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伺机而动
    姬无舟为皇帝挡利剑,重伤。

    昏迷两天未有醒来迹象,帝王怒。

    两天来,大家行事都非常小心谨慎,连喘气都下意识的压着。

    第三天,空飘起了大雪,将前面的路和树梢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

    舒锦意抄着手炉站在簌簌雪幕前,身上披着狐裘大衣。

    “哧哧哧。”

    脚步踏在积雪上的声音由远传来。

    舒锦意两手拿着手抄炉,看过去。

    站在廊下的人,抬起清冷矜贵的脸容。

    一袭白色锦衣,衣襟和腰带上玄色的鳞纹泛着冷凌的光,后背茫茫雪白为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愈发淡漠无情。

    “相爷。”

    舒锦意仅是微怔,就转身盈盈福礼。

    冰雕刻般的容色在撞上她沉静无波的黑眸时,渐渐柔和下来。

    跨着大步上前来。

    “怎么站外面?”

    “等着你的消息。”

    舒锦意马上察觉到他身形的僵硬。

    舒锦意没有在意,缓淡道:“誉王醒了?”

    褚肆有些艰难的颔首。

    舒锦意嘴角边噙着抹似有似无的笑,褚肆瞧不见她眼底的冷意。

    心一阵的难受。

    姬无舟,你果然无其不用。

    他敢冒险用自己的身体挡剑,想要博得皇帝的宠爱吗。

    从皇帝这两三天的表现来看,他确实是成功了。

    “有李神医在,他不会有事。”

    褚肆想要去抚平她皱起的眉,手却曲起,然后握紧。

    舒锦意一怔,回头来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这一笑落在褚肆眼底,刺疼了心。

    “皇上竟然能为他请来李神医,皇上果然疼宠他。”

    嘴角的笑,更浓烈了。

    褚肆再也看不过眼,皱眉道:“你很高兴他醒了。”

    舒锦意浅浅笑着,却不回他。

    抬眸看向茫茫雪幕,簌簌声在耳边传来。

    舒锦意伸手弹了弹飞进来,沾在衣襟上的雪渍,“他醒不醒我当然在意。”

    褚肆的心,倏地收缩。

    疼得没法形容。

    “我是相爷的妻,誉王与你不睦,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相爷。所以,我在意他的生死。”

    最后一句话,生生将褚肆满心的嫉妒和愤懑冲散,慢慢睁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舒锦意。

    “锦意……”褚肆讷道,“你当真这样想。”

    舒锦意嘴角微弯,“当然。”

    褚肆再度怔忡,跟个傻子一样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爷,刺客捉到了。”

    郭远喘着气,从远处奔来。

    褚肆脸色微变,转身就去。

    舒锦意顿了下,也大步跟在身后。

    褚肆回头,“太危险,回屋去等着我。”

    “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舒锦意迎着他的黑瞳,淡静道。

    他们赶到一处独立小屋,发现在那里的大臣脸色发沉,褚暨更是脸色铁青,气氛很不对。

    褚肆脸一沉,加快步伐走进来。

    舒锦意快步跟着。

    “怎么回事,”褚肆眯眼,冷冷扫过众人。

    “此人服毒自杀了,我们来不及阻止……”

    褚肆眼底闪过冷意,似乎不屑听到这样的回答。

    这么多人看着,会让一个活捉来的刺客服毒自杀?

    “别碰!”

    褚暨徒然冷喝。

    舒锦意纤细的玉手已经掀开了对方的后脖子的衣襟,往下一拉,露出一个奇怪的图腾。

    舒锦意冷眸狠狠一收缩。

    “这是?”

    众人大惊。

    褚肆俊眉一蹙,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松开对方的衣襟,退开两步,神色如霜。

    “褚肆,怎么将妇人带到了这里来。”

    褚暨目带斥责看向褚肆,暗指他不知分寸,不顾规矩。

    褚肆冷冷道:“此处,不曾有禁忌。”

    褚暨一噎。

    舒锦意也不让褚肆难为,走出了门。

    贤王沉着脸走过去,重新拉开那人的衣襟,再次露出那个奇怪的图腾。

    一把弯刀却又不像,中间夹着一种奇怪的花,缠绕着弯刀,弯刀中心刻有一只动物的脑袋。

    往细的看,竟然是一个狼头!

    一只画得非常奇特的狼头。

    瞬间,所有人的眼神变得非常难看。

    舒锦意大口的呼吸着,靠在树杆上慢慢的缓气。

    眼底腥色忽闪而过,浓浓的郁气冲破身体外散。

    抬起的手指有点抖。

    她的父亲就是被这群畜生杀死的,她怎么会忘……

    “父亲。”

    舒锦意咬牙吐出两字,平息许久才归回平静。

    是谁将他们引进来。

    舒锦意思绪拢回,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远了。

    此处距离行宫已经有一长段的距离。

    白岂岂的一片,前面的行宫差点都要掩埋在雪幕里。

    眯了眯眼,舒锦意深呼一口气,加快脚步走回去。

    “嗖!”

    夹着簌簌雪花声,一道利箭朝舒锦意飙来。

    “咔嚓!”

    利箭穿透了舒锦意身后的树杆,舒锦意脸一白,刷地抬头朝斜面的树林扫去。

    锐利的眼,直接捕捉了树梢上的黑影。

    那人蒙着脸,露出一双鹰潭般的眼,就这样和舒锦意来一个对撞。

    那人似乎真的被震惊到了。

    没想到一个妇人竟能迅速的捕捉到他的所在,那双眼,瞧着也不像是普通妇人。

    黑衣人眼眸一眯,再次拉动弓弩,朝舒锦意疾射而来。

    舒锦意捞过自己丢在雪地上抄手炉,堪堪的打在疾风般飞来的黑羽箭。

    “叮!”

    抄手炉被冲得飞倒,舒锦意的手掌也传来一阵麻粟。

    舒锦意一咬牙,顾不得太多,朝雪地里一滚。

    刚没入冰冷的积雪里,刚才她所在的位置,瞬间飞来几支羽箭。

    扎在积雪里埋没不见。

    树梢上的黑衣人瞧不见舒锦意的身影,也不能确认舒锦意的生死,眉头皱眉得死紧。

    舒锦意躺在厚厚的积雪里,微喘着气。

    胳膊边的衣服被一支羽箭卡住了,她一动,就会引得那人再次射击。

    刺客被捉了,这个人是冒险来确认的。

    她发现了他,必须得死。

    刚开始,那黑衣人就在犹豫要不要杀她。

    最后还是开弓了。

    却没想到她会躲过,甚至是发现了他的位置。

    树梢上的黑衣人再次冒险跃了下来,快速朝舒锦意这边过来。

    舒锦意耳朵一动,面色一沉。

    他过来了!

    舒锦意的手,悄悄握上了扎在衣服边上的箭矢。

    随着耳边的寒风越来越猛烈,舒锦意慢慢调整呼吸,眸色冷绝。

    伺机而动!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