舒锦意道:“是,相爷应对的人,并非一般人。此去又无消息回来,恐有不测。还请皇上再次派兵前去援助。”

    “你可知,妇人议政,该是何罪?”

    “臣妇只知,那是臣妇的相公,是妻子担扰丈夫安危的请求。”

    舒锦意言语冷静,无惧无畏。

    即使是面对一国之君。

    姬无舟一直观察着舒锦意的一举一动,对于她此时的反应,眼眸愈加的深不可测。

    “啪。”

    皇帝面无表情,掌心拍了拍小桌。

    震得殿内的人不敢大声喘气,而站在前面的美少妇却一脸从容不迫地直视着帝王。

    那画面,看得人都替她抹冷汗。

    舒锦意只知道,如果再不派兵,褚肆真的会出事。

    褚肆进林时,可没有带多少人。

    而且狩猎时期,能带走的人有限。

    大部分的兵力都留在皇帝的身边保护了,出了刺客的事,不能随意抽掉保护皇帝的势力。

    现在,舒锦意却在这里求皇帝另外派兵。

    不是要将皇帝的安危削薄吗?

    况且,她还是一个深宅妇人。

    竟敢提及这等事。

    皇帝已怒。

    “如若连这点都做不到,丞相位,他恐怕是没法担任。”

    皇帝声寒齿冷,完全无视舒锦意的请求。

    跟着舒锦意进殿来的书颐胆子都快要吓破了。

    要是知道少夫人来见皇上是为了这事,她就算是冒着被赶走的险也要将舒锦意拉住。

    舒锦意眸色随着皇帝的话,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是不是墨家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他也无所谓了?

    皇上,你可还得当初的承诺?

    是了,当年离京前说过的话,只有她和他,再无第三人。

    怎么可信。

    舒锦意心底惨烈一笑,是她太过轻信了。

    是她害了父亲,害了镇守的将士。

    舒锦意死死捏住双拳,霍然抬起,迎上帝王威严的冷芒。

    她好想问,为什么这么对墨家。

    “念在褚相份上,你这妇人所犯,朕便不追究了。”

    皇帝根本就没有耐心再和舒锦意多说,摆了摆手。

    舒锦意压着一口浊气,低下头:“是,臣妇告退。”

    皇帝神色依旧平静,威严的脸上,瞧不出半点起浮的情绪。

    姬无舟视线从皇帝身上扫过,低头沉思。

    这个舒锦意,越发的让他感觉到不同之处了。

    “少夫人,您方才可真吓死奴婢了?幸而皇上没有迁怒,否则……”书颐跟在身后,抹着冷汗,仍旧心有余悸。

    帝王的威严压得人喘不过息来,仿佛只要一个眨眼,就能就将她们这些弱小的人物辗死。

    真担心皇帝刚才会对他们少夫人下手。

    在殿内,这些下人,连眼都不敢抬起来看皇帝。

    想到当时如果出事,她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做点什么。

    “进山。”

    “什么?”书颐脚底一个踉跄,吓得一哆嗦。

    “少夫人,您要做什么?”白婉也被舒锦意的话给吓了一跳。

    “再给他一夜的时间,明日如若他还没有消息,我进山。”

    舒锦意望向前方林子的眸光犀利,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即使是她手无寸铁,她还有熟悉他们路数的脑子。

    只要找到褚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霍地,她回身,目光森冷睇着行宫某道大殿门。

    ……

    郑判养伤处。

    前两日,郑判就清醒过来了。

    也熬过了一命。

    昭华公主带着人过来,看到郑判白着脸趴在矮榻上。

    正发狠的吩咐身边的副将。

    “姓褚的那匹马如何了?”

    “听说死在了林子里了,不过……褚相本人完好无损。”

    副将拱手道。

    郑判一听,咬牙切齿:“便宜了他。”

    霍地,他又发狠的看向副将:“听说他前两日带人进林了?”

    “授皇令进林搜索刺客的踪迹。”

    郑判冷笑:“很好……这是个机会,本将要他有进无出,你去派人进林,堵死了他的后路。他往日树敌极多,想要让他死在里面的,可不只有本将而已……”

    说到这,郑判更是得意的笑了。

    副将眼神一闪,正要答应。

    门口就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郑将军还有这闲情去害人,看来父皇罚轻了。”

    里面的人,瞬间变了脸色。

    昭华公主是什么时候来的?

    郑判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拜昭华公主所赐。

    此时看见昭华公主,气得脸都扭曲了。

    但对方是公主,只能忍着这口恶气。

    “昭华公主,臣并没有对您做任何错事……为何要害我……”

    “郑判,你自己做下的事不承认?你可真无耻。”昭华公主冷笑。

    “既然昭华公主认定本将对您欲图不轨,为何还要来此探本将。”

    郑判咬牙切齿地盯着昭华公主。

    身边的副将从道礼后就站远了,没敢掺和进去。

    昭华公主冰冷的视线扫过郑判躺在榻上的身体,慢声道:“来看郑将军是否安好。”

    “本将很好,劳烦昭华公主担扰了。”

    这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出来。

    昭华公主收回冰冷的神色,淡声道:“那郑将军好生安养了。”

    丢下一句,昭华公主就走了。

    郑判却是眼皮一跳,总觉得那句话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话。

    这个昭华公主……自己到底哪里惹着了她?

    舒锦意?

    难道又是那个舒锦意挑拔公主。

    郑判气得牙痒痒。

    昭华公主一出来,又看见沉着脸站在那里的苏嬷嬷,冷硬道:“不用嬷嬷盯着,本公主探完了郑将军自然会回去。”

    “还是让老奴送公主回殿吧,”苏嬷嬷不为所动,恭谨地站在前面。

    昭华公主咬牙,只好跟着苏嬷嬷回去。

    这边,舒锦意一直站在飘着大雪的廊前,眼神盯着林子的方向不动。

    看得身后的丫鬟们心惊肉跳。

    现在他们只能祈祷相爷快点回来,哪怕是有点消息传回来也成。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20花!么么哒!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