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烧灼的痛
    “吡!”

    没有任何防备,黑衣人刚要拔开积雪去探舒锦意生死。

    雪花溅起。

    粟冷冽风从面前扫过。

    黑衣人心惊不已。

    仰倒向后,腿部曲着疾退三步。

    脚尖卡在冰雪里,稳住身形。

    柔软的女子紧随着他的动作乍然跃身,力度算不得充沛,动作却凌厉。

    软玉般的手紧握着折断的利箭,横扫他面庞方位。

    黑衣人衣带扫打,冽风呼啸过。

    “哧。”

    舒锦意纵身一翻,顺着雪地滚了出去,又快速卡住了往前的动作。

    右腿朝后伸,堪堪的没入积雪里。

    冰冰凉凉的包裹着右腿。

    “呜呼~!”

    风雪啸过脸颊,玉般的面容凝上冷霜。

    连同眼底也染上一片冰寒。

    黑衣人惊诧盯着眼前这美少妇,眸底杀意更堪。

    “嗡!”

    软剑一甩,尖锐的冷光自剑刃一闪而烁,铮铮杀气溢满而破。

    舒锦意迅速抽出小腿上一直绑着的匕首,横挡住黑衣人的软剑。

    软剑一弯,尖锐的剑尖打在舒锦意的鼻头上。

    带过一丝血痕。

    舒锦意手里断箭一扫,取他的脖子大动脉。

    “哧。”

    黑衣人一避,竟然被舒锦意得逞了!

    黑衣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满眼嗜血的少妇,一时无动作。

    虽然只是划破了皮,可仍旧让黑衣人惊骇莫名。

    舒锦意摸了摸鼻尖,血腥味钻进鼻间,皱了皱。

    “边军功夫!”

    黑衣人目露冷色,眯住眼紧盯着舒锦意。

    舒锦意用力压着急喘,好不容易活过来,可不能轻易死在这里了。

    黑衣人伸手轻轻抚去脖子处的血迹,看向她的眼神愈发的冰冷。

    杀意冲来,舒锦意就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剑毙于此了。

    即使是这样,她仍旧没有闭目就死。

    “我们赌一局如何。”

    黑衣人并没有因为她的话停止进攻,一剑取舒锦意性命。

    舒锦意咬牙,横身冲出去。

    “叮!”

    一道飓风飙来,深厚的内功冲击着黑衣人手里的软剑。

    黑衣人虎口被震得一麻,急退数步才稳住。

    舒锦意一下子就撞进了一墙温厚的肉墙,纤腰被扣紧,纳入温暖安全的胸膛里。

    冰冷的心,瞬间受到了安抚。

    猛地抬头,只能看见他剑削般的下巴。

    黑衣人换成另一手握剑,攻向褚肆。

    舒锦意的脑袋倏地被按到他的胸膛里,飙起的冷风如利剑般朝黑衣人纵横肆扫。

    “噗哧噗哧。”

    雪块凝结成实质,冲打着黑衣人。

    长剑疾风般扫过,带起飙风。

    力道之猛,扫得空气都嗖嗖划出锐利之声。

    褚肆手扬起,内力深厚的掌风冲来。

    “砰。”

    手里的剑被震飞,人横砸在树杆上,裂开了一个口子。

    黑衣人一口血水喷出,落在白雪上,染成朵朵红梅。

    不欲再战,扭身就去。

    “别让他跑了。”

    舒锦意感觉到他的意图,清声一喝。

    褚肆袖口一扫,身下施开轻功,带着舒锦意握住了那柄染血的剑。

    “噗哧。”

    锐利如芒的剑疾飞出去。

    黑衣人躲闪不及,从背后受了一剑。

    但不足以致命。

    褚肆连眉毛都没动,冷冷地看着挣扎着爬起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抽出了扎进身体的冷剑,转身盯住了这对夫妻。

    “杀了他。”

    舒锦意淡淡道。

    褚肆将舒锦意放下,朝黑衣人走过去。

    “你们的墨将军已经牺牲了,我想不用太久,乾国上下……”

    “咔嚓。”

    一道脆响,黑衣人歪过脑袋,生命消逝。

    林子,静得有些诡异。

    舒锦意摸着鼻尖的血迹,走过去,掀过黑衣人的后脖。

    果然看见了那图腾。

    和刺客的一模一样。

    他果然是来探测的,或者说是来杀那名刺客的。

    舒锦意倏地被拉起,重重落入一个怀抱!

    紧紧的,被扣入怀里。

    舒锦意一怔:“褚肆?”

    褚肆狠狠的嗅着她的体香,哑声道:“差些又失去了你……”

    压抑着颤抖的声调,褚肆更是用力抱紧她。

    “我没事……”

    “差些就被他杀了,”因为用力,手上青筋都突起来了。

    舒锦意被抱得窒息。

    “锦意。”

    不安和害怕统统外泄,再也藏不住。

    “锦意……锦意……”

    “褚肆。”

    舒锦意艰难的呼吸着。

    褚肆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血液在其中滚沸着,冲撞,叫嚣着,想要奔涌而出……

    就如当初听到墨缄死去了消息时那样,他想要杀……杀掉所有人。

    血太烫了。

    太沸了。

    让他有种近乎烧灼起来的苦痛来。

    “褚肆。”

    舒锦意敏感的感觉到他的不对劲,用力掰了掰他。

    却文丝不动。

    褚肆好不容易控制了他抽疼的呼吸,慢慢松开她一些。

    “锦意。”

    嘶哑的声调细听下,夹着浓浓的恐惧。

    舒锦意心房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褚肆,我没事……唔?”

    褚肆笨拙又急切的吻住她的唇。

    舒锦意瞪着清亮乌沉的眼,脑袋一时有些空白。

    脑袋被那只大手罩住,将她压了过来。

    舒锦意呼吸一窒。

    “砰。”

    褚肆和她重重的砸向厚厚的积雪。

    褚肆赶紧撑着手,将她翻了过来,趴在他的身上。

    而他整个人没入了雪里。

    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眼,紧紧攫着她。

    抖着手,环着他的腰身。

    所有的力气,突然间被抽干。

    舒锦意愣愣地趴在他的身上,短暂的不能回神。

    他无法再承受再次失去她的勇气。

    抹上她鼻头的手,还在颤抖。

    “褚肆?”

    “对不起……差点没能保护好你。”

    天知道看到黑衣人将剑甩向她的那一刻,他有多暴怒,有多恨自己没跟出来。

    明知道,那些人与墨家有着深仇。

    明知道这里不安全。

    “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舒锦意心忍不住抽疼,褚肆是有多么的害怕失去她。

    他浓厚的感情,砸向她,有时候让她无法呼吸。

    太沉重又太浓烈了……

    压得她不知所措!

    “一会,一会就好。”

    褚肆紧扣着她的纤腰,压向他起浮的胸膛,哑声说。

    舒锦意安静地趴在他的胸膛上,心安地闭上了眼。

    耳边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放在上面的大手,轻轻抚过她的发顶。

    那样的轻柔。

    半个时辰后。

    舒锦意替褚肆拍掉身上的雪渍,回头去看那条死尸。

    褚肆眸底一寒,击掌了三下。

    外围很快就闪出两道黑影,“爷。”

    “砍了。丢进去喂野兽。”

    “是!”

    两人飞快的将尸体拖走。

    舒锦意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半句话也没说。

    褚肆回来握住了舒锦意的手,深深的看着她,眸光闪烁。

    舒锦意淡淡道:“喂野兽正好。”

    褚肆暗松了口气,只要她不觉得自己残忍就好。

    “皇上将这事交给了你?”

    往回走时,舒锦意问。

    褚肆嗯了下,视线却是一直没离开舒锦意受伤的鼻尖。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划,却流了不少的血。

    上边还有血迹。

    落在褚肆的眼,疼在心底。

    舒锦意皱眉,皇上分明是有意为难他。

    不讨好的事情,全交由褚肆去做。

    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